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破碎的玻璃

第五十七章 破碎的玻璃

  随着枪声的响起,事情似乎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即便是再偏僻的地方,也是在城市之中,枪声响起,也是让人心惊肉跳,有一种无法收场的感觉。

  但在此时,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我更在乎的是结果,只不过胀痛到眩晕的大脑,让我根本看不清楚那个男人如风一般的速度,就连开枪的火聂家的人长相是什么样子,我都没有看清楚。

  枪声只响彻了两声。

  下一刻,我就看见,开枪的那个火聂家的男子,身体飞了起来...是那个男人,已经飞速的窜到了他的面前,一脚踢出,极大的力道,让那个火聂家的男子飞了出去。

  ‘嘭’,重重的落地声。

  毕竟是专业的护卫,另外一个火聂家的男子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把短刀,迎了上去...巷子的那一头,其余两个火聂家的人也冲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苏灵紧急调动来的人,是不弱的。

  至少在身手方面,我都难以望其项背,苏灵也不可相比...那个诡异的男人如此之快的速度,他们竟然都能和那个男人缠斗。

  虽然不处于上风,但也没有像我和苏灵,只是一个照面,就伤了两个人。

  他们打斗成了一团,却是默默无声...除了偶尔那种肉与肉碰撞的声音,只剩下轻轻的脚步声。

  是的,高手能够控制力道,脚步声自然不会太过明显。

  我甚至能感觉这几个护卫的人修出了真正的内家气,而且枪法也应该不错...刚才那个诡异男子如风的速度,竟然也打伤了他。

  因为,我看见诡异男子手臂上有一团明显的血迹,而之前飞刀伤他的地方,是在左腹处...

  按道理,火聂家的护卫如此之强,又是先发制人,应该是占尽了优势...但只是短短不到一分钟,勉强能和那个男人缠斗的三个护卫已经开始渐渐处于明显的下风,有了一些不支的样子。

  我不知道此时我能够做些什么?我知道了要以为灵魂来镇妖,可是该如何做,我却是毫无头绪。

  之前的那组诡异浮现的手诀,我也无法施展,因为灵魂被阴冷的力量所压制,连转头说话都是极限的动作,更不要提掐动手诀。

  汗水从我的额头落下,我只希望在这种凌乱之中,我能快一些找出一个办法,却在这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在大脑不对劲又焦急的状态下,我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被这样一抓,我吓了一条,转头一看,却是苏灵抓住了我的手臂,因为受伤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从脏兮兮的衣服来看,她是整个人爬动到我身边了,也不知道腿受了多重的伤。

  “叶少,快走...这些暗卫只是附属家族的精英,不是真的以前火聂家的暗卫,是猎妖人的身份。他们撑不了多久的,你快走。”苏灵说话有些吃力,一句话,连续喘息了三下,才说完整。

  估计,刚才被那个诡异男子抛出去落地的时候,已经受了内伤。

  我很想给苏灵说一点儿什么,但此刻凌乱的思绪让我说不出话来...几乎是费尽了力气,才摇了摇头。

  我不是一个会轻易冲动的人,因为我知道我一冲动起来,是那种疯狂而不顾后果的。

  我也不是一个黏黏糊糊,看不清楚大局,不以大局为重的人,如果此时走,能够更有利于形势的发展,我肯定走。

  但关键在于,我觉得我可以,我马上...就能够突破一些东西,我可以拼一把。

  另外,我的身体现在也动不了,我能动的时候,就是我将要反击的时候。

  但苏灵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她一下子着急了起来,因为腿受伤,她也不能多做一些别的,只能用力的推攘着我,说到:“叶少,你不能义气用事,你快走啊。站起来走啊。”

  “叶少...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放了多大的希望在你身上?”

  “叶少...家族每年都会死人,我苏灵一点儿都不怕死,一点儿都不想当拖累,你走啊,走啊...”

