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三章 家族的责任

第七十三章 家族的责任

  所以,算下来,离最初开始调查的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半个月了吗?

  进展好像不错,却又总是缺乏一些关键的东西。

  我相信这始终是会水落石出的事情,现在需要的不是焦躁,而是更加的耐心将所有的线索再整理一次,说不定会寻找到新的突破口。

  另外,调查也并没有进入瓶颈,也还有各种琐碎的东西在调查中。

  只要还能继续下去,就好!

  虽然兰萱,还有许多人都口口声声这个时代如何,我又是如何的危险...但在这种安逸中,我好像也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危险,就快要淡忘这件事情了。

  总是觉得,自己现在剩下的是大把的时间,所以不用急。

  只不过,也这是难得的‘奢侈时间’,竟然还能站在窗边发呆,窗外的夜色依旧璀璨,秋风习习打在脸上...也总是能抚慰一点儿内心的不平。

  在平静了一会儿之后,我终于是关上了窗户。

  每天这样的生活,让我充实但也劳累,只是站了一会儿,倦意已经开始上涌。

  却是在刚刚洗漱完毕以后,听见了敲门声的传来。

  我都懒得问是谁,直接叫了一声进来...因为,在苏灵受伤以后,唯一还会来房间找我的只有兰萱。

  没有锁住的门被推开了,果然是兰萱。

  这段日子因为调查的原因,兰萱一直‘镇守’在总部...但我不太清楚,她在忙些什么?我每天这样忙碌,很疲惫,她更是。

  我们相见的时间并不多。

  “睡了吗?”兰萱进屋以后,只是平静的这样问了一句,只是神色一如既往的疲惫。

  “刚准备睡呢,现在还没。”我照实回答,兰萱是一个时间很宝贵的人,我相信她若非有时,绝对不会这个时间点来找我。

  “那就好,你可以第一时间去看你朋友了,她苏醒了。”兰萱对我说到。

  “什么?”我原本是坐在床边的一张单独的软沙发上的,听到兰萱这样对我说,忍不住站了起来,我简直太佩服她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她竟然能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说话间,我开始找外套,身上穿着的睡衣也懒得换了,就准备这样下去了。

  但是,我依旧没忘一个问题,问了一句:“苏灵呢?”

  “比你朋友早两个小时苏醒,只是需要休养一下。就暂时没有通知你,毕竟她很快就可以回来工作了。因为受的那些皮外伤,早已没有大碍。醒来,也只是需要清除一个关键的地方罢了。”兰萱对我说了一句,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朋友是最晚一个醒来的,在她之前,其他人都已经苏醒。”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穿上了外套,脚步匆匆的走向了门外。

  兰萱不需要我提醒什么,早已经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听到她的说法,我很开心,毕竟半个月了,谁不为这件事情焦躁?只不过是强行压下了而已...事到如今终于解决了,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太好了。”

  兰萱却是不很满意,在我身旁对我说到:“没有什么值得好的,我的面子到底薄了一些...能请来的医字脉修者,来得最快的一个,也是拖到了现在。不然...”

  说到这里,兰萱停住了脚步,认真的看着我,我也回头看着她,她说到:“正凌,我的手腕再强,也只有如此了。你会见谅的,对吧?”

  “我会背负起更多。”我是这样回答兰萱的。

  有些东西,不必说穿,这句话就是给兰萱最大的安慰。

  我们找到电梯,很快下了楼...此时,楼下外间最大的公司只亮着最昏暗的灯光,一般的员工早已下班。

  我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问兰萱一句:“既然医字脉的人来了,原因是什么,查明了吗?”

  “大概是他们的灵魂被另外一股力量给压制了,说是灵魂力...毕竟能够压制灵魂的,只有灵魂力!但那种阴寒却又不完全是..人的灵魂力是一股阴性的能量,但只是很纯净的阴阳二气中的阴..并不带那种寒意。只要把那股力量给消除了,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兰萱给我解释了一下大概。

  我的眉头微皱,低声说到:“那就再明显不过了啊,分明就是用妖力压制了大家。”

  “所幸的也只是,那个妖物能力有限...否则伤及了灵魂就难弄了。好歹只能压制!这是那个医字脉修者的原话,当然,他显然不知道妖这回事儿,只是解释这股力量‘力道’还不足。”兰萱的话里倒是有些不幸中的万幸这种意思。

