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章 真诚的心语

第七十章 真诚的心语

  面对如此激动的我,兰萱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只是习惯性的用她那平和,温润却又淡定的眼神望着我。

  而她的眼神似乎有安定人心的作用,我刚才激动的情绪慢慢再次的变得平静,可还是忍不住点上了一支烟对兰萱说到:“兰萱,我发现这些线索,可是跟我的鼻子没有丝毫的关系。”

  说话间,我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兰萱是个非常尊重人的女人,我看得出来,尽管她想说什么,但还是尽量淡然的听我说下去。

  “我知道我和聂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上一次甚至得到的说法,我很有可能就是聂炎的另外一种存在形式。我是说,嗯,借尸还魂?我不确定...但毕竟,有一句话叫做‘生死恩怨了’,就算在传说中,也有孟婆等着给你喝一口孟婆汤,让你忘却。兰萱,我是叶正凌,我活了二十几年,一直都是叶正凌。这一次判断出事情,可以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我有一些注意细节的能力,但...就是没和聂炎这个身份有关系。”我认真的,斟词酌句的给兰萱认真的说到。

  这些话是我一直压抑在心头的,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因为我怕给他人造成错误的希望,毕竟无论如何,我不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甚至有一种战无不胜味道的聂炎。

  我只是叶正凌,尽管我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些回忆的片段,尽管我也会回忆起一些聂炎所学的东西,尽管我体内还封印着神秘的力量。

  那也只能说明我和聂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还是叶正凌。

  之前,才知道的时候,我产生了自我认同的障碍,但是经过了这些天,我发现我其实早就想的无比明白了。

  “正凌,我明白你的压力。你是怕所有人把你看成曾经的家主,而你偏偏没有恢复自己的能力,也怕背负不起这些期望吧?是,其实,我是清楚的,你是叶正凌,不是曾经的家主聂炎。我有时也会让你造成错觉,以为我们是把你当成聂炎来看待的。”兰萱的话语轻柔。

  至于我听着,也觉得内心渐渐变得坦诚和舒服,原来兰萱心里是明白的。

  “其实,从来没有。我不知道别人,至少我没有。如果别人会有这种想法,我也会尽量的去调整别人这样的想法。正凌,而我可以证明的是,我如果真的把你当成了曾经的那个家主,只是需要一点儿成长时间来恢复的话。我就不会去做出要把消息放出去的决定了。”

  兰萱再次平静的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很诧异,这和兰萱的决定有什么关系?但我没有急着问,只是说出了内心压抑的最久的事情,我说到:“兰萱,既然你那么明白。或许,给我时间成长,我也不一定能恢复聂炎的能力,为什么要如此尽心的辅佐我?为什么又要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其实...于我来说,如果你们介绍不了我是叶正凌,而不是聂炎这个事实的。家不家主,我不在意,也可以不做。”

  我话说到这里,兰萱一向平静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点儿变化。

  可是我没有在意这个变化,而是低头低声的说到:“真的,我不在意的。我不是装什么,我好像真的不是太在意自己安危的什么问题...我唯一在乎的只是,经过这些天,我对你和苏灵有些舍不得,对这个家族里的人...”

  ‘啪’,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杯子碎裂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兰萱手中一直端着的咖啡杯已经掉到了地上,杯子碎裂,而杯子里的咖啡在木质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深咖啡色的轨迹....

  我下意识的想去收拾,但是兰萱却是淡淡的,也是显得有些冷的说到:“我来就好。”

  说话间,兰萱就去整理碎片,而我有些呆愣,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兰萱现在根本就不想听我说什么?

  但兰萱也很心乱的样子,只是破碎的咖啡杯子,她在收拾的时候,竟然把手弄破了。

  “tina。”我看了,觉得心里也很沉重,下意识的去拉兰萱。

  兰萱却反应激烈的,一把就推开了我的手。

  “tina....”我又叫了一声兰萱,人却是闷闷的。

  兰萱此刻已经停止了收拾咖啡杯,而是叹息了一声,重新最好,依旧用我最熟悉的眼神看着我,沉默好了一会儿,才说到:“家主在当年,并没有留下一男半女,就英年早逝。但一切的线索和他留下的一些东西,都告诉了我们。家主还会再回来,再出现的。只是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形势。”

