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章 火聂与水童

第九十章 火聂与水童

  面对童帝的威胁,苟凯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如既往嚣张的笑着,仿佛知晓童帝要动用什么一般。

  果不其然,在下一刻,苟凯就嚣张的说到:“水童家的绝技,我是很想领教一下呢。奏出天地大道之间,最初始的杀伐之音....只是,此音律一出,这里的人没人能够幸免吧?你呢?会比死还惨的...呵呵呵呵...”

  说话间,苟凯竟然很是嚣张的丢掉了他手中的大棒,毫无顾忌的坐了下来,似乎是在等待着童帝的发作。

  他正好是背对着我的,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到底是什么?

  但力量已经恢复的我,在此刻却悄悄的站了起来,稍微有些站不稳的样子,因为受伤的腿还在隐隐作疼。

  苟凯的话让童帝的脸色变得稍微难看了一些。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童帝已经看见我悄悄的站了起来,他正对着我,就算不注意也能看见。

  所以,童帝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似乎是不经意的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中似乎有一种愤怒的责备,估计我这种‘猪’一样的队友,能站起来,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比现在的情况更加麻烦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那股难受又泛了起来...我迫切的需要证明,此刻依然胀痛的大脑却是成为了我的底气。

  一段段口诀,一个个手诀,一段段关于阵纹的记忆,已经逐渐的清晰,并且一一变得有条理起来。

  只是相比起来,我的个人能力有限,也许发挥起来一点都不完全...但是,我已经有了一战的底气,和刚才的莽撞不同,是真正看清形式,一战的底气!

  这样的底气,让我心底的难受被暂时的压抑了下去,从人生发生改变以来,从未出现过的自信反而重新回来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童帝,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望向他的眼神无比坚定,想要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可以交给我了’。

  童帝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一贯的不屑,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甚至下一刻就换成了一点点惊慌,他看向苟凯说到:“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苟凯并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我和童帝这种隐秘的交流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他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洞悉我在昏迷时,梦里所发生的变故,而且,他之前所说的事情,的确是涉及到了水童家的隐秘,否则,在我站起来之前,童帝的脸色也不会那么的难看。

  在这个时候,我站直了身体。

  “哈哈,童帝...很吃惊吧?也很惊慌吧?水童家的,能奏出的最强杀伐之音,就代表着水之杀,让人能够在听闻之下,感觉如同被漫漫大水所淹没一般...人会挣扎不能,窒息而死。这是水童家天生的能力一般,流传于每一代家主...当然,还不止如此,最初始的杀伐之音,你们掌握了五音,只是都不如水之音那么强大,被你们运用的出神入化...所以,这就是水童家的由来吧?”苟凯侃侃而谈。

  童帝的脸色是真的更难看了几分,他开口缓缓的说到:“你好像真的知道很多,虽然,你说的并不全对。”

  而我在这个时候,已经无声的掐动起了第一个起手手诀。

  阵纹的中枢就在丹田,想要全面的激活阵纹,是需要来自灵魂深处的情绪,就比如熊熊的战意...并不是之前我以为的愤怒,愤怒也只是激发战意的一种情绪。

  那是天生猎妖人,对妖物的战意。

  而我之前一直误以为是愤怒,根本就不是。

  若是单单如此,并不构成完全的条件....这样来自灵魂深处仿若天生的战意只是激活阵纹的基础,接着,还是要运用自己的灵魂力。

  灵魂力越强,阵纹就越强,能引动的天地之力也就越加的强大。

  而阵纹分为了五个部分的力量,不管动用哪一部分的力量,都需要率先激活丹田的处,阵纹的中枢...这样才能控制天地之力的涌入,否则...天地之力无序的涌入,我会被生生的撑爆。

  也就是说,我之前那几次是相当危险的,只不过...只是靠战意稍许激活了阵纹,灵魂力没有无意识的流入阵纹,才没有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

  说起来,每一次战斗,我的灵魂力都被聂焰强大的术法所抽空...所以...

  这样说起来,难道还是我灵魂深处那个奇怪的封印保护了我吗?

