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九章 江南的小镇

第七十九章 江南的小镇

  秋凉,仿佛是突如其来的事情。

  感觉昨日还是艳阳似火的燥热,穿着短衫短裤都觉得是负累的温度...转眼一场雨以后,换上了长袖的衬衫,也能感觉到那穿透衬衫,触碰到肌肤的丝丝凉意。

  这是一个江南的小镇。

  如梦的烟雨仿佛永远不会停歇,濡湿的青石板路就像一幅油画永恒的定格,从历史走到了今天...唯一会有些许变化的,只是那石板之上浅浅的青绿苔痕,今天或许在石板上画出了一抹烟云的轨迹,明日就变成了中国水墨画的远山近水。

  这样的小镇,岁月都仿佛静止..即便已经不再嫩绿的柳枝,轻轻摆动的也是那一份缠绵的情怀。

  在这里有着许多充满饿了文艺情怀的人,也有很多喜爱艺术的人会投身于这里小住。

  10月的秋雨带来的悱恻情思,是不是会激发人更多的灵感?

  我想是的吧?我站在窗边,盯着这绵密的雨,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如若不是,何必在这里,在这个季节,要在这里举办很多私人的,隐秘的艺术展呢?

  只是如此高尚的事情,却也不能平复我内心一直不曾停歇的焦躁。

  在知道地下城的很多事情以后...童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告诉我以后...这种焦躁就一直缠绕着我,辛夷能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活的好吗?

  可是,我还杂事缠身的不能第一时间去找辛夷。

  因为,按照童帝的说法,那个地下城一年一次的进入都不容易,要按照非常规的办法进入,更加的不容易。

  而且非常规的办法进入,也不是随时能进的,必须得等机会。

  这个机会,或许是两个月,或许是三个月...更或许比一年一次更久,这是随机的事情..关键在于那个引路人。

  简单的说,一切都是运气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又烦躁的点上了一支烟,童帝的话语犹在耳边:“叶正凌,等得太久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还是不会发生的。按照你的说法,你那个重要的人已经进入那个地下城一个多月了吧?我相信你等不了太久,因为我看你不像是运气太差的人。哈哈哈...”

  “这算什么?”我吐了一口烟,自言自语了一句。

  是啊,我搞不清楚,童帝这算什么?安慰还是看笑话?

  就像我也搞不懂自己,如果那个所谓的引路人现在出现,我是不是会放下手中的事情,立刻赶去?但如果是这样,我辜负的就是整个火聂家。

  至今为止,我还不知道山海百妖录是做什么的?但周围一切人的态度都告诉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我可以争不到,但我绝对不能放弃。

  窗外的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了。

  我该说自己幸运吗?现在还不用面对这样的选择。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童帝来了...这一次江南小镇的行程,就是我和他结伴而行来的,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私下,双方家族到底派出了怎么样的力量,都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这种事情,不用对对方交代的,也不必担心谁不出力,这是共有的合作模式...相对来说,我和童帝之间的相处还算轻松。

  只是如果,他不是那么挑剔,洁癖,各种毛病的话...

  “我这一身衣服,可是好看?”见我没回头,童帝有些许的不满,几天的相处,让我对他的了解急剧的加快。

  他是那一种很‘自恋’的人,仿佛随时都需要别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肯定他...他才能感觉到满足的那种人。

  不做演员,实在浪费,不是吗?看来,他从小还挺清楚自己的。

  想到这里,我无奈的看了一眼窗外的烟雨,关上了窗户转身,因为是合作,我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这些鸡毛小事儿,和他产生什么间隙...在光线有些幽暗的房间里,童帝就站在唯一的穿衣镜前,有些自恋的打量着自己。

  白色的紧身衬衫,挺括而贴身,同样是黑色的紧身裤,显得他双腿更加的修长...唯一的装饰就是腰间的那条皮带,我也看不出来是个什么货色,而头发被他全部梳向了后方,稍许有些凌乱的梳发,几丝乱发垂于额前。

  总之,穿什么都好看,又何必多此一问,白衬衫黑裤子,有什么值得评价的吗?

