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一章 阵纹与秘术

第九十一章 阵纹与秘术

  说这句话的时候,童帝又恢复了一贯高傲的神情。
  
  尽管他要求一尘不染的衣衫已经脏了,但气度一旦恢复,整个人就像最高贵的贵公子,穿成什么样子倒是无所谓了。
  
  苟凯因为童帝的话愣住了,我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显然是有些半信半疑。
  
  如果我是苟凯的话,会在这个时候抓紧时间动手,不管敌人说的真假,不给半点机会才是。
  
  可惜苟凯是一个有特殊‘爱好’的人,他喜欢把人折磨至绝望...就如同强迫症一般的想达到这个目的,反倒让他迟疑了。
  
  童帝一声轻轻的叹息,原本转动着的竹笛陡然一停,然后从胸前的口袋摸出了一张浅蓝色的轻薄的...纸,大概比拇指大那么一些。
  
  “你没有机会了,错就错在...你不该给我机会恢复,否则,我也没有机会用上这个?”童帝的语气轻描淡写,但说话之间,已经异常熟练的弹开了竹笛上的一张薄纸,把那张淡蓝色的薄纸覆盖在了竹笛之上。
  
  “你如果还想知道更多,现在最好不要动手...我还可以解答你的问题,就比如说,我刚才动用的是什么?”童帝斜眼看着苟凯,就像一个帝王在俯瞰一只蝼蚁。
  
  而苟凯刚才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准备动手...却被童帝这样喝止了。
  
  我在此刻,却是无法思考童帝的目的,到底是睚眦必报,刚才被苟凯折磨侮辱,现在还回来...还是在拖延什么?
  
  因为我整个人的灵魂在此刻就快要爆炸了。
  
  一滴水大小的珠子滚入我封印阵纹的瞬间,我就知道了那是我的灵魂力,被集中起来的灵魂力...凝练起来就只有那么一点儿。
  
  我在瞬间就知道,如果我的灵魂力不够,就连凝练这一点儿都不够,那灵魂力就会重新散开。
  
  也就是说,我根本无法启动阵纹。
  
  知道这一切后,我哭笑不得,被师父说成的,金刚一般的灵魂力,原来就只有这样?而一切只是巧合吗?恰恰我的灵魂力就刚好只够启动阵纹?!
  
  就如我无法去思考童帝的深意一般,我也无法去思考自己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了?
  
  那寂静的滚入封印中的圆珠,在转动了一圈以后就诡异的消失了,在下一刻就那么忽然的爆炸开来...仿佛在我灵魂之中发生了一场地震,瞬间就震动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接下来,如果火山喷发一般的力量瞬间就冲出了我的封印。
  
  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巨大的震撼之中,因为在我的封印之下,那令人多看一眼都觉得炫目的封印阵纹之下,又浮现出了一个血色的阵纹。
  
  那灵魂力的圆珠,就在其中快速的滚动,每滚过一圈,那圆珠就变得小了一拳,而那淡红色的阵纹,却是变得越发的红起来...那阵纹,我就连在存思的世界里,窥视自己的灵魂情况,也不敢去多看一眼。
  
  那繁复交错的阵纹,又像是最简单的一个个数字排列一般,让人根本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实?
  
  以我的阵法修为,看不清楚一点儿这阵法的本质,只要再多看瞬间就会迷失其中!
  
  我哪里还敢再多看一眼,空白的大脑之中剩下的只有恐惧和震撼...却感觉我的那颗灵魂圆珠,在滚过三圈以后,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阵纹却只是从模糊的淡红颜色,变成了清晰一些的淡红颜色。
  
  却是能感觉它在我的灵魂深处开始诡异的转动起来,我开始感应到了我身体的各处阵纹。
  
  ‘轰’的一声,这一次在我身边,我是真正感觉到了一团烈火,瞬间炸开燃烧...那炙热的温度,让我的呼吸都变得滚烫。
  
  可是,好舒服啊...我感觉阵纹转动之间,和我灵魂的胸口之处相连,炙热爆炸开的时候,胸口的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点儿火星瞬间亮了起来。
  
  我知道,那是属于我的火焰...我的‘惩罚’之焰,它原来从来没有熄灭,一直深藏在我的灵魂之中。
  
  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却又不知道自己要为什么而哭?我在那一瞬间,有了一点儿明悟,我似乎还差了一些东西...是些什么?我不知道...也来不及反应,就感觉那炙热的能量收拢在我肌肤,在我几乎之下的每一寸涌动。
  
  “你不懂音律,但也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笛膜,无论是吹横笛或者竖笛,一定需要的东西,可这并不是普通的笛膜,而是我自己在转身之前,特意留下的一些遗留之中的,其中一张笛膜。看见上面的蓝色了吗?是灵魂力,唔,你可以闭上眼睛感觉它。”在存思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
  
  在我体内发生如此‘剧变’的时候,童帝动作优雅的走动着,在给苟凯解说着什么?
  
