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五章 失败的队友

第八十五章 失败的队友

  只要有童帝的笛声...
  
  我心中这样对自己说到,我永远也忘不了童帝在那一夜,就那样纤尘不染,似乎是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一般的就降服了那个妖物。
  
  却是出乎我意料的,在笛声响起的一瞬,童帝就闷哼了一声...笛声突兀的就断掉在了最初始的音节。
  
  我震惊的一个回头。
  
  却发现童帝的脸涨得通红,对我只说了两个字:“挡住。”
  
  说话间,童帝的神情第一次变得严肃又认真,手中的竹笛一个挥舞转动,又到了他的嘴边...他这一次并没有静静的立在当场,而是脚下开始走动。
  
  第一步就飘逸出尘,看似很轻松...我却看见脚步还未落下,童帝的额前就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步罡!
  
  童帝这一次的曲子竟然要配合步罡。
  
  我震惊之余,童帝一个凌厉的眼神望向我,我就听见劲风扑耳..下意识的一个侧身,苟凯的拳头就朝着我直直的砸来,被我险险的避开,却是被带起的劲风刮得鼻尖生疼。
  
  “滚开!”苟凯不肯给我喘息的机会,大吼了一声,又是朝着我扑来。
  
  那目的再明显不过,就是想打倒我,直接攻击童帝...我没有办法,只能正面的迎上,瞬间又迎来一次最直接的碰撞。
  
  ‘吱’,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我和苟凯的两腿交汇在空中,在那一刻肌肉都颤动着后退,剩下的竟然是腿骨直接的碰撞,谁也没有想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我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小腿处传来,如同被重锤狠狠的敲击了一下。
  
  这苟凯怎么会有如此的力量?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整个人哪里还支撑的住,瞬间朝着后方倒去...
  
  “你若不是身上带着聂焰的阵纹,你连和我对阵的资格都没有...滚开。”苟凯一个冲刺,脚狠狠的朝着我的胸口踏来。
  
  在仓皇之中,我只能架起双臂去挡住他的双脚...却也是在那一刻,我的双臂也如同被重锤锤过,差点儿就支撑不住苟凯的腿...但就算如此,我的胸口也传来了剧烈的震动,让原本在跳动的心脏也狠狠的一震,差点儿跳出自己的喉咙。
  
  为什么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就算是妖也说不过去...而阵纹?是聂焰的?怎么会在千百年后出现在了我的身上?
  
  而这阵纹我从来没有主动的运用过...都是被动的感受到阵纹带来的力量,莫非其中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但苟凯一击不成,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非常突然的一个转向,一脚就狠狠的朝着我的脑袋踢来。
  
  我丝毫不怀疑,这一脚如果被他踢中了..我的脑袋会像一个西瓜一般爆裂开来。
  
  又是仓促的,我没有受到撞击的右脚用力的在地上一个劲蹬,传来的反作用力让我的身体朝着后方滑动了将近一米...苟凯在发力之后,无法收回,只能急急的再朝前跳跃了一小步...
  
  但始终力道的爆发已经过去,落脚的点也产生了偏差。
  
  就这样,苟凯的脚没有踢到我的脑袋,倒是贴着我的右边脸颊擦了过去...就是这样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撞向了我的脑袋。
  
  我的第一感觉竟然不是疼痛,而是眩晕,巨大的眩晕感,让强行想支撑起身体,快速的脱离这么狼狈处境的我,一下子重重的又倒了回去...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地上。
  
  ‘呵’,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只想嘲笑一下自己。
  
  之前感受到那愤怒的炙热,不是以为自己充满了力量,想要把苟凯狠狠的踩在脚下吗?却没有想到才一个交锋,却被苟凯这样狠狠的踩到脚下。
  
  我无法说出内心的那股悲凉,感觉不到自己的成长,却面对未来无限的暴风雨...一想到那种无力感,我的心理几乎就要崩溃。
  
  除了嘲笑自己,我还有什么别的情绪吗?
  
