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二章 奇怪的警察

第六十二章 奇怪的警察

  在电视电影的结尾,一般所有的事情完结以后,警察才会姗姗来迟。

  这基本上是人们吐槽的经典桥段,难道现实的生活也那么狗血吗?

  我想不通警察为什么会来?难道是童帝报的警?可我看见前面的童帝也猛地停住了脚步,转头,疑惑的目光也望向了我?

  “不是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我和童帝都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如果是这样,只有一个微小的可能,那就是有悄悄路过的人看见了这里的一切,然后偷偷报了警。

  但是这件事情的概率有多大?搏斗虽然激烈,不过是最多十来分钟的事情,而且暗卫和童帝先后到来,这中间的时间差就更小了,他们不可能注意不到普通的路人。

  在这样的时间差里报警,警察那么快到来,有可能吗?

  而这里几乎没有高楼,都是90年代的老式板房,最高也不过六七层楼,而且被这巷子周围相对高大的厂房遮住,又加上只有昏暗的路灯,是周围住的人报警的可能也很小。

  总之,我想不出来什么可能?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诡异。

  至于童帝,他原本就是那种高傲冷淡的表情,此时听到一声更比一声近的警笛声,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冰冷,连身体周围都是压抑的低气压,他的声音也透着这种彻骨的寒冷:“是有人泄密了吗?”

  他的五个手下面面相觑,脸上明显透着紧张。

  一个稍微显得与童帝亲近些的属下,有些畏惧的对童帝说到:“童少,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关键...关键是这个东西见不得人啊?”

  说话间,他眼神顾虑的看了一眼由两个人抬着的,生死不明的诡异男子。

  就算被童帝彻底的制服,这个诡异男子也没有恢复正常的样貌,依旧是脸颊两侧密布着黑色的细毛,凸出的犬齿....这种容貌,就算用毛人来解释,也解释不过去。

  如果普通的警察见到了,我不敢想象后果。

  童帝的眉眼间流露出一丝阴沉,声音却是云淡风轻的说到:“原本是一条不错的线索呢,有些可惜。那就趁现在,彻底的杀了,然后放把火吧。反正是妖,也无须讲究什么了。”

  我的心跳了一下,是的...这个诡异男子是妖,无可厚非,而且是那种轻贱人命,不值得同情的妖物...只是,童帝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种事情,是否有些...直接杀了,然后一把火毁掉尸体。

  而且,这动静是不是闹的太大了?

  但也不得不说,相比于惊天动地的后果,这样做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没见那警笛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吗?

  童帝既然这样说了,那两个抬着诡异男子的下属就放下了诡异男子...其中一个沉默的从腰间(童帝的人腰间也有类似于暗卫挂着的腰包)拿出了一把似乎是青铜制的短剑,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篆刻的符文,看样子马上就准备动手。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朗而气喘吁吁的声音出现在了巷子口:“地上躺着的人是我们抓捕的逃犯。”

  这个下属犹豫了一下,显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而来人的语气明显就是阻止,不敢轻举妄动的下属看了一眼童帝,而童帝眉眼的目光一下子凌厉了瞬间,下一刻声音带着嘲讽的说到:“怎么?我的话没用了吗?”

  这个下属脸色猛地变得难看,然后不再犹豫的举起青铜短剑就要朝着地上躺着的那个诡异男子心口刺去。

  在这个时候,巷子口的来人似乎慌了,也没有看清楚,就见一样东西朝着我们这边急速的飞来...童帝冷哼了一声,到底是出手,一把拉过了那个要出手的下属...接着,我听见一声清脆的‘噌’的声音,就看见一柄短矛插在了那个下属身后的墙上。

  “下一次希望不要是我出手救你,废物吗?”童帝微扬眉头,呵斥了下属一句。

  我却不以为意,这个家伙,还不是第一时间出手了?只是那个来人...我心中也微微有些不满,为了抓捕逃犯,就说明是个警察,且不管这警察有多怪,难道就要草菅人命吗?

