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七章 解谜的回忆(下)

第八十七章 解谜的回忆(下)

  只是一句很平常的感叹,虽然背后像是有无尽的故事。
  
  却如同一柄真正的巨大重锤,锤向了我的全身....让我整个人都如同懵了一般,聂焰!原来盘坐在这个昏暗房间的男人就是聂炎?!
  
  他的意思是请求某一代祖师为他布阵...
  
  而陈重给我透露过一个秘密,我根本不是什么聂焰转世,而是一个类似于借尸还魂一般的存在。
  
  因为这个秘密让我自我认知混乱,我根本不愿意去细想。
  
  但我再糊涂,也知道,从某一种角度来说,他就是我,而我就是他....
  
  然后,我师父在我童年的时候出现,在我最危机的时刻,救了我,把我带回山门,悉心教导...虽然把我‘保护’的异常严密,并没有让我接触什么修者的圈子,却是真实的让我进入了修真的世界,从普通人的世界中剥离出来。
  
  这是怎么样的一段关系?
  
  加上,刚才那位师祖说过,什么从祖辈流传下来的缘分...我更加的迷茫了,这背后到底有怎么样深沉的秘密?
  
  我这样如同被重锤锤过的反应,已经算是比较淡定了吧?
  
  尽管,在这个时候,我还忽略了一个问题,聂焰也有师门,他不愿意回去。
  
  在昏暗的房间中,云师祖的话落音,却并没有换来聂焰的回答...只是在他的呼吸中渐渐粗重,那样的情绪仿佛就和千百年以后的我交错了一般,一样压抑着无比的激烈。
  
  在沉默了半晌之后,聂焰终是开口说到:“我的师门,出来了,岂是那么容易回去?”
  
  这句话说罢以后,聂焰忽然小声说了一句:“即便在梦中阳生也从不敢相忘。”
  
  云师祖却并没有说话了,而是陡然的停住了脚步,然后悠悠的叹息一声,这声叹息背后究竟是何意?又岂是如同旁观者一般旁观自己的我,能够了解的?
  
  在这样沉默的静谧了许久之后,云师祖才说到:“是了,若你有心,的确是不能回去。回去也就不能轻易出世了,因为你师门的故人,哪怕是再出现一个,也是那惊天动地的大事。”
  
  “聂焰岂敢妄想?”面对云师祖的话,聂焰的回答却是莫名其妙。
  
  至于我,刚刚从那场震惊之中解脱出来,更是云里雾里...只是有一个问题却一直萦绕在脑中,到了如今这个年代...曾经辉煌的山门,变成了只有师徒三人的破落山门。
  
  听闻云师祖的话,似乎聂焰的师门更加了不得...却也是否变得破落?甚至已经断掉了传承!
  
  却是不可能有人回答我的问题了,此时的云师祖也盘坐到了聂焰的面前,郑重的拿过了身后的黄布包,两人对坐不语。
  
  一时间,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要做什么,我却无法从梦境中挣扎而去,也只能跟随着沉默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云师祖才从黄布包里拿出了一件物事。
  
  一看见那物事,已经经过了连连震撼的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啊’的一声低呼,只是奇异的是这个声音只有我一个人听见,梦中的两人却是浑然未觉。
  
  那件物事说出来,其实也不算太让现代人吃惊的东西。
  
  尽管它是如此的璀璨,在这昏暗的房间中,也散发着其独有的光芒,但大多数有见识的人也能一眼认出,这是一小块发晶。
  
  算是一种比较珍贵的水晶,好的品相的发晶也相当的值钱。
  
  但对于修者来说,也不过是红尘俗物,实在不用引起那么大的反应....只不过,这只是对不懂的人来说,对于有着‘牛逼师门’独特传承的我,却不可能不识货。
  
  眼前这一块很是耀眼银白色的发晶,里面是罕见的根根金色的发丝般的晶体。
  
  区别于普通的发晶,这块银白色发晶中的‘发丝’,就如同细细密密的牛毛,粗细虽然有差别,但是都像一根根的细针。
  
  这种东西,很容易就被认成是一块普通的发晶,顶多不过是品相好一些。
  
  但我知道,这种东西虽然也算发晶中的一种,却在阵法界有一个相当震撼的别名——灵魂之晶!
  
