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愤怒的极致

第八十三章 愤怒的极致

  如果一个人内心的怒火可以成为真实的火焰,从而焚烧自己的所憎,那么这个苟凯应该已经在我的怒火中成为灰烬了。

  三个故事。

  一个值得同情,两个及其美好温暖...却都戛然而止,没有结局。

  其实怎么可能没有结局,甚至它们都是同一个结局,就是故事中这些美好的人物,都已经毁在了苟凯的手下。

  这只是我的猜测,苟凯并没有表明什么?但有些东西就像一层窗户纸,甚至不用捅破,你也看见一些模糊的真相。

  摘下了眼镜的苟凯,之前那种学生的气质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了血腥和危险的另类气息。

  像一条饥饿的恶犬,像一头阴冷的孤狼...甚至不用证明,就能感觉到这是一个让人不愿靠近的危险存在。

  是表情的变化,还是一副眼镜遮挡了太多?

  我已经不想去猜测为什么一个人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我只是听见在这沉默的小厅之中,我的脚步声一步比一步厚重清晰...我能感觉到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干燥而炙热,仿佛我的身侧瞬间爆裂开了一团巨大的火焰,而我在火焰之中行走。

  我认为这只是我的错觉,是因为内心的愤怒而造成的错觉。

  但没有想到,童帝和苟凯同时回过了头...童帝望向我的目光充满了些许的惊奇,但更多的是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苟凯,完全已经陷入了一种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之中。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情绪,只是看见他看向我的双眼之中充满了一种单纯的兴奋,不伴随任何情绪,因而显得就像一头兴奋起来的野兽,还是发情期那种,没有人性的思考和情绪,就只是单纯的‘欲’!

  我避开他的双眼,只是看见他的嘴角夸张得越咧越大,夸张而可怕的笑。

  在那一刻他几乎把我挑衅到了临界点,我放在裤兜里捏成拳头的双手,微微颤抖,我相信只要一秒,再有一秒,我就会再也无法忍耐,会把愤怒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

  却在这个时候,童帝对我轻轻摇了摇头,接着用带着疑问的语气打断了此刻又一次一触即发的气场。

  “真是一个懂得发现美的艺术家,只不过你说的故事...”说到这里,童帝稍微停顿了一下,整个人轻轻的朝着其中那尊少女的雕刻走近了一小步,之前身上那种冰冷也顷刻瓦解了,仿佛他已经不再愤怒。

  苟凯的注意力被童帝的话所吸引了,已经不再用那样的表情看着我...而是充满兴奋的看着童帝,甚至是一种开心的情绪看向童帝,他声音几乎是兴奋到沙哑的询问了一句:“你也懂得这种美?”

  我深呼吸了一口,强行的压下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似乎燃烧在我身侧的‘火焰’却并没有熄灭,随着我的压制,也只是强行的收拢了而已,却燃烧的更加剧烈,那温暖炙热的就像身处在沙漠。

  我却感觉到一种沐浴在温泉之中的舒服。

  除了我自己,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不知道我这番变化,只是继续着他们的对话。

  面对苟凯的询问,童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到:“只不过你说的故事似乎都没有结局?而我很好奇的是,你只是发现了这种美,就把它们永恒的留在了这石刻上吗?很厉害的样子啊。”

  说话间,童帝修长的手指划过雕刻的脸,稍微带着夸张的疑惑说到:“可是,就如同这张脸上,我是发现了某一种纯洁的美...就像她眼中的坚持与倔强,但更多的不是一种绝望吗?一种死灰一般的绝望,却又带着解脱的快乐。”

  “只不过,这种快乐好像不是来自人物本身的情绪,却像是雕刻本身的作者赋予它的情绪。”童帝侃侃而谈,似乎很懂艺术的样子。

  我不知道童帝真的懂不懂,只是觉得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至少把我对这三座雕刻的观感说的非常清楚。

  但我不明白的是,在这种时刻,童帝为什么还有心情说这个雕刻的问题?

