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陌生的来人

第六十六章 陌生的来人

  面对兰萱的话,我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探寻。

  兰萱却没有和我过多的解释,而是坚持要我上楼去休息,而她在这里处理完一切,我休息好,她自然会告诉我。

  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竹老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兰萱丫头,你和家主一起上去休息吧。这一次若然情况特殊,伤者的伤势也不是那么好处理。你一路奔波也是疲惫了,不需要在这里守候着。”

  “可是竹老...”

  “去休息吧。现在家主的一切情况都没有恢复,对很多事情也是懵懂无知的。你要是垮了,他的路会变得艰难许多。”竹老又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

  兰萱深呼吸了一口,沉默了片刻,这才下定决定,对竹老说到:“那好,我就稍许休息一会儿。但竹老,一旦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叫人来通知我。我就暂时住在楼上的三号客房。”

  “放心吧。”竹老郑重的对兰萱说到。

  兰萱这才带着不是太放心的态度点点头,算是应承了这件事情。

  看着这一幕,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兰萱这种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状态是让人担心的,毕竟就算神仙这样劳累也会受不了。我应该劝劝兰萱的。

  只不过,我又有什么立场去劝她?兰萱如此辛苦的原因多半都是因为我这个所谓家主的没用,但凡我能稍微成长一些,兰萱也不用那么辛苦吧?

  在沉默无言之中,我跟着兰萱默默的上楼。

  当然,沉默的是我,兰萱还在轻声的叮嘱关心我的一些情况,我却痛恨自己为什么沉默的紧,就是说不出来一句关心的话。

  而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情况却是,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对火聂家,以及火聂家的人已经越来越在乎。

  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中,我回到了房间,接近一天一夜的疲惫,让我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直接在床上睡着了。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满腹心事的想很多东西,也认为自己会做很多梦。

  却是一夜无梦的睡到兰萱来叫我起床,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再次回答火聂家,我竟然在这里睡的比哪里都安心。

  苏灵受了伤,在清晨照顾我一切的,自然不会是她。

  看着熟悉的‘豪华早餐’,我没有想到兰萱会对这些事情也亲力亲为。

  “TINA,以后这些事情,你就不必亲自来做了啊。火聂家那么多人,这些琐事...”我端起药汤,喝了一口,还是山门那种熟悉的味道,我一边对兰萱说到,一边再次涌起昨天早上那种疑惑。

  为什么会在火聂家,尝到这种熟悉的味道?

  可是我却没有追问,只是相处了几次,我都已经稍微有些了解兰萱的性格,如果可以对我说的,她断然不会隐瞒...而在现阶段不能对我说的,我追问也没有用。

  我需要笃定的只是一件事情,不管是兰萱也好,苏灵也罢...延伸到整个火聂家,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围绕着我,围绕着家族。

  做为回报,我要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成长起来,给他们以庇护...以至,背起更大的责任。

  但那更大的责任,我却是不敢想,‘救世主’这种说法,在现代人的心里未免有些可笑了,而我也是现代人。

  这样想着,我把汤药一饮而尽,来不及擦嘴,又说了一句:“再说,我那么大个人了。连琐事都要让人照顾,我会很不习惯。”

  兰萱抽出一张纸递到我的手里,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她的神色比昨天已经好看了许多,她对我说到:“正凌,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苏灵那丫头其实也只不过是替你安排一下每天该做什么?唯一值得费心照顾一下的,只是这早上的一餐,别人不行。这个配方只有我和苏灵...”

  “嗯?”听到这里,我已经疑惑的扬起了眉头,什么配方只有她和苏灵知道?这药汤的吗?那是谁...告诉她们的。

  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剧烈的加快...有一个人,我不敢想,那就是——师父。感觉这些事情根本和师父还有师兄扯不上关系...但除了师父...

