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二章 平淡的日子

第七十二章 平淡的日子

  我遇见事情虽然爱分析,但我不是福尔摩斯,就算是福尔摩斯也不可能件件事情都能分析出一个结果。

  所以,我拿着皮套看了半天,也想不出这个皮套到底在事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正凌,如果你实在想要知道,我觉得不妨可以试着和童帝交换一次消息?”兰萱见我陷入了沉思,忍不住这样提议了一次。

  我摇摇头,有些索然无味的放下了皮套。

  毕竟,一个突兀的出现的小妖,不见得能引发我多大兴趣?即便他说接近阿瑶是为了辛夷。

  可是,阿瑶也在我这里,如果她真有什么线索,我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来问的。

  再说,这个皮套还不一定和事件有着必然联系呢?

  见我摇头,兰萱也不再提起这个事情,只是问询了我一句:“正凌,你的意思是这个皮套可以不列入重点调查了?”

  “嗯,暂时这样决定吧。毕竟眼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我给予了兰萱肯定的答案。

  我和兰萱的对话到这里就算把重要的事情都商议完了。

  而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过的平静且有规律起来。

  对于艺术家的调查有了明确的方向,所以变得紧密而忙碌起来...就如兰萱所说,一切先从那个死亡电影的源头调查起来,并不算难事。

  为此,兰萱成立了特别的调查小组,至于我就是统领这个调查小组的人。

  由于某种不能说出口的心理,我依然拒绝暴露自己的身份,对于我这种心理,兰萱深深的了然,但是也劝告了我一句话,大概就是,我能理解你觉得自己现在能力有限,不想让大家失望,所以不想要公布身份的心理。但,我还是希望你记得,我曾经说过,你存在就是一个精神上的安慰。

  聪明如兰萱,从来不点明要我做什么,或者是应该怎么做?只是三言两语点到为止就好。

  我能明白兰萱的意思,这个身份不可能隐瞒太久了。

  不过,她还是对那个小组宣布,我是她从外面请来的人,就负责领导这个小组。

  很简单的交代,也不说明我是谁,干什么的?更不说明为什么要请我这个外人来主导这一次的重要调查....但奇怪的是那些组员也纷纷接受,并没有半点的不满和疑问。

  我知道,这并不是兰萱用了什么高压政策,而是她极高的威望,让人们自觉的对她信服。

  我偶尔也会想,如果我公布了身份?这个家族的人又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我呢?会像对兰萱那样吗?想起来这个问题,我就很忐忑。

  我已经不可避免的对火聂家越来越在意,而且在意的很自然...我自己也分不清楚这是灵魂中的本能,还是我觉得火聂家的人打动了我?

  说是统领工作,实际上也算不上忙碌。

  我的主要工作无非就是每天听一下手下这些能人的调查工作进度,如果调查方向我认为出现了偏差,可以适当的调整一下。

  这样看起来,这个所谓的统领好像‘打酱油’的,事实上又很重要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抱着忐忑的心情没有什么自信的去做,以为自己肯定到最后也就是装模作样的打打酱油。

  却没想到,偶尔也会在听汇报调查进度的时候,灵光一闪,给出一些建议。

  而事实证明,这些建议很有效果,从很多方面加快了调查的进度...而那些组员看我的眼神,也渐渐的从平静变得有一些尊重在其中了。

  我很珍惜这种尊重,感觉好像自己也越来越认同家主这个身份,不然按照以前我的性格,根本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

  在这边工作很顺利。

  在另外一方面,我变得无比‘勤劳用功’,而这种勤劳和用功甚至超越了我在山门的岁月。

  只因为我迫切的需要力量,所以丝毫不敢懈怠自己。

  每天在固定的时间会出现在公司,大多数时间都会在练功房,各种的练功,修习...和纯粹的修者不同,他们更注重灵魂层面,术法功力层面的修习,就算身体上的锻炼,也只是为了养生。

  绝对不会去练习有杀伤性的武家功夫,练功的人都知道,真正的武家功夫伤身。

  但,猎妖人面对的战斗那么特殊...这种武家功夫也是非常有必要去练习的,在偶尔汗流浃背的时候,我会想,师父从小就给我打下了这方面的基础,并花大代价为我熬制汤药补身,就像一场早有准备的事情。

