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八章 独家的消息

第六十八章 独家的消息

  是的,庄婧,除了她还能有谁?对我这样莫名的‘敌视’?从小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
  
  可我从来不觉得她对我有一份‘提醒’的心,和‘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态度。
  
  毕竟我活的很自我,在山门我也很幸福,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不幸过。
  
  但要放到现在,我却莫名的开始觉得兰萱说的话有几分道理,想起庄婧时,心里莫名柔软了几分。
  
  只是,有一个问题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那就是庄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一点,我抬头,询问的目光迎向了兰萱,而兰萱依旧是淡然的样子,看着我说到;“正凌,不要以为我什么都知情。有的事情可以解释为这样,这个人出现在了你不能拒绝,而且必须应承的场合下,你就只能这样接受了。”
  
  兰萱的话说得很隐晦,但我稍许咂摸出了一点儿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庄婧的存在,是兰萱也不能拒绝的...即便,她对庄婧的一切也不知情,调查不了,也不能拒绝。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熟人的?”我不是不信任兰萱,而这种心情纯粹是不甘心的心情。
  
  “那是她自己说的,认识你很多年了。”兰萱的样子不像是在骗我,反倒是这样说起,兰萱问了我一句:“你愿意说说关于她的事情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想起我们小时候的一切,那根本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所以我摇头说到:“我不想说。”
  
  “那我也不问。”我很羡慕兰萱这份沉稳而淡定的样子。
  
  想着,我追问了一句:“兰萱,难道...她每次这样对我,你...”
  
  “想说我心里有没有不舒服吗?正凌,那倒是很抱歉,我真的没有。”说话间,兰萱淡淡的笑了。
  
  可是笑着说,不代表她不认真...我心里涌起淡淡的失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低头闷声的说到:“那么,兰萱,你心里对我也是有失望的?”
  
  “不,我对你不失望。你身上充满了我们全部人的希望,怎么可以对你失望?”兰萱的语气终于稍微有那么一点儿情绪了。
  
  “可?”
  
  “呵,正凌,这就是你孩子气的一面吗?如果你一定要追问,我只能告诉你,对你成长有帮助的人和事,我都很开心。即便庄婧的手段激进了一点儿,但我认为她这样打击你一下,也是好的。毕竟,不说你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能做什么?是不是那个命定的人,至少你是要扛起整个火聂家的。而留给你成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说话的时候,兰萱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疲惫。
  
  “是啊,特别是如果我真的是聂炎,而这个时代又如预言所说。那么,火聂家是首当其冲的危险吧。”说到这里,我有些意兴阑珊了,却还是挂念着庄婧的事情,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兰萱,她还在这里吧?我想去找她谈谈。”
  
  毕竟庄婧来自那个村子,意味着离我的山门很近。
  
  就算不愿意想起什么来,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知道师父和师兄的一点儿消息,这个事情我无法逃避。
  
  “应该不在了。她每一次来这里,呆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分钟。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找找。”兰萱给了我一个抱歉的眼神。
  
  “难道就没有什么联系方式?”我不甘心的追问了一句。
  
  兰萱的眼神里还是写着抱歉,我颓然的靠在椅背上,只能低沉的说了一句:“算了。”
  
  “正凌,打起精神来。你别忘记了,此番我找你谈话,是要说正事的。”兰萱看我这个状态,忍不住责备了我一句。
  
  我抹了一把脸,只能强行的重新打起精神来,开始认真的倾听。
  
  而果不其然,兰萱要告诉我的,就是那个绰号叫‘艺术家’的男人的事情...她所说的东西很长,几乎涵盖了她调查的很多细节,但总结下来,其实却是很简单。虽然和其它家族有传承的猎妖人不同,火聂家显得弱小,但火聂家收集情报的能力却不弱。
  
  甚至还凌驾于许多猎妖人的家族之上。
  
  但这一次无一例外的和其它家族一样吃瘪了,并没有调查到关于那个从封印之地出来的男人的任何消息。
  
  一开始的方向,大家的确都有想到一起,就比如那条不知道怎么流传的线索,那个男人就隐藏在杀人录像之中...所以,大家都拼命的在那杀人录像上做文章。
  
  事实上,等到什么也没有发现以后,才察觉这个消息可能有假。
  
  “毕竟,这个消息究竟是谁放出来的,已经不可考证。但因为一些必要的证据和细节,竟然把所有的猎妖人家族都给耍了一次。”兰萱说这话的自嘲的笑了笑。
  
  而我却是皱紧了眉头,如果这个消息是假的?我看见的,我分析出来的算什么?难道也只是我的错觉?
  
