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九章 压抑的战局

第八十九章 压抑的战局

  对的,在这种剧痛之中,我想起来了关于这个阵纹的一切。
  
  它的作用,它对应的手诀,它要完全的发挥需要怎么做?甚至是发挥的必要条件....
  
  就像上一次,在莫名的头部剧痛之中,我想起了那聂焰的成名技《镇妖咒言》中的一篇...而回忆之中的再上一次,在那个诡异的山上,莫名的爆发,也是因为头部受到了重创。
  
  这一次,能陷入这种回忆也是吧?
  
  这些和我丹田的阵法有什么联系?在让呼吸都难以继续的剧痛之中,我还忍不住思考这个。
  
  就和上一次一样,这种剧痛是不能让人昏迷的,只能生生的承受。
  
  但不同的是,比起上一次初初承受,不能思考,这一次连思维都变得异常活跃..
  
  我觉得我要从这场梦中清醒了,我好像都能听见自己那越发粗重的,来自我的身体的呼吸之声...我的眼前还是那一副画面,依旧昏暗的房间,疲惫的众人。
  
  聂焰还没有醒,只是呼吸的气息越发的强劲起来...就如同其他的道家高手一般,一呼一吸之间也是那么的悠长有力。
  
  其他的人好像在休息,气氛非常沉默。
  
  只是异常忽然的,云师祖忽然抬头,目光清晰的望向了房间的一个角落...这陡然的动作,让我全身都发紧,因为他看向的地方,正是我所在的位置。
  
  我不知道在这场梦中,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我的回忆之中的‘我’存在?很难理解...可是,我偏偏就在这样一个位置,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难道这样也会被云师祖所察觉?
  
  可很快,他收回了目光,嘴角扬起了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声音有些虚弱的吩咐到:“让牛汉进来。”
  
  对于他的吩咐,在他手下的人自然是无二话,很快...房间之中走入了一个异常让人震撼的汉子。
  
  身高怕是两米有余,而身体强壮的就像一头公牛...这样一个具有压迫感的男人就这样恭敬的站在了云师祖的面前。
  
  云师祖稍许有些吃力的包起了铺在身前的那块布,上面闪烁着的,是灵魂之晶的光芒...看起来,在布阵的过程中,灵魂之晶好像损失了一些,比初初被破开时,少了三分之一左右。
  
  做完这一切以后,云师祖忽然吩咐对眼前的牛汉吩咐到:“帮我打破我身前的这块地方。”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吩咐?
  
  在云师祖吩咐以后,不但还陷入剧痛之中的我觉得奇怪,就连周围同在休息的人也开始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老者更是犹豫着开口:“掌门,这密室里布有先辈留下的阵法,破坏一环,等若全部破坏...这恐怕不好吧?”
  
  “阵法破坏可以再布,我做这事自有深意。”云师祖不紧不慢的说到。
  
  我听了,却更加的着急了,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直面前尘往事...感觉已经解开了心中诸多的疑问,却也越发不能阻止的感觉自己就快要从这种梦境中醒来了。
  
  只因为眼前的画面已经开始越来越模糊,甚至就快要崩溃了。
  
  云师祖开口这样说,他人心中就算充满了疑问,也不敢再反驳什么?而那牛汉在听到吩咐以后,二话不说的提起盆钵般大的拳头,朝着地面狠狠的一击。
  
  ‘哗啦’一声,地面上铺着的黑色整齐砖石瞬间就破碎开来,龟裂甚至蔓延了好几块砖石...而砖石之下的泥土也裸露了一些出来。
  
  这人好大的力气!
  
  我在心中震撼的想到,就连依旧在沉睡昏迷之中的聂焰似乎也感觉到了,轻声的哼了一声。
  
  仿佛是有声般的,‘哗啦’一声,我眼前的画面终于破碎了一块儿...
  
  又仿佛是心有所感一般,云师祖再次猛地抬头,看向了我所在的位置,大声的说到:“我要把灵魂之晶埋在这里...”
  
  我无法说出心中的震撼,在那一刻,我几乎就以为云师祖已经发现我了...但可惜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我眼前的画面终于全部破碎了,所有的回忆道这个时候都戛然而止...
  
  那山门,那昏暗的密室,疲惫的众人,强壮的牛汉,神秘的云师祖,昏睡的聂焰...都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却是我自己那粗重的呼吸声,和恢复感觉以后全身不可压制的疼痛,还有头疼,脸部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以及更加强烈的剧痛。
  
  眩晕已经消失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是张开双臂,平躺在地上的....我甚至用了一秒时间才想起自己在哪儿?我,我不是在和童帝一起战斗,要抓住那个艺术家——苟凯吗?
  
