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二章 爆发的愤怒

第九十二章 爆发的愤怒

  我的这句话,让苟凯猛然转身,眼神中出现难以置信的光芒,如同陡然聚拢,缩小的针尖。

  那是一种在极度不安之下的震惊和畏惧。

  本命阵纹,原本就是启用的时候有难度,各种条件也不同...在天地间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就哪怕是本命阵纹的使用也是一样。

  如此逆天的东西,使用起来一样是有代价和限制。

  我不知道我这套阵纹的代价是什么?限制我倒是知道的很清楚了。

  限制就是一旦开启的条件,和需要的力量...但一旦开启了,所有的手诀都很简单而单一,几乎可以说是不花费时间。

  只是,我还是不太满意自己的力量啊,为什么没有完全的形态?

  不过,就如童帝那句骄傲的话,对付苟凯,哪里用的着真正的杀伐之音?而我又哪里用的着阵纹的全面形态?

  只有三道力量也就够了。

  在之前的搏斗中,我的衣衫早已经凌乱,贴身的衬衫扣子被磨开了三颗,下摆也凌乱的从裤子中扯出...倒是这样,我身上的阵纹却是清晰的让苟凯和童帝也看见了。

  我一步一步的走向苟凯。

  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愤怒,我低沉的开口,对着苟凯只说了一句话:“你说,你对于我火聂家的秘密又知道多少呢?”

  我没办法像童帝那样优雅,也做不到他那样的优雅...只是要愤怒,我就想要淋漓尽致的表达。

  童帝看向我,嘴角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忽然意兴阑珊的叹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维扬,那片湛蓝的笛膜就从横笛上滑落,被童帝不沾尘埃的重新放进了胸前的口袋。

  而一片普通的笛膜,却是被他重新拿出,仿佛很闲适一般的仔细开始贴在了横笛之上。

  苟凯此刻有些彻底的乱了,忽而看看我,又忽而看看童帝...一时间,不知道我们两个这样忽然的‘爆发’是不是老天爷在玩儿他?一会儿是童帝不知真假的话,一会儿是被他踩在脚下,已经虚弱的生死不知的我站起来,对他这样走来。

  分明不是占尽优势的吗?

  “呵,你说啊?刚才你不是对水童家的底细尽知吗?”说话间,我单手在胸口停住,一个单手手诀,简单的就如同道家的法指,却又不是完全一样的手诀被我掐动起来了。

  可是我的脚步却没有停。

  如今我这个状态,其实是很虚弱的...因为灵魂力没抽空,而我并没有开启任何的阵纹。

  苟凯面对我愤怒的低吼,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到:“火聂家从始到终都只出过一个经常消失的家主,除了他本人,还有流传出来的传言,谁会知道那么多?”

  可是,说完这句话,苟凯就愤怒了...那张已经不似人形的脸,忽然就冲着我呲牙裂嘴的嘶吼了一声,他是在愤怒,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会下意识的回答我的问题。

  “你怕什么啊?”我的一个手诀完毕,感觉从丹田处的阵纹,一部分灵魂力被抽取了...四肢的阵纹开始发烫,从这里的室内,忽然窗户被毫无征兆的吹开,一瞬间,清风四溢,朝着我包裹而来。

  呵,风的轻盈...我感觉到自己就如同风中的一片柳叶。

  而这些力量并不是狂暴而来的,而是通过了我丹田的阵纹徐徐而来...完全在我承受的范围以内,全身都充满了一种被力量渐渐充盈的充实感,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舒服,简直是来自灵魂的安心。

  瞬间不到一秒的事情,苟凯却已经反应过来,他最后看了一眼我。

  竟然一个扭头,朝着童帝冲去...童帝还在专心弄着他的笛膜,根本就未抬头,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朝着我微微扬眉,凌厉的眼神从我的身上略过。

  我郑重的看了童帝一眼,下一刻却是咧嘴笑了...又一个手诀单手在胸口停住,除了食指微微的变化,几乎和上一个手诀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却是开启第二道阵纹的手诀。

  在手诀完成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从大地传来了一股力量,厚重,却并不缓慢的沿着我的四肢朝着我的脊髓冲来。

  一直冲到后脑的某个穴窍,暂停了一下...然后以一种碾压之势,直接冲开了那个穴窍。

  在这个过程中,我脊椎乃至整个背部的阵纹,炙热的几乎都让我感觉到滚烫了!

  而在那个穴窍被冲开以后,我瞬间感觉到一股力量灌注到了全身,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瞬间变身为了一个彪形大汉!

