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阿瑶的怒火

第七十四章 阿瑶的怒火

  醒来的阿瑶面色已经不像昏迷的时候那么苍白了。

  只是睁开双眼却真的不如闭上双眼,因为从她的眼中我看到的是一片死寂。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就好像自己身处在何地,是什么样的境遇,甚至自己是谁都不重要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打开双眼的她让我看到的是这样的绝望。

  所以,我坐在她的身旁,低头削着手中的一个苹果,满肚子的问话却是一句都问不出来。

  兰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了,这间环境不错的病房之中,只剩下我和阿瑶,沉默到压抑,而又压抑到有些冰冷。

  手中的苹果终于被我削完了,好像做完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有些手足无措。

  阿瑶根本没有看我一眼,甚至眼珠子都没动一下,我试着把手中的苹果递给她,她没有半分兴趣的样子。

  可是,这样的沉默总也要打破的啊。

  我吞了一口唾沫,不确定她知道一些什么。但到底还是艰难的开口了:“阿瑶,不然你吃半个?昏迷了那么久,都是靠..靠液体维持生命的。”

  说话间,我把苹果切成了两半,另外一半试图递到她的口中。

  我的话没有半分夸张,昏迷的期间,所有的伤员都是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阿瑶的身材原本是属于有一点儿微胖那种,如今我都很难相信,她竟然会瘦成这个样子,只比皮包骨头好了一点儿。

  面对递过去的苹果,阿瑶的眼珠子动了一下,似乎是看了我一眼,但是没有张嘴。

  但这个动作好像给了我一点儿希望,我努力的把苹果往她口中递了递...原本,我和阿瑶的关系也没有好到这个地步,但不知道为什么,离以前的生活越远,我反而越加的珍惜怀念以前的每一个人。

  何况她是辛夷的朋友,境遇又那么可怜。

  面对我的‘殷勤’,阿瑶的手动了,她有些费力的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拿住这个苹果,我赶紧的递到她的手中,我以为僵局会就此打破,却不想阿瑶接过了这个苹果,却忽然发疯一般的朝着我砸来。

  我对她这样忽然的爆发,全无准备,虽然下意识的去躲闪了一下,苹果还是砸到了我的手臂上。

  “阿瑶....”我不明白阿瑶为什么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忍不住低声叫了她一声。

  是的,我以前和她的关系不太好,可是出于辛夷的情面,她也不至于这样撕破脸来对我,更何况从始到终我都没有得罪过她。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想找兰萱去询问一下医生,是否阿瑶脑子出了一点儿毛病。

  “滚..你滚吧,何必在这里虚伪的对我?”面对我无辜的问询,阿瑶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尽管声音非常的虚弱,但那种厌恶的情绪却异常的激烈。

  我并不是一个脾气太好的人,一片好心得到这样的对待,就算我不至于和她计较,但也不代表我还会一直会热情的面对她的冷淡。

  我的神情也渐渐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平静,只是说到:“阿瑶,如果你不愿意见到我,我也不介意。尽管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完全可以在这里休养好身体再离开,在这期间,一切的东西,衣食住行,包括治疗..你都不必担...”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阿瑶就冷笑了一声,看着我,说到:“叶正凌,你现在是飞黄腾达了吗?刚才看你身边那个女人也挺不错。也好,正好死了辛夷那丫头的心。”

  她的话让我心里又升腾了起了一点儿火气,我和辛夷的情谊我想除了陈重和周正,恐怕没有人能够理解。

  至少在我看来是很纯真牢固的兄妹之情,我容不得别人胡乱猜测来‘玷污’她,所以我的语气从平静也变得有些严肃了:“阿瑶,你有什么情绪,我不知道。但你最好不要胡乱的说话。我和辛夷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评论。我刚才只是想说,我无所谓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情绪...但是,辛夷现在说不定有危险,你做为她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知道什么能告诉我。当然,也不必现在,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如果你不想见到我,那么随便通知一个医务人员找兰萱也可以。我言尽于此,我走了。”

  我觉得能够冷静的说完这番话,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当话刚说完,面对阿瑶憔悴的脸,失落而焦虑的双眼,我虽然同情,但也仁至义尽...我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呵呵,叶正凌。”没由来的阿瑶在我身后冷笑了一声。

