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七章 童帝的问题

第七十七章 童帝的问题

  入眼处,是一片红墙白瓦。
  
  这里不像是一个郊区普通的民宅,倒像是迁徙了一个苏州的园林来到此地。
  
  好在在不远的周围有些许农家乐,装修的也算不错,这个地方才不那么的引人注目,也或许是因为它就这样独门独院的远离了其它的建筑,所以也才不那么被人给关注吧。
  
  大门是紧闭着的,我等在门前。
  
  前去敲门交涉的是苏灵,在等待了一会儿过后,那个开门的人终于让我和苏灵进去了。
  
  屋内,院子并不算夸张的大。
  
  但是假山流水,亭台绿植相形益彰一个都不少....反倒是房子,只有一栋大概四间屋子的古风大瓦房,外加旁边一个单独的单房就算完了。
  
  在领路人的指引下,我和苏灵被带进了那个古风大瓦房之中。
  
  入眼的大堂装饰的风格依旧是古风,我看着有一些眼熟,倒像是火聂家总部的一些装饰,都是走的唐风。
  
  这让我感慨,毕竟是一个时代的人啊。
  
  童帝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在等待中,那个领我们进来的人为我们泡了两杯咖啡...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端进来两杯咖啡,我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苏灵的神色也泛起了一丝怪异。
  
  那个人好像也看出了我们的疑问,只得小声说了一句:“一切的规矩都按照家主的吩咐来。”
  
  原来是童帝的吩咐?他的品味那么奇特?我只能按照礼貌,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总之,我也是欣赏不来的,但觉得入口香醇顺滑,只是苦涩也是浓郁的,其它就没什么感觉了。
  
  却也是在这时候,一个带着傲气懒洋洋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畔:“做为一个下人,你是否太多嘴了呢?”
  
  这个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童帝。
  
  他如此带着独特魅力中性的声音,只要听过一次,就绝对难以忘怀。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想要与童帝打招呼,却发现那个下人紧张的要命,想起那一晚童帝手下的态度,心想,在水童家,这童帝倒是绝对的权威啊。
  
  或许,今天童帝心情不错,不是很想与那个下人计较的样子。
  
  原本我看那个下人是想要解释的,却又如释重负的退了出去,才正巧看见,童帝已经不耐烦的一挥手让那下人退去的。
  
  “我这个院子怎么样?偶尔来小住,也是能够静静心,稳固一下道心的吧?”童帝的脚步轻柔,却是带起了一阵风,这才翩然的坐在了大堂之中的上首位。
  
  今天的他打扮有些‘怪异’,却是穿着一袭白色的汉服长袍,配上他那修长的身材,和长到后颈窝的长发,也看着算合适。
  
  我不太懂欣赏男人的各种好看,只是想这童帝随便穿个什么也不错。
  
  却吃惊的发现,苏灵看童帝已经看呆了..想必那夜昏黄的路灯,混乱的环境,她也是来不及看得太清楚吧。
  
  面对苏灵的目光,童帝的眼中飘过一丝惯有的骄傲与冷淡,然后只是紧紧的盯着我。
  
  我却是有些恍惚,总觉得这一身白袍,让我的心底泛起一阵阵的熟悉...却也想不起来,究竟是熟悉在什么地方?我曾经看到过一个画面,那纷乱的桃花林之中,一个穿着白袍的背影。
  
  但说起来,和童帝的身影并不像啊。
  
  “叶正凌?”见我半天没有回应,童帝忍不住催促了我一句。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着童帝说了一句:“嗯,院子不错的。”
  
  其实,我哪有心欣赏什么院子,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只能敷衍了一句,不过好看还是好看的吧?
  
  “唔?叶正凌,你好像有些敷衍啊?这个院子我最是不满,风格一点儿都不明了,就像是杂乱的拼凑起来一般。叶正凌,你不会连这点儿眼色都没有吧?”说话间,童帝斜了我一眼,那眼中的眼神已经是有些不满意。
  
  我心里稍微有点儿尴尬,这样敷衍他倒也是能看出来?又何必说穿?这童帝不给人留一点儿面子啊。
  
  但只是沉默了一秒,我还是生硬的转换了话题,对童帝说到:“院子什么的,可以过后再欣赏。不如,我们先谈正事儿?”
  
