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五章 绰号艺术家

第六十五章 绰号艺术家

  原本只是出来吃一顿烧烤,最后变成了一场战斗。
  
  除了手中的这个奇怪的皮套,我想不出来,这一场战斗到最后我收获了什么?
  
  不,至少阿瑶安全了,不是吗?这样想着,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忍不住低声问到身旁的苏灵:“苏灵,这样把阿瑶带回总部合适吗?”
  
  刚才收拾战场的时候,昏迷的阿瑶也被火聂家的人带走了,想必是在另外一辆中巴车上。
  
  于情于理,也不可能丢下昏迷的阿瑶在那条巷子里。
  
  只是,把她带到火聂家,也难免意味着和普通的生活产生一丝脱离,这样好吗?她只是无辜的认识了一个男人。
  
  但我身旁的苏灵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觉得诧异,转头一看,苏灵已经靠着车子的一侧歪倒,眉头紧皱,双目紧闭...整个人在不正常的颤抖。
  
  “苏灵?”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忍不住拉了苏灵一把,却是觉得她身上凉的吓人,就像穿着薄薄的衣裳,被扔进了冰雪之中,冻了几个小时一样。
  
  我再傻,也知道,苏灵受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伤势。
  
  或许是我忽然拉住叫她,苏灵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她睁开眼睛费力的从包里拿出手机塞进了我的手里,然后声音虚弱的对我说到:“叶少,我没事。兰萱姐已经带着竹老在往回赶,会好的。你随时接电话。”
  
  只是短短的这么几句话,很多细小的汗珠就出现在了苏灵的脸上。
  
  我能知道,恐怕就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让她费了很大的气力,我赶紧让她靠在座椅上,说到:“你别说话了,休息吧。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兰萱在往回赶,心中稍定...至少自己不会迷茫的像一只无头苍蝇了。
  
  而苏灵在我的话刚落音,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彻底陷入了不太清醒的状态,只是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腕,口中喃喃低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情绪好像起伏的很剧烈。
  
  她抓住我手腕的手同样冰凉的可怕,而且异常的用力...闭着眼睛的样子,显得非常无助,我叹息了一声,没有拉开苏灵的手,只是任由车子行驶在浓重的夜色之中,而黎明终会到来,不是吗?
  
  ———————————————————分割线——————————————————————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在楼下的那家所谓保安公司有一个小型的医疗场所藏在其中一间办公室内。
  
  说是小型也只不过比一般的那种民营诊所大了一些,统共就三间屋子的大小,却有着很先进的设备...那些伤者统统被带进了一间比较大的,像是手术室的屋子,好些医务人员匆忙的赶来,在这里忙忙碌碌...
  
  而我就像一个闲人般的无人问津,因为在整个火聂家,除了兰萱,苏灵和那几个受伤的暗卫,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
  
  我有一种茫然无措的不适感。
  
  或许,不是因为我和苏灵坐着同一辆车回来,这些低头沉默不语的火聂家的人,早就把我挡在了门外吧。
  
  呆呆的在这个医疗场所站了几分钟,终于有个忙碌的小姑娘注意到了我。
  
  我被带到一旁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被勒令先出去...因为这些医务人员要忙着处理伤者了。
  
  “他们不是普通的伤。”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句,接着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们遇见了一个疑似妖的人,他们...”
  
  我的话还没有说话,那个替我包扎又叫我出去的小姑娘就抬头,带着些许不耐烦的语气对我说到:“你不用过多的说明,我们竹家一脉,修医字脉上千年。还有自己独特的传承...这种情况,自然知道要怎么处理。先出去吧,回你的部门报到,不要打扰我们工作。”
  
  在医疗场所以外,就是偌大的,已经空旷无人的公司,我在心中苦笑,我要回哪个部门去报到?
  
  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点头,沉默不语的朝外走去。
  
  可只是走了两步,我就被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带着疑惑的语气叫住了:“等等,你是六大家族,哪个家族的人?”
  
  我回头看着那个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回答。
  
  实际上至今为止,我连哪六大家族都不知道...看我沉默,那小姑娘又疑惑了几分,但里面传来一个声音:“竹蕊,在做什么?快来帮忙。”
  
  那小姑娘应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到:“也是,六大家族那么多人,谁知道是谁啊?真是奇怪,苏姐怎么会带着这么陌生的一个小子。”
  
  说话间,她已经返身进去了...同时这个医疗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
  
  随着‘砰’的一声,里面的嘈杂,灯光都被完全的隔绝,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昏暗的走廊站着...好像已经是彻底的无事可做。
  
  按说,我现在应该离开,回到我那间大房子里去...但,我心中有个小小的顾忌,怕醒来的阿瑶发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会无法承受。
  
  我想第一时间在阿瑶醒来的时候出现,至少有一个熟悉的人,她心中会觉得稍微安心一些吧?
  
