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当时已惘然

第四十章 当时已惘然

  随着童帝的离去,forest吧又重新变得安静起来。

  我看着一片狼藉的酒吧,整个人有些恍惚,这里承载了我最痛的五年,许多的记忆。

  一转头,仿佛还可以看见阿木在中央的台子上坐着,悠悠唱歌的身影,歌声仿佛还缭绕在酒吧。

  一回头,又仿佛可以看见桑桑含笑半趴在吧台上,手托腮,和来往的熟客招呼两句的样子。

  从阿木手里做出的菜恐怕是吃不到了,而一些特别的酒恐怕也是永远都喝不到了。

  只是短短的两个月,我的人生彻底的颠覆...陈重变为了所谓的饕餮,周正和海念失踪,阿木和桑桑竟然是妖,而我竟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我爸妈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那一场变故就已经死去,而我算什么呢?一个卑鄙的借尸还魂者吗?

  我竟然是这样的存在?

  最后的,还有两个很重要的人,陪我过了一段最是平静温暖的山门岁月,可是那已经不能提起,我在五年前就已经被他们‘抛弃’。

  有一种痛,是会痛到人哭不出来,也强笑不出来,只能麻木的承受。

  就好比这一刻的安静,我的人生竟然有一种无处话凄凉的孤单。

  我沉默了很久...而兰萱就站在我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我抬头看了一下楼下那间天字一号房,对她说到:“我不知道要去哪儿?所以,也只好跟你走,但你等我一会儿。”

  兰萱看着,眼神中有责备和无奈,她一定是有话要说,但最后也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

  我转身蹭蹭蹭的朝着楼下跑去,那熟悉的天字一号房就在眼前,却是大门紧闭,已经是被彻底的锁上。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追寻留恋什么?不是最痛苦的五年吗?但我还是一咬牙,重重的一脚踹去,踢开了这间天字一号房。

  我以为这间房间被锁上之后,可能已经被尘封,却没有想到里面却是出奇的干净...甚至连一点儿灰尘都没有,难道是阿木和桑桑经常来打扫?

  里面的摆设未变,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只是人呢?转瞬就已经消失在天涯海角了吧?

  我静静的从房间走过,难言自己的心情,发现只是在窗口下的长几上有一件儿摆设稍微变了模样...那是一个被扣在几面的相框,我其实再熟悉不过,因为相框里有一张照片。

  那是天字一号房,第一天装饰好以后,我们在这里喝酒照的。

  我拿起了那张照片,我和周正,陈重勾肩搭背的坐在桌前,桌上是阿木做的几样小菜,桑桑酿的梅子酒,而桑桑就趴在我们三个背上,阿木轻轻倚我们旁边,秦海念则是一本正经的站在我们背后,目光落在周正的身上,有些害羞,又有些局促。

  帮我照相的是阿木的一个熟客,据说是是很专业的一个摄影师,他的确很成功的捕捉到了这一刻的幸福。

  不管我们是多么不同的神态,在这张照片里都笑的如此灿烂,包括一向矜持的阿木也笑的柔柔的。

  我的手指从照片上的每一个人脸上抚过,我以为最痛苦的五年,不是也有那么多的珍贵吗?

  而李商隐的《锦瑟》一向被称为千古迷诗,诗词表达的心情非常凌乱,前后不连贯...此时,我却在看着这张照片的时候,体会到了这种凌乱的心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叶少。”我的眼睛有些涩,一向就不喜流泪,只是干的发痛,却是被楼下兰萱的声音给打断了思绪。

  我很干脆的摔破了这个相框,把这张照片放进了衣兜里。

  我可以不原谅现在的错,但不代表我承认当年的情,那也是我的记忆...本来人生到头来,难以说清有无什么,也是一场大戏般的空,可是停伫在某年某月某一刻的心情总是真。

  陈重就算已经不承认自己是人了,这个道理他总是明白,才会那样对我说吧。

  下楼,兰萱已经等在门口,风雪夜归人的门帘不停飞扬,她的站姿却无可挑剔的优雅端正。

  我在楼下收拾了一下我的东西,那个破手机,打火机,以及重要的本命阵印,就走向了兰萱。

  “走吧。”其实,我从她身边经过,却不知道走哪里去?曾经拥有的已经全部破碎,我也只有跟随命运前行。

  “叶少。”她却在我背后叫住了我。

  我转头看着她,她对我说到:“以后,可以不要那么肆意妄为吗?”

  “好的,我尽量。”我不敢承诺什么,因为我了解的东西太少,我的人生对于我自己来说都已经是个迷了,我还敢保证什么?

