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八章 惊天的阵纹

第八十八章 惊天的阵纹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我还在梦里的事情,一心一意的只想看着这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布阵。

  就算是灵魂之晶,我也都只是只闻其名,根本没见过实物。

  若不是我是修者,灵觉再差,也能感应到那水晶上一层淡淡的灵魂力量,那是灵魂之晶的典型标志,我也不可能第一眼认出来那就是灵魂之晶。

  灵魂之晶本身没有任何的灵魂力量,为了和持有之人更加契合,一般人得到灵魂之晶,都会选择特殊的方式温养。

  而灵魂之晶也很容易沾染上温养之人的灵魂气息,就算不刻意温养,只要在人身边,都会沾染上拥有之人的灵魂气息...所以,这也就成了灵魂之晶的典型标志。

  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很神奇的。

  按照师傅的话来说,灵魂之晶和发晶的区别就在于包裹之物的不同,说的就是里面的‘发丝’。

  可就算如此,灵魂之晶要怎么运用,就连师父也不知道。

  我脑子里在胡思乱想,而在云师祖手上,那块灵魂之晶已经龟裂到了极限,就在这个时候,陡然破碎。

  云师祖竟然毁掉了那块灵魂之晶?!

  但是,下一刻,灵魂之晶碎裂的同时,从里面迸射出大概数百颗金色的小圆点。

  在这个时候,云师祖抬头看了一眼聂焰,几乎是有着异常的默契,聂焰和云师祖同时出手...用的是太极手法,通过双臂的挥动,让周围的气场行程了一个包裹的浑圆力场。

  那些迸射而出的金色珠子全都被‘困’在了他们双臂挥动之中的立场之中,然后在慢慢收力之间,如同下雨一般的‘哗啦啦’的都掉落在了云师祖事前都铺好的黄布之上。

  当所有的珠子都掉落完以后,云师祖和聂焰对望了一眼,忽然相对‘哈哈’大笑起来,聂焰很是直接的抱拳,说了一句:“云真人,好身手啊。”

  “聂阳生,你也当得起一句英雄出少年。”云师祖也是冲着聂焰一抱拳。

  而他们的出手,也令我悠然神往,从他们的身上,我才觉得自己真正看到了小时候就向往的江湖,这是标准的武家手段,我没有想到一个猎妖人,和一个隐藏于深山中的道长,也有如此的身手。

  相互欣赏,而客气的赞扬了两句以后,两人也没再多言。

  而云师祖的神色已经变得异常严肃,从那块铺好的布上小心的捻起了一粒金色的珠子。

  我的神色也跟着紧张起来,这些金色的珠子我是亲眼看见从灵魂之晶里迸射出来的,难道是?

  下一刻,云师祖就证实了我的猜测,他把珠子放在拇指轻轻揉搓,珠子竟然舒展开来,然后他用两手轻轻一捻,那颗珠子竟然完全的舒展开来,赫然就是一根尖细的,犹如发丝一般的长针。

  这不就是?我吞了一口唾沫,这真的就是那一块灵魂之晶中的‘发丝儿’,原来破碎以后出来,竟然是这般形态。

  “这才是灵魂之晶中真正的宝贝,稍稍受热,就会彻底的舒展开来,形成这种细针...能承载灵魂之力的,就是它!而且,这也是医字脉不可多得的宝贝,只因为...”云师祖说话间举起了那根长针,正好映照着昏暗房间里,唯一的一盏油灯,细针发出了微弱的金色毫光。

  “它是中空的,用来浸于药中,再施以针灸...”看着手中的长针,云师祖忍不住评论了一句。

  “对的,灵魂的创伤,一般无解。但若有这灵魂之晶,那就...”聂焰也跟着评论了一句,接着又加上了一句:“在这世间,要创伤灵魂的方式很多,但大多以术法为主,不过有肉身的保护,一般也不会留下致命的创伤,除非是灵魂的对撞!如果有这灵魂之晶...而伤及灵魂之毒这世间也有很多种...也是因为肉身的保护...”