  好在童帝也没有继续和我纠缠的意思,只是很果断的站起来,简单的说了一句:“那就去我的房间吧。”
  
  说话间,他已经翩然的走在了最前面,而我和苏灵同时起身,跟在了童帝的身后。
  
  却不想童帝却停住了脚步,一个转身,看着我们说到:“叶正凌,你来就好了。她就不必了,我的房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这个说法实在是很不客气。
  
  我转头看见苏灵一下子难过尴尬的低下了头,不由得心头火起,一声冷笑,对着童帝说到:“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而是我火聂家的人,我贴身的人。童帝,你在你水童家什么作风我不知道,但不要在我面前来这一套。至少我不接受,火聂家的人也不接受。”
  
  “哦?”童帝依旧是那副傲慢的样子。
  
  我又冷笑了几声,拉起苏灵的手臂,说到:“我们走,看来童大少爷是没有心思和我们谈的。”
  
  “叶正凌。”
  
  “叶少。”
  
  就在我这样表现出强硬的时候,童帝和苏灵几乎是同时开口叫住了我!
  
  我没有理会童帝,反倒是担心的看着苏灵,苏灵的眼眶有些红,但还是紧紧的拉住了我的手臂,几乎是祈求的说到:“叶少,我没有关系的,你自己进去谈也是一样的。兰萱姐要是知道因为这个,导致合作失败,我也会被责备的。”
  
  而童帝却是冷哼了一声,说到:“叶正凌,你活几辈子,还是依然如此任性妄为啊。”
  
  我依旧没有童帝,而是看着苏灵,她已经急的泪水都快要出来了,我心不忍,只能拍拍她的手臂说到:“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会办完事情的。另外,也不要和不说人话的家伙计较。”
  
  苏灵轻轻的点头,似乎也不畏惧童帝,只是见我答应了,终于安心了的样子。
  
  童帝倒是被我挑动起了火气,声音变得冰冷的问到:“叶正凌,你说谁不是人?”
  
  我转身,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说了一句:“童帝,山海百妖录的重要线索,你是要还是还要?你是谈还是不谈?”
  
  “哼。”童帝被我堵的无言,只能冷哼了一声,一甩他那白袍的袖子,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我心中暗爽,回头冲着苏灵眨了一下眼睛,这也算帮我扳回了一城吧?
  
  看我的样子,苏灵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我这才算放心的跟着童帝一起朝着他的房间走去。
  
  相比于大堂,这个书房的布置更加的‘奢华’一些。
  
  可能用奢华这个词语来形容也不算对,因为仔细看摆设分明就很简单。
  
  不简单的是他摆设的每一件东西吧?细看之下,好像每一件都是不凡的东西,但以各种古乐器为主。
  
  到了这个房间,童帝又似乎不急着谈话了,而是绕着这个房间走了一圈,手拂过这里摆着的每一件乐器...这才一个转身,异常潇洒的坐在了这个房间里巨大的红木书桌之后,带着一种渴望认同的表情看着我,又问了一句废话:“叶正凌,你看这个房间如何?”
  
  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个房间里,但是却注意到了每一件乐器,只因为在那一晚,童帝的一曲吹奏,手中的横笛,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我是永远也完不了,那根竹笛之上,紫色的暗纹,如同雷电一般的排列,充满了神秘的美感。
  
  我以为这个房间里,摆设的乐器也是如此不凡,但仔细看过却是失望了。
  
  当然,并不是这些乐器不好,懂一点儿古玩知识的人都应该能看出,这个屋子里摆的乐器用‘奢侈’来形容,都是太小儿科了,因为全部都是‘开门’的东西。
  
  所谓‘开门’的东西,也可以理解真正的有年代的古董!
  
  而且,并不是一般的古董,它们的材质就算放在古代也一定是官家,富贵人家,甚至帝王家的东西....乐器之类的,完整保存原本就不易,一般都要修复。
  
  童帝能弄到如此品相完整的乐器,摆满了一屋子,不是奢侈是什么?
  
  可,比起那根密布着神秘暗纹的竹笛,这些能用金钱衡量的,不是普通又是什么?
  
  “不如你那晚手中的一根竹笛。”我就是这样实话实说了,然后走到了童帝的对面坐下。
  
  童帝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变了,我有点儿不明意味,但他的声音还算平静,只是低声说了一句:“叶正凌,你倒是识货!不过,你是开玩笑吗?那样的东西,你没有吗?”
  
  “什么样的东西,我一定要有?”也让我拿着一根笛子去‘打架’?我自问没有这个本事。
  
  “呵,那是我的武器,你还不明白?莫非你没有武器?”童帝冷声反问了我一句。
  
  武器?我愣住了,恍惚中,只是想起了梦境中那一把陪伴我走过无数孤独的剑。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