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四章 碰撞的开端

第八十四章 碰撞的开端

  绵绵的细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了。
  
  天空并没有放晴,却是呈现出阴天时因为阵雨已经落下,特有的泛着刺眼白光的苍白...在整个展厅的入口处,投下一大片惨淡的白影。
  
  风吹过,带起了那连绵的雨淤积起来的冷...似乎是抽取了整个大地表面的阴冷,在这展厅中回旋不去。
  
  守在入口处的姑娘哪里还顾得上午后慵懒的昏沉?抱着双臂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却被那古老的大门带起的‘吱呀’声吸引了注意力,在她诧异的目光中,大门缓缓关闭。
  
  她想要站起来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大门之后的人忽然加大了力道...大门也跟随着猛地加快了关闭的速度。
  
  终于‘澎’的一声,似乎整个展厅都轻微颤抖了一下,那一片投在门口的惨淡白影也随之消失。
  
  整个展厅变得昏暗,那些雕刻的痛苦越加的明显。
  
  是要开始了吗?我心中早已经了然...微微叹息一声,暴力从来都不是目的,但如果苟凯那些残酷的语言曾经说对过半句,那么就是毁灭也是一种美好,暴力就是工具。
  
  只对了半句的原因却在于,要毁灭粉碎的是那些让人压抑的黑暗根源。
  
  当黑暗破碎时,投射进来的一丝光明,会安抚迷惘的灵魂。
  
  我已经无意去想那些黑暗的根源是什么?人性?亦或者是兽性?我忽然明悟,如果前方是一条充满了黑暗的路,我能把它破碎一点,它就少一点儿。
  
  人有时,也不能太有远见,只能‘浅薄’的务实!
  
  身侧的温度已经沸腾了太久,此刻需要的是爆发...它已经炙热的,快让周围的景物都扭曲了。
  
  苟凯却依旧在笑:“你们说啊,是不是?是不是很华丽的一场‘盛宴’?是的,那老头儿到最后不都是在给予吗?痛苦的让那养子颤抖的杀死了他...哈哈哈...我让他得到了升华,永恒定格在了美好!”
  
  就如同一场大戏的谢幕,一切到了最高潮,说这句话的时候,苟凯毫无征兆的斜斜举起了双手,如同一颗发芽的植物在沐浴阳光。
  
  只不过,恶心的‘植物’,沐浴的是来自他的世界扭曲的黑暗吧?
  
  他颤抖着,高潮一般的颤抖着,裤裆就这样濡湿了一片....
  
  童帝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块丝巾,开始轻轻擦拭自己的手,低声的说到:“知道刚才为什么阻止你吗?如果不等到怒火的极致,如何能体会到毁灭他的甜美?叶正凌,这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还不错吧?”
  
  “不知道小时候被什么打击过,扭曲到变态了吧?”我淡淡的评价了一句,朝前走了两步。
  
  和童帝已经呈一左一右合围之势,包围了苟凯。
  
  “你们还没有评价我的作品呢?”也是享受了‘高潮’完毕,苟凯陡然睁开了眼睛...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扭曲兴奋,或是神经质的情绪,剩下的只是一片冰冷,就如同一只捕猎中完全的野兽。
  
  “脏。”童帝轻轻扔掉了手中的丝巾。
  
  丝巾落地的瞬间,门外的大厅突兀的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需要评价吗?妖也没有你这么变态的。”我的声音也变得平静,甚至带着一丝慵懒,越是愤怒,反而情绪上就越是有一种美妙的平静。
  
  “我要你们评价...”苟凯的眼睛忽然就变得通红,鼻腔也冒出了粗气,却带着邪意的笑,大吼到:“火聂!水童!”
  
  这一句话刚落音,他手中一直拿着的锤子突兀的就被他甩了出去...带着破空声,吹起的劲风朝着童帝狠狠的砸去。
  
  “我就知道...”童帝一点儿也不惊慌,手中的黑伞优雅的扬起。
  
  ‘澎’,云淡风轻的和那柄锤子相遇,然后碰撞....那把可怜的黑伞立刻被甩过来的锤子砸的弯曲,却成功的阻止了那柄‘凶器’,力道耗尽之后的锤子落地,再次带起了一声‘闷响’。
  
  我却无意欣赏童帝的优雅...只因为,苟凯怎么可能放过我?在掷出那柄锤子的同时...那尖锐的锥子就已经在下一刻朝着我飞快的‘扎’来!
  
