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八章 彻底的爆发

第五十八章 彻底的爆发

  而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和那个诡异男人废话半分的心情了。

  身体能再次动弹,甚至灵魂中还在不断涌现出力量的我,感觉就像重新拥有了世界一般。

  我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这种感觉很好。

  那个诡异的男子看着我,手一松,被他掐在手中的暗卫就滑落在了地上...脖子上的鲜血还在流淌,但偶尔抽搐一下的四肢,证明他还活着。

  没有人废话。

  在这个时候,那个诡异的男子转身面对我,毫无征兆的,再一次爆发了他那诡异的速度,朝着我俯冲而来。

  我再也没有了一丝慌乱,双手置于胸前,掐动了一个手诀。

  严格的说来,这个根本不算是手诀,而算是一个标准的起手势,在念动《镇妖咒言》时,必须要动用的一个起手势,就好比道家上表天听之时,要动用的手诀,否则天地就难以感应到你的祈求。

  虽然说只是一个起手势,但掐动的难度比道家大多的手诀还要难。

  可我在动用之时,竟然是瞬间成型,仿佛这就是我吃饭时,拿筷子的要用什么姿势一般自然,就像在流淌的时间长河之中,这个手势已经随着时间一遍又一遍的铭刻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我心无旁骛,站在巷子的中间,开始念动起《镇妖咒言》之碾魂篇。

  当第一个音节从我的喉中发出的时候,我的灵魂力就如同一条奔流的长河一般,随着念动的音节,朝着天地猛地的奔涌而去。

  我一下子就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可是封印之下的力量却好像受到了这种牵引,一下子速度加快十倍的朝着我的灵魂涌去。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不知道为何涌起了一种莫名忧伤的感觉。

  就像相隔了千百年,再一次主动的触碰到了熟悉的事物,那种淡淡的忧伤,那种物是人非之感。

  但除了这样的感觉,我竟然进入了一种心思空明的状态,我忘记了我身处的环境,忘记了将要面对的危险,忘记了一切的一切...脑中,心里,灵魂之上,只剩下这一段咒言。

  一开始,念动起来还有一些生涩的音节,开始变得越来越熟悉,每一个抑扬顿错,每一个音节的起伏...甚至是每一句咒言,所需灵魂力多少的支撑,都开始变得熟悉无比。

  就像是一台最精密的仪器开始运转,而随着仪器的启动,经过了最初的磨合,这台仪器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我闭着双眼,就陷入了这种神奇的境界之中,用道家的说法,是最难得的一种心灵上的入定,在这种入定之中,是最容易顿悟的,而运用到术法的理解当中,是最容易就通达而知术的。

  而这种入定也最为难得。

  因为在心间时间的流淌已经和外界完全的隔绝,可能你的一瞬,就是别人的一天,也可能你在心间经历长长的千百世轮回,顿悟了很多妙不可言之真谛,对于别人来说也只是一瞬间。

  在这种状态之下,我只听见自己念动咒言的声音已经完全超越了某种限制的速度,仿若心念到,咒言到。

  别人听见可能只是一阵阵快速,带着奇特的抑扬顿错速度的声音,在我自己的感知中,听来却是一个又一个清晰的字节,每一个字好像都笼罩着灵魂力的蓝色光芒在我思感的世界里无限的方法。

  我依然闭着眼睛,我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风朝着我快速的吹拂而来...我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压抑着,却是冲着我而来。

  又是那一股阴冷的力量在集结,像之前那次一样,如同一把重锤朝着我劈头盖脸的锤下。

  “这是什么?无论是什么?我怎么可能让你成功?”一个充满了不甘和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炸裂开来。

