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六章 解谜的回忆(上)

第八十六章 解谜的回忆(上)

  失败的队友?

  在这一次我是真的分不清楚梦幻与现实了...但是这五个字却如同五把无比锋利的利刃,血淋淋的插在我的心头。

  让我在这样极度眩晕,甚至有些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都深刻的感觉到痛彻心扉。

  这种情绪是怎么来的?这些日子的无力?背负不起重负?也保护不了在意的人?亦或者是亡命奔逃的狼狈?

  我已经分不清楚!

  但在这一刻,我却终于能触摸我心中一个最深处,最清楚的想法....我做不到我想要做的事情!

  是这一点,才是我痛彻心扉的根源吧?

  可是,我想要做的事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童帝的话却还在继续:“这一次,一起祈求吧,叶正凌。若是来得及,我活你也不会死....若是来不及,你死定了,我能不能活也是未知。”

  这样吗?其实如果童帝想要全身而退,还是能做到的吧?

  而他话里的意思却是选择要留下来,是为了必须要抓住苟凯的偏激?还是不想抛下我?亦或是别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想表达若是为了我这个累赘,那么大可不必,走吧...

  但此时的我哪能说出来半句话?却是第一次认真在心中承下了童帝这份情,不管他是不是为了我?

  很多次的交错,算下来也有很多次有意无意的救了我...只有这一次我是如此的郑重。

  接下来,剩下的事情只有像童帝所说的那样——祈祷吗?

  好笑的是,我连祈祷的力量都没有了...在感觉到眩晕的极限以后,我的意识彻底的陷入了某一种似睡非睡的迷糊...反倒是之前看到的那个模糊景象陡然变得清晰起来。

  还是那个昏暗的房间,里面除了光洁的黑色石头地面以外,别无一物,只是仔细看去...那些光洁的黑色石头上,隐约有流动的纹路,我这种状态却并不能分辨的太仔细。

  可我心中却异常笃定那是阵纹,异常玄妙的,我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的阵纹。

  在画面之中唯一显眼的,就是那个近乎赤裸的男人...因为画面清晰了许多,我能清楚的看清他的身体。

  健壮而充满力量,身上的肌肉线条却并不突出,只是呈现一种让人感觉舒畅的流线型,反而越是这样,越让人感觉在肌肉中充满了爆发型的力量。

  另外就是高,却并不魁梧,只是比那种修长的身躯多了一些强健的稳重。

  一头黑发张扬的披散在背上,合适的比例,几乎是一具完美的男人身躯。如果能去掉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的话...

  是啊,触目惊心,从背上,四肢,到胸腹...几乎是布满了累累的伤痕。

  最可怕的是在腹部,三道裂开的伤口几乎贯穿了整个腹部,一直到小腹处才停下...那宽大的,狰狞的伤口,会让人不禁猜测,到底是怎么样巨大的爪子才会留下那样的伤口。

  而这伤口的主人,在受伤的那个时候,是不是等同于被‘开膛破肚’?

  这样充满了谜题的身体,让人好奇,只是我怎么也看不清楚这具身体主人的脸...还没有等我过多的探寻,画面却再次的重复。

  那具身体从站着变成了盘坐...然后声音低沉,如同下定决心的开口:“开始吧。”

  ‘吱呀’一声,朝南的大门不知道被谁陡然推开了...突如其来的刺眼阳光,猛的照亮了这间屋子,即便在朦胧的梦中,我也承受不了这样突兀的光亮刺激,一下子闭上了双眼。

  待到我渐渐适应,睁开双眼的时候。

  那道忽然被洞开的大门,已经又缓缓的关闭了...而且这个过程几乎快要完成,房间又快要恢复了那种灰暗,只剩下一道缝隙,透出唯一一道明亮的光芒,在这房间内留下了一道灿烂的光束。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朝着门外看了一眼。

  在门外是一个整洁的院落,却充满了某种庄严的意味,在院落的四周,是各种古风的建筑...在其中,都是穿着道士装束的人们在来来往往。

  这个场景很陌生,却又让我有一种来自灵魂的熟悉感。

  是哪里?我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地方?

