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谁更有立场

第三十八章 谁更有立场

  我的思绪有些恍惚,仿佛飘飞到了十几年前。

  那种失落的感觉到如今也是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认为我应该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少侠,就应该在未出江湖之极,就有了与众不同的点。

  知道不是以后,自然也是失落的,也曾想过王榜上那个孩子应该是什么人呢?

  毕竟,师父只是接了一张远不及王榜重要的任务,就已经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我是如何也想不到,会是眼前这个流泪诉说的男人。

  那是一场痛苦吗?

  我看着童帝的神情,整个人还有一些在震惊中的不清醒,童帝却如同找到了发泄口,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诉说。

  “我被找到了,不对,是我的整个家庭就被人楸了出来...那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闯入我屋中的一群人,我第一次看见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没有法律的约束,一群人肆意妄为。”

  “对,你想知道那种绝望吗?无助的绝望,像整个世界没人可以救得了自己和家人。”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他们带走了我,去到了地下,一个地下的空间,那是一个城市。你一定很难相信对不对?可是这不算什么,因为在之后发生的事情,呵呵呵呵....”

  童帝有些神经质的大笑起来。

  这种笑声让我也绝望,因为做为一个人,要完全做到不被他人的情绪所感染,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同时我也震惊,早就知道世界变得陌生,我却不知道已经陌生到了这样的程度——地下的城市?!

  童帝忽然松开了我的衣领,突兀的跪在地上,呕吐了起来...他好像没有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全是红酒以及胃酸,他抬头,眼神无助而绝望的看着我,说到:“在那里,有一个血腥的宴会大厅,就像斗兽场一般的设计...在里面,弥漫着鲜血的味道,有着一道又一道陈旧的血迹...和一群最疯狂的疯子。”

  说到这里,童帝似乎很冷,跪在地上,头无意识的望着天花板,用双臂抱着自己,颤抖的说到:“我好像还能听到那一天的喊声,最疯狂的叫嚣声...在那一天,就是在这样声音中,我父母被拉扯的四分五裂,然后被吃掉。”

  “那些人好厉害,好大的力量....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在地下城市中,也被称为粗鄙的杂种,因为他们的血脉稀薄。呵呵呵...我父母在我的眼前被吃掉,你知道吗?”

  童帝忽然转头看着我,眼神在那一瞬间就像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无助而绝望的孩子,泪水从他的眼眶不停的掉落,他浑然未觉。

  我能想象那一幕场景,是该有多么绝望!如果眼前这个童帝,不是神经病幻想出来的一切的话,那就是人间的地狱。

  我的心里莫名的燃烧着一股怒火,我走过去,双手摁在童帝的肩膀上,对着他怒吼到:“如果是这样,你在这里脆弱什么?你应该坚强起来,这些人渣,根本就没有活在这地面上的资格,他们只能躲在地下,他们应该被杀光。”

  童帝看着我,笑的有些脆弱的样子,但在这个时候,童帝却忽然用双手抓住了我的一只手,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节浮木一般,:“聂焰,千百年来,你一直就是这样,如同火焰一般的爆裂,可是让人安心啊。”

  我抽动了一下双手,却没能甩开童帝的手,他握的是那样的紧,他的眼神却变得冰冷起来,一如最初我见他时的样子,他几乎是在呓语般的说到:“是的,我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多么需要童帝这个身份,尽管在很多年前,他是一个谦谦君子,鲜血也不能沾染上他,那是玷污了他的谦谦君子。只因为他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父母被杀,只是为了逼我,逼我说出所谓那个世界的封印在什么地方?我怎么能知道什么封印?那个时候我一无所知。”

  “但后来,我还是被救了,一个被人叫做先生的人救了...那一天,我被重新带回了地上,那位先生是个天才,他根据流传下来的古籍,让人摆出了上古阵法——梦回大阵。”

  我看着童帝,听他诉说一切就像听一个神话故事一般,什么梦回大阵?

  我的师门以阵法为传承,为什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大阵?!

