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遥远的记忆

第六十七章 遥远的记忆

  从我的生命莫名的开始转变之后,我发现最大的改变就是——我必须要去接受,突兀的出现在生命中的人。
  
  别人的生命都是由自己来推动,所以遇见什么人,出现什么人,都是自然的,合理的...会随着环境的变化,事件的发展,而衍生出出现在生命里的每一个人。
  
  而从出事到现在为止,我的生命都充满了某种被动的成分。
  
  我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即将要背负什么,我甚至连我自己是否还真的存在都不确定...所以,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都是那么突兀。
  
  没有因由,没有铺垫,却和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我也必须要接受。
  
  所以,我会疑问,自己是否还真的存在?亦或者是,只是作为聂炎来存在。
  
  有着这种心态,看着来人我的心情已经瞬间的平静。
  
  总之也会出现更多的人吧?还有什么好诧异的?就像沙漠出太阳不奇怪,天天下雨才是奇怪的事情。
  
  来人就这样坐在了我面前,明显的和她脸不符的巨大口罩,让她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我只能看出她是一个女的,一个个子高挑,薄薄的衣衫下,有着紧致肌肉的女的。
  
  这和那种瘦弱完全的不同,她坐在你对面,你能感受到她是有力量的。
  
  只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她的眼睛有些眼熟,可我却确实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只因为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人会画着这么浓重的眼妆,以至于眼睛本身的样子都看不清楚了。
  
  面对我那一句你是谁的问题,来人始终没有回答我,在静默了几秒以后,我很干脆的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了...我相信,在火聂家的总部,还不至于那么容易混进来一个妖物之类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看几行字,一个沙哑暗沉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中:“看起来,你恢复的倒是挺快?”
  
  话里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出来...但我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绝对是刻意压低了,伪装成了沙哑的样子。
  
  我抬头,刚想开口说一句,没必要这样说话。
  
  却说时迟,那时快...我眼前这个女孩子突兀的就抓起了桌子上的一把裁纸刀,毫无预兆的朝着我刺来。
  
  看来,我对这里是太有安全感了...看着冰冷的刀光袭来,我哪里还敢废话?脚下用力一蹬,带着滑轮的椅子就朝着后方猛的滑去..堪堪避过了那一刀。
  
  但是来人似乎不给我喘息的空间,身体灵活的一跃,就跳上了我的那张大办公桌,一个扭身,裁纸刀又呈一个诡异的角度朝着我刺来。
  
  这还没完了吗?我连呼喊都忘记了,迅速的翻转椅子,整个人快速的从椅子上扑身而出,侧地一滚,从办公桌后边狭小的空间之中暂时脱离了出来。
  
  而那把裁纸刀则是扎在了椅背之上。
  
  “你是疯子?”此时,我心中已经被激起了怒火,忍不住低沉的吼了一声。
  
  那个女人站起身来,同样是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到:“如果我真的是疯子,刚才第一刀的速度就不会刻意放慢了。”
  
  “你到底...”我想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字里行间也没有想要杀我的意思。
  
  可是我这一句问话还没有说话,那个女人似乎不想与我说多余的废话,我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持刀又是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全无防备,慌乱之下抓起了一个茶杯,一下子挡住了刀锋...那刀刃与茶杯之间发出了‘吱’的一声,非常难听刺耳的声音!
  
  这女的不仅速度很快,出手之间是绝对的练家子...我被打出了真火,这下也没有用躲闪的态度来面对她了...既然她执意要打,那我就奉陪。
  
  在火聂家的总部,其它的且不提,每间房间非常宽大就是一个特色。
  
  这间属于我的私人办公室,除了一张办公桌椅,一面书柜,一个简单的酒柜外...几乎没有多余的家具。
  
  这无疑给我和这个女人提供了发挥了场所!
  
  打出了真火,自然是不会顾忌什么后果,家具一类的东西简单,可是这间办公室里好几件价值不菲的装饰品,都被我们无所顾忌的打斗所打破。
  
  直到五分钟以后,那个女人终于抓住了机会,趁我一个不备,冒险贴身上来,挨了我一拳的同时,也抓住了我的衣领...一个背摔,我被狠狠的衰落到了地上,而我刚想挣扎而起,却发现锋利的裁纸刀就抵着我的脖子。
  
  “你输了。”她也有些微微的喘息,刀尖划过我脖子的肌肤,带起了一窜而鸡皮疙瘩。
  
  “你是有毛病吗?”我忍不住心头的怒火,也清楚的知道,她绝对不敢杀我!
  