  “到底如何?”半天没有得到我的回应,童帝似乎有些不耐烦,转身,从胸口的衬衫兜里掏出了一幅黑框眼镜架在了鼻梁上。

  顿时,整个人如同出鞘之剑的凌厉气质,又变得带上了一丝丝儒雅。

  “很好。”我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也想不出来具体还需要说什么?

  “是吗?”童帝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迈开他的大长腿,跨步朝着我走来,突兀的伸手,就拿掉了我嘴边的香烟,轻轻一弹,让它就飞翔在了雨幕之中,然后他开始整理我的衣领。

  在我满身别扭的情况下,他异常的自然,低声的说:“今天是艺术家的第一场雕刻展,我们应该郑重的对待。而穿着整洁,是必要的礼貌。堂堂叶少啊,你是缺衣少食吗?就准备穿成这样就去了吗?”

  我不耐烦的拿开他的手,说到:“去了反正都是要打架的,穿那么整齐干嘛?”

  “粗鲁的人,打斗也是一种艺术。真正的高手,讲究的是片叶不沾身的技巧...你最好是唤一身衣服。”童帝好像习惯这样吩咐人了。

  “嗯。”我敷衍的答应了,原本我是想说,你在一边吹笛子的人,本来就不用片叶沾身的,可是我真的懒得和他扯淡了。

  童帝这样可不是对我好,或者是亲热,而是他有超强的控制欲,恨不得所有人都按照他所吩咐的做。

  另外,他还特别喜欢所谓什么矛盾的美,那夸张的中式房间,特别的吃西餐喝咖啡,就是他的偏激表现。

  “那好,你最好快点儿。时间,是下午三点。”童帝双手插袋,依旧是那副吩咐我的样子,然后转身离去。

  “那意思就是今天就要动手?”在艺术展上动手,是否明智呢?

  “呵呵。”童帝一个转身,忽然又走到了我的面前,附在我耳边说到:“不然呢,叶大少,你是想与我多相处几天吗?”

  我退了一步,有些不爽的说到:“童帝,你说话一定要靠我那么近?”

  “说起来,这世间没有几个人值得我靠近...全部都得保持距离,因为他们不配。但是,叶正凌,你可要荣幸。你不在其中,我们之间可是有宿命的约定。”童帝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什么宿命的约定,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只是随口一扯,和一个男人有什么宿命的约定不是很奇怪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童帝以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

  “呵,你觉得这是幽默吗?你能知道什么?”童帝却不回答我什么,只是嘲讽般的说了一句,然后转换了话题,说到:“我急切的需要山海百妖录,你最好配合我,一天也不要耽误。等到今天已经是我耐心的极限...希望你不会坏事儿。”

  之前那一切都是他心情好,跟我扯淡而已,这句话才是他真正的想法吧?童帝就是这样,是一个有什么事情,必须要马上去解决,而且要完美解决的人。

  说完这句话,童帝已经走出了我的房间...我一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

  我的确也应该收拾一下,出发去那个所谓的艺术展了。

  是的,艺术家已经确定了是谁了...他就隐藏在这个江南小镇,确切的说是‘漂泊’到了这个江南的小镇。

  他对外的身份是一个雕刻家,从法国留学归来的雕刻家,只出现在了这个雕刻的圈子里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是小有名气了。

  外界对他的雕刻作品评价很不错,但我不懂艺术,只记得其中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有一个雕刻方面的大师说的,说他的雕刻作品对人体肌理骨骼的掌握到了一个几乎是精准的境界。

  这种境界甚至不停留在表面,而是由内到外。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的人体雕刻作品,你能感觉到在肌肉之下,有着真的骨骼,骨骼腔体之内,有着真正的内脏。

  “呵。”这个评价...我想起了那一段杀人录像,这样的精准就是这样研究出来的吗?

  那么,在他的手下,究竟有多少无辜的生命?

  可是,我的沉思却被童帝打断了,他在我床上扔了一套衣服,几乎是命令一般的让我穿上:“你走在我旁边,不能丢了我的脸。”

  他就扔下那么一句话。

  而我无言的展开那件黑色的衬衫,开始往身上套...艺术家,我非常期待与你的会面啊。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唔,又快要过春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