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身份的认同

第四十四章 身份的认同

  “大时代的来临,山海里记录的世界重回。妖星再临,将以新的形态出现在世界。是要回到战乱的时代,还有依旧按照旧有的轨迹前行,一切只是未知。”兰萱看着我,认真的告诉了我这么一句话。

  我吞了一口唾沫,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预言中的一切都在实现。

  我接触的妖,陈重不能算,因为不管从事实上还是情感中,我都还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不能接受。

  毛主任却算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忽然变成了猫妖,这算是新形态吗?

  “大概翻译过来就是这个意思。叶少,你理解了吗?”兰萱的语气稍微有一些沉重。

  我点点头,表示我理解了。

  如果是这样,未来的路不是一片严峻吗?看来我的‘借尸还魂’还是掐着时间点来的,没有托生到一个悠闲的年代。

  想到这里,我自嘲的笑了一声,又长呼了一口气。

  “你说你们既然是第二层,真正的第一层,那些追随我,也给过你们庇护的猎妖人呢?”我想迫不及待的见到‘同类’,但愿不要是童帝那种捉摸不定的疯子。

  兰萱看着我说到:“从平安的年代开始,他们就消失了。为了什么消失我不知道...在这些岁月中,我们火聂家长年接触的属于猎妖人一脉的只有一个人,但她...恐怕也难寻其踪了。”

  “那...”如果是这样,我还真的要单打独斗,面对这个时代吗?兰萱只是说附属家族和妖们结下了世仇,而我,恐怕是世仇中的世仇了,想要逃避都不可能,想着...

  “他们会出现的,聂焰都已经出现了,他们怎么会不出现?”兰萱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我抹了一把脸,其实我的内心在自我怀疑,是不是就真如童帝所说,我根本不配拥有所谓的山海百妖录?我根本没有一颗坚定的心,一切都是被动!

  兰萱自然是不知道我所想,只是端起有些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望着我说到:“叶少,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揉了一下发痛的眉心,这些乱七八糟缠绕的是非,我一时间理不清楚,我只是说到:“那么,附属家族有哪些?我想知道。”

  兰萱听到这句话,把眼前的文件夹推到了我的面前。

  “之前,我就一直在整理这个。你醒来的时候,我还在看看,有没有什么没有详细记述到的。大概是没有问题的,你看了之后,应该就了解火聂家的构成了。”

  我收下了文件夹,但是现在却是无心看的,因为心思太乱,我一时间还理不清楚。

  倒是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个问题,对兰萱说到:“你让车来接我的时候,从上面下来一个人....”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兰萱打断了,她看着我说到:“正凌,你是记仇吗?被她给绊倒了?你的昏迷可不是因为她绊倒你,而是...”

  “对,我知道我本身出了问题。只是,有这样的人吗?不打招呼,直接动手。”我心中多少是有些忿忿不平的,我不是什么好脾气的谦谦君子,自问做人一向恩怨分明,我不见得就非要‘报复’那个人,把她也绊倒一次,但至少问清楚了,我讲究公平,只是想知道她这样对我是否公平。

  “嗯,她的身份,怎么说呢?暂时不明,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什么。所以,我暂时不能给你答案...而现在,她也已经离去。不过,正凌,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扛起整个火聂家了。”兰萱认真的看着我说到。

  “嗯?”我轻轻一扬眉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件事,因为的确是突如其来的。

  “猎妖的家族被毁掉的很多,传承下来的也有。可是无一不是在家主都在的情况下,得以传承!只有火聂家和水童家是例外...但是水童家一直是有大人物庇护的。不像我们一直是漂泊无依...能求来的只是一些你追随者的庇护,可这到底和有家主庇护是不同的,因为你的追随者没有那个义务,一定要庇护我们,虽然他们已经做的很好。正凌,你知道那种心理上的无助,无依感吗?”说到这里,一向淡定的兰萱情绪竟然少有的激动了起来。

  我沉默了,这种感觉我不是没有过。

  被师父逐出山门的时候,我漂泊在世间就是这种感觉,还多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刻骨铭心的孤独!

  而在我的沉默中,眼前的兰萱眼眶竟然有些泛红了,充满了某种期待和依赖的看着我。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的苏灵,何尝不是用这种心情来面对我?甚至带我去到那个房间,希望我能想起什么来!

  原来,就是这样的心情吗?千年了,惶惶无依的家族。

  “我知道了,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好。”我开口说到,看着这样的眼神,我如何能不扛起这份责任?只是我对自己没信心,我想过,我那点儿本事比起陈咬金的三板斧还不如。

  “你能的!”兰萱眼底是坚定的信心。

  接着对我说到:“正凌,我之所以给你说这番话。也是你刚才问起那个绊倒你的人,我怕你的心境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扛起火聂家...做为一个家主,是不能斤斤计较的,要有家主的胸襟。”

  “其实,我不小气。只是那个人太不客气了,我心里有火,总是想要问个清楚。”这的确是我真实的想法,想着我又补充了一句:“TINA,我要的只是一个公平,看她有没有理由这么对我?”

  “公平?”我这话引起了兰萱极大的震动,她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目光甚至是有些狂热的看着我,说到:“正凌,你想起来了吗?”

  “不,没有想起来。”我真是怕兰萱失望,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尽量斟酌的说到:“这可能是一种本能吧?”

  兰萱坐下了,到底还是有些失望,不过也充满了某种欣喜,她说到:“有这样的本能也是好的,这才是真正的聂焰啊。”

  谈话到了这里,基本消除了我很多的疑问,但同样也有很多疑问,兰萱没有提起。

  就比如说,他们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之中发现转世重生的我的?我想问,也打算问...可是兰萱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很突然的对我说到:“正凌,能说的我已经告诉你了。有很多事情,出于某一些原因,我暂时还不能说。但以后你也总会知道的,希望你理解。”

  我除了理解,还有其它的办法吗?我点点头,追问了一句:“那绊倒我那个人,还会再来吗?”

  “肯定会再来的,你放心吧。”兰萱笑着对我说到。

  “那就好。”我收起了眼前的这个文件夹,准备有空的时候细读。

  只是同时,一份空虚失落的感觉也溢满了我的心间...在以前,每天我总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的,到了如今...第二天要做什么,我却一无所知。

  在这个时候,兰萱已经同我打了招呼,然后准备离开房间了。

  而在这种失落之下,我忍不住叫住了兰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兰萱,我明天应该要做什么?”

  兰萱笑笑,说到:“正凌,你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但你以前是什么生活习惯,都按照什么生活习惯来吧?至于具体的要做什么,苏灵那个丫头明天会告诉你的,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了吧?”我追问了一句,之前那种破碎的感觉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确切的说是两次,之前那一次都快死了,不也就是那种破碎的感觉吗?

  “现在是没有问题了!但是,所留下的...反正,你只要知道,现在神仙也只能救你三次!你再胡闹的话...”兰萱说到这里,轻轻叹息了一声。

  “那意思是,我还能再来一次?”我其实只是开个玩笑,反正三次机会吧。

  “叶少。”兰萱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厉无比。

  “好好好,我知道了。”其实,若非必要,谁又愿意那样?

  兰萱长吁了一口气,终于是转身离开了。

  留下我一个人,在偌大的,安静的办公室,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如果,只有再一次机会的话?我灵魂中的封印怎么办?再也打不开了吗?那就意味着我再也没有能力了,那凭什么扛起这一切?

  我在不知不觉当中,竟然已经在认同聂焰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