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三章 交错的暗涌(下)

第四十三章 交错的暗涌(下)

  其实,不用兰萱太详细的告诉我一些什么,我大概都能通过蛛丝马迹猜测到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但是,通过兰萱逻辑分明,一条一款的诉说,我发现我不知道的,让我震惊的事情也太多。

  在我面前也有一杯咖啡,在兰萱说完,我震惊之下,下意识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却没有想到,咖啡已经凉了,在嘴里那种涩口的滋味被放大,就像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一切都陌生的让我心底发涩。

  对的,这栋起帆严格的说来,就是我的资产,从宋太祖时期就流传下来的资产。

  在这中间的一段叙述,兰萱说的很模糊,按照她的意思,在我没有彻底的‘变成’聂焰之前,告诉我太多关于聂焰的事情,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那会造成我的混淆和错乱。

  当然,兰萱是一个总会让人感觉到恰到好处的人,她在说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很自然的问了我一句:“正凌,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自然很简单...我有些抗拒知道聂焰的一生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我以叶正凌的身份生活了27年,到了最近,有人告诉我,是另外一个人?如果不是神经粗大的和钢筋一样的人,恐怕都不能很顺利的去接受吧?

  而我偏偏又不能否认聂焰的存在,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一道道的,都能分明的体会,那不是有人给我强塞进去的,而是就是来自于自己灵魂深处的。

  就如,兰萱所说,我恐怕知道的太多,会混乱。

  “而且,聂主一生漂泊,太多的时候独来独往于荒山大泽之中。他经历的事情,若他不说,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可能知道的前面。特别..特别是他死前发生了什么,更是一个秘密,到现在我们也只有零星的线索。这些事情,还是你自己想起来的比较好。”兰萱特别给我补充说明了一句。

  我觉得这话听着非常的怪异,只因为让自己去回想自己怎么死的?能不怪异吗?这世界上我恐怕是独一无二的吧?

  但无论如何,聂焰的生平就这样被略过了,我所知道的只是宋太祖开宝971年(公元971年),聂焰回过这里一次,嘱咐自己的附属家族保留传承好他的一切,接着就彻底的失踪了。

  再后来,再得到聂焰的消息,已经是宋太宗继位了两年之后了,也就是公元978年。

  而那个消息也迅速的传遍了整个修者的圈子,聂焰身死在某处深山之中,尸骨仅存一只断臂,是被一个浑身染血的女子送回聂焰的故居。

  猎妖人之中最闪耀的双子——聂焰正式宣告损落,时年38岁。

  38岁,够年轻的...在当时,我听见了,就是这样一个反应,其实按理说,我根本就不该有这样的反应的,只因为兰萱说的,不就是我自己吗?

  只是,我难以去融入聂焰这个身份,我也只是对那个浑身染血的女子好奇。

  “她是谁?我是说把一截断臂送回的女子?”就算兰萱不告诉我答案,我也无所谓,我真的只是好奇一下而已。

  “我不知道。当日目击到这一幕的只是一个外仆。意思就是不是属于聂主真正家仆的,请来帮忙打理宅子的人。他怎么可能知道这背后的事情?这女子只是出现了瞬间,放下了聂主仅存的残臂就消失了,当时是深夜,这个目击的外仆也只是按照规矩,巡逻宅子的周围才目击了这一幕。”兰萱就是这样给我说起。

  听到这里,我就没有再多问什么?还是那种怪异的感觉,既不能完全的融入聂焰这个身份,却也无法完全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听这段往事。

  所以,才会有一种不想过多过问的想法。

  在兰萱告知了我这一切以后,基本上起帆大厦的前身就已经确定了,是聂焰生前故居的所在地。

  由聂焰的家仆一直为聂焰传承保留着,最终变成了如今的起帆大厦。

  说到这个,我问了一句:“为什么会变成一栋商业大楼,而不是就像遗址那样被保留下来?”

  其实我问这个纯粹是因为好玩,谁不知道C城还保留有唐朝时期某位人物的故居?为什么聂焰的不能被保留下来?

