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奇怪的皮套

第六十四章 奇怪的皮套

  童帝带着人走了。
  
  苏灵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扶着,在小声的指挥着现场的人,安静的做着收尾工作。
  
  这丫头,在这种时候,倒有了几分兰萱的气势,即便带着伤,忍受着疼痛,脸色也有几分苍白,但却把所有事情,包括一些微小的细节,都安排的一丝不苟。
  
  我站在中央,倒成了一个多余的,毕竟这些火聂家的人也不知道我是那个所谓的少主。
  
  几个受伤的暗卫可能知道,毕竟今晚那么多的曲折,童帝和俞柏都指出了我的身份,他们还不清楚的可能性太小了。
  
  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什么都没说。
  
  我猜测应该是来人的时候,苏灵第一时间就让人扶着她过去,和那几个暗卫低语了几句有关系吧?
  
  不过,也挺好,我也乐得清闲。
  
  这样的一个夜晚,我已经身心疲惫...干脆退到了一个稍微僻静的角落,坐下,就在雨中默默的抽烟。
  
  在这份难得的清静之中,我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理出一个头绪,却发现大脑空白一片,甚至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味着什么,我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火聂家的人在兰萱口中是积弱的,但在今夜出现了以后,还是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精英家族才有的气势。
  
  没有人多言,没有人凌乱,没有人表现出任何一点一惊一乍,沉默的,都在苏灵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做着事情...我一支烟还没有抽完,这个小巷已经安静了下来,除了一些在清除痕迹的人,这个巷子已经变得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火聂家的人走到了我的面前,小声的对我说到:“苏组长请你过去一趟。”
  
  不是我的贴身秘书吗?什么时候又成了苏组长?
  
  看来,兰萱给我那一份关于火聂家的家族资料,我得抓紧时间看一下了。
  
  这样想着,我还是随着那个人一起朝着巷子外面走去...在不远处的空旷地方,停着三辆车。
  
  一辆轿车,两辆中巴。
  
  苏灵就站在其中一辆中巴面前等着我,我走了过去...看见苏灵的腿已经被简单的包扎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依旧苍白一片,连嘴唇的颜色也变得很淡,但我记得应该只是皮外伤。
  
  因为我不想暴露身份的原因,等到我走过去的时候,苏灵就让身边的人退开了。
  
  我看着苏灵的样子,低声问了一句:“怎么那么严重?”
  
  “我感觉不是普通的伤,这种疼痛也不是皮肉的疼痛。”苏灵说话有些费劲的样子。
  
  不是普通的伤?我的肩膀也被那只妖抓了一下,但我除了火辣辣的皮肉疼痛外,已经没有多余的感觉了...
  
  不过,我知道苏灵应该不会骗我,看她那么严重的样子,我看了一下面前的这辆遮掩严实的中巴,对苏灵说到:“不然上去说?”
  
  “嗯。”苏灵点了点头,而我已经窜了上去,顺便把苏灵扶上了车。
  
  进了这辆中巴,我才发现,这辆所谓的中巴,其实本质有点儿像是一辆救护车,只是看车上的空间和设备,比医院的救护车感觉还要先进很多,上面有一张急救床,另外有四张软椅,可以放倒那种。
  
  受伤最严重的兰叔此刻就躺在那张床上,三张软椅上坐着其他几个暗卫,已经挂上了吊瓶。
  
  我把苏灵扶到了最后一张软椅上,心中其实默默的有些小吃惊,我知道火聂家是有财力的,但却不知道,财力到了这等地步...连救护设备都有。
  
  这也是兰萱口中的穷?
  
  在感慨中,我询问的眼光也看向了苏灵,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儿?
  
  苏灵却不等我问,已经开口了:“叶少,兰叔醒了...一直支撑着清醒,就是想...不然,叶少,你看看他吧?”
  
  苏灵有些犹豫的提出了这个要求,我觉得这并不算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苏灵犹豫什么?
  
