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一章 欲雨则来风

第八十一章 欲雨则来风

  我望着的那道小门,如果不出意外,艺术家就应该在里面了。

  这个地形,我们事先来勘察过,整个展厅就只有一道门可以出去,只要艺术家在里面...也就等于我和童帝把他堵在了门中,除非是打破那厚厚的墙,否则他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逃走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个,就像是出于战斗的本能,在战前对战斗的地形,再做最后一次勘察。

  而在之前,我对于今天是否要战斗都持犹豫态度,总是觉得太仓促,而准备的不够。

  “这是一个属于神话的时代,不是吗?”出乎意料的,童帝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而是像钢琴家一般修长的手指,划过了一尊雕刻绝望又快乐的诡异脸庞,语气轻轻的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转头看着他,不知道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和神话能扯上什么关系?

  至于就像我这种‘土包子’,就算处于如今这种环境当中,也从心中觉得对华夏源远流长的上古神话,充满了敬畏。

  并不能把自己的生活和它划上等号,神话不就应该飘渺虚无的在‘天上’吗?

  但童帝在这一点儿上和我南辕北辙,根本不看我,手指却是无意识的放在了嘴唇上,显得有些兴奋的说到:“叶正凌,尽管最后的主角会是我,但无论如何,这一场神话,你也都是参与者。如今,神话正在拉开序幕。”

  说话间,童帝迈步就朝着里边儿的那道小门走去。

  我对于他这种没谱的性格,越发的摸不着边儿,却也是看似轻松的双手插袋,朝着那道小门走去。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手中紧紧握着的是本命阵印。

  “为什么是神话?”展厅中的很多地方都摆放着雕刻,展厅也不算小,我和童帝走在展厅之中,被这些雕刻挡着路,并不能立刻就走到那道小门。

  趁着这个间隙,我随便找了个话题对童帝扯淡,这个能够缓解战斗之前的紧张...

  童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小门,声音压得极低,对我说到:“叶少,不要告诉我,你没听过一句话,百妖录一出,百妖既出。地下城也会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可是一直想来到地上呢。这些事情一旦发生了,你觉得神话不就正式拉开序幕了吗?”

  百妖录一出,百妖既出?我还真的没有听过这句话...总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反倒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童帝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那双凌厉的凤眼之中竟然闪过一丝嗜血而冲动的光芒。

  我想说点儿什么,却又无话可说。

  转眼间,童帝已经跨步走进了那间小门,我也只好紧跟其后的进去了。

  如果说外面那个大展厅,算是一个公开的场合,那么这个小门之后,就是一个小展厅,却是非常私密的场合。

  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交易,毕竟任何搞艺术的,也是要吃饭的。

  所以说只是圈内的艺术展,但这里的作品也是会买卖的。

  圈内也有很多颇具眼光的投资者,会在这种展览上,就买入一些他们认可有潜力的作品,做为以后的一种投资。

  一旦进入这个小厅了,就说明对这里的展品产生了兴趣。

  而在小厅之中,更是放着一场展览之中精品中的精品,自然也是待价而沽的...这种精品不对外,能进来看一眼的代价,自然是需要付出金钱的,甚至是大价钱...

  就因为这里约定成俗的规矩,入小厅不能空手而出。

  在想起这些的时候,我和童帝已经置身于小厅...相比于外面的大厅,这里却是要还显空旷一些,因为里面只寥寥的摆放着三尊雕刻。

  其中一个是一个长像甜美纯洁的少女,一个是有着无邪双眼的孩子,另外一个是脸上的沟壑透着无限岁月沧桑的老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三尊雕刻,我的心中就燃烧起了熊熊的怒火。

  我感觉人世间最美好的几种东西,天真,纯洁,仁爱...这几种闪光的品质在我的眼前被摧毁了一般。

  此时,小厅中还响彻着‘叮叮咚咚’的敲打声,在小厅的一角,有一块还未雕刻成型的大石,响声就是从大石的背后发出的...显然,这声音的来源自然就是这场展览的作者艺术家——苟凯。

