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一章 适应与分析

第五十一章 适应与分析

  我27岁以前的人生,虽然不丰富,但比起平常人也算经历多多。

  即便顶着一个道家弃徒的身份,但总归对于神神鬼鬼的事情也是不怕的。

  我自认为没有任何形式的恐怖片可以吓到我,但此时我只是看了第一个视频,胃就开始急剧的抽搐,一张脸也变得铁青。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爱好的人吗?

  我其实很难理解。

  原来能给人制造出最终极恐惧的,其实是人自己。

  在这个视频中,被杀死的是两个亚洲人,一个白人,外加一个黑人。

  在根本就不专业,甚至有些颤抖的拍摄之中,一开始展现了这些人平常生活的镜头。

  我无法肯定这是跟踪拍摄的,还是刻意去表演的...因为那些镜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被杀的人吃饭,走在路上,甚至买一包烟这种小事情。

  一切都非常的自然,如果是刻意表演的,会让我内心好受一点儿,还有继续看下去的勇气。

  但如果是悄悄的跟踪拍摄,这一切就显得恐怖了一些...因为一个人正常的人,却已经成为了被‘猎杀’的对象,这个事情不恐怖吗?

  接下来,通过镜头,我看见这四个人被绑架了。

  然后他们被安排了四种不同的死法,在旁白一直有人讲解,或者是以讨论的语气,在说哪一种死法比较有趣一些?

  在讲解完毕以后,就是施展的过程。

  第一个人被刀割喉而死...而那个负责割喉的人也是一个亚洲面孔,尽管他的下半张脸戴着面具,那五官的轮廓和眉眼都说明了一切,是明显的亚洲人,而且是典型的东亚人,只是遮住了半张脸,一时间分不清楚应该是东亚那个国家的人。

  他的手法很专业,我根本不想看的那么仔细,但却不得不看。

  这跟电视电影中那种表演式的割喉根本就不一样,那些割喉都干净利落,被杀之人一般就是捂着喉咙,就倒地了。

  在这边,我是看见了鲜血在瞬间就大量的涌出,甚至成随着那个人想要呼喊,呼吸,呈泡沫状的喷出...我无法形容那种观感,而最让人绝望的是被杀之人脸上的那种表情,仿佛是为了某种‘恶趣味’,在杀人之前,还告知了被杀者,你会被杀...

  我无法形容那种绝望,还有真实的被杀的瞬间那种仿佛置身于自己的,隐约的疼痛感...

  而影片的镜头却一直定格在那个被杀者的身上,从挣扎到死亡的过程...我根本无法仔细的去看,所以更加无法仔细的描述,我才发觉这根本不是一份愉快的工作,更何况我要从其中找出线索。

  接下来的还是一系列的死亡,可以让观看的人心中经过一部影片,就充斥着黑色的绝望。

  在四种死法之中,有的死法也算是‘干净利落’的,就比如枪击...可是,我才发现真实的从太阳穴顶着脑门的枪击,都是如此的不可接受。

  在咬着牙看完第一部视频以后,我不由得冲了出去...在苏灵关心的目光之下,径直就冲进了办公室配套的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一个天昏地暗。

  而心中一直充斥着一个疑问?怎么在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东西?

  等我抬起头的时候,苏灵已经站在了我身后,手中拿着一张纸巾,很是担心的看着我。

  我接过她手中的纸巾,擦了一下嘴,忍着口中的酸苦,苦笑的对苏灵说到:“是不是让你失望,觉得我很没用?”

  “没有,我和兰萱姐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电影时,是抢着来回进这个卫生间吐的,根本没有坚持那么长的时间。能否承受这种东西,不是用一个人有用没用来衡量的。叶少,你只能让自己麻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在看片的时候,心中不停的念诵这个吧。”说话间,苏灵递给我了一本经书。

  我拿过,是一本《清静经》。

  这本经书我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是道家的入门典籍,全名《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小时候,我常常被师父逼着在珍贵的空闲时间,诵读这本经书,在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对经书不是甚解,到了现在也只敢敬畏的说,只能模糊的去理解,不能说全部渗透其意。

  但师父就说过,读书百遍其义自现,而且《清静经》,在诵读的过程中原本就能自然让人心静,而我山门没有流传的静心口诀,所以只能常常诵读经书。

  所以,再看见这本书,我心中充满了对苏灵的感激,我怎么忘记了这个?