  我隐约的知道,这种冲开穴窍,获得土行之力,提升力量的方式,是几乎失传的五行土行之力的最基本的运用,却也是危险无比的事情...在道家鼎盛的年代,这种借大地之力的方式,一般都是有秘术保护的。

  而我因为中枢阵纹的原因,几乎可以不用担心伤害。

  只因为任何天地之力,人的承受都有个极限...这和灵魂的强度有关,也稍许关系到肉身。

  至于灵魂的强度这个概念很抽象,但大体来说,和灵魂力的强度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的...

  但不管怎么说,再强大的,哪怕是神仙,也不可能无限的灌注天地之力...这就是中枢阵纹的重要性,根据灵魂力的强度来调动天地之力,这也就是这无限接近天级阵纹的真正威力!

  这是让人震撼的阵法!

  在穴窍被冲开以后,这就是我脑中最后的想法...至于我,早就在苟凯冲向童帝的那一瞬间,也同样冲了过去。

  风之力,代表的是速度,极限的速度...比起之前,这一次我奔跑的速度才能称的上是快,才能够完全的压制苟凯的速度,在苟凯距离童帝还不到一米的时候,我的手抓住了他的后衣领。

  他陡然的转头,极度震惊的眼神!嘴唇也在蠕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的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一个用力,把他拉到了我的面前,再一次大吼了一声:“你在怕什么?我吗?一只被你踩在脚下的可怜虫吗?”

  说话间,之前那种仿佛深入灵魂的深刻侮辱感一下子在我的心中爆炸,我哪里还能忍耐,借着全身澎湃的力量,一个重拳,狠狠的砸向了苟凯的下巴。

  ‘呼’,极大的力量让拳头带着破风声,而风之力加注的极快的速度,让苟凯避无可避。

  ‘嘭’,苟凯的下巴有一种干硬的感觉,似乎坚不可摧,却不再是之前那种让我无力的,犹如和钢铁碰撞的感觉....这一拳砸下去,让我有一种痛快的发泄感。

  ‘唔’,苟凯似乎一开始感觉不到疼痛,直到一丝鲜血溢出,他才难以置信的捂住下巴,看着我,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呼。

  仿佛慢动作一般,接着被我放开的身体,才不由自主朝着后方飞去...半颗槽牙从他的口中吐出。

  痛快,就是这样的打击才比任何的术法都来得痛快。

  童帝依旧没有抬头,仿佛这是他早已经预料到的结果,他只是低沉的说到:“叶正凌,情况不对。我们是需要一个绝对不被打扰的安静环境,至少要五分钟!五分钟之内,也许有可能暗度陈仓的带走苟凯。”

  我在奔跑,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却依旧听见了童帝的话。

  在这瞬间,我终于拿出了裤兜里的本命阵印...而这一次,却根本就不是要动用它来刺激我的封印,尽管我想过这是我最后的退路,可这一下,是用它来真正的布阵。

  岂可全无准备?

  事实上,这整个私人展厅,早就被火聂,水童两家做了手脚...布下了阵法,而布阵之人并不是我,而是火聂和水童两家的综合力量,共同按照我给出的阵法图,悄悄的布阵。

  至于我山门的阵纹,特殊之处,不就在于阵印不落,阵法不开吗?

  我的本命阵印,就是启动阵法的关键,一旦落地,阵法就启动...而在这里布下的阵法,就是我所能掌握的,所能给出的阵法图的极限,七星迷魂阵。

  这个阵法,借助的是北斗七星一丝星力布阵,困的直接就是人灵魂的感知...虽然借助的星力微弱,但那也是真正最原始的天地力量。

  这丝力量,可以困住人灵魂的感知,相当于遮蔽住了人的六感...就是说阵法一旦启动,人不仅不可以短暂的依靠五感,就连依靠第六感的感知,都做不到。

  在阵法的有效时间内,就算很强大的存在,一样可以困住。

  这句话是师父告诉我的,我并没有把握...可我还是,也只能选择相信它...但一个玄机阵法,可以依靠的实在也有限,所以它能困住人的时间也有限的,五分钟...或许就是极限!

  而且,如同它的阵名,七星...原本指北斗七星,但可笑的是,人在阵法内,却依然可以在七步之内移动。

  这会带来什么变故,我也并不知道。

  但,我也不想知道了...本命阵印,被我抛出...轻轻的落地,在落地的瞬间,我已经再次抓住了苟凯。

  速度快到,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倒地,就被我逮住了衣领,我又是一拳狠狠的朝着苟凯砸了下去。

  我需要战斗,我需要最痛快的战斗...来发泄我这炙热的愤怒,而苟凯这一次终于有了反应,在仓促之间,他的拳头也朝着我砸来。


仐三说:
大家情人节快乐。至于情人节,大家就不用等更了,我也不在这天那么不识趣。毕竟又是情人节,又是周末的...今天就这一更了,早早的拿出来,大家今天玩愉快,有伴儿的好好陪着,单身的可以去试着约会...明天再幸福的来看明天的三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