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兰萱的决定

第六十九章 兰萱的决定

  其实收到那张剪影图的时候,我并不确定什么?

  只因为就算我从杀人录像上找到的线索,也没有什么侧面的镜头,和这个完全侧面的剪影对得上。

  但也不知道是因为巧合,误差,还是别的原因...这张剪影上,是一个人在走动,手微微甩开的侧影,就表现了两只手。

  仔细看,这两只手的长短好像有点儿问题。

  确切的说,从剪影中来看,左手臂好像比右手臂长那么一点儿。

  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毕竟在双手微微甩开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本就没办法十分确定...而且,这个细节也并不怪异,就像有很多人,双腿的长度也并不一样。

  只是相对来说,双臂长度不一样的,稍微少一些。

  所以,拿到剪影的人,肯定会想办法,各种去还原一个人面貌,哪怕动用高科技,这一点儿不算线索的线索,想想都知道会注意到的人很少。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一点儿细节却是很不一样。

  那些杀人录像,我反复的看了很多次,在圈定那个嫌疑人以前,我总是觉得看他拿刀走过去的那个镜头有点儿别扭。

  后来才发现,他拿刀的手好像是要长一些,但只是那么一点儿。

  如果让普通人来看,绝对不会影响外貌,也没有外观上的问题...但是,我不行!

  虽然我是最近才发现我心底有一个追求绝对公正的毛病,但这个毛病细想起来,在小时候就已经表现出来了。

  比如分糖,只有一颗的话,我会想尽办法弄成相对均匀的两块儿,分橡皮擦给老陈时,我也会想尽办法切成一样大小的两块儿...这好像强迫症的毛病,会让我分外注意这些细节。

  长此以往,对这些东西就特别敏感。

  在我心里,绝对的平衡也是一种公正...所以,杀人录像上我直到发现了这个问题,心才算彻底的放下。

  如今,拿着剪影,我又敏感的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同样都是左手臂稍微长那么一点儿...我如何可能不联系起来?就算有巧合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相对来说,这种几率小的几乎可以忽略...所以,我压抑不住的激动了。

  “正凌?”我陷入了思考,兰萱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在半天没有得到答案时,忍不住催促了我一句。

  我一下子从座椅上站起来,对兰萱说到:“跟我去办公室。”

  “这不是在办公室吗?”兰萱可能也是太过震撼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楼下的办公室。”我一刻也不想耽误,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兰萱能感受到我的激动,在这个时候也聪明的不言语,默默的跟上了我。

  于是,就这样,我带着兰萱,在无数人诧异的眼光中,直接的朝着隐藏在最深处的我的办公室走去...这一路,我可顾不上什么演戏了,一路上脚步匆匆,兰萱几乎是小跑的跟在我身后。

  直到走到办公室,我才想起,这样一来,可能公司里怀疑我身份的人不在少数了吧?但在这种时候,谁又顾得上这种细节?

  还是属于我的那个座位上,我没有半句废话的打开了电脑...点开了那个被我重点圈定的视频,也没有什么开场白,非常直接的拉到了重点的片段,开始给兰萱讲解我的怀疑,为什么怀疑...

  在整个过程中,兰萱始终一言不发,都在默默的听我讲解。

  说完了这些怀疑以后,我定格了一个镜头,是那个杀手的背影,然后指着他的双臂说到:“兰萱,还没有看出来吗?”

  “什么?”一直沉默的兰萱,这个时候才有了一点儿反应。

  也是,没有我这种‘强迫症’的人,一般情况下是怎么都不会注意这个细节的。

  “双臂的长度不一样啊,左臂。”我的语气已经变得很激动,那张一直被我拿在手里的剪影,在这个时候也被我放在了桌上,兰萱的面前。

  “这张剪影是直接印在纸上的,如果不是拍摄的人手抖啊,印刷出现误差啊等等外在因素...兰萱,你还没看出来吗?也是左臂长了那么一点儿。”

  说完这句话,我直勾勾的看着兰萱,一字一句的说到:“兰萱,如果说这是巧合。那我没有办法!但这个视频里的人也绝对值得怀疑...但你平心而论,这种巧合出现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兰萱此时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烦乱的站了起来,开始在这个房间里来回的踱步,走动...却并没有我想象中那种激动。

  我看着兰萱这种有些异常的举动,感觉非常的不理解!