  苟凯这一次是真的停下了脚步,开始变得更加的惊疑不定,原来这小子本质上,根本不是一个敢赌上一条命的妖,他害了那么多人命,我却忽然发现他比谁都怕死?
  
  在这个时候,我四肢的阵纹彻底的浮现了出来,所有的炙热被锁定在了阵纹之中。
  
  同以往阵纹亮起,呈血色,犹如岩浆滚动的形态不同,这阵纹彻底浮现时,变成了一种古朴的,充满了沧桑的红,根本就不像以前那么炫目了,却是更加充满了力量感,丝毫的能量不外泄,这才是阵纹的本质形态。
  
  四肢阵纹——可取天地风之力!
  
  “呵,你是感觉到了什么吗?是不是怕了?你说的没错,水童家要奏出杀伐之音,能力未够之时,的确需要献祭灵魂。只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杀伐之音,也早就被改为了秘术,动用秘术自然需要代价,秘术的威力也不如杀伐之音。但是比起需要献祭灵魂的杀伐之音,这代价就小多了,何况加上这一张笛膜。”说话间,童帝的手轻轻的抚过了那张淡蓝色的笛膜。
  
  想来,真是神奇,水童家是用什么本事,把灵魂力封印在一张笛膜之上的?
  
  或者说,那个童帝有什么本事?做到这样?!
  
  我只是本能的看着这一切...一道如同盘旋之龙的阵纹一下子缠绕着我的脊髓亮起,然后由脊椎开始,如同龟裂的土地一般忽然的在背部展开来,一下子形成了如同分岔的树枝一般的阵纹。
  
  同样是古朴而沧桑的血色。
  
  在武术之中,发力一般都是由脊椎而来,练脊椎就是练身体的一条‘大龙’,脊椎背部阵纹——可取天地土之力。
  
  “童帝,你在骗我吧?你水童家,若有如此秘术,岂不可以早早一统这些分散的猎妖人家族?还能像现在?只是空有水童家的名声,却早不复双子时期的兴盛!也只能算是一个大的猎妖家族,连巅峰家族都算不上。”在这个时候,苟凯如同忽然反应过来了一般,开始反驳童帝的话。
  
  只是听来却稍显有些底气不足。
  
  我虽然没有办法思考,却又有一种感觉,非常强烈....那就是苟凯忽然之间也在拖延时间了,难道他?
  
  我根本无法确定我的任何感觉,一来灵觉差劲,根本就没有那份自信,二来在这种没办法思考的情况下,我任何的想法都只是念头,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念头,如何能够肯定?
  
  面对苟凯的说法,童帝又是轻轻一声叹息:“苟凯,你如果这样说,能让你有一点儿底气,你完全可以这样说的。你不至于笨到连刚才我对你的提醒都忘记了吧?我是谁?我也叫童帝...童帝是我,我也是童帝,明白了吗?有些秘术,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独一无二也是说,天地间唯有一人能够驾驭。如果这样你还不懂,我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童帝显得非常遗憾。
  
  然后气质猛地一冷,说到:“而且,就凭你,也想听闻天地间最原始的,蕴含在大道之中的杀伐之音?你配?!”
  
  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猛然一震,一道阵纹如同一个圆点一般的在我胸口陡然开始出现...一下子蔓延在了我左胸至我的左边腹部。
  
  那是一道最炙热的阵纹...如同燃烧的烈火,也是我亲切,被唤醒的最自然容易的阵纹。
  
  阵纹的顶端如同一朵盛放的火莲,在莲花之下,是缠绕的根茎。
  
  左边身边的阵纹,也是聂焰最适合的本命阵纹,根基是灵魂之中蕴藏的一点火焰,也是这一部分阵纹最为完美,呈现了天之阵纹最完美的形态——火莲。
  
  左身阵纹——可取天地火之力。
  
  “童帝,我决定不听你的啰嗦了。”苟凯很忽然的就冒出了这一句话,然后很直接的就真的什么也不说了,突兀的朝着童帝冲去。
  
  童帝神情平静,取了那一支横笛。
  
  我的力量,只够演化这阵纹的三道力量,已经到了尽头。
  
  “苟凯,你的对手,从始至终不是我吗?”终于....我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