  我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她。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吗?那是,因为我替辛夷不值。她那么善良的一个姑娘,偏偏就死了心一般的爱了你那么多年...一年又一年的算着你什么时候回来,却又在回来以后,看着你身边的女朋友换来换去。你有什么资格?一边享受着辛夷对你那么好,一边这样伤害她?你是欺负她那种内向的性格,什么都不会说出口吗?”阿瑶生怕我听不清楚,一字一句咬字异常清晰的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的眉头皱起,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燃烧起了熊熊的怒火,朝着阿瑶走了两步,声音低沉的吼到:“你胡说什么?”

  我绝对不会相信辛夷对我这种感情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太过知根知底了,我们也习惯了兄妹的相处模式...我根本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它,我觉得这个很珍贵。

  我忽然的发火,让阿瑶的严重闪过一丝畏惧,但她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异常‘勇敢’的坐直了身体,直面的看着我,几乎是冷嘲热讽的说到:“你有什么好值得辛夷喜欢的?几句话就受不了,想要发脾气了吗?你以为你对待我,可以像对待辛夷那样‘肆无忌惮’吗?想要不理就不理,想要发火她就得承受着...叶正凌,我告诉你,原本我是懒得和你说这些,因为辛夷一再的阻止我。但是,我昏迷的时候,我什么都清楚...我只是想起了我自己。”

  原本我看向阿瑶的目光已经是冷的可怕,她那些‘胡言乱语’简直让我有一种想塞住她嘴的感觉。

  但是她那最后一句话,却让我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

  我是亲自看见了那一幕,醉酒的阿瑶对着那个妖物说着喜欢,又看见了后面的一幕,那个妖物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向阿瑶,说她也配喜欢自己?

  这一切,如果阿瑶不知道,我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和她说的。

  因为我了解,就算她是一个性格很直爽直接的女人,能借酒当着那么多朋友对一个男人说喜欢,是用情很深的。

  这份用情被这样侮辱,只要是还有一点儿人类情感的人,都会深深的受伤。

  但她竟然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的火气稍微熄灭了一些,我知道辛夷阻止阿瑶说这些,是因为我们真的没有阿瑶想象的那种别的情感,阿瑶可能误会了我们...但她有些话也说的对,因为和辛夷相处的太久,太熟悉了,我的确‘肆无忌惮’。

  她爱跟着我,可是我忙碌的时候,是顾不上理她的,甚至有些‘烦’她跟着我。

  我知道自己脾气也不好,有时候觉得辛夷太呆了,忍不住会对她发火。可是,我并没有恶意...

  阿瑶也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吧,她只是做为朋友看不下去,那再联合起她以前的行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

  再这样想着,我心中已经没有怒火了。

  只是走上前去,语气已经变得柔和的对阿瑶说到:“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但那些事情以后见到辛夷了,都是可以再解释的。我说的话,你也许听不下去,但是我还是想说,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放下吧。人,只要熬过了一些难过的日子,离开了错的人。那总会有好过的日子,对得人的。”

  这个时候,阿瑶已经扭头看向了窗外。

  灯光之下,她腮边的泪水剔透,她鼻子堵着说到:“他是一个妖怪吧?”

  “啊?”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阿瑶要说什么。

  阿瑶转头看着我,用手指轻轻弹去了腮边的泪水,冰冷的笑望着我,说到:“是吧?他根本就不是人,对不对?我昏迷的时候,都已经听见了很多,只能不能醒来。只不过,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的吗?如果是不喜欢,怎么对待都可以?都能轻松的不投入感情的,对不对?如果不对,转身走掉...反正有好过的日子,对的人吗?我和辛夷...谁也不比谁好过。当然,我更惨一点儿。因为她遇见的是男人,我遇见的是个男妖怪。”

  “阿瑶...”我不知道说什么,除开她说我和辛夷的事,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其它的,也不能反驳...面对感情,男人或许更容易放下一些吧。

  “不过,我的说法也不对。又或者辛夷更惨一点儿,因为她是否还活着,都是一个未知数。”阿瑶忽然叹息了一声,眼神变得哀伤,望向窗外的双眼,泪水滚滚而落。

  而我的全身陡然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