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小巷的枪声

第五十六章 小巷的枪声

  但是,还差一点儿。
  
  我自己能感觉心底的愤怒好像还不够,还不足以引出我的力量,所以还差一点儿。
  
  但这力量已经在和那个男人冰冷的力量在博弈,在拼命的把这股力量挤出我的灵魂...陷入了僵持之中。
  
  这是无声的搏斗,我的心跳也在剧烈的加快。
  
  我能感觉,只要给我一点儿时间,再给我一点儿逼迫和压力,我就会有力量——聂焰的力量。
  
  我很痛恨,为什么本命阵印没有带在身边,如果在的话,就算是兰萱口中的‘胡闹’,我也可以再‘胡闹’一次,摆脱眼前的困局啊。
  
  可是,这个男人似乎很聪明,他很是诡异的收了术,那股冰冷的力量就这样包围了我,却没有再拼命的想要冻结我的整个灵魂。
  
  他只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冷笑,他一步步走向我,用一种戏谑的语气对我说到:“你是重点的怀疑对象呢,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果然身上有诡异啊...可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不,我不会给你一点点的翻盘机会。”
  
  随着他的话,我的心渐渐的冷了下去...毕竟,生活不是小说,敌人也不是笨蛋,非要为了赌气什么什么的失去理智。
  
  这个男人的判断无疑很聪明,也是最正确的,在这种地方,的确没必要和我浪费时间,毕竟大局已定。
  
  我转头看了一眼苏灵,她的整个左小腿都是鲜红的血迹...人,也躺在地上,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开始担心...那个男人冰冷的指甲却触碰到了我的脸上。
  
  他似乎是在思考,要怎么对我下手的问题,而他的笑容也异常的残忍。
  
  “你说,我挖破你的喉咙,让你喊不出来怎么样?就假装是要送你去医院,也就不会有人怀疑了。”他这样对我说的。
  
  那冰冷的指甲触碰到我咽喉的皮肤,我起了一窜鸡皮疙瘩...然后刺痛感传来,一阵阵温热,说明他已经划破了我咽喉的皮肤,那温热的就是鲜血。
  
  我无法克制的害怕,只因为在今天我才看了所谓的‘割喉’,死,我也许不怕,但这种等待别人随意宰割的滋味却是太可怕了,综合着一种愤怒的不甘,让人就像被地狱的火焰烧灼着内心。
  
  “算了,太麻烦了。控制不好力量...想让你不开口,其实办法也有很多的。”他笑,我发现他的犬牙异常的尖锐。
  
  这就是所谓的又一次进化?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
  
  可是,这个男人却不给我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什么,而是粗暴的扯下了我衬衫的袖子,一把就塞在我的嘴里,然后站起来说到:“这里,还有两个麻烦要解决,先杀了她们再说。”
  
  “呜...”在那一刻,我终于挣扎着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呼喊,感觉那个人包裹的力量被我挣破了一些,可是还差一点儿。
  
  也是在这时,我刚才因为恐惧才稍微平静一点儿的大脑,又一下子充斥着各种杂乱的信息...那种要爆炸的剧痛和凌乱又一下子包围了我。
  
  那个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一点儿我的挣扎,回头看我,双眼之中是冰冷而凶狠的光芒,在一双绿色的眼中,看起来是如此的让人畏惧,他说到:“你最好乖乖的,等下我才不会太为难你。毕竟只是要个活口,去找到契机...并没有说,我不可以把你的四肢折断,挖出你的眼睛。”
  
  这应该最狠毒的威胁了,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拼命的挣扎,只期待身体能动,我用力的想要吐出口中塞着的破布...却是被大脑中杂乱的信息而分散了思维,连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没有办法聚精会神的做到。
  
  我逐渐失焦的双眼,只能看着那个男人一步步走向阿瑶。
  
  也不知道他对阿瑶做了什么,在如此大的动静之下,阿瑶还躺在地上昏迷着...那个男人走到了阿瑶的面前,带着一种不屑的神态,就这样高高在上的看着阿瑶,毫无征兆的,一脚就狠狠的踢向了阿瑶的身体。
  
  ‘嘭’,阿瑶的身体不受控制朝着左边翻滚,一下子撞在了路灯杆子上,惹的路灯一阵摇晃...就算这样阿瑶也没有醒,只是疼痛让她发出了一阵呻吟声,眉头紧皱,就算在昏迷中也是很痛苦的样子。
  
  “就你,胖成这样,也配来喜欢我?笑话!要不是为了接近那辛夷,你算什么?”面对阿瑶痛苦的表情,那个男人只是这样不屑的评价了一句,仿佛那一脚只是为了发泄一下自己‘委屈’的愤怒一般。
  
  其实,阿瑶不算胖,样子也很可爱...却被这个男子这样侮辱看轻,实在太无辜。
  
  我很愤怒,却什么也做不了...而且一种深切的担心,瞬间就抓紧了我的心,他说什么?他说什么来着?他接近阿瑶,只是为了接近辛夷?为什么辛夷会被卷进来?
  