  另外,一个我不想面对的原因就是,为什么那个男人会为了接近辛夷...而故意介入阿瑶的生活?难道阿瑶知道一些别的?我想第一时间知道关于辛夷的任何消息。
  
  至于我不愿意面对的原因,并不是说逃避什么...而是一想起辛夷整个人全无消息,我整个人就会变得无比焦躁。
  
  我在昏暗的走廊地上坐着...在这期间,始终没有一个人来这里,我握着苏灵的手机...兰萱也没有打电话来。
  
  时间好像变得有些漫长,在无比的安静之中,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直至渐渐的扛不住睡意,而抵着墙睡着。
  
  没有什么光怪陆离的梦,就好像之前那一次大脑的胀痛,已经到了能承受的极限,连做梦都会让大脑崩溃。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睡了多久,直到走廊上响起了急切的那种高跟儿鞋独有的声音时,我才被这一声急似一声的声音给吵醒,双眼还在迷糊,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一个陌生的老人已经朝着我走来。
  
  “叶少,怎么睡在这里?怎么弄成这样?”语气中有稍许的责备,但更多的是关心。
  
  兰萱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在迷糊之中,我的反应不是很快,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兰萱的问题,只是揉了一把脸,看见兰萱的样子疲惫也憔悴的可怕,只是这样的她,也还是那幅干练又让人安心的模样。
  
  在这个时候,我稍微清醒了一些,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对兰萱的询问,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TINA,我们遇见妖了。恐怕事情的背后也很复杂。但我肯定弄不懂...说来,话长吧。”
  
  是啊,在这种状态下,我无法完整的把事情叙述给兰萱。
  
  但兰萱并没有半分的吃惊,甚至没有追问什么,反而脸色紧张的问了我一个问题:“叶少,你是不是又战斗了?”
  
  “是,当时...”我试图解释。
  
  但兰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对着身边的那个老人急切的说到:“竹老,这件事情绝不开玩笑。你赶紧帮叶少检查一下。”
  
  那竹老的神色也变得无比郑重,从身后的包中就要拿出什么东西来替我检查,我赶紧阻拦了一下,说到:“兰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战斗。否则,你觉得我能支撑到现在吗?我没有胡闹...而,而是很自然的想起了一些东西。”
  
  “真的?”兰萱一下子愣住了,脸色从刚才的严肃难看一下子变得有些惊喜震惊,忍不住抓住了我的手臂。
  
  而她身边的,那个叫做竹老的老人,也一下子脸色变得惊喜,甚至激动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看来,我的身份,兰萱肯定是告知了这个竹老的。
  
  “真的。”我很郑重的对兰萱说到。
  
  虽然我并不清楚这件事背后所有的意义,但我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能开玩笑。
  
  “呜...”兰萱一下子捂住了嘴,像她这样坚强的女人,竟然都忍不住哽咽了,而竹老更是用颤抖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胡子,不停的说着‘好’‘好’.....
  
  好在这种激动并没有在兰萱的身上持续多久,她很快镇定了情绪,对我说到:“叶少,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回来了,你上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可是...这一次卷入其中的人,有一个是我曾经认识的朋友。我怕...”我说出了我的顾忌,并不用说的太完整,我想兰萱也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你的朋友能卷入其中。只能说这个时代的事情,她逃避不了的也会参与,不管参与的程度有多深...叶少,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制止的。”兰萱认真而又严肃的对我说到。
  
  “是吗?可是,我却根本不知道我下一步应该做的是什么?越来越多莫名的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而我却越发的...迷茫。你懂吗?兰萱。”这是我心底一直以来的感觉。
  
  “所有人都可以迷茫。你不可以...你只需要记得,你是猎妖人,你的使命从来都只有一个——猎妖!叶少,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很清晰...你要找出那个人,那个绰号‘艺术家’的人。”兰萱异常认真的说到。
  
  艺术家?

仐三说:
嗯,先说一下这几天的更新安排。今天和明天,我只能一更...29号,能够恢复正常的两更。而30号会补更一更。31号能否补更,看情况。先给大家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