  好像,他无比笃定我会是一个猎妖人。

  不过,这种想法又被我否定...只因为,在山门之中的岁月,师父表现平常。就把我当做继承山门传承的一个修者,并没有半点提起我会怎么样特殊...我虽然被师父赶出山门,但我并不认为师父会骗我,一直都是如此。

  自然,武家的功夫只是我锻炼的一部分。

  更多的时候,还是修习道家的术法...搞笑的是,我这个灵觉差劲儿的人,对任何的术法修习起来都像一个笑话,常常是浪费了很多时间,连基本的沟通感应都做不好,只得放弃。

  有些浪费我那牛逼师门经历了那么多岁月收集起来的各种道家法术了。

  可我也没有因此而颓废,毕竟我在山门所学也不是以这些道家的术法为主,师父只是说在有兴趣的情况,修习也是无害,山门主修的毕竟还是阵法。

  所以,在这些天,我最拼命修习的是阵法的各种,哪怕有一天费尽心力布置完一个阵法以后,累得睡在了练功室,我也觉得内心无比的满足。

  在这里,我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修习,除了陷入昏迷的苏灵,再也没有人能来这间练功室了。

  我并不知道,我的进步有多大...毕竟,我山门的传承最大秘法还是涉及到两件儿东西,本命阵印和本命阵纹...如果少了这两件儿东西,按照师父的说法,我那牛逼师门那么多年的传承也会流于平庸。

  但我并没有办法在这两样上进行修习,在山门那么些年,师父并没有把这个最核心的东西传给我和正川哥。

  或许他是认为时机未到,而其它的原因我不敢猜测。

  我只能给自己定下来一个目标,那就是无论如何,在阵法上取得长足的进步。

  一切原因还是因为师父的一句话,不管传承是不是流于平庸,但若在阵法上的造诣能够到玄级阵法的布置百分之百的成功,并且一人能够独立的在一定时间内完成,绝对没有人敢小看这个人的实力,即便那个神秘的江湖中,圈内人也是如此。

  我是已经忘记江湖梦多久了?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可笑的是,生活就是这样...当你忘记了当年的某一个追求时,你却发现其实你已经身在其中了。

  这些就是我这些日子来生活的全部。

  我也曾想,我是否该多投身关于聂炎的力量上?只是我无奈的发现,我脑中存在的那些功法信息,全部都需要大量的灵魂里来支持。

  除了那组特殊手诀的前几势,我的灵魂力不足以支撑聂炎留下来的任何术法。

  那大名鼎鼎的《镇妖咒言》更是想也不要想...只是生涩的念出小半段,我的灵魂力就会如同流水一般的消逝。

  更无奈的是,灵魂深处的封印,根本纹丝不动..好像就如我分析的一样,只有在遇见了妖的情况下,并且引发了某个点的愤怒,封印才会松动。

  但我明明偶尔就能感觉,那封印的阵纹有些地方黯淡的明显,好像就要崩溃的样子,却没想到是如此的强悍。

  莫非,我应该从封印的事情上去想一个办法?但是面对那强悍的,并且是布置在灵魂上的高阶地级阵法,我并不认为我现在有任何的办法能够撼动它。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我肩膀上那个所谓的灵魂印记越来越深了...一个清晰无比的爪子已经明显的浮现出来。

  带着一种不真实的沧桑感和力量感就这样出现在我的肩膀,就像一个精美的纹身。

  可惜的是,它并不是纹身...却像是在我身上的一个紧箍咒。

  从练功室出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在洗脸的时候,看着这个纹身,就有这样的想法。

  而思绪好像也会因此而凌乱,就比如我笃定的认为师父不会骗我,是真的吗?那在那个莫名其妙的村子里发生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连正川哥好像都知道些什么?

  是我自己一直逃避着,为师父找借口吗?

  带着郁闷的心情,推开了窗户...窗外,夏天的痕迹已经消退的越来越快...秋意越来越深,是有些凉了。


仐三说:
今天没事儿,早点儿起来更新。昨天陪朋友,喝了一些酒,却发现早上起来,竟然非常清醒,真是神奇。另外,这一章是一个总结过渡章,也为叶正凌以后关于阵法的一些应用铺上一些伏笔,毕竟叶正凌的传承是来自山门,并非完全是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