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熟悉的味道

第四十五章 熟悉的味道

  心事太多,我反而是一夜无梦。

  或许只是出走一天,就迎来了那么多变故,让我的身心都疲惫到了极限。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可是也许是相对安全的环境,让我又记起了以前的生物钟,竟然在凌晨5点多就醒来。

  兰萱说一切照着自己的习惯来,但在这个还算陌生的环境里,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我找不到厨房在哪里,也更没有提前一天就熬煮的药汤。

  就在我从床上坐起来,有些茫然的时候,我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

  我抬眼一看,是一脸有些怯怯表情的苏灵站在了门外,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只不过这身工作装,提一个篮子,倒是显得有些滑稽了。

  我心里也稍微闪过了一丝内疚,从昨日知道附属家族的事情以后,我就觉得这个姑娘其实都没有什么错,而是我冲动之下连累了她,想到这里,我声音温和的对苏灵说到:“你怎么来了?”

  “兰萱姐昨天有吩咐,说起叶少的习惯。所以...”苏灵声音还是有些怯生生的。

  我有些沉默,心里对兰萱的办事能力不知道应该觉得佩服,还是可怕?我的生活习惯都摸清楚到这个地步了?掐算准确到了我起床的时间!

  幸好,她是火聂家的人。

  我心中发出了这样感慨,但是这一切我却没有表露的打算,只是看着苏灵那种持续的怯懦,我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句:“你别怕,以后我不会乱跑了。之前,是因为我并不了解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苏灵轻轻的点头,一时间也看不出来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把手中的篮子放在了房间的大茶几上。

  然后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我刚好要洗漱,看着苏灵走去那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要做什么?苏灵。”

  “我帮叶少准备好牙膏和毛巾啊。”苏灵回头看着我,仿佛这一切非常的理所当然。

  难道聂焰在世的时候,在自己的家里就是这样的‘大爷’?但不管聂焰怎么样,现在的我是叶正凌,我不太习惯被人这样伺候...原本就对这样的生活该做什么而迷茫了,如果很多事情连自己亲力亲为都不行,生活不是更加的迷茫吗?

  所以,我快步了几步,拉住了苏灵,对她说到:“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敏感,我自己来就好。难道是兰萱吩咐你的吗?这种事情也要你来做?”

  “没有,兰萱姐只是让我照顾好叶少生活里的一切。我培训里...”苏灵有些着急的解释。

  而现在的她和之前的她有些判若两人的感觉,整个人都畏缩了,看来我的出走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可是,我不善表达,更不善言辞,只是打断了苏灵的话,尽量选择柔和的方式说到:“有些事情让我自己来就好了,我不会在兰萱面前怪你的。”

  苏灵只得站住了脚步,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拒绝,亦或者是怕了兰萱?

  等我在卫生间里洗漱完毕,发现苏灵已经站在了大茶几的旁边,在茶几上篮子已经被打开,里面有个保温桶,此时也被打开了盖子,还袅袅的升腾着蒸汽,一股熟悉的味道传到我的鼻端,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整个人都呆滞了一秒。

  下一刻,我就大跨步的走到大茶几前。

  此刻的天色并不是很明亮,苏灵已经拉亮了一盏暖黄色的灯,在灯光之下,茶几上摆着一个白瓷碗,碗中是一碗略微有些发黑的药汤。

  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苏灵,苏灵的眼中却是丝毫不作伪的询问和迷茫。

  我也来不及问什么,甚至来不及坐下,就捧起了那碗药汤,先是浅浅的尝了一口,那熟悉的味道,让我鼻子的酸意几乎冲到了眼眶,就差点儿落下泪来。

  为了掩饰,我一口气喝光了碗中还有些许滚烫的药汤,很自然的抹了一把脸,把心头发酸的那股意念给压了下去。

  转身,又故意扭了两下腰,才装作不经意的问到:“苏灵,这汤你熬的?”

  “嗯,全部是按照兰萱姐的吩咐熬的。”苏灵不明白触动了我哪根神经,越发的小心翼翼。

  我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以后要朝夕相处的人,这样不自然下去,还怎么相处?可是,给苏灵的阴影已经留下,想要解开,怕也不是一日之功,只能慢慢再说吧。

  想到这里,我又追问了一句:“TINA呢?今天还能见到她吗?”