  “加入猎妖人的家族,就如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能进去,能不能退出,却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毕竟,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所谓敌人,生死恩怨消...因为面对的是另外一个种族,结下的仇恨。你懂吗?更何况,我们的祖先,是由家主收养,收留,并一心一意培养,对待的自家人。甚至可以说,家主对每一个人都有救命之恩。这更是切不断的联系。而我们从小受的教育,第一个认知,就是我们是火聂家的人,对火聂家必须要忠诚。我们学说话时,甚至很多人第一个会叫的词语,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是聂家主。”

  我沉默的听着,听着兰萱诉说这一切,就像是一个神话,却又那么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这就是千百年来的传承,有些感情也一并传承了下来。你如果想听,我可以举很多例子...就好比,别的小孩子小时候听童话故事的时候,我们听的是家主聂炎的传奇。你觉得像不像洗脑?其实不是...是祖辈那种真诚的,出自内心的对聂炎这个家主的热爱和尊重传承了下来。”

  兰萱手指上的鲜血有一些触目惊心的感觉,我沉默的拿起桌子上的纸,帮兰萱擦去了。

  兰萱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却也没有拒绝我了,而是继续说道:”明白吗?这一切?而这千百年来,我们小心的过着日子,因为少了家主的庇护!但我们心里也一直一代一代的传承着一个希望,家主会回来。我们并不能接受,像其它失去家主的家族一般,或者是加入别的家族,又或者是重新拥立一个猎妖人来做我们的家主。火聂家声名赫赫,丢不起这个人,我们的情感上也更不能接受。”

  “而我们到底盼望到了希望。你出现了...一切的证据都指明你是家主用另外一种形式回来了。所以,既然是另外一种形势,我自然能接受你是叶正凌,而不是真正的聂炎...对于我来说,你根本不需要多厉害,也不需要恢复家主当年的风采,你的存在就是一个精神上最大的安慰了。难道你还不懂?你刚才竟然和我说,家不家主,无所谓....你知道,那一刻,我心冷的感觉吗?”

  说完这些话,兰萱沉默了。

  而几乎是没有见过的,她的眼中竟然泛起了泪光,她就这样定定的看着我,直到看得我脸发烫,心里也越来越难过。

  “兰萱,对不起。”沉默了很久,我才憋出了这样一句话,我在这个时候,痛恨自己不能给予更多的安慰的话语。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甚至没有做错。我只是自己情感上难以接受吧?”兰萱幽幽的叹息一声。

  “兰萱,我...其实愿意去背负起火聂家的,我其实,也很想认同这个家主的身份。我...我只是怕..怕我保护不好你们。尽管,我对聂炎这个身份看得不是很在乎,可是有一件他做到的事情,我很想做到,也很在乎,就是我..我很想保护你们。尽管,这句话,我说的是那么的没底气。”看着兰萱的失望,我终于说出了压抑许久的话。

  我是一个不容易接近和交往的人,但我也太明白我自己心中的那种情感。

  只要是被我接受的人或者事物,我愿意用一百个真心去付出,去真诚的对待...并没有矫情,而是我了解我自己。

  而我,已经接受了兰萱,苏灵,甚至那天晚上的暗卫...至于整个火聂家,我也正在接受中,我自己必须承认。

  听闻我的话,兰萱眼里忍了很久的眼泪,忽然就掉出来了,她哽咽着对我说了一句:“这不就够了?而刚才那样的话,你答应我,永远也不会再提起!”

  “我答应你。”我很郑重的答应了兰萱,我忽然意识到,如果这样的话,是让火聂家所有的人听见了,带给他们的可能不是伤心,而是一种崩溃吧。

  听见我的话,兰萱笑了笑,尽管只是微笑,却能感觉她真的笑得很开心,也发自内心。

  下一刻,她就抹掉了眼泪,说到:“那我现在就给你说一下,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吧?”

  “嗯。”我还是不情愿,但经过一番真诚的交流以后,我的心情却像跨越了一个很大的阻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仐三说:
好吧,这一章跨越过了心理的障碍,下一章,是时候开始把艺术家揪出来了!这一卷,快要进入最高潮的部分。但只是山海百妖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