  我还想起了最残忍的真相,苟凯用及其残忍的手段杀了那么多人,想起了之前的耻辱,想起了童帝最后的话语...
  
  现在,是过了多久?战斗如何了?童帝怎么样了?
  
  一股冰凉的紧张感陡然传遍我的全身,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尘土飞扬...几乎遮盖了那有着优美横梁的屋顶。
  
  发生什么了?我轻轻的低吟了一声...感觉全身的力量在慢慢的恢复。
  
  我原本就没有消耗什么体力,除了头部,也没有受到太重的重创,之前倒下也不过是因为腿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一时间没有支撑住,却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罢了。
  
  如今头部没有事情,我自然就没有事情...除了全身的疼痛一切都很好。
  
  我喜欢这种感觉,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还可以站起来的感觉...却不等我沉浸在这种感觉中一秒,一个带着狞笑嚣张的声音就打断了我的思路。
  
  “水童,从古至今...水童家的家主不都是高傲而不屑于他人的吗?童帝,听闻你和水童家那位先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啊?唔,不对,连名字都一模一样...你应该是更骄傲的吧?怎么?如今被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滋味是什么?”
  
  这是苟凯的声音...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难道童帝的情况不好?
  
  我的心中一紧,微微抬头!
  
  看见的是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大棒的苟凯站在房间的一角,正带着狞笑的看着童帝...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脸上也有伤口,却是不怎么狼狈的样子。
  
  而离他不远处,大概就三米的距离,站着在微微喘息的人不就是童帝吗?
  
  相比于苟凯,童帝的衣服还算整洁...但白色的衬衫上也已经是布满了灰尘和些许的血迹,衣服的左臂也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平日里,童帝那么的注意形象,就连头发也是有固定的造型...如今却是发丝凌乱的搭在额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狼狈的童帝。
  
  从对持的情况来看,看不出来谁占有了优势,但是从刚才的话语上来看,分明就是苟凯主导了战斗,剩下的只不过是和童帝在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怎么回事儿?
  
  我不明白,在我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童帝之前不是用秘术束缚住了苟凯,占尽了优势吗?他为什么偏偏要吹那什么曲子?苟凯要是被束缚住了,直接上去捅一刀就能结束战斗了啊?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吧?
  
  可是管它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现在的我啊!!怎么能忘记刚才的耻辱...?!
  
  我又放下了头,我需要一点儿时间,等身上的力量恢复...我知道,现在情况可能很不好,因为刚才一抬头,正对着小厅的大门,我也看见小厅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紧紧的关上了。
  
  一时半会儿想等援兵,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援兵?是哪一方的援兵?这里有埋伏,好像情况很糟糕呢。
  
  “呵呵呵...”言语上的侮辱,好像能让苟凯得到更多的快乐,他似乎乐此不疲,在说完话以后,又开始了一连窜的冷笑。
  
  在冷笑之中,又是悍然出手,朝着童帝冲了过去,再一次的狠狠挥舞起手中的大棒。
  
  ‘澎’的一声闷响传来,又是一次尘土飞扬...我眼角的余光看见童帝跳到了我侧面的位置,有些狼狈的半跪在地上,喘息的似乎更厉害了。
  
  是要到体力的极限了吗?
  
  ‘嗒’‘嗒’‘嗒’,从那边也传来了苟凯的脚步声,而那一声声嗒嗒的声音,是他用大棒敲击地面的声音。
  
  “呵呵呵,童帝...如果没有你的镇妖曲,你算什么呢?被追的很狼狈,很不甘心吗?那你站着吹奏啊?看你能承受我几下,而不倒下呢?其实,我呢,是很想欣赏你吹完一曲什么歌的啊。”
  
  “哈哈哈哈...水童家的人,没有了战友,屁都不是!我今天真是过瘾,现是打趴了火聂家的软脚虾,又可以玩弄水童家的俏小生...你说,谁有我苟凯风光?”
  
  苟凯的话语中,他似乎达到了人生,不,妖生的巅峰。
  
  而童帝喘息稍微平缓了一点儿,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尽管如此狼狈,语气却一如既往的高傲:“苟凯,我希望你别逼我...只因为,被你这种小角色逼到如此的地步,动用一些什么,实在是我不想的事情。”
  
  我感觉,我的力量已经恢复了,我已经能站起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