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青莲山狐妖(上)

第四十七章 青莲山狐妖(上)

  说话间,苏灵几乎是以一种虔诚的姿势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而我郁闷的感觉到了,苏灵落在我脸上的,几乎有些狂热的眼神,就如我和她初见,她带我去到那间聂焰的房间,观察我的反应时,那种目光。

  在了解了因由之后,我并不是讨厌苏灵这种狂热,只不过,她越狂热,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担子越重,可我还不能根本的投入聂焰这个身份,另外就如童帝所说,我没有什么坚定的意识,觉得自己非得猎妖不可。

  就像猫妖的事件,一切的起因也是因为老周。

  所以,我就装作没看见一般的低头走近这个所谓我的办公室,抬头看去,一眼就发现了这个所谓办公室的奇怪。

  完全就是宋朝时期的家具风格,在最靠里的窗下,有一扇屏风。

  屏风上是一幅风雪中,一个男人举剑扬眉的形象,只不过这个男人的形体姿态都很清晰,只是面貌好像被淹没在了大雪之中,根本看不清楚。

  这个该不会是聂焰吧?我心中暗暗的想到,但是出于细微的抗拒心理,我并没有开口询问。

  在屏风之下,就是一把典型的充满着宋代简单风格的椅子和桌子。

  而在桌椅之下,则整齐的左右排列了4张大椅子,大椅子之下是那种简单的地席,席子上有类似于唐代的圈椅和小案几,但风格并不是唐朝风格的,看起来有些怪异。

  这样的圈椅也是左右相对,一共有八张的样子。

  我沉吟着,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办公室,反而像是古代电影中的议事堂之类的...只是这怪异的风格,我不知道如何去评价。

  回头,才发现苏灵没在我身边,而是站在门口,已经热泪盈眶的样子。

  我想开口说点什么,却是苏灵先开口说到:“叶少,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可是我忍不住...这间办公室,我和兰萱姐都只敢进去打扫,连坐都不曾在里面坐过。如今它迎来了它最重要的主人,想来不久以后,也会像很多年前那样,所有人济济一堂吧。”

  我并没有责怪苏灵,却是听了这句话以后,脑中一阵恍惚。

  仿佛看见在很多年前,一个高大却并不算魁梧的男子就懒洋洋的坐下屏风之下,看不清楚面貌,只能看清楚脸上的一抹放松却淡淡的笑容。

  他的手随意的放在面前的桌上,却是摁着桌上的那把长剑。

  我好像能理解他的心理,并不是因为不安,而是多年来已经习惯手要摸着自己的剑,才会觉得平静...

  而在他之下的厅堂,就是这样的布置,也是按照左右分列,坐满了人,在那些人身后,好像还有一张属于自己的旗帜,上面写着什么,就如那个男人的面目一样,我怎么也看不清楚。

  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却是端起了自己碗中的酒,平静的说了一句:“为青莲山一役的顺利,喝。”

  “喝!”碗中荡漾的是一种颜色奇怪碧绿的酒,堂上的所有人齐声大呼一声‘喝’。

  一饮而尽,豪气满堂。

  沉浸在这幅画面之中,我的心有一些微微的悸动,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些许激动?些许亲切?

  而画面却在这个时候破碎,这是我第一次清醒的状态下,脑中会出现如此的零散画面...我感觉到很奇怪,但是口中却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青莲山?”

  “叶少?你知道青莲山?青莲山狐群?”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门口的苏灵却是忍不住失声打断了我。

  我瞬间恢复了清醒,如果回答不知道,是否会让苏灵失望?

  我情不自禁的走向那屏风之下的椅子旁,很自然的坐下了,然后对苏灵说到:“你进来吧,我允许的。”

  苏灵带着一种近乎虔诚的模样走了进来,然后静静的站在我面前...虽然此刻,我的心情奇怪,做一切的事情像是本能,却还是清楚的带着我自己的意识,我并不习惯苏灵就这样站在我的下方,像一个受审的犯人一样。

  我是现代人,还是习惯平等的相对。

  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上了一支烟,苏灵却是快速的转身,然后再跑进来,小心的在我面前放了一个烟灰缸。

  我叫住了苏灵,第一次有了想要主动了解自己的冲动,我对苏灵说到:“你把那椅子拉过来,就坐我旁边,给我讲讲青莲山?”

