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三章 热闹的一夜

第六十三章 热闹的一夜

  虽然已经是入秋。
  
  虽然严格的说来,这个深夜,已经是初秋的深夜。
  
  虽然,这样的夜里还下着绵绵的细雨。
  
  但在C城,只能说在这样的夜里,也只是偶尔能感觉到一点儿凉意,不再闷热的让人那么烦躁,而气温是绝对不低的。
  
  短衣短裤在这个季节穿着也有些热,我带着难以相信的目光看着巷子口的来人。
  
  竟然有人在这个季节也穿着厚厚的外套,甚至围着一张围巾,戴着一顶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礼貌,看起来包的有些密不透风的朝着我们走来。
  
  他一步一步,步伐迈的不是很大,手上还拄着一根拐杖。
  
  好像身体是真的虚弱,每走几步,都会用手捂着嘴,咳嗽两声...这样的一个人出现,让我看起来觉得比妖还诡异一些。
  
  看见这个出现,童帝的表情又恢复成了那幅平静而淡定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放开了手中那个‘正义青年’。
  
  ‘正义青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欢天喜地一般的就要朝着那个怪异的人跑去,只是刚跑出两步,又回头看着我,抓了抓头,指了一下我手中的短矛,然后说到:“能把那个还给我吗?”
  
  我沉默着随手就递给了他,我说过,这个年轻人的确很难让人讨厌。
  
  他接过短矛,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再次朝着那个怪异的人跑去,到他身边以后,甚至殷勤小心的扶着那个人,再一起走到了我们面前,就停在了我和童帝1米左右的地方。
  
  我和童帝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在怪异人朝着我们走来的时候,就默默的并排站在了一起等待着,感觉上...这应该是我们猎妖人要保持的某种立场。
  
  在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个包裹严实的怪人其实是一个老人。
  
  尽管他戴着帽子,围着围巾,甚至在这样的夜里,戴了一幅墨镜,也掩盖不住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那种苍老的痕迹,甚至他的皮肤呈现一种病态的黄。
  
  因为包裹的太严实了,我能得到的他的外貌信息,也就只有这些...另外,感觉他高,但是瘦的有些不正常,那么厚实的衣服也没能让他魁梧一些,也许因为年纪的原因,他的身体有些佝偻。
  
  我们几个人相对沉默的站着,只有那个‘正义青年’仿佛感觉不到这种沉默之下,有些微微对峙的气场,只是一脸尊重加崇拜的望着他的老师。
  
  “咳咳咳...”到底是那个老人先开口了,却只是一连窜的咳嗽声,咳得是那样声嘶力竭,让人听着有些难受,感觉他快把肺都咳出来了。
  
  “火聂,水童...两位啊,久仰大名。”在咳嗽完以后,那个老人终于是幽幽的开口了,声音平静大气,话语也算礼貌平和,只不过开头那两个称呼,就点出了我和童帝的秘密身份,更加证明来人绝对不是普通的警察。
  
  面对这样的开场白,我和童帝都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只能沉默的看着他,静待他的下文。
  
  那老人似乎说话有些费力,在说完了这句开场白以后,才把拐杖交给了旁边那位正义青年,冲着我俩一抱拳说到:“老夫身体因为早年的往事,留下了暗疾。这幅装扮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望见谅。”
  
  这番话说的,我不知道童帝什么感受,他倒是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老爷子客气了。”
  
  而我,却是有些汗颜的,只因为我确实因为这老爷子的装扮,觉得他诡异。
  
  没想到,他开口还颇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童帝已经发话了,我也只好抱拳对老爷子问候了一句,那老爷子似乎不甚在意我和童帝礼数不周全的样子,只是说到:“老夫俞柏,这是老夫劣徒孙飞。你们也大概知晓了,我和我这学生都是警察,但不管世间闲杂事,只管一些偏门之事。”
  
  我和童帝沉默的听他说着,只是话里行间,感觉他的年纪可能很大了,话语之间半白半文的倒有些像古人。
  
  而他也不啰嗦,在简单的介绍过自己以后,就再次冲着我们抱拳说到:“二位青年才俊,也不负火聂,水童两家的大名。只是短短时间就制服了这个我们追踪已久的逃犯。但‘衙门’有‘衙门’的规矩,因为这逃犯所犯之事颇多,必须由老夫亲自带回去...二位?”
  
