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盛夏的光年

第四十一章 盛夏的光年

  18岁那年的夏天,好像特别的漫长。

  那是一个分离的季节,陈重要去比较遥远的边疆当兵,而周正则是要去远方的一个医科大学。

  漫长的夏天,并不代表,我有漫长的暑假。

  我要回山门,每一年都是如此。

  而暑假一般的情况下,师父都会带着我和师兄在外行走上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美其名曰‘体验红尘’。

  但是,在这一年,师父却告知我不用跟着他走江湖了,我莫名的在这个夏天多了一个月的悠闲假期。

  生命是一个轮回,却是在十几年以后,我们再次体验到了小时候那样的感觉。

  抓鸟摸鱼,闲谈游戏...也有很多炙热而悠长的下午,在那片小竹林中躺着,乱七八糟的闲谈,并不无聊。

  盛夏的光年,就像阳光穿透了竹叶洒落在地上的光斑,不用刻意的挥霍释放,也有着最耀眼的光泽。

  最好的年华,最炙热的夏天,有三个人写满了我的岁月。

  陈重,周正,辛夷...无法抹去的存在。

  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下午,我和陈重,周正在河边放肆的戏水玩闹,飞溅的水花,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泽,然后在我们的笑声中破碎。

  难得的风,却是带着如同温水一般的热度,被我们在大笑之中,吸入了身体,灼热了肺,也灼热了心。

  在河边,辛夷守着我们的衣服,翻看着一本书,风飞扬起她的发丝,安静的就像一幅宁静的画面。

  已经是不能再回去的日子。

  却还能看见每一个细节,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准备上岸,陈重从水中冲出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笑着把我往水中拉,我笑着说到:“别闹了,不行了,累的很,中午没吃什么东西。”

  周正吹了一声口哨,在水里笑着说:“老三,别找借口。男人年轻的时候可不能说不行。”

  我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一个返身,连同陈重一起拖下水,又一起去‘攻击’周正了。

  闹够的下午,再上岸时,太阳已经偏西,我们三个终于舍得安静片刻的坐下了,岸边的青草地,散发着夏天独有的味道,身上的水珠从皮肤上滚落到草丛中,在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带着温暖温度的湿漉漉的痕迹。

  辛夷递毛巾给我,我接过擦头发...

  辛夷打开一瓶水,递给我,我很自然的接过,大口的喝水...

  辛夷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糕点,递给我,我再次接过,大口的吃...

  “辛夷,就忙着照顾老三了啊?我们呢?”陈重也在擦着头发,然后逗着辛夷,他和周正总是这样,不放过任何的机会调笑我和辛夷。

  但事实上,他们比谁都清楚,我和辛夷只是感情比亲兄妹还好,并没有半点儿暧昧。

  面对陈重的调笑,辛夷的脸上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对着陈重说到:“袋子里还有水和糕点,你们自己拿着吃吧。”

  “老三不在的时候,我们也有照顾你的。老三这家伙怎么就让你看对眼了?当亲哥似的,我们就不是哥哥啊?”周正笑嘻嘻的翻着口袋,拿了一瓶水,递给陈重,这样的话我和辛夷都不会在意,因为已经不知道‘抱怨’过多少次了。

  所以,辛夷只是安静的帮我擦着还未干的头发,而我真的饿了,吞完了手上的一块糕点,又忙着去拿。

  “先喝水。”辛夷的语气总是淡淡,关心也只是自然,配合着有些呆呆的样子,其实看不出有多浓重的情感在其中。

  有的人,他(她)的那种炙热,恐怕只有在岁月的累积之中,你才能感受到那种如火的温度。

  你以为他们从来不燃烧,其实他们一直都在燃烧,这种高温包围你久了,你才会察觉不到,只有离开才发现原来那么炙热。

  “老三,辛夷这样照顾你,以后嫁人了,这顶级待遇就不是你享受了。”陈重故意酸我。

  这种玩笑话,我已经习惯,就像习惯了只要是我在的日子,辛夷总是跟在我身后,无论我做什么...所以,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喝水,吞糕点,不紧不慢的说:“她嫁给天皇老子,也是我妹妹。”