  我忽然没有信心打断兰萱的话,也没有信心去提出这个线索...至今为止我对自己的能力并不是那么自信,所以在这样的想法之下,兰萱的眼里,我只是很沉默的在认真听着。
  
  就在调查陷入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条线索。
  
  那就是关于‘艺术家’这个绰号的事情,以及...兰萱说话间,打开了面前的资料夹,从里面拿出一张黑色的侧面剪影说到:“这才是至今为止最有价值的线索。因为有大人物,绝对不会说谎的,买卖公平的大人物放话出来,艺术家的绰号,是来自于他的线索。”
  
  “什么大人物啊?”尽管心中有很多的想法,但听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越是被动,我就对这个圈子越是好奇,特别是看了一部分兰萱给我的资料以后,我对圈子里的很多势力,人物就更多了一层想要了解的心。
  
  因为只有知道的多了,也才能够慢慢的从被动变为主动吧?我是聂炎,但我又想不完全的是以聂炎的身份活着。
  
  毕竟不管聂炎和我有再怎么摆脱不了的关系,这一辈子,我始终以叶正凌的身份活了那么多年,难道都是无意义的吗?
  
  “这个大人物有些神秘。人们对他所知也不多,就包括我火聂家的情报网,对于他,也调查不了多一丝的资料。只知道,他掌管了很多地下的交易市场,手上的资源和情报也异常的丰富。说不上正邪,只有一点儿,讲究公平买卖,而且言出必行。大家都叫他——张老板。”兰萱丝毫没有想要对我隐瞒的意思。
  
  我想,我主动的去了解一些圈子里的人和事,兰萱是很高兴的吧。
  
  张老板?我先是有些耳熟,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下一刻,我却是真正的反应过来了!
  
  只因为在我的收藏里,有一枚钱币...当年是跟随着师父去那个神秘的市场,师父给我没有用掉的...那个钱币是市场专用的钱币,上面就有个云里雾里的神秘人物。
  
  就是那个张老板!
  
  我又怎么可能忘记?进市场几次的震撼,也全因为那个张老板,规矩很严格的样子,而人们都怕他,也不完全是怕...可能还有别的情绪吧?
  
  “怎么?正凌,你认识?”兰萱问了我一句,眉眼间透着一些奇怪和期待。
  
  “不,我不认识。你说起这个人,我是的确听说过的...这一点不假。我哪有资格去认识这样的人啊?”我自嘲了一句,但心中却是放心了很多,如果真的是那个张老板放出来的消息,我下意识的也认为,绝对不会有假的。
  
  “别妄自菲薄,如果你是火聂家的少主。这身份够了。”兰萱笑的温和,顺便把那张剪影递给了我。
  
  我拿在了手里,这只是一个很笼统的男子侧面的剪影,如果平常人看见,是绝对看不出来什么线索的?兰萱拿出来,也只是给我过目一下而已。
  
  “我们会根据这个剪影,全力的去调查。正凌,我说你接下来的事情,是要找出这个‘艺术家’,别小看一个绰号,背后代表的事情完全值得分析...当然,你一个人肯定也没有办法,毕竟那么多家族,甚至圈子里的一些修者也没有办法。所以,你要做的是,第一次真正的统领起...”兰萱在我面前总是事无巨细的交代。
  
  但在这个时候,我的心跳却越来越快,甚至于听不进去兰萱的话了。
  
  “不过,你也别太有压力。至少我可以给你保证的是...我们得到这个消息,应该快于三分之二以上的家族。”兰萱还在说着。
  
  而我却猛的抬头,看着兰萱,说到:“tina!”
  
  “正凌,你听...”
  
  “兰萱。”我再喊了一次,这一次是直接的喊兰萱的大名了。
  
  她楞了一下,终于沉默了,毕竟我很少很少叫她的大名,她深吸了一口起,问我:“你想要说什么?正凌?”
  
  “tina,你想不想在所有家族之前,得到一个独家的内部消息。”我的目光变得激动。
  
  “什么?”这一次是兰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