  ‘澎’,脑袋狠狠的撞到地上,脸上被苟凯的脚擦过的一处,和脑袋被撞击的一处都破了皮,鲜血混合着尘土流出...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却给不了我任何震动。
  
  因为接下来的眩晕,让我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
  
  只看见苟凯狞笑着,一个踏步,在我眼中无限放大的鞋底...这一次要如何避开?我的眼珠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动,看见了童帝...他望向我的眼神似乎失望,似乎无奈,似乎不耐烦我是个麻烦,似乎终究觉得我不可依靠...原本要踏下去的下一步,陡然停住。
  
  手无意识的在竹笛上一抹,一滴艳红的鲜血从他的指尖流出...然后快速而均匀的流向竹笛上密布的纹路,只是侵润了极小极小的一部分,就快速的消失,似乎是被吸收了。
  
  童帝的眼神在那一瞬间苍白了一下。
  
  我的脸已经被苟凯狠狠的踩在了脚下,他似乎改变了主意,想要以‘凌辱’的方式来杀了我,他不是一向喜欢如此吗?用特别的方式去毁灭他认为的‘美好’。
  
  如果此刻我的不自量力的‘愚蠢’也算!
  
  被他的脚踩着,我已经看不见童帝...只是感觉脸颊贴着冰冷的地面,然后再次的摩擦了一下...踩在头上的脚却在逐渐的加大力道,挤压着我的头颅。
  
  急剧升高的颅压,让我的脸瞬间涨的通红,鼻腔内的毛细血管根本不能承受这种压力,瞬间破裂...温热的鼻血从我的鼻腔中冒出。
  
  如果聂焰真的在世,看着和他有如此紧密关系的我,被一个妖物如此的踩在脚底会有什么感觉?
  
  我已经不能再多想了,我感觉头上那只脚的力量我就要承受不住...我用力的抬起一只手,抓住那只脚的脚踝,想要抵抗这力量。
  
  却无疑于蚍蜉撼树一般无力,换来的是苟凯一连窜的冷笑,和更加用力的脚。
  
  仿佛这种折磨让他充满了快感,甚至已经忘了童帝的威胁。
  
  到绝路了吗?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厉的音律响彻在这间小厅,这声音根本就不像是竹笛这种温和的乐器所能发出的声音。
  
  可它偏偏就响彻在了这间小厅,甚至震动的原本就眩晕的我,大脑也一阵一阵的刺痛。
  
  “X!”苟凯忽然爆了一声粗口,接着在我头上的脚力量陡然消失...然后又听见他痛苦的低啸声。
  
  我心中明白,又一次是童帝出手,用特殊的方式救了我。
  
  我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忽然听见苟凯极度不甘的一声咆哮:“那老子就先杀了他。”
  
  说话间,我还没能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那只原本已经失去了力道的脚,挣脱了我的手,再一次提起来,重重的朝着我脸上踏来。
  
  ‘我要躲开’,我心中唯一存在的只有这个念头...可是已经晕眩到只差没有吐出来的我,又如何能够动弹?
  
  只能在模糊的双眼之中,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脚直接又快速的朝着我踏来。
  
  还伴随着一句似乎是用尽力气的嘶吼:“老子就算死,杀死了火聂——聂焰,够了。”
  
  太侮辱..太过侮辱,那一刻,愤怒似乎让我的心脏都爆裂开来,只是我已经无能为力!
  
  与此同时,却又是一声尖啸的声音从竹笛中传来,苟凯的脚似乎僵硬了一下,却还是毫不留情的踏向了我的脑袋...
  
  不可避免的一踏,我的脑袋承受了巨大的撞击力,一股似乎是风暴一般的眩晕,让我一下子胃抽搐到了极致,‘噗’的一声喷出了酸苦的胃液,还有大脑承受重压之后,鼻腔中爆裂的毛细血管回流的鲜血...都混合着喷了出来。
  
  但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感觉整个人像被旋转的风暴抛入了空中,整个意识都控制不住的被不停的挤压旋转。
  
  ‘蹭蹭蹭’,苟凯似乎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在踩踏了我一脚以后,连连的后退了好几步..
  
  在越来越模糊的意识之中,我听见了童帝的一声闷哼...然后一个冰冷的字吐出:“缚。”
  
  我已经不知道任何的情况了,只听见童帝轻轻的说到:“动用秘术,也杀不了这个变态的家伙...能支撑也只是一时,他...似乎还有后手。叶正凌,但愿你还活着。不过可能,活着也没用...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一曲《拘魔缚妖曲》是否能吹奏完?这个曲子我从未试过呢。”
  
  此时,我的大脑已经不能给出童帝任何反应。
  
  只是在模糊中,我好像看见一个只在腰间围着短短白布的,裸露着身体的男人,站在一间黑暗的密室之中...
  
  他声音低沉,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说了一句:“开始吧。”
  
  而童帝的声音还在继续:“叶正凌,你是不是以为我废话很多..其实不是,因为我也需要说一下废话,来休息喘息一下。一切都因为你这个失败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