  可是童帝抓着我的手冰冷却分外用力,让我都感觉到骨头有一些钝痛,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传达他内心最脆弱的情绪给我。

  “呵,我为什么要和你说那么详细?总之,梦回之后,我找到了我自己,找到了我自己的身份...原来我是童帝!我还知道了许多的秘密,知道了那个地下的城市中藏着怎么样的肮脏血腥...知道,因为某一场大战,他们将要迎来他们的‘王’们回归。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童帝的话...我就有了报仇的力量。”说话间,童帝忽然松开了我的手。

  我看着他,他却是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他在整理自己的衣衫,用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简单的几个动作,他又变成了那个优雅而高傲的童帝,之前那个无助的孩子一般脆弱的他一下子就消失了。

  原来一个人还可以这样?之前说的是真的吗?

  我有些愣愣的,童帝却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洁白的丝巾,擦了一下脸...丝巾被他随手的扔在了地上,上面是他手上的伤口留下的鲜红血迹。

  看着触目惊心,像他内心的伤口。

  “所以,山海百妖录给我吧,叶正凌...现在你应该知道了,我比你需要它。有了它,就可以找出那群妖孽还未觉醒的王。陈重说的话,我同样不会放在心上,只因为我认为不是他一句话,就决定了你才是最终的那个人,而不是我。从立场上来看,我比你更有当那个人的迫切目的,而不是你混混沌沌,迷迷糊糊...你还是安心的躲藏着吧,这一世,你才是注定要消失的那个双子之一。”童帝重新变得高傲起来,说的话也越发的冷淡起来。

  仿佛刚才抓着我手,脆弱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诚然,如他所说,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我的立场,只是张忆回的故事,点燃了我心中的一点儿热血,师父从小的教育,在我的心中深种了一颗道种。

  就是所学必有所担,一个族群前进的脚步,就是由无数人的担负和责任而扛起来的。

  但这样的立场,比起童帝....

  我沉默了,下意识的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可是我想到了一件事情,看着童帝,说到:“其实这件事情矛盾吗?你和我都是猎妖人,谁是走在前面那个人重要吗?难道我们不可以携手吗?”

  “呵呵呵....”童帝的一只手插进自己的黑发里,一只手插在裤带里,忽然仰着头笑了。

  不得不承认,他小时候那个想要当什么演员的梦想是对的...虽然他笑的很讨厌,可是样子却是迷人...所谓男人的风情万种?我无聊的想着。

  但童帝已经停止了笑声,对我说到:“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你什么都不知道。聂焰和童帝怎么可能携手并进?在今天我没有欺负你,和你再斗一场,就是出于同为猎妖人的身份。”

  说话间,他又讨厌的靠近我,在我耳边说到:“叶正凌,我可是童帝...他的喜怒哀乐,一切情绪,恩怨...在梦回之后,全部都属于我了。请你——不要说笑话,好吗?”

  我皱眉,下意识的又后退了一步。

  看着零乱而稍显空旷的酒吧,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阿木和桑桑呢?”

  之前童帝是从她们的房间出来的...可是她们人呢?

  “你说那两个女妖?可真是狡猾啊...早就已经置身事外了,而且有点儿本事,我没有抓住她们。”童帝的手轻轻的抚过自己的白色衬衫,又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可是那上面有一道血迹触目惊心。

  我的心下意识的一痛...那该不会是阿木或者桑桑的吧?

  更让我心痛的是,虽然我早已有所怀疑,才会选择阿木的酒吧做为最后生死一搏的地方...可是,真的听到答案以后,我的内心还是有种承受不了的荒谬。

  可是,我依然还是会担心,不是吗?

  但是童帝却没有我这样的情绪,他也不需要去理解,在过往的五年里,我的脆弱在这个地方得到了多大的安慰。

  如今,酒吧已毁,伊人远去...不知何方,一切终究也是烟消云散。

  “山海百妖录,你该拿出来了,叶正凌。”童帝只是这样说到。

  是啊...我没有强烈的想要拥有的立场,拿出来又如何?但是,这一场闹剧,终究却不是结束的时候,外面的风扬起了风雪夜归人的布帘,一个人再次闯入了forest酒吧。

仐三说:
更新完毕。和大家说说,在节奏的把握上,我还有些问题,而大家我也理解,毕竟每天的等待,也只有一两更,能看多少呢?如果花费这些文字去刻画心理,细节,大家会很失望,因为更想要看到情节。如果山海能一下子成书,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可这个没办法实现。而负面情绪是能相互影响的,每次有抱怨,我得调整很久,不好意思的恳请大家,能温柔点儿吗?如果我节奏慢了,你们提醒一声,三三,好想知道后面,能进展快些吗?我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