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二章 最终的结论

第五十二章 最终的结论

  那个镜头,就是我定格的这个镜头。

  他刚干脆利落的用刀杀死了一个人之后,转身的镜头,他依旧是戴着面具,却是那种杀人电影中常见的蒙面...所以露出了双眼。

  镜头就是在这一瞬间捕捉到了他的双眼。

  那眼神最终让我肯定了这一切。

  在旁人看来,杀人电影中眼神越异样的不是才越值得怀疑吗?在通过了十几部这样电影的‘洗礼’之后,我完全否定了这种说法。

  只不过,到现在我还是有一种想要爆粗口的心态。

  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所谓的禁片,就像很多人嚷着恶心的什么《XXX道的美人鱼》,不,比起这些真实的电影,那电影算什么?

  你知道是假的,是演戏...离开了大荧幕,一切在私下都是正常的。

  而这种真实的影片,片子中活生生的人会死,这种心理压力如果只是去想想,都会觉得难以承受。

  即便是我,在好不容易确定了‘嫌疑人’之后,终于还是爆发了,爆了好几句粗口,才大声的冲着门外喊到:“苏灵。”

  苏灵的反应倒是很快,一下子就冲进了办公室,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担心和稍许一点的胆怯。

  在适应了一下,才小心的问到:“叶少,是想要吃东西了吗?”

  其实这个问题完全是一句废话,在观看了这种影片之后,我还能吃得下东西才是一个奇迹?我只是从苏灵的眼神中得知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吓人,否则苏灵何来的畏惧?

  “不吃。但你过来。”心情多少受了影响,我没有多少说话的心情,不过该吩咐的还是要吩咐一下。

  苏灵赶紧到了我身边,我指着电影定格的那个镜头,语气甚至是有些暴躁激动的对苏灵说到:“是他,我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现在...集中公司的力量,把他查出来。不管用什么办法。”

  “叶少?你要不要喝口水,先冷静一下?”苏灵小心的对我说了一句,接着又赶紧的解释了一句:“叶少暂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要集中动用公司的力量,就算兰萱姐也要有合理的理由,说动家族长老会。”

  说完,苏灵看着我...那意思很明显,我说重点调查这个人,那理由是什么?总不能是一句简单的直觉吗?

  不然,我就得亮出自己的身份。

  我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揉了几下自己的太阳穴,苏灵走到我身后,动作轻柔的拿下了我的手,然后代替我,帮我按摩起脑袋来,她轻声的说到:“叶少,就算兰萱姐都说这件事情,不仅是我们在做,别的家族也在做。肯定不是一日之功,你根本不用那么着急。”

  我沉默,苏灵则继续说到:“况且也只是试上一试,基本上可能还是要仔细观察别的家族的动向,才能确定一点儿什么?然后再展开下一步的行动吧。叶少,毕竟,比起那些猎妖人都有传承下来的家族,我们弱了点儿啊。”

  我静静的,在苏灵说了那么多以后,才开口到:“苏灵,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暴躁的,急切的让你查那个人吗?”

  “为什么?”苏灵好奇的问了一句,其实在她看来,可能我有一些压力太大了,想要急切的找出嫌弃人,所以在这种心态之下,最终找到了一个最怀疑的对象,就算是一种证明和交代。

  “因为人在内心有些恐惧的时候,会通过两种形式来表现。第一种,就是彻底的畏惧。第二种,就是莫名的愤怒。我就是第二种。”说到这里,我猛地睁开眼睛,端坐了起来,一把扯过苏灵,让她站到我旁边。

  我的手指着那双眼睛,低声的说到:“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这双眼睛中的眼神太过平常了吗?就算,只有半张脸,也可以窥得一些神态的,难道你没有觉得这神态也太过平常了吗?”

  “这些杀人的人不都这样吗?他们好像挺适应的。”苏灵不解的看着我。

  “不,有区别!你说的平常是适应之后的平常...不,那根本不是平常,而是麻木!不然,就是一种天然的暴虐情绪,让有些杀人者会通过另类的情绪来表达这种暴虐情绪,那就是一种或者明显或者压抑的兴奋。懂吗?做出一些不合常人的举动。”我尽管脑袋感觉胀痛的要爆炸,但我还是给苏灵解释了一句。

  “比如?”苏灵好像有一些明白了。

  “你要听吗?”我反问了一句。

  苏灵点了一下头,显然她需要更多的东西去证明...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就比如其中有一个杀人者,在施暴的过程中,某些部位有些明显的体征变化。”

  “体征变化?”苏灵先是不解,接着却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涨的通红。

  我却只是平常的叹息了一声,这种事情其实不值得可悲吗?从杀人中得到了异样的兴奋,从某种角度上来,这些人比妖恐怕更不像人!