  我默默的点点头,转身走到了那张床边...在这个时候,借着车内的灯光,我才发现,几个暗卫都目光带着一种狂热的激动,全部望着我,有一种想说什么却不敢开口的压抑。
  
  我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感动是一定有的...只是不会表达。
  
  床上躺着的兰叔果然已经醒了,脸色和苏灵一样苍白,不,甚至还要苍白一些,看的我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头,目光却看见兰叔看着我的双眼不仅激动,还带着泪光。
  
  看样子,他都是中年人了,我很难去想象,他为何那么激动。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话...我赶紧摆了一下手,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我很不能去应对这种场面。
  
  兰书却到底嘶喊着,费力的说出了两个字:“家...主。”
  
  说完这两个字,他的泪水就滚落了出来,我却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内疚,算家主吗?我的表现...不要说,让暗卫这样负伤,到最后,还是童帝出手,解决了那个吞了下奇怪紫色东西的妖物。
  
  这样想着,我甚至有些无法面对...兰叔却有些费力的想要抬起左手,他的手掌上还沾染着血污。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又开始流泪...甚至因为激动,身体都有一些颤抖,他还想说话,我终于说出了一句:“不用说什么了,你们很..很勇敢。”
  
  这话已经是我表达的极限,听起来甚至有些幼稚,可是我找不出更好的话。
  
  “为..为家主战死,死..死而无憾。只,只要家主回..回归了。”尽管我阻止兰叔说话,他还是挣扎着这样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表达...内心有一股汹涌的感情想要表达,去哽在喉间,只是握着他的手更加用力了一些,沉默了两秒,我对他说到:“好好养伤。”
  
  兰叔点头,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眼角还是挂着泪水。
  
  而其他几个暗卫,竟然也压抑而小声的抽噎了起来,这几个铁血的汉子,被那只妖打断了多处骨头,都没有吭声的人,现在竟然这样?
  
  我更加觉得这是一份生命中简直无法承受的重,可是我好像已经不能卸下。
  
  和苏灵从那辆中巴车下来的时候,我自己的心情也不能平静了,刚才我和他们每个人都握手表示了一下,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好像一个最简单的动作,公式化的‘敷衍’!
  
  尽管我真诚,也只是不会表达。
  
  却都换来了一句话,为家主战死,死而无憾。
  
  我值得他们这样吗?或者...聂焰值得?可是我始终还不能完全的融入...可恨的是,我即便不能完全的融入聂焰的身份,却不能不为这份情感所撼动内心。
  
  苏灵带着我坐进了那辆轿车,然后在我耳边说到:“叶少,你现在知道你的回归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了吗?只要你在,不用做什么,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了依靠,这就是精神领袖的意义...你不知道我们的小心,压抑和等待。那种必须面对命运的惶恐...而你回归了,这一切负面的情绪就会消失了。”
  
  “是吗?”我有些迷茫的看着车窗之外的昏黄灯光,我拿什么去扛起这一切?
  
  而苏灵好像明白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在我手中塞进了一样东西。
  
  我借着车内的灯光低头一看,是一个很奇怪的皮套...上面还有一个已经破烂的小小的仪器,是仪器吧,毕竟机械化的东西我还是看的出来的,只是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这个皮套,怎么说呢?有些像是钢笔套,比手指长一些...放一只手指进去都稍闲有些拥挤。
  
  “这是什么?”我诧异的问了苏灵一句。
  
  “清理巷子的人发现的。叶少,能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巷子本身会有的东西。”苏灵轻声的对我说到。
  
  我仔细的翻看着手中的皮套,那到底是什么?又会是谁的东西?
  
  “现在能肯定的事情太少。叶少,今天晚上的事情透着奇怪,总之..总之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线索吧。家族里的人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东西的。”苏灵又对我解释了一句。
  
  我转头看了一眼苏灵,说到:“先别担心这个了,你的伤...”
  
  我其实不懂,可是经过了这些相处,我是真的担心苏灵。
  
  苏灵勉强对我挤出了一丝笑容,说到:“放心,叶少...其实火聂家从有家族开始,就一直有家族的医疗力量,我会好的。”
  
  会好吗?那就好!
  
  而今夜到底是一个结束?还是漫长战斗的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