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双子存其一

第三十九章 双子存其一

  这算什么?一场没玩没了的大戏吗?

  走进来的身影依旧陌生,而且让人觉得突兀无比。

  只因为,不要说这一地狼藉的forest吧,就算是正常营业的forest吧,这样一个人走进来也显得不对劲儿。

  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依旧是一身正式的小西装,很典型的职业白领的打扮,想来也不会有人这样一身衣服来酒吧的,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冲突之中来这里的会有普通人吗?

  显然不会。

  她很淡定,并没有就酒吧被我和陈重的打斗弄成这个样子而惊诧半分,她的脚步很稳,也很规范,就给人感觉好像每一步跨出的距离都是固定好的。

  可是整个人却不显得机械,而是有一种从容大气,干练精明的感觉在其中。

  我已经无力应付了,这突兀的出现的每一个人,也是这种事情不停的发生,让我连自己找个地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至少,我也是个人,我也必须去面对自己的脆弱,就好比接受‘借尸还魂’这件事情。

  ‘嗤’,童帝看见来人,嗤笑了一声,双手插袋,一贯的优雅高贵...我分不清楚他对这个职业女性是个什么态度,我只是很奇怪这个职业女性很是平常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她在我身前停住了脚步,我很想问她一点儿什么?就比如你是谁,请问来趟这趟浑水做什么?

  但我被她接下来的一连窜动作给弄愣了,她背着一个精致的小包,看见我,就毫不犹豫的打开小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包湿面巾纸,然后开始给我擦脸。

  我对陌生人的靠近一向是很抗拒,可是她的动作那么自然而随和,亲切的就像是自己的姐姐,我反倒是说不出来抗拒的话,也不好意思推开她。

  我的脸上是重重的挨了陈重几拳的,她的动作尽管轻柔,还是疼的我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她轻声叹息了一声,眼神流露出明显的心疼,然后动作更加轻柔了一点儿,擦掉了我脸上的血污...又自然的帮我整理起衣领。

  这件临时借来的警服,因为打斗早就已经破烂,上面还有血迹...但是她好像很熟悉一个人的衣着该怎么整理,很自然的整弄了几下,我自己感觉都不是那么狼狈了。

  “呵。”童帝不屑的又笑了一声,继续高傲的扬起他的下巴,眉宇间微微流露出一丝不耐。

  可是我眼前的女人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仿佛现在我的衣着容貌是她最重要的事情,花费了两分钟,打理好了我,她很自然的转身,不经意的就把挡在了身后,然后对着童帝说到:“童先生,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我代表我家少爷对你说一句,山海百妖录还未出世,而少爷身上的线索不可能交给你。想要,不如各凭本事?”

  “你是说那只小猫身上没有山海百妖录?江湖传闻不是那么说的吧?”童帝轻轻的扬眉。

  而我眼前这个女人却是没有急着辩驳,只是感觉她的手翻动了一下,我一直放在包里的铁盒子就被她拿在了手中。

  这算哪一手?我瞪大了眼睛!

  但没人给我解释,童帝也只是双手插袋,饶有兴趣的看着,而这个女人就当着童帝的面打开了铁盒子,里面自然是那一卷皮纸,她手一个精巧的翻转,那卷皮纸就自然的展开在了童帝的面前。

  童帝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依旧是笑容不变,他低沉的开口:“Tina,不如你来帮我做事?”

  “对不起,童先生。我不能。”原来这个女人叫Tina?面对童帝的邀约,她拒绝的十分简洁干脆,就如同她人一样的干练,还不待童帝说出别的话,Tina又是很简单的说了一句:“另外,童先生。对外,我的名字是兰萱,Tina这个名字你叫着不算太正式。”

  童帝面对这样的疏离,也不恼,只是歪着头,不在意的说到:“那就是没得谈了?你倒是很能干的,真是可惜,干嘛跟着一个连坚定的心都没有的叶正凌。他可不是当年的聂焰。”

  唔,兰萱啊?我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从她叫我我家少爷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奇异的是到现在我却是不太抗拒了...因为真相的一角已经被撕开,我应该可以猜测到一点儿什么事情。