  一切的未解之谜太多了,一切的一切都指向,我必须要再回山门一次...想到这里,我的情绪忽然起伏了一下。

  掐动的第一个初始手诀差点儿就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反噬于我。

  我差点儿闷哼出声,却是强行的忍住...赶紧调整呼吸,再次进入存思的境界,继续掐动手诀。

  童帝自然是把这一切看进了眼里,却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和表情的变化。

  至于苟凯根本就不知道身后发生的这一切,面对童帝的反驳,只是继续说到:“你还在死鸭子嘴硬吗?我这些消息可是真正的绝密,哪里会有错?不然,你听听以下的这句话,你们水童家,来历神秘,师承不知是何山门?但是,却号称灵魂却天地音律的敏感是天生的...也就是说,只要是水童家的传承之人,就算未经过任何的修炼,也能凭借秘术奏出天地最强的杀伐之音...”

  “停下来吧,你把我水童家的秘密知道的太多了,你必死。”童帝此刻的神色已经不再是难看了,而是变成了寒冰一般的冰冷。

  可是苟凯,却像是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忽然放生大笑,说到:“我死?童帝,你以为我都知道这些,还敢和你说这些是为什么?你以为我就没有一点儿底气和把握吗?再说了,我之前就说了,你敢吗?你敢动用吗?别人不知道水童家的秘术,我不知道吗?”

  “你闭嘴。”童帝开口呵斥,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不一样的气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

  就像在一轮圆月之下,孤清的祭台,有一个人亦步亦趋的走向祭台...庄重而又决绝的献祭自己,童帝身上此刻的神秘就是这种味道。

  他已经完全没有注意我了,而是真正的被苟凯所激怒...看样子,他是真的准备自己动手了。

  此刻,我的手诀已经完成...在我的周围依旧安静,可是在我的灵魂之中,却掀起了一阵风暴,就像在覆盖在灵魂周围,如水的灵魂力之中,陡然生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而这个漩涡的出现,如同在平静的水面上掀起了一阵最猛烈的风暴...灵魂力开始咆哮着翻滚,朝着那个巨大的漩涡涌去。

  只是顷刻之间,所有的灵魂力就被那个漩涡吸收的一干二净...

  这种猛烈,让我的灵魂传来阵阵的虚弱之感...甚至心中出现了极大的忐忑,难道我的灵魂力不足以支撑激活阵纹?

  却是在这个时候,苟凯嚣张的声音又传来了:“童帝,你以为我是水童家,你手下的那些走狗吗?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我偏偏就是要说出,你水童家最大的秘密,在未够能力动用杀伐之音前,强行动用...你们需要献祭灵魂。”

  “哈哈哈,这是比死更难受的一种方式,天知道,你们把灵魂献祭到了哪里?死了,还有得轮回...你们有什么?这就是鱼死网破的打法,至少我所知的,你们水童家历代家主,没有一个人敢妄动杀伐之音。”

  “况且,你们水童家最重要的传承乐器,古琴呢?你一根横笛,想要吹奏出杀伐之音吗?”

  苟凯似乎觉得把一个人蹂躏至绝望,是最大的乐趣,在童帝要求闭嘴的情况下,他反而说的更加欢畅....他很激动,他甚至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向童帝,我看见他的背影,背部肌肉都绷紧了,就像沉浸在极大的快乐之中。

  我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寂静与虚弱之中。

  寂静是来自灵魂,那种汹涌澎湃以后,忽然的压抑的平静。

  虚弱自然也是来自灵魂,没有了灵魂力的灵魂,随时都可能陷入沉睡。

  却也是在这个时候,那个出现漩涡的地方...滚落出了一滴水晶般的水珠,透明的湛蓝色,一出现就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它出现,开始轻轻的滚动,朝着我的灵魂对应的丹田之位滚去...速度看起来不快,却是瞬间就落入了丹田的封印之中。

  与此同时,童帝轻轻的叹息声响起:“知道一点儿表面东西,就嚣张至此的家伙,一般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你说的是历代的家主,可是包括了水童家的第一代家主——童帝?”

  说话间,童帝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竹笛,又说到:“可我是谁?你也知道,我是童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