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交错的暗涌(上)

第四十二章 交错的暗涌(上)

  在这栋叫做起帆大厦的商务楼中,顶楼的两层就是我最大的根据地。

  确切的说,这一栋起帆大厦都是属于我的‘资产’,虽然是挂靠在一个并不算太起眼的公司名下。

  这是在刚才我才从兰萱口中得到的一点儿消息。

  此时的我就坐在巨大的办公室,我在书桌的背后,身后是宽大的落地玻璃,放眼出去,就是这个繁华城市的夜景,而兰萱就坐在我的对面。

  戴着眼镜,穿着正装的她此刻气质已经大变,就像一个精明能干的女老板,尽管神色之中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但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女人不强大。

  这样的形象,和我昏迷之前所见到的兰萱那种亲切,温和,自然而温暖的样子大相径庭。

  其实,我不忍心这样‘逼’问一个处在疲惫之中的人,只是太牵挂辛夷的消息,我不得不追问。

  如今,已经是身边的人和事散落天涯的状态,至少我还能知道每个人的安危,除了辛夷,我一无所知。

  “你真正的办公室在楼下,这是你私人的办公室。”兰萱端起了眼前的咖啡,用这样一句话做为开场白。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句什么有趣的开场白,只是看着兰萱说到:“这些,其实苏灵都已经为我介绍过。你再次这样说,是为了让我体验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一个贵公子的开心吗?可是,我并不觉得这一切和我有关,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贵公子?不,正凌!我该纠正你,你很穷...尽管我也已经用心打理了,但毕竟在真正的‘大鳄’面前,我们这些附属家族连圈子都跻身不近,能力有限。而从古至今没有哪一个猎妖人的活动,不需要大量的钱来支持。”兰萱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很平静的给我陈述一个事实。

  我很穷?拥有一栋大厦的人还很穷?那什么才叫富?而我对所谓的猎妖人活动需要多少钱,并没有一个概念。

  但这并不是我们谈话的关键,我看着兰萱,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叫了一声:“TINA,我...”

  听见这样的称呼,兰萱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温暖的神情,这才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叹息了一声,突如其来的人和事,好像还怀着巨大的期待与寄托的情感,有时候不见得是好事,因为我并不知道能不能背负。

  可我还是压制住了这种情绪继续的说到:“长话短说吧,你既然已经熟悉了我身边的人和事,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辛夷。我担心她,而海念是我唯一能知道她消息的渠道,可你...”

  我没有说下去了,其实兰萱淡定的样子,就让我知道,她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原谅我不得不查明你身边的一些朋友,你被隐藏的太好,如果不是...我们也不会知道你的存在。我查过你的通话记录,这才找到了秦海念,为的就是通知她,暂时断了所有不必要的联系。她很聪明也很果断,选择相信了我。”说话间,兰萱再次喝了一口咖啡。

  到现在为止,她依然没有说到重点,可是我选择了等待沉默的听她说下去。

  “在你身上有很多迷,毕竟很多事情除了你自己,没有人知道。当然,我说的这个自己,是指聂焰的身份。”说话间,兰萱扶了一下眼镜,继续说到:“因此,我们并不知道陈重,也就是饕餮竟然在你身边,在血脉觉醒之前,同你一起成长,究竟是巧合,还是命运的什么预示?”

  我点燃了一支烟,眼前浮现出那一幕,转身,看见的是陈重,他平静喝着啤酒...而我的心在那一刻破碎。

  知道现在还在心痛,为什么?我也想问,这种巧合是为了伤人吗?命运为何要给我这种预示?

  “所以,辛夷的身份也存疑。”兰萱平静的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夹烟的手一下子颤抖的厉害,手中夹着的烟也从手指尖滚动...我看着兰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我说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兰萱并没有半分退缩的意思,只是起身,从地上拣起了那支还在燃烧的烟,递给我。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可你,却要让我提醒你冷静吗?”