  但只是说话间,那个人已经快步跑到了接近我们的地方,路灯的映照下,可以看见刚正的轮廓,只是还看不清楚面貌,只是人未至,声先至:“各位不要误会,就算那位大哥不出手,我这短矛也伤不了人,只是会打掉他的短剑。”

  他说话的语气无比真诚,而我却是沉默的伸手抓住了那柄短矛,稍微用了好些力气才拔了出来。

  放在手中打量,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柄短矛,大概有三十厘米长,矛头有十厘米,造型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朴之意,也带着一种锋利的锐气...这些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这短矛上也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我主修阵法,对阵纹很是熟悉,对符文却丝毫不敢托大...但万事万物总有相同的地方,更何况都是道家的所学?

  我不知道这些是什么符文,但好歹底子在那里,一眼也能认出,这些符文异常高深...相比起来,童帝的属下掏出的那把短剑上的符文,只是一般般的很。

  这种东西,是普通的警察能拿的出手的东西?

  “呵,我觉得我像大哥?”在这一短短的瞬间,来人已经近在身前了。

  路灯之下,也终于看清他的脸了...是个年轻人,样貌绝对不能说帅,也绝对不难看,只是整个人一看就会让人信任,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长的那么正气刚正的人,还带着一种特有的朴实。

  总之,一眼之下,就算不信任,也绝对不会让人下意识防备,讨厌,就是说的这种长相。

  童帝似乎有些不舒服,看着来人,开口就是带着挑衅的调侃...嘴角依旧是童帝招牌似的笑容,冰冷的,嘲讽的...但来人看了一眼童帝,就愣了一下,然后脸竟然有些红,一下子猛地低头,低声说到:“也不是大哥,长的真漂亮。”

  “哈哈...”我一下子就憋的脸红脖子粗,在内心开始狂笑了起来。

  我和童帝相逢三次,从来不觉得童帝的任何行为和‘漂亮’这种词语扯的上任何关系,了解他的人,很难说他是一个漂亮的男人。

  而那边,童帝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他周围的几个属下神情一下子变得很奇怪,总之难以看透。

  下一刻,我就觉得眼睛花了一下,等我看清楚时,童帝已经扯住了那个人的衣领,声音轻柔的问到:“你说什么呢?”可,不和谐的是,童帝手中的那管横笛已经抵住了那个人的咽喉,也不知道童帝用了什么机关,那横笛的管口,冒出了一小截刀刃。

  我丝毫不怀疑那截刀刃的锋利,在路灯下都反射着让人眼睛刺痛的光芒。

  可是,来人却是毫无感觉一般,有些直愣愣的看着童帝,说到:“我说你长的漂亮,女孩子都没有你漂亮。”

  我已经不敢在内心狂笑了,因为我觉得这事儿可能触了童帝的逆鳞,他身体都有一些颤抖,一向淡定的脸也泛起了一丝因为愤怒产生的潮红...可也不得不承认,本身就显得过于苍白的他,因为这丝潮红,倒是更有风情了一些。

  但我也不敢说。

  那些下属再傻,也意识到了来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警察...这个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其中那个和童帝稍微亲密一切的下属,想要劝,却都不敢,更不要说其他的人了。

  童帝的脸色阴晴不定,我却好像很了解他一般,觉得他似乎是在思考,打残这个人,是否有什么后果?童帝不傻,绝对也察觉到了来人不简单。

  事情似乎陷入了僵持。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同样是充满了正气的,不大的声音传到了我们的耳中:“我的学生不懂事,大家包涵一下。”

  我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巷口,去没有看见人的出现...我的心里充满震惊的嘀咕了一下,知道这一次来的人才是高手。

  道家有门功夫,叫做传音之功...描述之中,功用各有不同...而且非常神奇。

  师父倒是给我大概讲解了一下这所谓的传音之功,实际上没有描述的那么传奇,至少现代的传承人,修者已经做不到这种效果了。

  简单的说,是精神力的作用大于声带,他想要说的话不是让你的耳朵去‘听’见,而是通过自己的精神力影响到你的大脑,让你‘听’见。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和灵体同人交流有一些些许的相似。

  我能察觉到的事,童帝也自然察觉到了,神色更加的阴沉了一分,可是来人似乎并不了解这里的暗涌,只是回头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尊重的叫了一声:“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