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压抑的展览

第八十章 压抑的展览

  童帝是一个非常有品位的人,这一点儿我必须承认。

  至少在我看见的,他的穿着都是恰到好处的好看,无论是休闲,正装亦或是些什么别的风格。

  但他的品味放到了我的身上,我却觉得完全的不合适。

  贴身黑色的衬衫和白色的裤子,我怎么看镜子中的自己,怎么觉得像个傻X,有一种硬装文艺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童帝已经不耐烦的来‘检查’了,看见我对着镜子怪异的表情,倚在门框,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就算给猪批上一身儿熊猫皮,那也是一头像熊猫的猪,好歹也能将就了,走吧。”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童帝的‘刻薄’,我没有他那样耀眼的外表,但至少从小到大,也有不少人说我的长得不错,怎么在他嘴里就成猪了呢?

  不过,要计较这种话的话,显然和童帝计较不完。

  想着,我只是简单的把本命阵印放在了随身的一个,显得很商务的背包里,就和童帝出发了。

  外面是蒙蒙的烟雨。

  童帝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就像行走在欧洲中世纪,拿着手杖的优雅贵族。

  我却觉得他装X过头,一路的烟雨,伞不用来打,却是收拢了拿在手中,是一个什么意思?不是准备去战斗的吗?可是,童帝全身除了一把伞,就别无长物,这是准备赤手空拳吗?

  我在内心吐槽,表面上却沉默的紧。

  童帝不耐烦的皱眉看我,说到:“你的伞给我打着点儿?”

  “我不是你的下人,为什么你不自己撑伞?”和童帝同一把伞雨中漫步,显然不是什么浪漫的事情。

  “我自然有我的原因。”童帝不耐烦的催促了我一句。

  无奈,我只能和他同撑一把伞,感觉我和他就像两根甘蔗,他是上面被撕开皮儿的甘蔗,我是下面被撕开皮儿的...因为,穿着那么相对,他白衫黑裤,我黑衫白裤。

  他是如何‘有才’?才能想出这样的搭配?

  一路上,周围都有人对我们两根儿‘甘蔗’,投来疑惑的目光,估计心里的想法颇多,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童帝却一路坦然,只是走到转角处的时候,轻扶了一下他的黑框眼镜,不屑而高傲的说了一句:“一群俗人。总是以为自己的胡乱猜测就是对的。”

  说话间的,他的手腕灵巧的一转,手中的黑伞挽出了一个漂亮的伞花,又被他收了起来。

  嗯,就像孙悟空在玩儿金箍棒。

  只是,他口中的俗人心中会猜测什么,我是不敢想的。

  这个充满了古风,水乡味道的江南小镇并不大,寥寥几条街...我和童帝只是步行了十来分钟,就到了一处巷子尽头,清幽的小院儿。

  这座小院儿才是真正充满了一种幽静而清新的味道,只是一不经意的转角处,又会落入一处繁华入眼。

  这是这里最出名的小院儿,也是承载有一定历史岁月,保存完好的一座古建筑。

  但在这个搞艺术人心中‘伊甸园’般存在的小镇里,这座小院儿被赋予了更神圣的‘属性’,那就是在艺术圈子里举办私人展览的圣地。

  对,并不对外的,只是在艺术圈子里流传的展览。

  低调,神秘,却充满了某一种高规格的感觉...能在这座小院儿‘登堂入室’的,都一定不简单。

  传说这里走出了很多之后享誉华夏的名家,琴棋书画之类艺术的都有。

  如今,我和童帝就走入了这样一座小院儿,就算明知道是那个‘艺术家’,严格的说是一只妖开的雕刻展,心中也有一点儿敬畏。

  任何事物都是有灵的,这个说法在道家,甚至圈子里广为流传。

  小到一支用久了的笔,大到一间屋子...它会沾染人的灵气,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气质’,这个小院儿典型就是。

  而说起事物有灵的例子,未免就太多...而今天显然主题不是这个,我和童帝身为猎妖人,也只是被这栋小院儿所感染。

  三点的开展时间,小院儿中还显得清静。

  也不知道是那一只不畏秋雨的鸟儿,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悦耳的鸣叫...走过院子里那道曲廊,尽头处就是几间儿打通了的屋子,也就是最神圣的展厅了。

  此时,一个典型的江南姑娘,正绵绵软软的倚在门口的桌前,手托腮,在这细雨的午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这个时候,童帝拿出了两张精致的烫金请帖,递了一张给我。