  “不,庆幸的是,他们都是在那个妖物吞下某种神秘的紫色东西之前,伤到的。”我深知那晚的情况,补充了一句。

  “紫色吗?真是有趣...那位陈先生,你还记得吗?陈承一!”兰萱莫名其妙的提了另外一个话题。

  我自然记得那个人,给我一种仰望的感觉,我想我死都不忘记如此深刻的印象。

  而只见一面,就能给我留下如此印象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

  我还记得他曾经给我画了一幅地图,写了一张条子..意思也给我表达的很明白,就是我遇见了不能解决的问题,还真的可以去真正的鬼市。

  只不过如今,我遇见的困难不少,但都没有什么去鬼市的机会,这件事情就几乎被我遗忘了。

  但那又如何?我并不觉得陈承一和紫色有什么联系啊?

  这样想着,我们已经来到了那个医疗场所办公室的外边儿,兰萱在门上的密码锁输入了一行密码,门就自动开了。

  我跨进了房间,听见兰萱嘀咕了一句:“我只是好奇怪,那位陈先生说过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是紫色可并不是什么好颜色。”

  这算什么?我无语看着兰萱,兰萱也难得放松的对我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

  然后,这件事情的谈论也就到此为止,我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了这个医疗办公室内。

  在这个时候,人员已经苏醒的情况下,再也没有初日那种忙碌...剩下的,也只有一两个守夜的人,其中就有那天我遇见的那个竹姓的小姑娘。

  但她好像已经明显遗忘了我,反倒是看见兰萱,眼神中闪烁着尊重与惊喜的快步扑了上去,亲热的挽住了兰萱的手。

  兰萱却笑笑说到:“竹丫头,现在我可没有空跟你多聊。必须去见见一个重要的人,把监控病房打开吧。”

  “好。”那个竹丫头倒是很痛快就答应兰萱了。

  从始到终都没有注意到我,甚至连兰萱要带我进那么重要的病房,也不会问具体的原因。

  我已经习惯人们这样尊重兰萱了...只是在进了病房以后,我站在门口小声的问了一句兰萱:“一般的家族人都挺怕你的,这个小丫头倒是和你很亲热的。”

  “嗯,是因为我也对她好啊。知道吗?她是学医的天才,是竹家下一代的希望...也会成为火聂家的顶尖人物。因为圈子里的医字脉修者,有好几个都看中了要收她当徒弟。她却一心想跟着苏先生学艺。”兰萱低声的提起了一点儿竹丫头的事情。

  “哦,那苏先生答应了吗?”我只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脑中却想到的是火聂家附属家族的资料,总共六大家族——梅兰竹,苏黄任。

  说起来梅兰竹好理解,但偏偏差了一个菊。

  而苏黄任却都是隐晦的指望的药材——紫苏,黄精,人参(任)。

  对于差一个菊的原因,也只是聂炎当年赐家姓时的一个念头,什么事情不求圆满,能有四分之三就好...人不能太追求完美,就去掉了菊。

  总之,兰萱给我的资料里是这样写的,也不知道聂炎何以会忽然有这样的想法。

  对应的则是梅家是武道为主,火聂家最精英的好身手成员一般都出自梅家。

  而兰家,则是以经营之道为主,这个经营二字,包含的就比较复杂了,可以理解为经营生意,也可以理解为经营家族等等。

  竹家很简单,就是传承的中医,这和修者圈子里的医字脉还是有一些区别。

  苏家呢,则是负责情报收集。

  至于黄家,则主要是负责火聂家的兵器部,这个我比较奇怪,还需要一个特别的兵器部门来负责,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最后的任家,最早的先祖,就算是平常人中比较有天赋的...所以,聂炎会挑一些,他能学会的入门级别的猎妖人手段教给他...并且说这种天分是能传承的天分。

  所以,任家算是六大附属家族中精英中的精英,一般也鲜少出现在这个总部,都在混迹修者圈子,为火聂家多培养一点儿隐藏实力。

  毕竟,就如聂炎所说,他们的天赋是能够传承的,还真有资格去混迹修者圈子。

  这大概就是火聂家六大家族的传承...但也不是绝对,除了少数精英子弟,其他的普通子弟,在这六门中感兴趣什么都可以学习,也不限制什么。

  这是绝对的自由。

  我想起这些不由得有些发呆,而兰萱轻轻拍了我一下,说到:“正凌,你不去看看阿瑶?”

仐三说:
好了,今天的两更完毕至今为止,还差大家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