  就算是闭着眼睛,我也感受到了一只怪异的手,带着锋利的指甲,扬起一阵劲风,这一次是真正的朝着我的喉咙抓来。

  我猛地的睁开了双眼,眼中无悲无喜的看了一眼已经扑倒我面前的那个诡异男子。

  原本放在胸前,掐着起手势的双手,毫无预兆的朝着上空一举,在这个过程中,两只翘起的拇指猛然的并拢,双手掐诀的样子如同一个真正的印章。

  “碾!”只是一个简单的音节从我的喉中滚出。

  忽然间在这小巷之中就狂风大作,一股狂暴的天地之力终于降临,带起了这狂暴的风,却受着我手势的牵引,朝着眼前这个诡异的男子狠狠的碾压而去。

  ‘刺啦啦’就如同一把破冰锤敲入了脆冰当中,那男子再次朝着我重锤而来的阴冷力量,就这样被这股天地之力丝毫不费力气的破去...然后这股力量,甚至不用我来牵引,就像受到了这个男子本身妖气的吸引,朝着这个男子俯冲而去...

  ‘嘭’,原本这个男子冲过来,是高高跃起的,被这股力量所冲击,一下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我,而我就是很突兀的知道,他一身的妖力全部被这股天地之力所镇压,除非他的妖力强大到能够突破这股天地之力,才能完全的动用属于妖的力量。

  妖的速度,妖的术法....否则,他完全不能发挥,甚至只能发挥自己的部分力量。

  这就是猎妖人聂焰最出名的镇妖咒言,聂焰一切术法的基础。

  我收了手诀,下一刻,冲过去,一脚毫不留情的朝着这个男子的下巴踢了过去...他挣扎着在地上滚了一下,我的脚尖踢到了他的肩膀,他在地上滑动了两米才停下。

  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而整个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高傲,显得有一些狼狈。

  他贴着墙想要站起来,而我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我不知道从前的妖是什么样的,可我知道这个形态的妖,只有一身妖力被碾压,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发挥不出那惊人的力量,更发挥不出那惊人的速度...至于术法,我心中更加清楚,他唯一能用的就是那一股阴冷的力量。

  而且,在动用了一次,未被破之前,是绝对动用不出来第二次的!

  我就是很清楚,就像通过几下简单的交手,我就能敏锐的知道这只妖的基本能力...这好像是我的本能。

  这样想着,我的拳头又狠狠的落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在绝对的碾压之下,他哪里还能避开?生生的承受了这一下我的重拳,一缕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他愤怒且怨毒的看着我,想说一些什么,又是被我的一脚踢中了小腹,一下子就如同一只虾米一样蜷缩起了身体。

  而镇妖咒言所能引来的力量是有限的...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时间限制,和我的灵魂力是成正比的。

  我还没有骄傲到,以为这样就是万事无忧了。

  我非常的沉默,在这个男子蜷缩的同时,那一组我脑海中的手诀再次的浮现...可惜的是,现在这个状态,我的灵魂力异常有限,依旧,这组手诀,我只能动用最基础的前面那个手诀。

  但是进入了那个空明的境界以后,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再无难度。

  就如同道家的高人掐动雷诀,几乎是可以瞬发,我掐动这个手诀,也几乎只是几秒钟的事情!

  下一刻,我的灵魂包裹了我的拳头,我扯过那个还在蜷缩着的男子,拳头狠狠的朝着他落下..

  ‘嘭’,我感觉到了我的灵魂力狠狠的击打在他的灵魂之上,这一拳,才是根本...猎妖,不动用灵魂力攻击妖的妖魂,对于妖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攻击!

  “不!”感受到了这一次攻击的‘与众不同’,那个男子疯狂的吼叫了一声。

  但是,我毫不留情的,拳头就雨点一般的落下,就如同刚才压抑的愤怒,在这个时候,才彻底的爆炸开来...

  “啊!”我吼叫着,最后的一个重拳,终于狠狠的打在了那个男子的下巴上。

  “噗。”随着他的一声闷哼,他的一颗槽牙从口中飞出...眼中的绿芒也开始闪烁不定,就像破碎一般的,整个身体朝着后方飞去...然后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呼...’整个安静的小巷只剩下我粗重的喘息声。

仐三说:
今天有事耽误了,所以更新晚了一点儿。但今天三更,我尽量不欠债。在这个春节前,1月底之前,我会非常忙。所以,这段时间是没有办法启动第二轮定时更新的,请大家谅解。但更新依旧是有的,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