  不是一直都在追寻线索吗?如今有了那么确定的事情,为何兰萱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开心?反而是如此烦躁,沉重?难道这件事情还另有内情?

  想来也是,这件事情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比如,一开始查不出源头的杀人录像的线索,到最后忽然有一个确定的线索被一个绝对可靠的人放出来...就比如绰号以及剪影。

  可是说起来,已经是了不得的线索了...但凭着一个绰号和剪影去找人,饶是这些猎妖家族手段通天,怕是都没有办法一时半会儿就找出人来。

  但却因为这个线索的真实性得到了保证,又是有据可查的源头...大家的注意力肯定还是重点放在了这个线索上?

  这样做的结果...我习惯性的揉了一把脸,忽然想到兰萱的反应..这样做的结果不就是成功的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吗?以前那个不能得到确切证明的杀人录像就再也不会被人们所注意了,不是吗?

  至少聪明淡定能干如兰萱,都是给出的这个反应。

  那这背后?难不成张老板是‘那一方’的人?我是说的妖...但也不是太肯定,因为张老板在圈内的风评,兰萱已经给我说了,非正非邪,只讲究买卖公平,言出必行而已。

  想来,以后这个张老板是要重点注意的。

  而操纵这一切的,最有利的,其实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艺术家!

  这一点从侧面更加证明了,这个杀人录像里隐藏的线索很多...而且,在等待着我发掘更多的线索。

  想到这些,我有些激动的抬头,对兰萱喊了一声:“tina!”

  恰好,兰萱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停止了她那焦躁的踱步,对着我说了一句:“我决定了...”

  我们两个的话撞到了一起,感觉有些好笑...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上了一支烟,对兰萱说到:“你先说吧。”

  兰萱却是笑着说到:“我刚才失态了。不行,我得去泡杯咖啡,喝几口,冷静一下才行。你要吗?”

  我摇头说到:“我不懂茶,也不懂咖啡。如果非要选择,给我一杯茶吧。”

  “嗯。”兰萱点点头出去了。

  接着,很快就动作麻利的端来了一杯茶和一杯咖啡,她喝了一口,才对我说到:“没办法,喝咖啡很多年了。有咖啡瘾了,心理上的依赖很重。”

  只是简单的话,我却能感觉到兰萱这些年来的劳累,不然她这种感觉就很自律的人,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对咖啡这种有着明显精神刺激的东西产生依赖呢?

  但是闲话了一句,之前那种有些激动,躁动的气氛已经变得平静。

  而兰萱也选择在这个时候,才郑重的对我开口说到:“正凌,也许你会反对。但我还是决定了,这个消息,我要通过一定的渠道,放出去。”

  我吃惊的看着兰萱,显然这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先机,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放出去?

  兰萱却扬手打断了我,甚至不等我把话说出来,就说到:“正凌,我会控制好渠道,这个消息只会让少量的有实力的家族得到。而从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来看,他们绝对收到消息以后,会极度的保密。”

  说到这里,兰萱又喝了一口咖啡,这才说到:“甚至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消息,为我们家族换取一些资源的。知道吗?正凌,资源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

  我是不清楚什么资源之类的,只是对于兰萱这个决定,我有一些不甘心。

  这明明就是我们的‘独家’,为什么要为了资源而分享出去?我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沉重了。

  而兰萱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只是说到:“曾经的家主聂炎,是一代传奇。他有几项绝技,天下闻名。不,确切的说是震撼了圈内所有人,其中一项就是对妖物的追踪,大家都说,他长了一个神奇的鼻子,能闻到妖的味道。正凌,看来,你也已经在慢慢成长了...这些东西,在你身上也已经体现出来,我很欣慰。真的,我表达不出来,可是我内心真的比什么都开心。”

  兰萱的话说得异常真诚,可是我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在兰萱的话说完以后,我端起了茶杯,狠狠的喝了一口,重重的放下,才对兰萱说到:“兰萱,我郑重的说,我反对你这种说法。另外,也反对你的决定。”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两章,我抓紧时间,争取在9点以前都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