  原来是来要人来了?
  
  我心里其实不算太在乎,虽然我也曾想过,这只妖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可从童帝出现,我就知道,我没有资格去‘争抢’这个重要的证人了。
  
  而且对于所谓的势力分布,‘世界格局’,甚至是我要所做之事的‘目的性’,我都有一些模糊...我心里对这个所谓证人的渴求也不是太强烈。
  
  所以,对于这个老人俞柏的要求,我沉默,算是不置可否。
  
  但是,童帝却轻笑了一声,掏出一张洁白的丝帕,一边很散漫的擦着他的横笛,一边说到:“俞柏叔,你是‘衙门’的人,我自然懂得你们的规矩。只不过都是为民除害,你看火聂家这位的样子,也知道不轻松了。你三言两语就把人带走了,我倒也罢了,火聂家这位会否有些不甘呢?”
  
  我看了童帝一眼,莫名其妙,把我扯来当挡箭牌是个什么意思?
  
  我刚刚在想我该如何应对,俞老儿已经对着我又是一抱拳,说到:“火聂家的少主,我看你手下的人伤势也耽误不得。刚才来了些人,我也吩咐我那些下属赶紧的放他们进来了...而且,这些事也闹出了些动静,我们来处理最是干净不过,你受伤也不轻,好好养伤才是。”
  
  我心里有点儿憋,这一番连消带打,外加人情强送啊。
  
  翻译过来就是我不阻止你的人进来救人,就是一个人情了吧?你得承着...而你们在这里,又是重伤,又是昏迷的...如果‘衙门’的势力介入,要找你们麻烦,你们还得费一番功夫解释的,不是?
  
  这人你们愿不愿意,也只能这样了,我要带走。
  
  不容我说话,那俞老儿又对着童帝说到:“最近这水面之下,暗流汹涌!想必你们这些家族,都想第一个拿到叫什么百妖录的东西。我们衙门不参与这档子事儿,只管捉那恶人,保个百姓平安。水童家的少主,你也是忙着呢,想必根本不在意这个人吧?”
  
  “呵....”童帝轻笑一声不言语了。
  
  那俞柏眉头也没有抬一下,就对着旁边的孙飞说到:“还愣着干嘛?把这个逃犯带走吧。看看别人才是青年才俊,你还差几番功夫呐。”
  
  那孙飞被俞柏说了两句,也只是‘呵呵’的笑着,然后一个大步上前,抓起躺在地上那个妖物的衣领,一个翻身就背在了自己背上,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根绳子,给牢牢绑住了,冲着我和童帝点了点头就走了。
  
  那俞柏目的也达成了,也是最后一次冲着我们抱了一拳,嘿嘿一笑,走人了。
  
  在这个时候,巷子中再来了一群人,我也没有费心去多想,想必就是火聂家,苏灵叫来的人终于出现了。
  
  看着这乱七八糟的巷子,童帝冷笑了一声:“也老头儿倒是轻松,几句话,就带走了一个重要的角儿...说是他们的逃犯,我水童家也是耗着人力物力,追踪了两个星期。这算什么?”
  
  我心想,说起来,算我运气好?吃个烧烤都能碰上?
  
  抬头,看着蒙蒙的细雨,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我和童帝之间有话可说吗?
  
  童帝似乎也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一挥手,招呼自己的手下,就要离开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叫住了童帝,问到:“你之前不是对那个孙飞很火大?你怎么就轻易放了他?”
  
  我只是好奇,我觉得按照童帝的性格,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呵,传说聂焰一身灵魂力出类拔萃,可人们不知道的是,他的灵觉比起普通人都强不了多少...这也就叫人无完人吧?如此强大的人,走到你跟前儿,你没个感觉也是正常。”说话间,童帝就转头走掉了,随手扔掉他手中那张洁白的丝巾。
  
  仿佛,他就有这种随手扔帕子的不环保习惯。
  
  在这个时候,火聂家的人也终于进到了巷子里,来到了伤员躺着的地方...热闹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