  此时的城市已经是华灯初上,晚饭过后家中最温暖的时刻...兰萱的双眼倒映着路灯温暖的黄光,也显得很是温润,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她,原来是一个眉目之间温和动人的女子,和刚才那种凌厉干练的气质颇为不符。

  却是让人放心的信任。

  “叶少,不能尽量,是必须要。不管你现在知道多少,你总也明白,时代不同了。以前可以安然就过的日子,到了如今,却不知道何时就身死何处,你不可以任性的原因,是因为你背负了很多人的性命,就比如我以及我的家族。”兰萱的神情很严肃,可是眼中那种信任和依赖却是化不开。

  其实,严格的说来,我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为何会有这种情绪?哪怕我是她们口中的叶少?

  “哦。”我应了一声,继续埋头朝前走。

  兰萱叹息了一声,跟在我的身后...forest吧已经离我越来越远,就像以前那几年安稳平和的日子也离我越来越远。

  已经快要接近初秋的天气,在这个时候,还是有悠悠的凉风,我的脚步声后跟着兰萱的脚步声,一直走了十几分钟,我才想起来,转头问她:“我们要去哪儿?”

  “我想叶少需要时间平静,就让你走一段平复一下心情。如果你走累了,那就等在这里吧。”兰萱从自己精致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手机。

  “我不需要平复心情,不管什么滥心情,我只知道我没有死的理由,所以就要过下去。”我靠着路灯杆,淡淡的说到。

  兰萱有些愣神,然后低头,拨通了手机,口中却是喃喃低语了一句:“原来,就不曾改变过。”

  她对着手机说了几句大概是地点的话,就陪在我身边一起等着。

  我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问到:“你,是不是就是苏灵说的,要来见我那个人?”

  之前,问苏灵什么问题,她总是敷衍我,后来敷衍不过去了,就推说有人会见我,告诉我一切,我自然猜测兰萱是这个人。

  “是,原本会晚几天的。因为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可是你失踪了,我不得不马不停蹄的赶来这里。”兰萱平静的说到。

  我吐了一口香烟,迷蒙了眼前的夜空,觉得有些想笑,苏灵经过了培训,刻意的想要当我的贴身管家,但相比起来,她有些‘用力过猛’,到底是小女孩子啊,倒是眼前这个兰萱,才是一个处事不惊,始终淡定平静的好‘管家’吧?

  说是管家有些屈才,她放在社会上的任何位置,都是能干的吧?怪不得童帝要‘招揽’她。

  “这里的势力,很强。你是如何敢一个人来这里,并且有底气带走我的。”不管是陈重,或者是童帝,都不是好惹的人,这一次我肆意妄为,换来的却是势力间的一场小博弈。

  原来,我太看重自己了,从这个局一开始,其实结局就不是所能左右的。

  “仅凭我一个人,自然不行。没有你的火聂家,也只是一个空壳子,也做不到和他们博弈,我只是动用了一些手段。”兰萱轻描淡写。

  只是有我的火聂家,也是一个空壳子吧,我有什么用?仅凭破坏封印,然后爆发一下的能力?比陈咬金的三板斧还不如!这样想着,不管是我的身体还是灵魂都传来一阵阵破碎的疼痛和虚弱,我撑着,靠着灯杆,只是平静的表情。

  我以为是这样的,夜风吹来,兰萱却是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幸好,这么多年,少爷你终于出现了,也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守的,等的太辛苦了。”

  是开玩笑吗?我转头看着兰萱,她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脆弱,又立刻隐没而去。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说到:“不要叫我少爷,怎么和苏灵一个毛病?叫我正凌吧,或者叶正凌。”

  “好,那你也叫我Tina吧。”和苏灵不同,兰萱没有过多的坚持什么,只是之前我还记得她不动声色的拒绝了童帝叫她Tina。

  我点点头,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取了个洋名儿?”

  “因为我曾经崇拜过一个人,她却是给了自己一个简单英文名。”兰萱很简洁的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觉得奇怪,兰萱这样的人还会崇拜谁?

  但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豪华汽车已经缓缓停在了我们的眼前,那是我做梦也觉得自己开不上的宾利。

  “上车吧,正凌。”兰萱叫了我一声。

  我点头,刚要答应,却是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我还来不及反应,也全无防备,一个绊退,就将我绊倒在地。

  “你怎么可以...”我的耳中传来兰萱稍微有些怒气的声音。

  而我的身体碰撞在水泥地上,之前强忍的虚弱和疼痛终于全面爆发了,我发觉我站不起来了,又一次,灵魂将要破碎的感觉。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第二更。今天的更新完毕....一场变故,铺开一个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