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曾经的剧变

第三十七章 曾经的剧变

  聂焰的焚烧之火?

  好像那是属于我的东西,可是我听来却是没有任何的触动。

  就算刚才的情绪和一连窜的动作都像是本能,这种本能不是说下意识,而是我本就该这样做。

  眼前,那团虚无的火焰就如同一朵盛放的红莲,却只是存在了短短不到半分钟,便消失在陈重身后那个巨大虚影的口中。

  陈重整个的状态似乎也不是太好,在完成了这件事情以后,连身体好像都站立不稳,被身旁的两个人关心的扶住了。

  而地上那个长相阴沉的男子还在抽搐,有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上前看过,对着陈重低语了一句什么?

  童帝似乎只是刚才才有一点儿复杂的情绪,此刻却是恢复了看客的样子,懒洋洋的又是倒了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上了一口,说到:“果然是饕餮,即便只是一只不成形的,幼小的饕餮。只有你才可以那么任性,吞噬聂焰的焚烧之火啊?啧啧...那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传说中聂焰借来的一丝地狱的业火,火名贪炎,应该是要吞噬尽一切,从皮到骨,从血肉到灵魂才肯罢休啊。”

  陈重似乎不想理会聂焰,只是看着我说到:“老三,这是第一次交手,看看当古老世界的大门洞开之时,我们谁能笑到最后吧。”

  陈重的声音有一些虚弱。

  其实,在这种时候,我感觉不到陈重是一个有多坏的人,他还是他,只不过命运让我们站在了对立面。

  到现在为止,我失望的只是我的情感遭受到了背叛,没有一个坚定的理由支撑着我要和他不死不休。即便...刚才那一瞬间,陈重身体的膨胀,让我想起了那个高大的,冰冷的,戴着面具,要置我于死地的黑衣人。

  我有些恍惚,不知道该说什么?却是眼睁睁看着陈重一群人离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陈重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似乎吐出了一口鲜血...似乎又没那么严重。

  只是,他的一句话飘飘忽忽传到了我的耳中:“童帝,你真的不必去证明什么了?这个时代的领头人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老三。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再了解不过,他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情况,而是真正的聂焰。”

  童帝的嘴角勾着一丝笑意,似乎毫不在意,只是杯中的红酒有一丝微微的颤动,好像在说明童帝的情绪并不平静。

  我也不平静,什么叫我是真正的聂焰?就算是前世今生,我也是我。

  可是陈重好像并不想保留这个秘密,他继续说到:“千百年前的双子,到如今只存留下一个。存留的那一个,将会在这个时代继续接受着命运和时代的剧变。这是你们猎妖一脉流传下来的话吧?童帝,你一直以为你是存留的那一个,对不对?”

  童帝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起,开始无意识的摇晃着红酒杯,这样一张绝美的脸,就算皱眉,也充满了异样的风情。

  尤物一样的男人很难让人憎恨或者防备。

  很多人的目光无意识的停留在童帝的脸上,即便他是敌人,但我却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一般,我感觉我的命运即将要宣判。

  “你不知道的是,叶正凌在两岁的时候,差点儿就死去了。这是我和他一起成长,耳熟能详的事情...只不过,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我告诉你吧,童帝!是叶正凌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真正的死去了。”

  ‘蹭蹭蹭’,我倒退了好几步,陈重在发什么疯?他在说什么?

  “呵呵。”童帝只是冰冷的笑了一声,眉间眼角的神情依旧是不在乎,可是‘啪’的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杯子却是被他生生的捏破了。

  玻璃渣子划破了手掌,鲜艳的血从他的手掌滴落到地毯之上,他似乎是没有察觉,双眼只是死死的看着陈重。

  陈重冷笑了一声,并没有看向童帝,而是看着我说到:“如果这样想着,我的朋友,叶涵,叶正凌一直没有存在过,所做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负担。在这个世间,人类要生存,动物也同样要生存。老三,你和我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有些东西永远凌驾在情谊之上。”

  “下一次...你我相见,依旧是...不死不休。”说完这句话,陈重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留下心神恍惚的我和沉默的失去了骄傲的童帝,相对在酒吧...一时间安静的就像世界都停止了转动。

  我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我是真正的聂焰?老陈在说什么?其实这样的话只要脑子不傻的人,一下子就能猜中话里的意思,意思太简单明了,那就是说,我根本不是聂焰的转世重生。

  从两岁开始,我就是聂焰了,而从两岁开始真正的叶正凌已经死了。

  我是借尸还魂生存在这个世上的!我是——借尸还魂...