  兰萱就是如此,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让人信服的气场,让人不得不觉得她是对的。

  我接过烟,有些浮躁的吸了一口,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但只是压抑着内心的焦躁,那是我从未体会过的焦躁,就包括我知道我并不是真正的叶涵,而是一个借尸还魂的聂焰时,也没有过这样的焦躁。

  “辛夷,出生没有问题,成长没有问题,知道你出事的那一刻,任何的一切都没有问题。”也不知道兰萱是否知道我并不是真的平静,她只是用不紧不慢的语调说着她的推论。

  “但在你出事以后,辛夷失踪了。根据可靠的消息,我们这两天来紧急调查的线索来看,她绝对生命安危没有任何问题,她只是失踪了。”兰萱很笃定的这样对我说到。

  辛夷失踪和她身份存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而且,兰萱凭什么都笃定辛夷生命没有安危?如果如此笃定,那起码应该知道她失踪会去了大概什么地方啊?

  疑问太多,我根本无法冷静,却不得不压抑,就算我此刻大吼大叫,对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帮助。

  兰萱好像很满意我现在的表现,对我说到:“懂得克制,是一个很好的优点。不然,那么多的东西,你要如何背负呢?我很欣慰。”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示意兰萱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疑问。我尽量长话短说...我们对辛夷的身份存疑,和觉得辛夷是安全的,都是出于一点。那就是,辛夷在失踪以前得到过一个人的帮助。那个人的身份神秘,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有确切的调查出来他是谁?可是,他的另一重身份却比较公开。你应该知道陈重,对吗?”

  “你指的是哪一方面?”看来克制是有助于真的冷静,在强行的克制下,我竟然已经稍许的有一点冷静了,毕竟我明白,在这种迷乱的命运下,保持冷静是我唯一的做法。

  “他的身份方面!他觉醒了,严格的说来,他就不是人了。当然,也不是传说时代,完全的妖!从那个时代消失以后,又经历了大明的一场暗地里的剧变,可以确切的说,妖已经不再以古老的形态存在了。这一点是可以笃定的。”兰萱说起这个,神色变得分外严肃。

  “这背后好像有什么秘密?”我有些敏感的说到。

  “是的,一个所有圈内人都想知道探究的秘密,我们也不例外。所以,我们才迫切的需要山海百妖录。”兰萱非常认真。

  “可是,此刻...我关注的重点不在这个。”在焦躁的牵挂之下,我没办法想象自己是一个救世的大英雄,立刻就要收拾心情,面对降妖除魔的重任,我是人,我不是老天爷,绝对公正这种道之根本的最高道心,不可能出现在我这种‘小毛头’身上。

  兰萱却是很善解人意的,她的话语很自然的转换,说到:“那好,我们就说回辛夷。之前说到陈重,我是想你明白陈重的地位,他姑且已经算是妖,但他是什么?传说中的饕餮,至少圈子里都这么传,差的只是一个确认。那么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地位会不自然的很高。而我说的帮辛夷的那个人,他的地位比陈重还高。”兰萱淡淡的说到。

  我沉默了,其实兰萱没有说出口的是,辛夷得到的是一个大妖的帮助,那就已经很值得怀疑了。

  “另外,我忘了告诉你。最接受自己这个变化的,也对人最冷血无情的,也是这个人。”兰萱叹息了一声,看着我的双眼竟有一丝不忍。

  是的,最好的兄弟变成了妖。

  和自己一起成长,甚至感情比陈重和周正更进一分的辛夷,也和妖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难道不值得同情吗?

  可是,我却避开了兰萱这样的眼神,也没有上演什么悲伤,只是对兰萱说到:“海念会知道更多吗?这个线索你是怎么得来的?”

  “秦海念知道的并不会比我多,她只是知道,辛夷在失踪前联系了她,告诉她,她要去找你。之后,就再无消息。这一点,我和秦海念确认过。至于这个线索,是那个人自己放出来的消息,算不得什么秘密,稍微一调查就知道了。”兰萱给我解释了一句。

  “这个秦海念,真是容易相信别人啊。”我苦笑了一声,这种事情也和从未接触过的兰萱说?

  “她是一个好姑娘,灵觉也很敏锐。她不会乱说话的。”兰萱似乎觉得好笑,嘴上荡起了一丝笑意。

  想起秦海念,我也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轻轻的问了一句:“辛夷在没得到那个人帮助前,是不是很辛苦?”

  “是,很辛苦。几乎每天失魂落魄的在L市找你。一天天崩溃的样子,随时都会撑不住。”

  “关于我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了。”我转动了一下椅子,看着窗外的夜色,这一刻,才任由一份悲伤的落寞和心痛占领自己的脸,我根本不在乎帮助辛夷的人,身份是什么?

  我只是知道,这一次,该我来找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