  更何况,她进门到现在,那一份自然的关心让我觉得亲切,而那份干练又让我欣赏。

  “童先生手下的四大统领也不错,兰萱只是一个区区女子,更不会那道家手段,承蒙你高看了。另外,我家少爷是什么样的,兰萱心里自然清楚,别人评论入不了我心,顶多只是让我不畅快罢了。所以,也就学会了这些话不过耳。”兰萱对于童帝丝毫说不上客气,但字里行间里维护我的心却是太明显。

  “唔?是吗?既然你已经把线索拿出来了,何不一起研究一下?这么快收起来干嘛?”童帝嘴上这样说着,却也不见得恼怒。

  “童先生想必也不缺我们这点儿线索,再说各凭本事,这样的情况下,抢到手中去看,也不符合童先生的风格。上一世,这一生,只要是我们家少爷,你就习惯性的要去抢夺吗?”兰萱的话有些咄咄逼人。

  童帝的眼神一下变得冰冷了,嘴角那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也陡然消失了,他朝前跨了一步,说到:“兰萱,你区区一个盗门世家的女子,几时轮到你这样和我说话了?让你过来我这边,也不过是看得起你打理家业那份功夫...难道给你一个台阶,你就能蹬上天去吗?”

  原本,我也只是沉默看戏的心态,只因为他们之间好像有些熟悉,所说的话我根本插不上嘴。

  但是,兰萱显然是一心维护着我的,在这世间,我不怕一个人对我有多狠毒,多冰冷...怕的却是来自一个人真诚的关心和维护,我欠不起这份情,也冷不了这个心。

  我是一个灵觉差劲儿的人,不代表我是一个不会分辨的笨蛋,那关心和维护是真是假,那给予的情谊是虚是诚,我总是能感受的。

  在这个时候,我一把把兰萱拉在了我的身后,看着童帝,说到:“这是我的人,你也沦落到欺负一个女人,况且不是正主的地步了吗?不如,我们打一场?”

  其实,我根本没见过童帝出手,只是见过他身影快速消失的一幕。

  但我自问,我做不到童帝这一手...我凭什么和童帝打?根本没有把握的事情!只不过,我不想后退。

  只是,这一晚终究不能那么平静的就过去啊...我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在我灵魂深处的那个阵法已经再一次的开始自主运转了,从我刚才破坏它开始,我就已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它了。

  力量再一次的被封印,只不过,我也能清楚的感觉,这个阵法,有几处的阵纹连接处,已经变得薄弱了许多...如果彻底的消失,这个阵法就将彻底的失效。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封印?这是我心中的谜题...如果没有这个阵法,是否也就可以和童帝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了,而不是这样强撑着挡在兰萱的身前?

  却不想,面对这样的我,童帝却是原地站住不动了,依旧是双手插袋的姿势,眼神却无比复杂。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一心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什么也想不起的笨蛋了,根本就不值得我出手...一个线索而已,无所谓。兰萱,我们就看看,到底是火聂还是水童,先得到山海百妖录吧?”童帝说完,很是不屑的一个转身,就朝着酒吧门口走去了。

  就如同他突兀的出现,走的也是那么突兀。

  “你其实是想说,他根本就骨子里没变,而你却对这样一无所知的他出不了手吧?”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的兰萱忽然站了出来,对着童帝的背影这样说了一句。

  童帝猛然停住了脚步,只是没有回头,那特别的声音瞬间变得毫无温度,说到:“兰萱,我只是懒得打而已,你也知道我的骄傲也不允许我去抢夺一个线索。你别试图挑衅我。”

  “童先生,你为什么不敢面对?以你的骄傲,根本就是对这样的他下不了手,因为你觉得不公平。你对他从千百年前,就不是仇人的感情吧?为什么火聂水童不能联手?这个时代已经改变,危机四伏...为什么猎妖人彼此之间还要这样?”兰萱在我身前认真的说到。

  “双子只能存其一,而我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留存下来,手刃这些妖物的只能是我。”童帝说完这句话,继续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而双子只能存其一,一定是这样理解的吗?”兰萱似乎有些不服气。

  可是,童帝却根本不答话,速度却陡然加快,在兰萱话落音的瞬间,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这个酒吧,只剩下那张风雪夜归人的门帘在不停的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