  不愧是艺术天堂的小镇,就连一张请帖都是毛笔书写,完全古华夏的书法排列...那字就充满了韵味儿,完全不是外面充斥的低劣的印刷品可以比拟。

  这里的展览既然是对圈子内的,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要得到圈内人的某种共同的认可,自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的,需要的就是这种特别的请帖。

  因为是手写,反倒是不好仿制。

  和童帝一起,我倒是不用操心这些事情,他好像什么都很能干似的,这样的请帖他也是轻松的拿到。

  只是,我在这江南小镇住了三五天,听说其中有一天,一个神秘的,长的英俊到美丽的男人,在一处艺术人喜欢聚集的茶馆,忽然一曲古筝,技惊全场...从而,在圈子里得到了一致的认可。

  这种在圈内才会流传的请帖,自然也就是一件小事。

  “其实凭借家族的力量,不是更简单吗?这个童帝,做什么,都喜欢高调啊。”我拿着请帖,递给了看着童帝又一个有些呆滞的姑娘,心中的想法却又是在不满童帝的高调...那个男人我根本不用猜测也知道是童帝的。

  “姑娘,其实你刚才这样懒洋洋倚在桌前的样子,更诱人一点儿。像一个甜美的果子呢。”童帝似乎什么时候都喜欢卖弄,带着他惯性的,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微笑的笑容,对别人姑娘那么说了一句。

  结果,门口收请帖的姑娘一下子被闹了一个大红脸。

  我没办法,干脆一把把童帝扯进了展厅...如果是来打架的,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童帝却有些不满的整理着衣服,对我警告到:“叶正凌,你最好别拉扯我的衣服,我讨厌衣服上有邋遢的皱褶。”

  我懒得理他,却是真的被展厅中的那些雕刻吸引住了目光...因为,一进入展厅,我就被一种堕落的绝望感包围...而什么是堕落的绝望感,此时,就连我这样与艺术完全绝缘的人也感觉深刻。

  那就是绝望痛苦到了极限,反而心中,灵魂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彻底的被痛苦和绝望所征服...无限的堕落其中。

  就是这样的吧?我抬头看着展厅之中,一尊尊姿态各异的雕刻...就是这样强烈的感觉。

  艺术家只雕刻人体...这是资料中就早有提及的事情,在这里,首先看见的就是各式各样的人体,无论是什么姿态的,穿着衣服或者不穿衣服的...都充斥着一种莫名的鲜活感。

  在这种时候,你才能够体会到之前那个大师评价的有多么的中肯。

  只是从表面,就能感觉到血肉骨骼内脏的存在!

  而且,远远不止于此,这些雕刻还被赋予了强烈的情绪...就是我所说的堕落的绝望感...尽管他们的神态都不一致,但你就是好像能通过这些雕刻的双眼,感觉到他们正在承受痛苦的折磨。

  另外,无论他们什么表情...嘴角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奇异弧度。

  这个弧度,似笑非笑...就像在享受。

  一开始被震撼,而看久了,我感觉到从灵魂上的压抑...因为表情是艺术家赋予他们的,而这种表情,感觉上就像是在玩弄‘人’,从身体到灵魂上的一种调教与玩弄。

  这就是妖的角度吗?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而童帝相对于我,则显得悠闲许多...他双手插袋,轻轻的漫步在这个展厅,不像我这样笼统的去感受,而是每一座雕刻,他都会仔细的去看,甚至偶尔会凑过去轻嗅,仿佛这样才能更深刻的感受到某种气息一般。

  展厅的人还不多,除了我和童帝,就是寥寥的三五个人。

  但无一例外的是,在这里看展览的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有一点儿痛苦的皱眉...艺术最大的特点,一点儿都玄奇,只有一样最为关键,那就是能打动人心,哪怕不懂的人也会被打动。

  显然....

  “艺术家真是个天才,这里的人好像都很痛苦呢?被打动了吗?”童帝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这样评价了一句。

  他不停的在转着手中的那把黑伞,唯一只有这个动作,让人感觉到他有些情绪的起伏。

  他倒是把我想说的话给说了呢...我抹了一把脸,说到:“是啊,都被艺术家撼动了内心。但你不觉得除了你吗?”

  “是吗?如果想象着,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死在他手里的人,你还会被打动吗?或者,还是只剩下想要把他狠狠踩在脚下,然后用力的碾压一百遍的冲动?”童帝嘴角的微笑越发的冰冷了。

  我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不远处的另外一道小门,慢慢的说到:“我们不该去见见那个伟大的艺术家吗?”


仐三说:
今天提前,在下午就更了。现在接近春节了,各种团员聚会越发的多...今天只能一更,我记得,欠下大家两更了。不算承诺吧,会在大年三十以前,都给认真的补上。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