  由于话题稍许有些尴尬,苏灵沉默了一阵,追问了我一句:“然后呢?”

  “所以,通过一些对比。你就不难发现这眼神和其它眼神的区别...这种眼神在人类什么时候会有?就比如你,苏灵...或许让你杀只鸡什么的,你都有些动容,但是踩死一只蚂蚁呢?你的眼神和心情会有任何波动吗?不要说什么仁慈与否的问题,你自问,这种杀生会影响到你吗?”我一连窜的问题都抛给了苏灵。

  苏灵先是愣了一下,终于理解过来了,她说到:“叶少,你是说这个人杀人的...眼神,就和人踩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对,因为人已经不是他同类了,他有的平静是真的平静,而不是麻木!懂吗?任何人杀人多了,会被逼向极端...但这种平静我不敢说绝对没有,可也绝对罕见。我刚才暴躁的恐惧就源于此,你可以接受一个人是所谓的‘变态’杀人狂,但对于那种平静不过的心情,就像抽一支烟,喝一杯酒的杀人心态,很难接受。”我低声的说到,又闭上了眼睛。

  我想起了毛瑞,就算是他,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也做不出这种平静。

  可能人性没有完全的泯灭,所以他被刺激成了一种夸大的‘兴奋’,等到完全抽离出人这个群体的时候,毛瑞那只猫妖也会平静吧?

  苏灵的手指再次轻柔的搭上了我的额头,为我揉捏起胀痛的大脑,她轻声的说到:“叶少,我明白了。只是这种细节,我和兰萱姐都不曾发现,太难以区分了。”

  “可能是我天生有些敏感?或者,我熟悉这种眼神?我说不上来。而且,这个视频传出来的线索不止一条。”我闭着眼睛低声的说到。

  “还有什么?我会记下来的。”苏灵说到。

  “这部片子里的被杀者,对于被杀这种事情有一种虔诚的狂热,说明这是一个群体,或许被宣扬了什么信仰。从这个线索入手,会调查的比较快一些。另外,我发现了一个细节,我圈定的怀疑人,你看到了他杀人的精准吗?从肋骨之中简单利落的刺向心脏,选择的是那种薄薄的刀刃。生活并不是拍电视剧,一般情况下,有胸腔的保护,想要一刀刺中心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知道吗?我看着他好像带着一种饶有兴趣的研究心态,感觉就像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探索,解剖人。”我的声音越发的低沉。

  “他好像很成功。”我揉了一把脸,说到:“所以,苏灵,这也是一条线索。什么人可以做到如此精确?职业?所学?这些都可以定位。”

  “叶少,我对你一点都不失望。”苏灵只是这样评价了一句。

  “呵呵。”我淡淡的笑了,这句评价挺暖心的。

  “现在都快晚上10点半了,我一直都不敢打扰你...也知道,看这种东西,是不想吃任何东西的。但叶少,你现在饿了吗?”苏灵问了我一句。

  在此时,我的负面能量已经排除的差不多了,在《清静经》的帮助下,这些电影对我的影响也已经排除了很多。

  我的确是感觉到疲惫又饥饿,于是点点头。

  “那收拾一下,回去吧。我吩咐厨房给你做点吃的。”苏灵轻声的说到。

  办公室亮起了暖黄的灯光,好像是自动感应一般的灯光,由于设计的巧妙,我始终不曾发现这灯藏在哪里...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在疲惫过后,一个安心的地方。

  曾经是山门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如今,在这个公司我似乎也找到了这种感觉。

  我关掉电脑,站起身来,对着苏灵摇摇头,说到:“不在家吃,我们出去吧。去吃烧烤,喝啤酒...这样能发泄一下情绪。”

  “啊?可以吗?”苏灵小女孩一般的兴奋,看来平时的约束也不少。

  “自然是可以的。放心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偷跑。”我笑着调侃了苏灵一句,也算是自嘲了一句。

  “太好了,太好了。”苏灵跳起来了,然后兴奋的对我说:“叶少,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等我安排一下。”

  我点点头,静静的等待着...这间办公室没有窗户,我只是凝视着仿佛是从墙壁边缘发出的暖色黄光...今天是这样?那明天又将做什么呢?

  我有一种知道的越多,反而越迷乱的感觉,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是我的未知?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我自己都发现,山海的剧情不好猜啊。完全不知道下一步是做什么的感觉?对不对?别理我,我就是嘚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