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焚烧的烈焰

第三十六章 焚烧的烈焰

  “你想要什么?”我看着陈重,这样问到。

  如果结局注定是要这样,至少也要问个明白吧?

  我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深深的压抑,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什么。

  而且,面对众多的‘妖物’,也有一种无力感,我想要痛快的一战。

  只是,妖物什么时候成为这个样子了?别人我不了解,但是陈重我是知根知底的,他是人,绝对不是妖..但为何...

  我的心思很复杂,有一种到底也不能解开谜题的感觉。

  只是表面上还维持着那一份淡定罢了。

  面对我的问题,陈重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好笑的神情,就像我原本应该知情一般?

  在这个时候,狼藉,压抑而安静的酒吧当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脚步声,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问是谁?一个冷冷的声音就在人群中爆开:“叶正凌,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连这些肮脏的家伙想要什么,你都不知道吗?”

  声音是从阿木她们在酒吧后的房间传来的,所有人几乎都同时扭头看向了那边,而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所有的视线当中。

  “可真是热闹。”我微微闭眼,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

  那个声音太特别,只是听过一次的人,也绝对难以忘怀——童帝。

  他怎么也会来这里?

  面对众多的人,童帝的目光只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嘴角还是带着那种高傲的,若有似无的笑容...下午遇见时,他穿的平常,到了这个时候,却莫名的穿得很华丽。

  深紫色的,仿佛丝绒一般的西装,白色的丝质衬衫,黑色的看似随意的领带..就像一个优雅的王子。

  只不过,他的衬衫上有一道突兀的血迹,西装上也有一个口子,像是被什么抓裂开了...只是被他整理了一下,显得不是那么明显。

  “你是来找存在感吗?”面对突然出现的童帝,陈重这样说了一句。同样,他看向童帝的眼光之中多少也有些不屑。

  而我不明白,这种不屑的情感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

  可是,童帝却是不注意任何人,只是看着我,声音夸张的如同咏叹调一般,说到:“叶正凌,我真是为你悲哀...你是不是感觉你像困在笼中的兽,空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却也只是被关住了,只能供人观赏?看,那是百兽之王?”

  说话间,童帝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他似乎很喜欢伏在我的耳边说话,在这个时候,他的呼吸就打在我的耳畔,轻声的说到:“不,不应该是百兽之王,对吗?只是一个空有名头的猎妖王者,你光芒会被掩盖的。”

  我皱着眉头,后退了一步,我对这个人绝对谈不上好感,也拒绝他这样靠近我。

  而只是看着陈重说到:“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想要什么?”

  童帝似乎对我抗拒的行为不以为意,他优雅的靠在被我和陈重刚才在搏斗之间打破的柜台边儿,随手拣起了一瓶倒在柜台的红酒,拿起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红酒。

  在这个时候,陈重根本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因为酒吧又冲进来一个人,在和陈重说着什么?

  “他想要的,是山海百妖录。”童帝抿了一口红酒,目光灼热的看着,然后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说到:“与其给他,不如给我。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沉默,心中却是一凛,山海百妖录在我这里,我也是今天下午才收到的消息,他们如何知道的?

  可惜,这个问题我没有问出来,也没有人回答我。

  童帝的神情很轻松,只是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而陈重却是在那边想要说什么,脸色却越发的难看。

  “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你可以说它变得好玩儿了,也可以说它变得乱了。叶正凌,我在和这只饕餮你来我往交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还在和他称兄道弟吧?所以,你说你又有什么资格,开百妖录,统领猎妖人。命定之人是我,不是你。”说话间,童帝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再次看着我。

  眼中第一次收起了显得有些生人勿进的高傲,而是流露出了一丝认真。

  可是,我却越加的迷惘,这背后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我想要知道,迫切的想要知道。

  却在这时,陈重发出了一声愤怒的低吼,然后看着童帝,说到:“你到底做了什么?不觉得卑鄙吗?”

  童帝却是无所谓的笑笑,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卷类似录音带的东西,扔给了陈重,说到:“你最好就此离开,回去听一下这个。至于你的好兄弟,叶正凌交给我吧。”

  陈重接住了童帝手中的带子,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愤怒,却是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束缚,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他捏着那卷带子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脸色也是阴晴不定,最终竟然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到:“古老的世界最终会洞开,所有该要回归的都会回归,不管是你,还是童帝,都无法阻止。这是时代注定的。”

  什么意思?我看着陈重,从今天相遇开始,陈重就已经变得陌生,而这个世界随着他的陌生,也变得更加的陌生。

  而陈重果然也‘很听’童帝的话,竟然一挥手,带着所有人离去...在离去的时候,一个梳着莫西干头,长相有些阴沉的男人,忽然转头对着我吐了一下舌头,做出了一个挑衅的鬼脸。

  在那一刻,我心中压抑的愤怒,就像被这样一个动作给点燃了一般。

  “放肆!”我怒吼了一声,在反复冲刷着我灵魂的力量一下子集结而起,在我的左手突兀的爆裂开来。

  一股火热的力量一下子包裹住了这股爆裂的力量,我几乎是本能的掐动了一个手诀,那股力量在我手中化为了一柄巨大的斧头,朝着那个长相阴沉的男人猛地砍去。

  那个男人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恐,在这个时候,陈重猛的回头,忽然张开了嘴,冲着我发出了一声陌生的咆哮。

  就如同远古丛林之中的巨兽,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巨兽,才能发出这样的咆哮。

  已经消失的虚影,又陡然在陈重的身后出现,那双血红的双眸一下子睁开,亮起...和陈重本人一样,也开始咆哮。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那虚影的嘴,尖利的牙之后,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那个面色阴沉的男人被陈重拉到了身后,他迎上了我的巨斧,却是身后的虚影咬住了那柄似乎存在,却根本不存在的巨斧。

  “给我破。”我左手掐诀,脖子上的青筋鼓胀,忽然狂吼了一声。

  陈重又是一声咆哮,全身都泛起不正常的潮红,整个身体的肌肉鼓起,甚至身体是在膨胀...在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一种熟悉,一种让我悲哀的熟悉。

  ‘砰’,原本就不存在的巨斧,在破碎之极,却发出了那种清脆的碎裂声。

  那柄巨斧竟然被陈重生生的咬碎,然后散裂在空中....他退后了一步,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吟的声音,这样似乎也是吃力。

  可是,我一个转身,双手重新掐动了一组手诀,那些破碎的碎片却是出现了短暂的停留,然后化为了一柄柄火红的飞刀,朝着那个脸色阴沉的男子激射而去。

  “啊...”飞刀撞进了男子的身体,却是无声,也没有血花的溅开。

  如果不是那个男子的惨叫,谁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那一瞬间,那个男子全身颤抖,就如同被密集的子弹扫过,但那却只是开始...

  ‘轰’的一声,他的身体周围一下子燃起了一团虚无的,巨大的火焰,一下子将他包围,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全身开始痉挛,像是忍受着炼狱一般的痛苦,却是连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轻描淡写的松开双手,只是说到:“区区小妖,也敢挑衅于我?你不得不死。”

  陈重却是愤怒的看了我一眼,身后的虚影再次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声,震动的酒吧地板上破碎的残渣都在颤抖,他大吼了一声:“给我吞。”

  吞尽那虚无的烈焰吗?

  ‘啪啪啪’,在这个时候,酒吧之中却是响起了鼓掌的声音,是童帝,他看向我的眼神是如此的复杂,口中却是轻松的说到:“终于再现了吗?聂焰的焚烧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