  对的,这就是我们调查得出的艺术家的真名。

  当一眼看到这个姓名的时候,我还‘嘀咕’了两句,这是缘分吗?因为我想起了那一段遥远的往事,一个叫做苟梓泽的男人,曾经带给我的‘惊魂夜’。

  应该不会这么巧合吧?我心思复杂,却是表面平静的,双手插袋的站在小厅之中。

  至于童帝,却是走到了那尊少女像的雕刻之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手中的伞转动的越发的快了。

  在这时,那‘叮叮咚咚’的声音终于戛然而止,一个带着一点儿拘谨羞涩的声音从小厅的一角传到我们的耳中:“有人进小厅了,我的运气真好。”

  如果是事前,我并不知道苟凯就是艺术家,这样的声音会让我想到一个纯良的大学生。

  但只深深明白他的身份以后,我听见这样的声音,心中只会越发的觉得紧张,压力巨大...残酷的敌人,和善于伪装的敌人,如果能够选择,我更愿意面对前者,因为我知道伪装的越好的,爆发起来也就越发的可怕。

  尽管心中有些巨大的压力,我的目光还是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声音响起的角落。

  此刻,苟凯终于是从那块大石后面走了出来。

  看着他,第一眼给我的感觉,就是平凡,真的再平凡不过了,整个人和他声音,有一种强烈的契合感,就是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此时,他穿着的是最普通的蓝色T恤和同色牛仔裤,因为雕刻的原因有些脏。

  留着最普通的分头,长的也只是不难看,但普通之极...还戴着一副眼镜,黑框的。

  唯一能算的上特别就是,他在拘谨之中还显得比较有朝气和活力...但一般的大学生不就是如此吗?

  总之,这样的人,在平常的生活中,如果和我擦肩而过,我是不会有半分注意的...要是再加上一个双肩背包,几乎可以骗到所有的人,他就是一个大学生。

  只是,想到他的身份,面对他再平常不过的话语,因为拘谨而略微低着头,有着手足无措的样子...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

  倒是童帝,在这个时候,很是优雅的背着双手转过了身,凌厉的目光就直直的看向了苟凯。

  苟凯似乎有些不敢面对童帝的目光,头低的越发厉害了。

  “呵。”童帝嗤笑了一声,依旧是属于他那种强烈的个人特色的笑,那种高高在上,嘲笑一般的嗤笑,嘴角勾起,充满了某种挑衅的意味。

  我似乎是不经意的,轻轻踱步到了小厅的门口...这就是要动手了吗?那门口是一个绝对重要的位置。

  童帝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惊奇...我好像心知肚明,他这份儿惊奇是个什么意思?很简答,他在惊奇我竟然有这种‘战斗觉悟’?

  但出于意料的是,童帝并不是要动手,而是在下一刻开口说了一句:“是的,你运气不错。小厅的规矩我也知道,不能空手而归...但我只想买精品,你懂吗?”

  面对童帝的话,苟凯更加的紧张了,明显是想要放下手中的锤子和锥子...却又不知道怎么放的样子,只能慌张的拿着,然后有些结巴却又带着惊喜的对童帝说到:“那..那先生的意思是,你想要买这里的..这里的精品。”

  “嗯?”童帝不置可否。

  而我莫名的开始放松,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支烟,倚在门框上,点上了...这里是雕刻展,倒也没有特别禁止点烟的意思。

  我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大厅...好像来的人越发的多了一些。

  烟雾从手指间飘出...正好朦胧了我眼前的世界,很奇异的,我发现童帝是那样手无寸铁的站在苟凯的面前,而苟凯的手中却拿着致命的工具。

  此时的苟凯,举起了手中的锤子,我腿部的肌肉渐渐的绷紧。

  在这样朦胧的视线中,我才感觉到了某种诡异的对持...似乎童帝身后是一条巨大的河流,已经流向了山崖的边缘,就要变成咆哮的瀑布。

  而苟凯的身后,许多的血色开始聚集...在血色之中,似乎随时都可以伸出一只尖锐的爪牙。


仐三说:
连续的假期,让大家的等待有了一些焦躁。没关系,我还在的,咱们继续更着走吧。老是想起一句话,本来无所谓路,走的人多了,便就成了路。所以,也无所谓刻意的等待,时不时来看看,也就攒下来了,对吧?今天两更,这两天玩多了,所以从明天开始会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