  “叶少?可以吗?”苏灵的眼神中有一点儿畏惧。

  “怎么不可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你...你在身边比较方便一些。”我柔声的说到,并不想刺激到苏灵那颗狂热的心。

  苏灵点头,然后小心的照做,最后坐到了我身旁时,整个人还是显得有些忐忑不安...仿佛这间办公室有一种奇特的压力,让苏灵这样不安。可是,我却并没有感受到什么?

  我没有刻意却劝苏灵什么,有些事情,越劝她,反而越是让她不自在。

  就这样,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以后,苏灵开口了,开始给我讲起所谓的青莲山...其实,故事很简单,或者是苏灵刻意说的简单了一些,就像聊斋上记录的一个故事,但不同的事情故事中出现了火聂家的猎妖家族罢了。

  那青莲山是一群狐妖的老巢,在青莲上长期盘踞着七只以上的狐妖,据说是一个狐妖家族。

  原本,在那青莲山上是有一座寺庙的,最早‘开智’的狐妖老祖受佛法的感召,一心向佛...是一只与世无争,无害的老狐。

  还未化形之前,曾常常去那座寺庙听那寺庙的主持讲解佛经...那寺庙的主持大概也知道,那是一只狐妖,但有向善,向佛之心,未免以后就不能得正果,都随了它去。

  这一切原本很好,只是在过了十八年后,这老狐有了一群狐崽子,也带着一群狐崽子来听经。

  才出现了一件小事,那就是那寺庙的主持,在看过了其中一只小狐之后,忽然遣散了寺庙里的所有和尚,说是不出三年,寺庙必有血光大灾,若此时这些僧人不走,以后在那场大灾之中,一个也不要想活命。

  老主持在寺中颇有威信,也得众僧人的真心...在老主持这样说了以后,有僧人就流着泪劝老主持,大概是您既然已经预见有一场大灾难,为何您不离开这里?

  老主持却是拒绝了,大概这样回到,这群妖狐本有向佛之心,而在佛祖眼中,众生平等...众生并不是指人,当年佛祖讲经,一样有万兽千禽来听经,从而种下善因,坐下开悟,得成正果。

  我虽然不是佛祖,但也愿有佛祖那样割肉喂鹰的心境,在此处留下继续为那一群狐妖讲经,能在它们心中种下一点儿善种,也会在日后因此有人会因为这善种,逃得一劫。

  狐妖少一些杀孽,这世间的可怜人们多一丝生存下来的机会。

  故事讲到这里,我很疑惑,既然老主持看出了这些,为什么不当机立断灭了这群妖狐?难道是力有不逮?那时候不是存在猎妖人吗?难道不可以请猎妖人来结果了这群狐妖?

  生出了这样的疑问,我自然开口询问了苏灵一句。

  苏灵却是摇头说到:“千百年前,聂主曾经说过,老主持是真正的高僧,也有一颗真正的佛心。他有没有灭了那群狐妖的能力,聂主也不知道。只是说,那老主持曾经给寺里的和尚说过,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在这世间因果流动,凝成一劫,并不是人力能轻易改变。就好像,在那个时候,知道了火山会爆发,洪水会来临,也只能让人提前避开,并不能阻止。这群狐妖会造下杀劫,是必然的事情。”

  我有些似懂非懂,原来的我有那么高深?能理解老主持华丽的意思?

  但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大概猜测了一句:“就是说,有心杀那群狐妖,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杀不了?或者漏掉关键?除非能够逆天改掉天地的因果?”

  这就不是逆天改命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要改变天地运行的轨迹!

  这个事情,我是模模糊糊懂一些的...因为师父曾经讲解过,一个地方的戾气,总会形成一个地方的灾劫,这种事情只能通过各种手段去延缓,并不能改变,除非众人的愿力,善意,善果集于大成,也许有希望。

  但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被这个狐妖的故事所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