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五章 努力的结果

第七十五章 努力的结果

  之前,兰萱给我透露的消息是有大人物帮助辛夷,辛夷是不会有危险的。

  我对辛夷的消息,最终的印象就停留在她失踪了,是在一个大人物的帮助下失踪的,还暂时不用担心。

  可是,阿瑶跟我说的这些算什么?

  只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就已经不受控制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人女人之间情感的纠缠,什么误会。

  几乎是跑着扑到了阿瑶的面前,手也忍不住握住了阿瑶的手臂。

  “辛夷怎么了?告诉我,就现在了。”我有些失控。

  阿瑶看样子也没有想要隐瞒,只是大病初愈,身体发虚的她,被我逮着双臂,脸上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尽管她可能不想在我这个她讨厌的人面前软弱,可口中还是低呼了一声。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过分’,忙不迭的松开阿瑶的双臂。

  有些烦躁的摸出一支烟,点燃了..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这才稍微平静了一些情绪,对阿瑶说到:“阿瑶,我知道的,你对我不满。但辛夷的事情,一定不能开玩笑。我不知道怎么说,但请你务必马上告诉我,好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整股热血都往上涌,我不确定如果阿瑶再是推三阻四在这个问题上为难我,我会给出什么样的反应。

  如果我能看见自己,那一定是双眼通红的样子吧?

  可是,刚才我那么不理智的弄痛了阿瑶,她却偏偏看我的眼神,没再那么厌恶了,反而缓和了一些,算是心平气和的对我说到:“你这表现,也不算对辛夷完全没情意了。”

  “我怎么可能不在乎她?!”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接了一句。

  阿瑶也不理我,只是继续说到:“辛夷告诉我,她要去找你。是去到一个一年只有一次机会进去,很神秘的地方。”

  “什么?”我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别这个吃惊的样子。我一个女人都能接受这个世界上有稀奇古怪的事情,你有什么不接受的?她没有告诉我太详细,也没有告诉我她为什么笃定,你会在那个所谓神秘的地方。她只是跟我说了,那个地方在地下,她要去到地下。”

  “地下?”我皱紧了眉头,我似乎有点儿印象,但现在却是不能细想,因为我内心急躁,没有心情去细想。

  阿瑶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继续说到:“这些辛夷是不让我告诉你的,你失踪的那么突兀...她说她一天也等不了。毕竟你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完全不知情,一个也跟着失踪了。”

  “然后呢?”我不甘心的继续追问了一句。

  “还有什么然后?那个傻丫头,根本不听我的劝告,执意要去什么地下。做为她的朋友,她就算说有天堂,她能有办法去,我也信的。对了,她还说,如果她走了以后,你却又回来了,请让我告诉你,她只是去一个地方旅行了,明年就会见到你。因为那个地方,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可以进去,当然一年也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出来。”阿瑶补充的说明到。

  我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流过心脏的血液都变得冰冷,连同我的心脏一起冻结了,冷,而且冷的发痛。

  辛夷这个傻丫头。

  我拿烟的手都在颤抖,只是勉强的追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要说辛夷生死不知?”

  “叶正凌,你是多么没有心?只要用脑子想想,就会知道,一个女孩子去所谓的地下,会有多危险?再说,带她去那个男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吧?”阿瑶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但却不太肯定。

  “带她去的男人?”我吸了一口烟,继续追问。

  “嗯,是一个不说话,很沉默也让人感觉很有压力的男人。辛夷怎么想,我不知道。至少,我是害怕的。不要问我,他长什么样子,我就记得他戴着一副墨镜了,让人根本就记不住样子,但样子又绝对不普通。”阿瑶这样跟我形容了一句。

  说话的时候,她问我要了一支烟点上。

  然后幽幽的说到:“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判断。这个世间,连妖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相比起来,我遇见的那个该死的妖怪,还比那个男人普通多了。”

  我沉默,心中在努力的冷静着。

  我必须承认,阿瑶的一番话,把我的心彻底的说乱了...我理智的判断那个人应该就是兰萱口中的大人物,但情感上,我总觉得辛夷简直分分钟在危险当中,我一刻都不能等。

  我好像忽略了一个关键。

  这个关键反而是阿瑶帮我说出来的:“抛开主观臆测的因素来说,现在你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个男人骗了辛夷...就算这样,叶正凌,你还认为辛夷不危险吗?”

  “我知道了。”我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可是另外一只手,拳头紧握到指甲都几乎掐进了肉里。

  我为我所忽略的事情而感觉到愤怒,欺骗的目的在哪里?

  对于阿瑶所给我讲述的一切,我只给了一个我知道了的平淡回答,但阿瑶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疲惫的靠在了床上,也没有半句想要再骂我的意思。

  尽管我心中心急如焚,想要回去理清楚这件事情,但看见阿瑶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也许我不太理解女人的情感。不过,既然还是要活着,那痛苦也不能一时消失,总是要面对的。善待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等下,我会叫你送点儿清单的饮食来,你多多少少吃一点儿。”

  阿瑶没有理会我。

  但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但在这个时候,阿瑶却再次叫住了我。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在如今这个社会上,一个妖要怎么去处理。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可是做为你的熟人,我有一个请求。”

  “嗯,你说。”

  “如果必须要杀了他,请给他一个痛快。如果不是要杀了他,你们达成了你们的目的。最好...最好不要折磨他。”

  我抿紧了嘴角,还是会想起那个妖物毫不留情的踢向阿瑶的那一脚。

  许久之后才说了一句:“我想你不知道的是,带走他的人,不是属于和我同一个..嗯,家族的人。”

  “你认识的吧?”阿瑶显得疲惫至极。

  “嗯,算得上认识。”

  “那帮我请求他吧?谢谢你了!其实,辛夷的事情我原本就一直想找到你,和你说一声的。也让朋友留意你原来的住处,只要你回来了,就第一时间通知我。可惜的是...你知道的,你始终没有回去过,反而一群人把你住的地方搬得人去楼空,电话...呵,就更别指望了。如果不是巧合的相遇,这个消息不知道何时才能带到。不过,你看在我有这份心的情况下,就请答应我的请求吧。”阿瑶一口气说了很多。

  我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阿瑶,说到:“是的,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人,就算受伤了,一辈子也对这个人避而不见,也不能说不爱就不爱了。”阿瑶再一次转头,似乎不敢面对我的目光。

  这种时候,我也没有那种恶趣味,一定要对一个女人的最后的软弱追根究底。

  到底都是人,谁都是一样吧?若然有如此的深爱。

  我很干脆的说了一声好,就离开了阿瑶的病房...出门,才发现兰萱一直等在门口。

  “tina,你怎么不去休息?”我心中烦乱,但面对tina,还是不敢完全的没有耐心。

  “问出来什么了吗?”兰萱问了我一句。

  我沉默了片刻,说到:“嗯,她有说,是关于辛夷的消息。”

  兰萱点点头,却并没有继续追问我,而是对我说到:“之前,我并不在这里的。之所以,忽然等在这里,是因为有一个消息,必须要第一时间告诉你。”

  “什么?”其实,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什么消息我都没有兴趣听,我满心满脑的都是辛夷的事情。

  “正凌,我想我们已经找出谁是‘艺术家’了。”兰萱望着我,郑重的说到。

  “嗯。”如果之前,我一定会很激动,毕竟半个月的努力,终于追寻到了一个答案,不应该激动吗?可现在我只是淡淡的一个‘嗯’字。

  兰萱有些疑惑于我的态度,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去追问我,而是郑重的问我:“正凌,你不是应该做出决定了吗?这个消息究竟要怎么处理?”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