  愤怒是我压抑已久的火焰,在这一刻终于突兀的爆发了。
  
  火烫的滚过我的皮肤,沸腾了我的血液...一大片翻滚到就要破体而出的力量,被强行的固定在皮肤的纹路之上。
  
  无声无息,却又‘惊心动魄’的出现了...那隐藏的阵纹,血色的阵纹...开始在身体之上,皮肤之下涌动,我裸露的脖子到左边的脸颊,开始‘勾勒’出一条条带着苍凉,远古气息的阵纹...
  
  四肢之上还有吧?我没有时间去探查。
  
  只是力量,这久违的,熟悉的力量...让我无比的充实,面对那似乎可以破碎一堵墙的锥子..我一个侧身,一脚狠狠的踢出,碰撞,却没有疼痛,只有痛快的发泄...
  
  那锥子被我一脚踢开...‘呼呼呼’斜斜的飞出,‘哗啦’一声碰撞在了苟凯的其中一座得意之作上,碎石落了一地。
  
  露出了雕刻之中一根苍白的人骨....这就是真相吗?有血肉皮骨的真相?
  
  又是一股愤怒一下子充斥而上,几乎让我的大脑充血,可是我却冷静的接了童帝一句话:“有埋伏。”
  
  是的,我们的话加起来就是——我就知道有埋伏。
  
  进来这个大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潜伏在这里的妖物不止一个,装作无关的,来来回回的参观者。
  
  而不管是火聂家,还是水童家潜伏的人也不止一个,站在小厅门口的时候,我就知道精英中的精英来了。
  
  水童家的...真正猎妖人,以及火聂家的任家人...连我也不了解的神秘任家人。
  
  碰撞就是这样突兀的开始,没有任何的征兆...可怜的唯有童帝手中的黑伞,扭曲的几乎要呈现九十度直角,只有其中一截非常诡异的直着。
  
  “叶少,就是这样的愤怒,恰到好处。”童帝看着我,还是带着一贯的高傲,这样和我说了一句。
  
  这样的愤怒,童帝似乎知道一些什么?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询问...因为苟凯突兀的开始狂笑,而整个人也莫名的开始突变!
  
  这是第二次发生在我眼前的突变了...忽然就浓密的毛发,忽然就膨胀的肌肉...忽然的一切!
  
  而第一次,却是发生在前不久的夜晚,我想起了那一抹诡异的紫色...不过,这一次的苟凯却没有吞下什么紫色液体,我找不出来它们之间的联系。
  
  “叶少,这样愤怒的你,才是最有‘魅力’的你,有半分聂焰的风采了。接下来的事情是你的,我需要不被打扰...而你,要负责,我的身上不要有一滴鲜血,一点儿灰尘。”童帝高傲的吩咐到。
  
  不要有一点儿灰尘?我只是回应了童帝一个字‘滚’。
  
  童帝却是带着他惯有的微笑,扬起了手中的黑伞,轻轻的一抖...黑伞散开,一根有着美丽花纹的紫色竹笛就这样被抛飞而起,落在了童帝的手中。
  
  又一次见到了那紫色的竹笛...它被童帝优雅的一把抓在了手中,原来之前伞中诡异的垂直的那一截是那竹笛啊?这么硬?
  
  我却没有多余的心思来欣赏它了,只因为短短的几秒之内苟凯已经彻底的变成完毕。
  
  他冰冷的目光看向我,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你毁了我的作品。”
  
  说话间,他忽然就动了...可让人郁闷的是,他根本不是冲向我,而是没有预兆的冲向了童帝...
  
  “叶少。”此时,童帝已经‘玉树临风’的摆好了造型,一根竹笛也横亘在了嘴边,就要开始吹奏。
  
  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叫了我一声,意思再明显不过....灵魂里瞬间在腿部的阵纹爆发开来,一股带着轻盈之意的风之力,瞬间从四面八方朝着我涌来。
  
  我用力的一蹬,就如同飘荡在轻风之中...身体极快的朝着苟凯飞奔而去。
  
  ‘澎’,一声闷响,我的拳头正好迎向了苟凯的拳头,碰撞之下,发出了不下于之前那铁骑被苟凯投掷出时,发出的声音...
  
  一阵疼痛,从我的指骨出来,我后退了一步...忍不住悄悄吸了一口凉气!
  
  而苟凯也终于停下了脚步,冰冷的看着我。
  
  ‘呜....’童帝的笛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