  它异常的珍贵,千百年难以出世一块儿,只要任何的修者稍微知道它的作用,都会为之疯狂,甚至不惜代价的想要得来。
  
  原因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它是作用于灵魂的水晶。
  
  一般的物理上的东西,很难触及灵魂这种东西,但只有拥有了一小块儿灵魂之晶,这些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对于我的师门来说,这种东西就更加的珍贵...因为有很多顶级的阵法都是作用于灵魂的,没有灵魂之晶虽然依旧可以办到,但其中的麻烦之处就不用一一细表了。
  
  甚至因为这些麻烦,一个或许只有黄级难度的阵法,也会变成至少玄级上等的难度...但如果有灵魂之晶的话,这个只有黄级难度的阵法,到最后也不会超出黄级阵法的难度。
  
  这就是灵魂之晶的神奇!
  
  简单的说,它可以完全的承载传导灵魂力...不管是画阵,攻击,治疗...
  
  想想,只要是修者都会呼吸急促...师父给我讲起这个的时候,我深切的认为,师父绝对是在给我吹牛逼...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如今,我才知道,从来见识浅薄的就是我。
  
  我没有想到灵魂之晶真的存在,而且就在我眼前出现,拿它出来的是我的某一代师祖。
  
  相比于我的激动,昏暗的屋子里对坐的两个人却并没有多大的激动情绪。
  
  只是拿出来这块灵魂之晶以后,聂焰开口了,声音中有些许压抑的感动:“多谢云真人师门,竟然为在下拿出如此珍贵的物事。”
  
  “话不能这么说,凭借你我两门的渊源,凭借你所做的事。一块灵魂之晶何足道哉?只不过,我想说明的是,就算有了这块灵魂之晶,我也没有十成的把握。”云师祖神色郑重又郑重的说到。
  
  “嗯,那有几成的把握?”聂焰也认真的追问到。
  
  “我仅仅有四成的把握。还是之前那句话,一旦布阵,生死不知。”
  
  “哈哈哈...四成的把握,那简直是太多了。赢了的代价,是我聂焰一个区区外人,可以拥有云真人师门独有的,核心人物才能拥有的本命阵纹,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我何惧之有?!只有有一成把握,我聂焰也绝对要博上一博!”
  
  “哎...阳生,你本已是那惊采绝艳的人物,这样一搏又是何必?你我修者,修道...讲究的不就是一颗平常道心吗?你如此的激进,似乎已经失了冷静。”
  
  “我聂阳生从来就没有那劳什子平常道心,也不会刻意去讲一颗所谓的道心。我只有一颗自己的心,若我做事是对,若我做事无愧,若我做事不悔,若我做事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那就全力一搏才是,哪怕剑走偏锋,也是一种手段不是?而且出的是我自己的力,拼的是我自己的命。计较得失,也不算一颗平常道心,做我所做,就已最是平常。”聂焰一字一句落地有声。
  
  “好!”云师祖忽然大喝了一声,似乎有些激动,然后望着聂焰说到:“这天地间的双子——聂阳生,不仅是才的绝艳,看的也比我等通透。我是真真为你叫一声好。既然你已经执意,那就开始吧?”
  
  “开始吧。”聂焰的声音变得平静,站起来,扯掉了最后一块腰间的白布,全身赤裸的站在了云师祖的面前。
  
  而他整个人双手掐着最普通的入定手诀,却是这么站着,呼吸已经变得无比的悠长...既然瞬间入定了。
  
  心境是何等的平静平和?那一番置生死于外的话,原来真的是发自内心。
  
  看着入定的聂焰,云师祖长叹了一声,低声说到:“但愿在我的手下,完成这个生平最难的阵法,也不要折杀了这个天地间真正的英雄。”
  
  说话间,他的手轻轻的抚上面前的那块灵魂之晶,又从黄布里拿出了一块布,铺在了灵魂之晶的前面。
  
  看似轻描淡写的动作,那块灵魂之晶却在云师祖的手中慢慢的起了条条的龟裂...看着就要碎裂开来了。
  
  我明明已经知道结果,心跳却也忍不住的加快。
  
  这一幕,加上神秘的灵魂之晶,又有多少人有机会能得以一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