  如果能见到,我一定要问问关于这个药汤的事情,是的,这熟悉的味道我永生难忘,那是在山门里的每个早晨,陪伴我的味道...是在我在山门的岁月里,师父口中唯一的‘奢侈’,也是不曾改变或者中断过的习惯。

  我们早餐的‘药膳汤’。

  在被赶出山门以后,我也会在每天早晨给自己熬制这样的补汤,只是有些药材之类的,并不是有钱就一定能买到。

  况且,我也不算多有钱...而且,我只是模糊的记得师父的方子,并不完全,师父会根据药引的不同而更改方子的。总之,我是怎么样也不能模仿出那样的味道。

  即便,在很多时候,我想要那个味道,并不是为了补身子,只是为了偶尔想要的怀念。

  这样说来,就连我这个徒弟都模仿不出来的早膳药汤,兰萱是如何知道的?很多种可能我不敢假设,只是一颗心‘咚咚咚’的跳得厉害,而苏灵却是在这个时候对我说了一句:“叶少,兰萱姐昨晚就连夜离开了。近半个月应该都不会回到这边。”

  “兰萱这么忙?”不是说所有的产业,都聚拢在这个大厦了吗?那兰萱在忙什么?

  苏灵摇摇头,表示并不知道...而我,说起来是他们的依靠,也是这里的主人,却感觉是有点儿多余。

  这件事情恐怕暂时是问不出一个结果了,我收起心头的疑问,想起昨天兰萱给我的交代,于是不得不又问了苏灵一句:“今天,我要做什么?”

  “叶少,你不是要先锻炼身体吗?弄完一切以后,你要下楼去一次。多少,熟悉一下楼下的人吧?当然,如果叶少不愿意,那就直接工作吧。”

  “工作?”显然,这个词语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陌生的一个词语了,但也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我不是没事可做,心里也不会这么迷茫,空虚的慌。

  至于是什么工作,我并没有追问苏灵,亲自去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于是,我被苏灵带到了之前那个书房背后的秘密练功室,我晨练的地方就在这里...

  我自然知道在这个练功室背后有一个神秘的房间,现在是傻子都知道这个房间应该是属于聂焰,千年来的传承,恐怕兰萱她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保留,至少保留下来了这个房间,不是吗?

  但是,犹豫内心的抗拒,我没有一点点冲动,再想要去到那个房间看一看什么的?苏灵也很乖巧的没有提起。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早上的晨练是一次淋漓尽致的晨练,在离开山门以后,已经是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因为,一个人的晨练,并没有和我旗鼓相当的师兄陪练,也没有一个对武家功夫也很了解的师父指导。

  可苏灵却是让我惊喜,只因为她的身手竟然不弱,不,不仅是不弱,甚至很强悍,可以列入武家高手的行列了。

  无论是理论还是身手,竟然不比我师父弱...在这种惊喜之下,我竟然找到了一点儿当年练功的感觉,在晨练结束以后,我忍不住狠狠的,惊喜的夸了苏灵几句。

  苏灵因为晨练,脸蛋儿显得红扑扑的,面对我的夸奖,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我都不算什么。是因为苏立,苏恒两位哥哥不在...”

  苏立,苏恒?我不认识,但一定是属于附属家族的人吧?他们去哪儿了呢?

  “叶少,你都出现了,他们也快回来了。到时候,所有的家族精英都将齐聚的。”很意外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问什么,倒是苏灵主动的说了一点儿什么。

  她显然提起这个很兴奋,有些压抑不住的向往所谓的精英齐聚。

  我不想打断她这种兴奋的情绪,我心中清楚,如果面对的是妖,恐怕...这些所谓世俗的精英并不够看。

  我只是笑说:“哦,那可真好。”

  “是啊,真的很好呢!兰萱姐把他们培养的都很厉害呢。”苏灵依旧是兴奋。

  我却是擦了一把汗,心中盘算到,很厉害吗?也不知道现在火聂家的水平,比起水童家来,差有多远?或许,也真的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