  说到这里,聂焰忽然开口说到:“好宝贝。有了它,云真人的阵法哪愁不成。”

  “从我山门拿出,有伤天和的事情却是不能做。阳生,你也别太乐观,之前我就说过了...就算有这灵魂之晶,成功的把握也不过...”云真人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忧虑。

  “我省的,云真人,开始吧。”聂焰却不以为意,直接就开口催促到。

  分明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他却是这样的丝毫不在意。

  聂焰已经如此说了,云师祖也不再多言,而是郑重的拿起那根灵魂之晶...从丹田处开始,刺入了聂焰的身体...接着,他双手掐诀,一丝灵魂力打入了那根灵魂之晶当中...

  到了这一刻,他们两人的面貌依旧是在昏暗之中,我看不清楚...自然也看不清楚的他们的表情。

  只是觉得云真人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显得无比吃力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阵纹?值得云师祖这样来对待?

  “我需要用灵魂之晶做为载体,用我的灵魂力在你的灵魂之上描绘阵纹,阳生...这你是知道的,这初始第一道的阵纹,就已经不是普通门人能完成的了,而这第二根嘛...”

  说话之间,云师祖又捻开了第二根灵魂之晶,插入了聂焰的身体...接着,依旧是灵魂力的输入..

  可莫名的,整个昏暗的房间却刮起了一阵旋风...接着,一声巨大的雷鸣之声,从房间之外传来!

  一般地级阵法成阵之时,会有天地的反应...而阵纹就有这样的反应?又是何意?

  我无法言说我内心的震撼,想要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细看,却不想...我的整个人陡然都被包裹进了一阵昏暗的旋风,不要说想要看见什么,就连想要听到些什么,都不可能做到了。

  回忆的画面,好像在这一段里进入了一种异常模糊混乱的境地。

  但我也并没有惊慌...只因为我知道,不论是地级阵法,还是天级阵法...都是已经逆天了的存在,岂可轻易容旁人窥探,感受布阵的过程?如果我是聂焰的话,这一段回应必然也是混乱的,不能窥探感受,必然也是回忆不起分毫。

  在这样的混乱之中,好像没有时间的概念。

  原本就是一段回忆,抽象的说,可以很快也可以很慢...就像是一个附属的自己的世界一般。

  我很是干脆的安静等待,仿佛是很漫长,仿佛也只有一瞬,风暴就消散而去,我又再次出现在了这间昏暗的房间。

  这一次,整个布阵的过程似乎已经完毕了。

  我难以置信的看见云师祖竟然在这短短的瞬间,整个人就从仙风道骨变得形容枯槁,连盘坐的姿势似乎都不能维持了。

  房间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好多人,大概有十几个人的样子,按照合力之阵的排列坐在云师祖的周围。

  而且,一个个也都是那样,疲惫异常,形容枯槁的样子...只不过还能勉强维持盘坐的姿势,比云师祖显得稍微好一点儿。

  至于聂焰,也不知道是沉睡,还是昏迷了..整个人赤裸的趴在房间之中。

  整个身体几乎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鲜红的血色阵纹...而那些阵纹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繁复,反而是充满了一种大道至简的美感,那些血色也不狰狞,而是充满了一种旺盛的灵力。

  面对趴着的聂焰,云师祖开口说到:“这一套阵纹,第一次有幸成为了一个人的本命阵纹...云某人遗憾,却是不能全部的完成!这是一套残缺的阵纹,但愿有后来人真正的完成这套阵纹。而真正完整的阵纹,会化繁为简,只是变为丹田处的一个符号。天之阵符!”

  天之阵符...这是什么概念?我整个人都不能呼吸了,简单的说,天之阵符,就是一个天级阵法,天级阵法不管是什么阵法,一旦成形,就会变为天地间最简单,最原始,最初的字符..代表着一道。

  我不能完全的理解这句话,我却真正的明白了,聂焰和云师祖一起做了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阳生,我知道你能听闻。阵纹虽不完整,到了这个程度,也是堪堪能成为你的助力了,动用阵纹的配套手诀,万万不能忘记...”云师祖还在继续的说着。

  在这个时候,我的脑中忽然一阵剧烈的刺痛!

  我,想起来了!


仐三说:
今天群聊会,耽误了一些时间。今天小年,三三先提前祝贺大家一声了...另外,今天恐怕不能三更了。两更无论如何是有的,等一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