  想到这个,我心里压抑快不能呼吸?那我算什么?不是爸妈的孩子?还是是?也不是同学朋友眼中的叶正凌,其实是另外一个人...那我成长起来的人格算什么?

  我陷入了自我认知的混乱之中,根本就找不到自我。

  却在这个时候,酒吧之中悠悠响起了一声叹息的声音,最优雅的脚步,童帝走到了我的身前,带血的手掌抓住了我一侧衣领,鲜红的鲜血在我的蓝色衬衫上留下了浓重的痕迹,他眉头皱紧,眼中似乎还有一些泪光。

  “看来你是迷失了自我,不太认同你是聂焰啊?可是,我一直很认同我是童帝,你知道吗?童帝是谁?千百年前,和聂焰一起并誉为双子的猎妖人,如今,存在的到底只有你吗?”

  说话间,他伸手,从脸上抚过,一滴泪水落在了他的指尖,被他轻轻的弹开。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神色冰冷的说到:“我不知道陈重在说什么?你又在说什么?这样的事情我没有认可,谁也不能说我不是叶正凌。至于聂焰...你也说了,是千百年前的人物。”

  我长呼了一口气,这句话是说给童帝听的,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尽管我心里很乱,可是我不能任由自己乱下去。

  不管我是谁?我要活着,不是吗?

  在这个时候,我灵魂深处残破的阵法又开始自动的运转,甚至又有了重新要封闭的迹象。

  果然是地级阵法,不能用常理来估量吗?

  而我的灵魂却感觉到了一阵来自核心的虚弱,这是妄自破坏阵法的后果吧?之前的判断没有错,我支撑不了多久。

  我不想在和童帝啰嗦下去,他所说的一切,我都不甚明了,我知道在这个世间有一个人一定能为我解密,那就是我的师父,他一定知道一切,很多事情绝对不是巧合。

  我转身,朝着酒吧的一角走去,那里有我的本命阵印,我还不能丢掉它。

  ‘嘭’,在这个情况下,我的后背却毫无预兆的挨了一脚,冲击而来的力量让我朝前扑去,直到撞到了一张桌子,才稳住了身体。

  我转头,看见的是童帝流泪的脸以及高傲不再,愤怒的神情,是他踢了我一脚。

  “你干什么?”我愤怒的大吼了一声。

  童帝却是面无表情的朝着我走来,一把抓住我的衬衫后领,把我强行的拉了起来,和陈重搏斗的‘后遗症’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我的身体也传来一阵阵虚弱的感觉,身体上的阵纹早就隐没不见,我没办法反抗过童帝的力量。

  他强行的拉着我,让我面对着他。

  他那张流泪的脸,在我眼中无限的被放大,他对我说到:“你可真是说的轻描淡写呢?你知道我十二岁以前的名字吗?哦,忘记了告诉你,我比你小一岁。”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觉得这一刻他疯了。

  “我叫郑瑞麟,而不是童帝。在那一年,我的生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一切缘于我的命格上了一张神秘的榜单,我被定格成了将要在这个时代站出来的人,很多各怀目的的人想要在我成长起来以前,杀了我。”

  童帝的声音越发的冰冷平静,瞳孔中却呈现出最深刻的痛苦。

  “可是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父母疼爱我,亲戚朋友喜欢我...而我也有一个梦想,长大了可以成为一个演员,是的,我并不认为是白日梦,因为我有一张好看的脸,我比谁都清楚。”童帝强行的让我听着。

  可是,我却忍耐到了极限,再一次打掉他的手,吼到:“我现在自身难保,谁有心情听你说这个?你要认同你是童帝,你就是!不要烦我。”

  但,童帝却是坚持的抓着我的衣领,我的力气在此刻打不过他,他对我一字一句的说到:“那张榜单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做王榜!”

  王榜?!我的神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只因为我还记得...并因此而失落过,上王榜的那个孩子是童帝?!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埋头继续写,把昨天欠下的给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