  苏灵因为情绪的情绪,竟然哭喊了出来...可是,从她不时扭头去看战局,有些颤抖的身体来看,这个小姑娘明明怕的要命,我甚至知道,她是第一次面对妖物。

  “叶少,我求你,你快走...”苏灵见我沉默的在这里,已经彻底的急了,几乎是失控的用手锤着我的身体,眼泪横流。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她一些勇气。

  而那边火聂家的暗卫已经彻底不敌了,在这一刻全面的崩溃,被那个诡异的男子又一次的击倒在地,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来不及了!”苏灵刚好扭头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好像被抽取了身体的气息一般,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再回头无神的看着我,眼中全是绝望。

  在这个时候,那个诡异的男子似乎还不满意,走过去,单手就掐住一个护卫的脖子提了起来...那尖锐的指甲扎进了暗卫的脖子,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淌,在昏暗的路灯之下,那血腥的侧影,就像一幅充满了绝望的油画。

  “叶少,走不了了...但等一下,我一定会用身体挡住那个妖孽的,死在你前面,护卫家主而死,也算是我的宿命,我算是死而无憾了。”苏灵双眼无神的靠着我,喃喃的说到。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胡言乱语。

  “《镇妖咒言》十三篇,是吾道最强的一篇咒言,遇厉妖,当以第一篇碾魂篇,一力——力压之...”而我却已经渐渐听不见苏灵的话语了,我要找的契机终于来了。

  还是一片远山白雾,茫茫之间,那个看不清楚面目的老道在对我徐徐道来...而那一篇既熟悉又陌生的咒言,化为了一个个清晰的文字,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

  我对它很熟悉,仿佛它就是我灵魂生而带来之物,与我一体。

  我对它又很陌生,因为那每一个字组成的,晦涩难懂的话语,在我二十几年的生命当中,都没有印象。

  可是,我就是如此的理解它们,而且知道要用怎么样的节奏去念动这篇咒言,而灵魂力又应该怎么样的在行咒之间,融入其中,继而接引镇妖的天地之力!

  是的,天地有一股力量,可以被猎妖人所调动,那就是天地天然对妖物的碾压。

  人修,就是逆天...妖修,更是逆天而行。若不守妖道,天地自然留存有力量一力压之...而猎妖人,是唯一可以借助这股力量的存在。

  但这力量不像五行之力一般,如此容易被接引,那需要猎妖一族独特的手段,以及异常强大的灵魂力来支撑!

  对于猎妖人来说,灵魂力就是最大的天赋。

  这一瞬间,我忽然知道了很多...像一转眼,时间就匆匆的流淌过了千百年。

  又像一转眼,只是那么一瞬。

  我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大脑中那一阵阵让人疯狂的刺痛,终于如同潮水般的开始慢慢的退去...抬头,那个暗卫还被那个诡异的男子提在手中,看来时间真的只是过了一瞬。

  而那个男子他似乎很享受那种高高在上,凌虐人类生命的感觉。

  他似乎沉醉在鲜血在他手臂流淌而过的温度,我看见他兴奋的连双眼都已经闭上,似乎是在体会这种快意。

  “兰大哥会第一个死吗?叶少?他是兰萱姐的一个堂叔啊...我应该怎么对兰萱姐交代?”而苏灵此刻还在胡言乱语,我看向她的眼神变得温和,这个丫头,是否平日里压力就太重。

  而身体中,犹豫大脑的狂暴消退,在封印之中,横冲直撞的力量也变得温和起来。

  一股一股的犹如潺潺的细流开始规整的流入我的灵魂,我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这种感觉,拥有了完全力量的感觉...尽管这些力量和前两次的爆发比起来,只是微不足道。

  可我从未这样有信心过。

  “叶少,只要我死在你的前面,是为了护卫你而死,就是光荣的,没人会怪我了,对不对?”苏灵的声音还在耳边,而我在聚集着力量,我看见,被那诡异男子提起来的那个应该是兰叔的暗卫,握着那诡异男子的手已经渐渐开始无力!

  我需要快一些,再快一些!

  “叶少,可是我死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活着?你活着才是所有人的希望啊,你为什么不走?为什么不走?”苏灵又开始失控,用手用力的锤着我的手臂。

  ‘砰’,仿佛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在这个时候,那股阴冷的控制我的力量终于被我的灵魂力被挤破...

  一丝裂痕带来了无数的细细密密的龟裂...然后一下子全部的砰然破碎。

  我的身体震动了一下,那是重新拥有力量,控制身体的感觉...苏灵还在无意识的捶打我。

  我一把抓住了苏灵的手,看着她说到:“谁说,我会死的?安心,好吗?那只妖不在话下。”

  “叶少?”苏灵呆呆的看着我。

  而似乎已经感应到了,那个诡异的男人转过头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