  可是我却无法思考,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深切的痛苦当中,大脑信息要爆炸那种痛苦...如果不经历,常人怎么可能体会的到?
  
  而那男人不是笨蛋,在踢了阿瑶一脚泄愤以后,就很干脆利落的走到了阿瑶面前,一脚踢开阿瑶蜷缩的身体,下一刻,高高的举起了他的左手...那坚硬的指甲,在路灯下都闪烁着诡异的反光。
  
  “不,不要动她!”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是吐出了嘴里的那团破布,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了一声。
  
  但也可笑,这样的愤怒爆发了...竟然只是让我有力气吐掉口中的那团破布...而脑中那种深切的痛苦,让我颅压狂热的升高,挤破了我鼻腔里的毛细血管,鼻血也从我的鼻子中涌了出来...这个样子狼狈无比。
  
  那个男人带着嘲讽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下一刻,左手却是毫不留情的抓向阿瑶。
  
  我此生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般,如此渴望的拥有力量...就算是心底有些排斥的,属于聂焰的力量也好啊!总好过,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生命在我眼前消失,更讽刺的是,阿瑶还喜欢着这个男人。
  
  我逃避一般的不敢看这一幕,我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我不追来?阿瑶是不是不会今天就死?我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那接下来会不会是苏灵?不...不要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在我脑中...一条信息清晰又清晰的出现了,斗妖,灵魂的力量是关键,人不要妄图想要和妖在肉身上一争高低,只有灵魂上的压制,才能一开始控制战局!
  
  人,是万物之灵!在这世间,只有人的灵魂是最强大的,人的灵魂是最潜力无限的。
  
  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在我脑中震荡响起...在一团迷乱中,闭眼的黑岩之中,我仿佛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道袍,手拿浮尘的老道在对我说着这一切。
  
  我看不分明他的脸,可我知道他很厉害,他太厉害...他的一字一句,在天下修者的心底都会被奉为醍醐灌顶之言。
  
  灵魂...灵魂要怎么用?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同时无数条的信息再次在我脑中爆炸,而这一次仿佛是在指引我一般。
  
  可就算是这样,我内心却充满了痛苦,现在才明白?有什么用?还能救阿瑶吗?
  
  她死了吧?她死了吗?这个率性的女孩子,就这样无辜的死在这个夜里了吗?
  
  但并没有我想象中,阿瑶最后的惨叫声传来,相反的,我倒是听见...那个男子闷哼一声的声音,然后好几个冲刺的脚步声在这个巷子里响起。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难道是有奇迹?却是看见,那个诡异的男子手中捏着一柄飞刀,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
  
  而这时,我也注意到,巷子的两头冲来了四个男人,穿着很寻常的衣服,一样的只是腰间都挂着一个类似于子弹带的包,却又不完全一样。
  
  我不认识这几个男人...但不难想象,他们的来历...只因为苏灵说过,有安排人保护我的,这个时候出现也解释的过去。
  
  ‘砰’,那柄飞刀被那个男人丢在了地上,他的脸上是扭曲了的愤怒表情,他低声嘶吼了一句:“你们敢伤我?”
  
  说话间,他猛然的朝着巷子的其中一头窜去,速度快得就如同一阵暴风一般...呼啸着席卷而去。
  
  “站住!”在巷子那头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暴喝了一声,手中赫然举着一把手枪。
  
  那个冲过去的男人陡然停住了冲刺的脚步,却也没有完全的停住,只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那两个男人走去。
  
  “刚才那柄飞刀能伤你,这枪里的子弹也能伤你。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举枪的男人对着那个男人厉声喝到,然后又说了一句:“现在局势不明,我火聂家不想招惹麻烦,你退去,我们带人走。”
  
  “哈...”那个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笑了,接着竟然是神经质的一窜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笑你无知,你能打到我吗?能打到我几枪?”说话间,那个男人忽然一个低头,继续朝着巷子头火聂家的人冲去。
  
  枪声,响彻在这个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