  在梦中,我的思维并不受影响,反而是变得很活跃...我很平静,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各种破碎的画面。

  尽管这是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场景,仿佛回忆之中一件遥远的往事被想起...却依然不会让我心绪激动,就是在这种冷静之中,我却强烈的感觉到我必须要想起这个地方我在哪里见过,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因为思维变得活跃,回忆起来什么东西也异常的清晰。

  感谢上天赐予人类最聪灵的大脑,那么多回忆的场景都被我瞬间想起...开始和眼前的这个地方一一的对应。

  大门关闭的速度不慢,那门外的场景已经越缩越小...对应的,我的心跳却是越来越快...因为眼前场景的每一个细节,慢慢和我脑中一处异常熟悉的地方对应了起来。

  ‘轰’的一声,大门陡然关闭了。

  却在这个时候,我几乎想要嘶吼着喊出声音...可惜,在梦中,我只是一个无形无影甚至无声的存在,我什么都喊不出来。

  我也想要流泪,却是在梦中...我连流泪也做不到。

  我已经彻底的确定这个地方是哪里了?这是我这些年来都魂牵梦绕的一个地方...我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山门!只有我,师父和师兄三个人在的,破落的山门!

  这里就是山门的后院,其实也可以称作是后山!

  就是那我们居住的大殿建筑群之后的一大片地方...我还记得只要走过了这里,按照一条小路斜斜的上去,就是我和师兄最爱去的那个平台,那让人震撼的晨光,那日出月升,几乎是永恒的山景..阵阵松涛,山林之声...

  那是刻在灵魂之中的一幕幕,若非这样,我怎么可能想起之前那一幕繁盛的地方,是我那破落的山门呢?

  在我去到山门的时候,那里早就变成了一片片断垣残壁,斑斑苔痕...杂草丛生,都带着无尽的苍凉,就算最鼎盛的夏日的阳光,也不能抹去它的那一抹悲沧..如何能让人相信昨日的繁华?

  那只是...只是我们师徒三人喂养动物的地方,正川哥给我介绍起它来,第一句话就是‘冬季里的吃食儿可都指望着呢’。

  原来,繁华却是真的存在过,师父也从来不曾欺骗过我!

  曾经的,最牛逼的师门。

  只是,为什么会变成如此的模样?这个昏暗的大殿之中,盘坐着的,仿佛有着无穷故事的男人又是谁?

  为什么鼎盛时的山门又会出现在我昏迷后梦中的画面?

  这一切串联起师父,师兄的出现...好像中间终于有着斩不断的线索了,就像是从千百年前就开始布的一场局。

  我的心中溢满了各种的情绪,却不能从梦中挣脱。

  我沉浸在震撼之中,却也不能再继续思考下去,因为我所谓的思维都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所打断:“你可是考虑好了吗?一旦布阵,生死不知。”

  是谁?

  大门已经彻底的关闭,重新昏暗下来的光线让我看不清楚来人是谁?在这里,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具男人的躯体...感觉就好像,我本该熟悉他一般。

  因为知道是我的山门,我拼命的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那男人的躯体却是被我忽略了。

  但无论我如何努力,也只是看见从昏暗中走来一个身影,走路的姿势及其的潇洒,仿佛是随着因为走动,而微微流动的空气,而摆动...

  他大袖飘飘,袍襟翻飞...在这无风的房间,竟然走动出了一番仙人的姿态。

  每一个落地的脚步,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儿,就像他这么一直走动下去...都会勾勒出一幅绝妙的阵法。

  我根本就知道,这是他自身的气场带起了他的衣袍...这个人何其的强大,而我应该朝着他下跪,三拜九叩,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是我的其中一代祖师。

  却是和我那看起来怪异,猥琐的开山祖师爷不同,他风范那么的强大。

  我内心激动,难道我接下来有幸看到此生最精彩的布阵吗?

  但那男人开口的声音却暂时打断了这一切:“是的,考虑好了。我自身的能力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却是惹下了天大的乱子。而我惹的乱子,到底是要我去平息...不赌上这一场,我又如何提升自己,有能力去平息这些纷纷扰扰?”

  “如何能叫天大的乱子?你原本所做都是道义所在。不然,就算这从先祖辈就流传下来的缘分,也不足以让我为你布上这一阵。”

  “有劳云道长了。”

  云道长?我再一次的激动起来...因为我在山门的每一年,都会跟随师父,师兄郑重的祭祖,如何不知道我那牛逼师门历任掌门都要赐名为云?

  “哎....”一声悠长的叹息打断了我的思路,却是云掌门开口了:“聂焰啊聂焰,你如何不回你那师门呢?”

仐三说:
今天是下乡以后,喝了酒回来写的...半瓶清凉油都快被我倒脸上了。我努力的想要三更,如果不行,今天就两更打底吧。主要是关键章节,担心质量被写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