  兰萱却已经自觉失言,忽然转换话题,夹起一个还在冒着热气的汤包放在我的碗里,对我说到:“快吃吧。”

  “Tina,我还要晨练。在没有晨练之前,是不吃这些的。”我的心情只是激动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想来,这个圈子是如此的神奇,一个配方也说不上多大的事情,而且师父也曾说过,给我和师兄每日准备的药汤,是问别人换来的方子。

  所以,这并不是师父一个人知道的...而我这样想,也就没再追问兰萱,只是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了。

  “过犹不及,正凌,你应该听过这句话吧?昨天,你也受了伤...今天,不必赶着晨练了。把早饭吃了,再休息休息吧。药汤,我是不敢给你断掉,才这么早叫你起来。快吃吧。”兰萱温和的笑着,对我说到。

  感觉上,她就像姐姐一般的照顾我,我的内心泛起微微的温暖,于是夹起汤包送入了自己的口中,又喝了一口粥,才说到:“TINA,那些伤者醒了吗?苏灵呢?情况怎么样?还有我朋友...”

  我说起这个,兰萱的神色变得稍微有些沉重起来,摇摇头对我说到:“他们的普通伤势,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其它的,好像有些麻烦。在来叫你之前,我特别去问了一下情况...竹老告诉我的是,一时半会儿,怕是不能治好他们的伤势。”

  “那要怎么办?”我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重了起来,想不通那个妖到底做了什么,让伤者都变成了这样,至少我没有事情啊。

  “毕竟我们是附属家族,就算竹家的医术传承千年...也不是圈子里真正的医字脉。如果实在不行,恐怕也求助一些圈子里的人了。”兰萱也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你说苏先生?”我下意识的就想起了这个人。

  想起了那对我来说,有些神奇的一夜...苏先生熬煮的香汤...当日,我那么重的伤势,都是苏先生把我救了回来。如果是他的话,那么这些伤者的伤势就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

  听闻我的说法,兰萱笑了笑,说到:“正凌,苏先生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闲人。他在圈子中的身份和地位,为这种事情去请求他,就和杀鸡用牛刀没有任何的区别。放心吧,圈子中医字脉的传承者也不算少...我多年以来经营的人脉,找一个真正的医道。是不成问题的。”

  兰萱这样说,我稍许放心了一些。

  但又想起昨天入睡之前,兰萱告诉我的关于什么艺术家的事情,所以又追问了一句。

  提起这个,兰萱的神色变得郑重无比,她对我说到:“正凌,你再休息一会儿。等下,我会派人来叫你...检查过你的伤势没事以后,我会亲自来告诉你一些事情。今天,你就不必下楼到公司里去了,就在楼上的办公室等我。”

  看着兰萱如此郑重的神色,我沉默着点点头...想起昨天杀人录像得出的结论,却是没来得及告诉她,就和苏灵一起出去了,遭遇了那么一场事情。

  兰萱应该不知道的吧?毕竟,苏灵也没有任何的机会给兰萱汇报。

  想着这一点,我对兰萱点点头,说到:“兰萱,也好...正巧有些事情,我也要告诉你。”

  一顿早餐,就这样在和兰萱的交谈中结束了...而我,并没有推脱兰萱的话,是真的再次去休息了。过犹不及这个说法是对的,道家的养生学中也承认这一点儿,在特殊的情况下,身体需要的是‘静’。

  在如今这个时代,在如今的重压之下..我只想快一些变得强大,注重每一个细节。

  我没有去想太远,至少也要让自己能扛得起火聂家的一切吧?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上午11点的光景了...我并没有等到兰萱派人来叫我,也不知道她在忙碌一些什么?索性,就自己起床洗漱好了,拿着兰萱之前给我的资料去了这一层楼里的办公室。

  到昨天事发,我才知道我对这个所谓我自己的家族了解的太少,对这个世界隐藏一面的势力交错了解的太少。

  我必须恶补这些知识。

  兰萱的资料写得非常详尽...在仔细的阅读之中,我已经被资料中所说的一切所深深震撼,也忘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我回过神来,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可是,却还是没见到一个人来找我?

  我心中稍微有一些不安?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就在我疑惑不定的时候,我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兰萱,抬头却是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身影站在我的门前,戴着口罩,就这样沉默的走向了我,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你是谁?”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所有的问题却都化为了这三个字。

仐三说:
今天挤出时间,在上午给大家更了一章。这几章可能会稍许平淡的过度一下...然后让真正的主线完全的呈现出来。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