  只是无论如何这一刻,我和童帝是严格意义上的‘战友’,我们必须相互信任,尊重对方的行动。

  所以,我并没有打断童帝的话...而好像童帝的话也一下子沸腾了苟凯心中最深处的,最私密的兴奋的点...很突兀的,在这间小小的展厅里,响起了鼓掌的声音,是苟凯在鼓掌。

  他似乎很欣赏童帝,也更加的兴奋,以至于整个身体都出现了一种非正常的痉挛,连脸上的肌肉组织都是,会极度突然的抽搐一下,他用一种像是被刺激到沙哑的声音说到:“你太了解我了,那种毁灭就是我赋予你的情绪!难道你不觉得吗?只有把这些美好彻底毁灭了,它们才能永恒的存在。”

  “否则...”苟凯的脸上一下子出现了极大的愤怒,然后死死的看着我和童帝,大声的嘶喊到:“它们就会变成极度丑陋的东西,纯洁变成了庸俗...天真变成了事故,而到老才够醇厚的仁爱会因为越发的老迈,变得痴痴傻傻...变得不能给予,只能索取。”

  “所以...”苟凯脸上的愤怒忽然又戏剧化的消失了,再次变成了那种充满了兽性的兴奋,我甚至看见他的裤裆明显的突起了一大块儿,他抬头摸着自己的脸,沉醉无比的说到:“我把它们永恒的留住了,因为没有什么是永恒,只有死亡,死亡和毁灭才是真正的永恒。”

  说话间,他突兀的伸出拿着锤子的手,一下子搭住了童帝。

  这动作看似很慢,实际上慢的只是伸手的瞬间,而等人看见他伸手,下一刻他的手已经搭在了童帝的肩膀上。

  他好像还并不想战斗,可是这一瞬间,已经让我的全身肌肉紧绷...快,太快了,如果他刚才想攻击童帝的话...

  但童帝却并不在意这个,只是眼中浮起深刻的厌恶,一下子甩开了苟凯的手,他表现出来更在意的事情似乎是苟凯靠近了他。

  苟凯却根本不在意这个细节,而是叮叮咚咚的跑了几步,一下子‘深情’的拥住了他的雕刻作品,那尊少女的雕刻,喃喃的说到:“所以,这个女孩子为了保持住她身体纯洁的完整性,我选择了一种最‘斯文’的方式杀死她,捏住她的脊椎最致命那一段,一下子提起来...只是瞬间,呵呵呵呵,只是需要瞬间。”

  “对了,在她死前,我告诉她了,她男朋友背叛的真相。你们知道那种绝望吗?就如同一道最甜美的前菜...根源是来自于痛苦!美好就是需要痛苦来做为衬托。”

  童帝的神情再次冷了下来。

  而我觉得我身侧周围的温度,已经不再是炙热的沙漠了,倒像是快要沸腾的岩浆...我很适应这种沸腾,感觉它在一丝一丝的点燃我的热血。

  但是苟凯浑然不觉,只是放开了那尊少女的雕刻,继续深情的抚摸着那儿童的雕刻。

  “至于这个孩子,他的天真就应该被发挥到极致...我把他骗到了一口枯井旁边,说叔叔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掉到井里,可是叔叔个子太大了,下不去找不到,你愿意帮忙叔叔吗?”苟凯根本没有看我和童帝,而是看着那个雕刻。

  似乎是在与那个孩子再次的对话。

  “哈哈哈,然后他就下去了..我呢,就用早就准备好的大石一下子堵住了那个井口。接下来,多么美妙啊...我在那口枯井边,听了整整五天那个孩子绝望的哭声...到最后,他还在虚弱喊着‘叔叔,叔叔,为什么你要把井口堵上啊?’,哈哈哈哈....”苟凯似乎兴奋到了不能克制的地步,开始模仿着那个孩子绝望而虚弱的说话的声音。

  并且无意识的抓了几下自己的裤裆。

  童帝皱眉,轻声说了一句:“真脏。”

  苟凯却跟没有听见一般,又走向了那个老人,说到:“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我给他准备了一场‘盛宴’,抓来了一个他收养的孩子,那个孩子因为身体的原因,他在他身上花费了最大的心思。可以说是恩重如山...”

  “所以,我给那个孩子出了一个选择题...要不,他杀了那个老人,要不然我就杀了他。哈哈哈...有意思吗?”

  苟凯突然望向了我和童帝,眼中闪烁....在这个时候,是一种野兽的凶狠!


仐三说:
我知道,这章晚了,也希望大家看看内容,确实非常不好写,包括我自己都写的非常难受...今天三更不变,大家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