  因为就在刚才,尽管打出了真火,但和以命相搏那种搏斗还是有差距的。、
  
  这一点,我能感觉到,她同样也能感觉到。
  
  只不过,面对我怒火冲天的话语,那个女人似乎显得有些意兴阑珊,收起了抵在我脖子上的裁纸刀,站了起来..留下一个背影给我,就要走出这间办公室。
  
  我从地上翻身而起,对她说到:“你就那么习惯莫名其妙的做事?来打一场就走?”
  
  其实,这也是我不知道应该问她什么,急切之下吼出来的话。
  
  我以为按照这个怪女人的脾气不会回应,却不想她还真的就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我,只是说了一句话:“我想在你身上找一个让我服气的理由。可惜,至今为止,我都没有找到。”
  
  她说话的时候,那双浓妆的双眼之中,眼神无比的认真。
  
  还夹杂着一些我不懂的情绪,我试图去分析,但越分析,心中就越是失落...那情绪没有一个我觉得是正面的。
  
  失望,不屑...应该有这样的情绪吧?
  
  我的心被刺痛了一下,但话在我口中却变成了:“我有必要让你服气吗?”
  
  “呵,说起来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那只是我自己的命运...而让我心服口服的人,远在天边。却从来不是近在眼前。”说话,那个怪异的女人是真的没有再多说了,而是大踏步的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而我一个人站在狼藉的办公室,心情在难过之下,还有一些恍惚...因为这个打斗的感觉似曾相似,却又有一些不一样。
  
  我在拼命的想要抓住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却越想抓住越没有线索。
  
  至于那些话,我自己的感觉也是不那么陌生,只是....又像是从来没有听过。
  
  尽管这个女人声音经过了伪装,但说起她的命运时,那落寞和失望的感觉却是那么真实,但我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对我这样说过,我找不准该怎么样定位?
  
  就在我这样思索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我以为是那个女人又回来了,抬头一看,这次却是兰萱真的来了。
  
  “等一下叫人来收拾。”看着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兰萱莫名的很淡定,只是走动办公桌前拉开了那把椅子,轻声的说了一句。
  
  “TINA,你是不是认识她?”我也走到了办公桌前,拉过被刺破的椅子坐下了。
  
  如果这个时候,我还不能察觉到一点儿什么,就是我真的笨了...
  
  “嗯,认识的。”兰萱一点儿都没有要否定的意思,而是直接了当的和我承认了。
  
  “她是谁?”我赶紧追问了一句,在这个时候,我好像也抓住了一点儿线索,只是我非常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说起来,正凌,你应该认识她的。”兰萱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云淡风轻的挽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继续说到:“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是有个人把你绊倒了吗?说起来,也是她。”
  
  听着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在桌下按按握紧了拳头,一种熟悉又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的脸色很冷,我看着兰萱,说到:“你说,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她一定要表现出对我很失望的样子?”
  
  “第一次呢,她绊倒你,是因为你鲁莽行事。擅自的从火聂家跑了出来。而且,发生的后果也不可逆转,就是圈子里的高层,都知道你的身份了...以后,想要给你一点儿时间成长,都是很困难的事情了。”兰萱无视我的怒火,只是不紧不慢,一字一句的这样对我说到。
  
  我的脸发烫,我知道这件事情我无可辩驳。
  
  “至于这一次,她就是想来试一下你的实力。看你,是否可以肆无忌惮的行事...是否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如果是可以,就不会让那么多人受伤,却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了。她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你,你很...”兰萱望着我,暂停了一下,到底还是把最后两个字说出来了:“冲动。”
  
  我一下子沉默了!兰萱的话字字打在我的心头...从事情的表面来看,的确是如此。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我有些疲惫的靠着椅子,在记忆中...我没有认为她会如此的在意我,用另类的方式提醒我什么?难道,我一直误会她了吗?
  
  “我不敢肯定,至少她从来没有正面的和我说过什么?只能说,你自己去理解吧。”兰萱这样评价了一句。
  
  接着,看着我说到:“你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吗?”
  
  还能是谁?那些遥远的记忆全部翻涌上心头——庄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