  想到这里,我把经书还给了苏灵,说到:“书就不用了,我会背。这是一个好办法,我一定会冷静的去找出这里面的线索的。”

  苏灵点点头,始终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我,而我却是洗了一把脸,头也不回坚定的又走近了自己的办公室。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进入办公室坐下,我先是喝了一口茶,再抽了一支烟平静自己的心情,接着就开始在心中默默的背诵《清静经》。

  在这样反复的背诵了两遍,心情已经渐渐的处于一种古井不波的情况下,我再一次点开了那些视频。

  依旧是杀人电影,就算是隔着屏幕,也有负面的能量场影响着人的气场,可是在心境坚定的情况下,我终于可以冷静的看待这一切了。

  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会停下来默默的背诵经文,或者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再继续...

  就这样,电脑里存储的十几部属于重点怀疑的‘杀人电影’,被我统统的,仔细的都完整的看了一遍。

  心情多少还是会受到一点儿影响,但这种负面能量场我相信不会对我的心境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我的灵觉一向差劲,却好像对某一种不对劲儿的东西,确切的说是有别于正常人的某些细节,有着异常的敏感。

  在这十几部电影里,我重点挑选出来了四部。

  没有为什么,其它被排除的,我都可以肯定只是‘普通的杀人电影’,尽管对于旁人来说,这电影绝对是惊人的,因为全程没有用一个分镜头,连接的镜头说明了其真实性...但我口中的普通。

  是可以认定,在这些电影中,无论杀人者,还是被杀者他们都是人,绝对不会错。

  这样想着,我又点开了我重点圈出的四个视频,仔细看了起来...比起之前,我现在看这种影片真的已经多了几分麻木了,折磨的只是我要反复的看,仔细的观察每一个细节。

  在这样的‘工作’中,我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当某一部的影片再现其中一个杀人者转身,无意中拍到的杀人者脸部的近镜头时,我猛地点停了鼠标,让镜头定格在那里。

  在沉吟了几秒钟以后,我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吼了一声:“是他,绝对就是他。”

  其实,在我看片之前,兰萱就做了一个小小的整理工作,把影片按照她认为的怀疑程度排了一个序列,哪些是重中之重,哪些只是值得怀疑。

  而这种杀人电影,一般都是以欧美人种为主,亚洲人种少之又少,而出现了,几乎都是做为被杀者。

  兰萱其实也不敢肯定,拿给我的,基本上已经是把市面上流通的以亚洲人种为‘执行者’的电影都包括了...只是,在她看来,手段什么的,越残忍的,越值得怀疑。

  可是,我最终确定的这个人是‘妖’,却是兰萱认为不值得重点怀疑的一部片子中的一个人。

  这部片子相比于其它的片子算不上残忍,甚至可以说是小儿科级别的,因为里面暴力凌虐元素并不多,就是纯粹的杀人。

  唯一让人不适的,只是这部片子里的被杀人都是自愿,而且从始到终都有知情权。

  我仔细观察过这些被杀人,似乎他们还有一种隐隐的兴奋,这种兴奋我要怎么形容?就像是一种信仰得以成全的牺牲感...是什么让他们有这样的表现?

  这让我重点注意到了这部片子,然后仔细的查找线索。

  而这部片子本身,杀人镜头并不占大部分,相反,只有短短的几个片段是在杀人。

  其余的都是这些被杀者生前的一些生活记录,他们在知道要被杀以后的生活记录...比较交谈,吃饭,聚集在一起喝酒,玩乐。

  好像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但是,在这其中,我注意到了一个镜头,就是他们在围在篝火一边喝酒,一边爆着粗口谈话时,有人要介绍杀人者给他们认识了...一开始,这些人都是稀松平常的表情。

  后来,当执行者出现时,应该是七八个执行者负责杀掉他们吧?这些人的表情却变得郑重而严肃起来,像看见了什么神圣的事情。

  我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里,我摸着下巴,在当时很懊恼...因为镜头始终没有在这个时候拍摄过杀人者,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判断,这些人集中的目光是落在哪个执行者身上。

  直到,那个镜头的出现,我才肯定了哪个执行者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