  年少轻狂时,这样的话并不过分。

  就像年少轻狂时,也固执的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不会改变,大人总是危言耸听。

  那是一个以为自己什么都懂的年纪,而真正当什么都懂的时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

  我不知道为何我会那么清晰的看见那个下午,有想哭的心情,却没有了一双能哭的眼睛。

  面对我的话,辛夷在后来说了什么?是的,她依旧是那个样子,宁静到有些呆滞的神情,掩盖了她所有的光泽与美丽,她只是给我擦着头发,同我一般的淡定,她说:“我不嫁人的,以后长大了,小叔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是啊,小叔,只是因为某一年暑假回来,我长出了胡须,却没来得及剃掉,辛夷第一次给了我一个称呼,也是一直以来坚持的称呼——小叔。

  我和辛夷这样的相处,是很奇怪的吧?没人言爱,也没觉得彼此之间有任何的暧昧,她却决定了要一直跟随我,不嫁人...而我也在那个时候莫名其妙的觉得没什么不对。

  包括陈重和周正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也已经习惯了。

  “嗯,我在哪儿你就在哪儿,有我一口饭吃,也就有你的一口饭吃。”我回答的是那么自然,其实从抗拒到接受,到自然到成为习惯,我也已经忘记了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了,这种想法怕是已经根深蒂固。

  “嗯,不可以丢下我。”辛夷很多次对我说这样的话,好像我随时都会丢弃她,但也只是在说这话时,她显得有些呆滞的双眼才会迸发出一种认真的光芒,整个人才会有一种灵动的色彩。

  不可以丢下...辛夷,我这一次并没有找到辛夷!

  “辛夷!”我呼喊着这个名字,那个下午终于在我眼前片片的破碎,昏黄的灯光映照进我无神的双眼。

  没有了那炙热的阳光,没有陈重和周正,也没有辛夷...和那回不去的盛夏光年...有的只是TINA温和而自然的声音:“正凌,你醒了?有没有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苦笑,摇头...用了几秒钟时间,才想起了发生过的一切,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我跌倒在水泥地上的一瞬间。

  我的确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感觉常常昏倒,昏倒之后就是恢复...我的人生从剧变开始,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循环,但并不见得有趣。

  我很口渴,一杯水恰到好处的递给了我,我接过,喝水,看见的是兰萱拿着一个文件夹,神情有掩饰不住的疲惫..而在她身后,是显得有些怯懦的苏灵,毕竟我是从她手里‘逃走’的,一定是受了责备吧?

  “你好像总是很忙。”我放下了水杯,这个房间我算得上是熟悉了,就是我第一次昏倒醒来的那个房间。

  “不然呢?为你守住这一份家业,并不容易。更何况现在风起云涌的形式。”兰萱取下了脸上带着的眼镜,揉了一下眉头,温和漂亮的眼中能看见丝丝的血丝,显然她熬了很久。

  为我守住家业?我已经不觉得奇怪了,我自己就是一个谜,再多一两个谜题又如何?

  我没有急着去追问什么,而是对兰萱说到:“我身上那个电话呢?我想联系一个人。”

  我要习惯她们或者他们的照顾吧,兰萱口中的家族...有时候,拒绝反而会让她们不安,失去了依托一般,这种情感经历这一次的出走,我算是彻底的体验到了。

  “是联系秦海念吗?”兰萱很自然的把手机递给我,然后问了我一句。

  我抬头看了兰萱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连这种私密的事情都知道?然后我拨通了电话,传来的却是一阵忙音,然后电话就断掉了。

  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了一分,只因为海念那里是我能收到辛夷消息唯一的渠道了。

  我还记得海念给我说起辛夷时,有些吞吐的样子,我从来就没有心安过...只不顾,我当时自身难保,为了不连累辛夷,所以才没有一直追问。

  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拨打电话。

  在这个时候,兰萱却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说到:“正凌,联系不上的。你的那场胡闹,算是明目张胆的公开了你的存在。从此以后,麻烦会不断的,明里暗里的各种行动也会紧锣密鼓的展开,你的朋友自然也会受到牵连。她要是聪明的话,应该已经听从我的劝告,也会暂时断了一切的联系方式。”

  “是你?”我的脸色变得难看,尽管我说服自己去接受,但并不接受别人对我的生活擅自决定。

  兰萱轻轻叹息,又戴上了那副眼镜看着我,眼神和神态都瞬间恢复了一种公事公办的样子,她在等待着我的问题。

  “我想知道一切。”我的确有很多问题,但千言万语都变成了口中的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