  兰萱听到我这个问题,眼中流露出一丝好玩的意味,抬头看着我,说到:“正凌,这是你故意的孩子气吗?你想用什么身份来保留这处故居?猎妖人的身份?而且时代变迁,一切哪有那么简单?如果不是用心经营,只是保留了故居,你觉得这里还会属于火聂家吗?恐怕也成了一个参观的遗址,然后主人的身份会被怎么编造,我也好奇呢。”

  我哈哈一笑,兰萱是故意调侃我两句,她倒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机械’,很难想象她也会淡淡的幽默。

  但这只是谈话中的一个插曲,最真实的情况是,聂焰留下的东西,必须要用心经营,因为聂焰做为一个猎妖人的背后,是有着好几个附属家族的支撑的,在那个时代,猎妖也从来不是电影中所表现的那样,一个大侠独行,就可以于山林荒野之中遇见一个妖,然后再斩妖除魔的。

  那是需要一个势力对抗的。

  而聂焰虽然身死,但是留下了保存传承火聂家的嘱咐,从现在来看,也可以叫做是‘遗嘱’,所以忠诚的附属家族就必须要执行,维持火聂家的运转和传承,这一切都是需要大量的经费的。

  因为要养活那么多的家族。

  “没有钱,这些家族就没有凝聚力。你想,饭都吃不饱,领不到从火聂家支出的经费...一切还怎么维持?最重要的传承从来都不是物质,而是家族的人,世世代代培养的精英。有些事情,不是光有一颗忠诚的心就够了。而现在火聂家所有的经费,都来自这栋大厦,确切的说是大厦的租金。这是最稳妥的方式,其余的所有商业活动都已经终止了。因为时代剧变了,一切又有卷土重来的意思,看似和圈子毫无关系的,微不足道的商业活动,也可以成为打击火聂家的一个点,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兰萱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透着精明和能干,还有某种坚定。

  而我完全不懂这些,在听的头疼之余,又有一些感动。

  在沉默了很久以后,我说到:“Tina,上千年的坚持,很不容易。是什么支撑着你们?为什么那么忠诚?”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疑问,聂焰已经身死那么久了,而这些所谓的附属家族为何还能保持着上千年的忠诚?

  “这是一段很复杂的历史,简单点说,其实聂主是一个非常特立独行的人。不像其他大大小小的猎妖人,是在世俗之中,和某些世俗的家族合作,或者直接收为附属家族的。而是,火聂家原本没有这些家族,这些家族的前身都是一个个聂主救下来的有天分的人...这些人就是第一代家族的家主。在聂主的安排下,根据每个人天分的不同,学习了不同的东西。这就是忠心的基础。”兰萱给我讲解着这一切。

  我听的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觉得这个聂焰真的很不一般,我竟然有了一种想要了解自己的冲动。

  “当然,这种忠心却是完全不够的。毕竟受聂主大恩的是第一代家主,并不是我们。就算在祖训之下,也难保不会有异心之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附属的家族也等同于入了猎妖人这个圈子。妖是什么?是没有人类那种炙热的感情,有的更多的是动物本性的存在。相比于人类,它们冷血太多...其实,关于这个我真的不用说的太详细。正凌,你可以想象,一旦入了这个圈子,就相当于和妖结下了死仇,而且是世世代代的死仇。”兰萱疲惫的叹息了一声。

  “可是,聂焰已经不在了...”我喃喃的说到。

  “所以,附属家族的所有人才更需要团结在一起!聂主留下的传承更不能断掉。”兰萱的眼中闪烁着坚定。

  “但...附属家族的人,没有真正猎妖的本事,那可以对抗吗?”我的意思已经很直白,就是说,就算团结在一起,也不见得能抵抗啊。

  “聂主生前虽然喜欢独来独往,可是追随者一样不少。并不是每个猎妖人都可以是拥有其家族的存在...猎妖人的圈子很复杂,各种势力交错,规矩也多。你以后慢慢就会了解。简单的说,我们附属家族只是围绕在聂主身边核心圈子的第二层,真正的第一层,是追随聂主的——猎妖人。”兰萱认真的说到。

  “你们就是受到了他们的庇护?”我追问了一句。

  “是的。而且,他们之中也有出现过很了不起的人呢。”兰萱说起来,眼睛微弯,竟然露出一点儿笑容,像是追忆起了什么人?

  “但从明朝以后,妖,不是已经没有了吗?”那不是意味着这些附属家族就安全了吗?

  “正凌,如果真正的安全了,现在的劫难又算什么?难道你没有..不,你应该是真的没有听过那个猎妖人圈子里传承下来的预言。”兰萱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眼神竟然变得有微微的畏惧。

  什么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