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一章 皮套的谜题

第七十一章 皮套的谜题

  我等待着兰萱告诉我原因。

  就在之前,她还跟我说了,这个决定至少是证明,她不是把我当成聂炎的证据,我心里就一直在奇怪,这两个事情怎么联系起来的?

  兰萱也从来不是一个啰嗦的人,很快的就说到:“正凌,我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你应该听说过吧?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说,有了和能力不匹配的东西,不一定是件幸运的事情,很有可能反而是一种负担。”

  “可是,这个消息,目前为止,也就只有你和我,还有昏迷中的苏灵知道啊。”我还是没有弄懂。

  “所以我才说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我只是想这样说。这个消息我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之前你们的遭遇,一个暗卫已经苏醒了,我大概也知道了一些。童帝出现能轻易镇压的妖,可是我们呢?”兰萱很直接,直接到就连自己家族最弱势的东西,也面对的异常直接。

  倒是说的我很不好意思了,可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

  但我听见,心中一动,追问了一句:“那些伤者苏醒了吗?那我朋友?”

  “没,只有一个暗卫苏醒了。他没有受到什么皮肉伤...而你朋友,比其他人昏迷的更沉,情况最严重的就是她和苏灵。”兰萱淡淡的叹息了一声。

  “那..?而我不也受了皮肉伤吗?”我是发自内心的担心,也说的是实话,毕竟我肩膀上的包扎还在。

  “我不是专业的,我也弄不懂。现在看来,竹老可能暂时处理不了,而我已经请人了,而那个医字脉的修者也是答应了。”兰萱说了一下情况。

  她总是这样,事情办的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我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也想不出还有谁会比兰萱安排的更好。

  “好吧,继续刚才的话题。正凌,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想必你也懂我的意思了。再直接一点儿,就是我们能确认这个重要的线索,并以此找出那个艺术家又如何?找到了之后呢?我们凭什么去抓住他?这才是重点!而且我仔细思考过了,那个艺术家只是从封印之地而来的,能给我们带来封印之地的线索...你要相信,我把消息刻意的放给几家实力强悍的,在这种制约之下,无论是哪一家,都不可能真正的完全隐瞒住抓住了艺术家的结果的。”兰萱在给我分析。

  而我觉得,兰萱真的很厉害,一个简单的线索处理,能被她想的如此面面俱到。

  但我并没有从内心去认同这个做法,我不知道,感觉我有自己的骄傲,而这份骄傲一直没有太强烈的表现出来过,但也不容践踏。

  就像,那个时候庄婧的挑衅,我不能认输,也不能逃避一般。

  但兰萱还暂时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继续说到:“如果是这样,封印之地的线索就会被逼出来,无论是哪一家得到了。而我们,可以用这个消息,让每一家都许下承诺,得到了封印之地的线索,必须第一时间分享给我们。”

  “按照,猎妖人家族是最重承诺的。毕竟代表的是一个家族的颜面。而同时和几家交易,等于又为消息的真实性上了一道保险。所以,我们可以不用直面艺术家,而得到最重要的消息...明白了吗?等得到了封印之地的消息,怎么争夺山海百妖录,再商量吧。”

  兰萱到此时,终于说完了她的分析。

  末了,她稍微低声的说了一句:“正凌,你现在明白了吗?我如果真的把你当成家主,不是叶正凌。我就不会采取这样有些伤颜面的做法,我会压下消息,等你成长起来,再....就算现在时间紧迫,你成长的时间可能不会多。但,如果我真的笃定的话,恢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认同兰萱最后的说法,看来她真的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把我当成聂炎,才对我寄予了全部的希望。

  他们只是失去了家主太久,需要我的存在。

  但就像皇帝驾崩,幼子登基一般...幼子能做什么?但就是一个国家稳定的象征,有皇帝在,至少天下就不会大乱起来。

  更何况,他们传承下来,失去了我上千年之久了。

  我是彻底的想通了这个道理。

  “正凌,而我对你成长那么在意,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在这个时代,我希望每一个人活下来。就算你不是聂炎,我们的希望也只能放在你身上。你强大一分,每个人活下来的机会就多一分。”兰萱再次给我解释了一句。

  “况且,是留下了这种你会强大的希望的。”说完这句话,兰萱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而我却是真切的听到了,忍不住奇怪的问到:“TINA,你说什么?”

  兰萱一个回神,说到:“只是一个说法罢了。你不必在意,倒是我的想法你赞同吗?”

  我听得出来,这恐怕是兰萱又在敷衍我的意思吧?她又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了吧?

  我识趣的没有追问,也把这个当成是自己的一个希望吧...而我也直接给兰萱说了:“到现在为止,我并不是很赞成你的决定。TINA,尽管我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但,你还是给我一些时间吧?毕竟,现在也不急,我们可以找出来艺术家是谁,再卖消息,不是更有价值?在这段时间内,能先等等吗?”

  我只有这样说了,因为我找不出更多的理由来说服兰萱...仅仅一小段时间,我能变强大吗?说出来,我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但,我的确不甘心就这样把消息放出去了,那意味着,以后去抢夺百妖录得时候,会凭空多出许多障碍,失去了暗度陈仓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无论我怎么样说服自己,也接受不了,借他人之手来办事的做法。

  我有点儿‘讨厌’自己吧,在某些问题上,真的懂不得变通...显得让人着急又笨,可是如果真的懂得妥协了,那我还是我吗?

  面对我的说法,兰萱看了我一眼,沉默了只是一秒,说到:“也好。毕竟通过这么重要一个线索,再去找出艺术家的确不会太困难了。至少,可以从那段死亡录像的来源调查起来。这比人海中找人容易太多了。”

  是的,只要确定了是这段录像里的某个人,还有双眼的特征,会难吗?

  在刚才见识了兰萱的‘手腕’以后,不为这个女人办事能力所折服都不行...她真的很厉害,有了这样一个线索,你根本不必怀疑她找不到人。

  话题说到这里,也就算结束了。

  我伸了一个懒腰,心情却是无比的轻松...刚想说点儿别的,放松一点儿的话题,就比如说听一下关于聂炎的传说什么的,兰萱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叫了我一声。

  “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兰萱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件东西,摆在了我的面前。

  这个是...我看着桌上的东西,不就是我昨天和兰萱分别,去睡觉之前,交给兰萱的吗?这件事情我原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兰萱拿出来,我几乎都快忘记了这件事情的。

  对的,我交给兰萱的是一个皮套。

  就是在昨晚那一场艰难又狼狈的战斗之中,唯一的收货!

  我根本想象不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只有交给兰萱让她去处理..难道这个奇怪的东西,她那么快就有线索了?

  “兰萱,调查处来了吗?这是什么?”我随手的把玩着这个皮套,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大小也就装下我食指的程度,而且还留了一小截在外面。

  上面那个毁掉的仪器却是很精密的样子。

  另外,还有一个不怎么让人在意的细节,就是上面有一个明显坏掉的扣儿...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那仪器,很快就分析出结果了。是一个跟踪设备,懂了吗?就是说,皮套上有一个跟踪设备,谁带着这个皮套,会一直被人盯着行踪的。重点是,这个跟踪设备可能会随着这里被破坏,而跟随着一起被破坏。”兰萱说的是扣儿那个地方。

  这不神奇,可能只是一个小手脚什么的?

  我却拿着皮套陷入了沉思,这意味着什么?和昨晚的事件有没有关联呢?


仐三说:
好了,今天的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