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再见妖异紫

第九十三章 再见妖异紫

  又是一次拳头的碰撞。
  
  依旧是发出了那种仿若钢铁碰撞一般的闷响,但这一次是苟凯握住了自己的手腕,惨叫了一声后退。
  
  我的脸上还火辣辣的,是之前苟凯毫不留情的踩踏磨蹭的伤口留下的疼痛,这样的小伤不算什么?可是留下的心理耻辱,我怎么可能遗忘?
  
  所以,我也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我愤怒的再次冲了上去,苟凯似乎能感觉到我炙热的愤怒,根本顾不上再喘息一下,减缓一下自己的疼痛。
  
  仓促的又举起另外一只拳头,朝着我还击。
  
  而我冷笑了一声,带着一种故意的心情,拳头又朝着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去。
  
  “啊...”这一次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发力,苟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拳头一下子就松开了,忍不住甩着手朝着后方退去。
  
  我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候,又冲了过去,这一次是换成我的头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撞去。
  
  ‘澎’,最坚硬的头盖骨碰撞在一起,发出了这样的闷响。
  
  我自己的脑袋也是一阵眩晕,却被我咬着牙强行的忍住...而苟凯却被这猛地一下差点儿撞晕了,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昏昏沉沉,摇摇欲坠的快要站不稳。
  
  我愤怒而冷漠的看着他,忽然一个转身,一个侧踹朝着苟凯的上身狠狠的踹去。
  
  之前,他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但这一次换成他,在仓促之下,只能狼狈的用双臂挡住。
  
  可是,他如何挡住土行之力的强悍?况且,只要阵纹还在,我的力量就是源源不绝...这一踹被他护住了胸口的要害,却也是被我狠狠的踹翻在地。
  
  在他倒地的瞬间,我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毫不留情的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身上。
  
  他又发出一声怪异的惨叫,身体在地上起码滑行了3米左右,撞到了他自己‘得意之作’的一块残渣,才停了下来。
  
  可惜,我又一次追了过去,瞬间已经在他身上毫不留情的踢出了3,4脚...
  
  他在这一过程中,只能护着自己的头,企图拼命的站起来...这不就是之前的我吗?
  
  我冷着脸,忽然毫无预兆的一脚,狠狠的踢向了他的下巴...这一次,是带着巨大的愤怒出手,我和他都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这是他的下颌骨脱臼的声音。
  
  “啊...”苟凯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结果却因为惨叫更加牵动了伤口,一下子痛到缩成一团。
  
  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某一种疯狂的愤怒。
  
  但对待这种毫无人性的妖怪,需要丝毫的同情心吗?我狠狠的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之前流的鼻血,还带着咸腥味儿的留在我的口里,我一口全吐在了他的身上。
  
  我的脚在转动,心里却坚硬的如同一块冰冷的磐石。
  
  “你这种杂碎?是谁给你权利出生在这个世间的?你就应该被一刀刀的捅死,用你的鲜血祭奠每一个被你杀害的无辜,然后你那肮脏的尸体,就应该被暴食荒野,被那些喜欢食腐的动物吃掉,只有委屈了它们的胃,才能消化你这身破肉!而你的灵魂,就应该被拘禁在地狱,永远被业火焚烧。”
  
  说话间,我狠狠的转动着自己的脚,苟凯的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被狠狠的摩擦,在这过程中,一直发出杀猪般的怪叫。
  
  我再次冷笑了一声,把脚拿起来,又朝着他的身体狠狠的一踢...
  
  “没种吧?我要是你的话,我怎么有脸叫?你如此喜欢折磨别人,在自己被折磨的时候,有种就别叫啊!”我的心里充满了某种痛快,毫不留情的连续踢出了好几脚。
  
  死去的少女,死去的孩子,死去的一生都是那么善良的老大爷...还有许多无辜的人,这几脚其实怎么够呢?
  
  必去他们的折磨,我对他的这些侮辱又算什么?比不上他作恶的百分之一!
  
  他必须要死,以一种赎罪的方式...想到这里,我胸口的那朵火莲就开始炙热,我知道只要我愿意,下一刻,属于我的火焰就会出现,苟凯的灵魂就会被这火焰所焚烧他的灵魂...直至魂飞魄散。
  
  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因为他还有用,只因为他来自封印之地,我们需要封印之地的消息。
  
  苟凯虽然疯狂,但他不傻,他肯定知道这是他的保命底牌,说出来了,他就会死,我想现在这种紧迫的情况,我们也没有什么时间去逼问他。
  
  想到这里,我有些意兴阑珊,对他的这些折磨简直没有意思,只是发泄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需要的是最公正的‘审判’,他需要的是以为谢罪,然后找到高僧超度跟在他身边的充满了怨气与冤屈的亡魂。
  
  我没有回头,而是对身后的童帝说到:“你不用吹奏你的曲子了,拿下他吧。”
  
  说话间,我蹲下去,一把抓住了苟凯的手臂,为了避免他反抗...我得弄断他的四肢...就这样吧,简单粗暴的带走他,先结束这里的一切,这就是我的方式。
  
  童帝没有给我任何的回答...却是在这个时候,被我提起的苟凯的手臂上,衣袖朝着下方滑落了一些。
  
  我忽然瞪大眼睛的发现,苟凯的手臂上扎着一根类似于‘留置针’的针头。
  
  连接针头的,是一个小的输液管,上面有着控制液体快慢,进出的开关,输液管的那一头,是一个扁扁的玻璃瓶,被几张医用胶布固定在了苟凯的手臂上。
  
  原本,事情到了这一步,这种东西已经不会让我奇怪了,甚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是那一抹紫色‘刺痛’了我的双眼...我怎么可能忘记,在那一夜,那个奇怪的男子就是吞下了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异...我什么也没看见,冲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了一抹妖异的紫色,接着就是他一嘴的血混合着碎渣。
  
  而那个扁扁的玻璃瓶,应该不是‘玻璃’?是比玻璃坚硬的多的东西吧?里面就是一抹耀眼的紫色。
  
  确切的说,只是剩下了一半...但感觉比那夜那个人吞下的,也要多许多...
  
  我想起了之前苟凯诡异的变化...我说那么熟悉,和那个人发生了一样的变异,难道就是因为这紫色的液体?
  
  我的震惊,只是让我呆滞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却在这个时候,苟凯原本好像已经无力的手,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从用力的程度上来看,他还有余力。
  
  我下意识的看向他,却看见他怪异的咧着嘴(下巴脱臼),却是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在这一刻,我岂能再犹豫?手一个用力,就要挣脱他的手,不管怎么样,先毁去那个怪异的扁瓶子再说...
  
  却在这个时候,苟凯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拉住我的手臂,然后他被我逮着的另外一只手臂,忽然毫无征兆的用力一动...手臂狠狠的撞向了自己的下巴。
  
  再次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苟凯脱臼的下巴就被这样狠狠的‘撞’归了位!
  
  他想要做什么?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过程只是两秒不到...在被那抹紫色震惊了的大脑中,我只来得及想到这个问题。
  
  可我的动作却是下意识的一个用力,终于挣脱了苟凯的手,朝着那个扁瓶子,下一刻我就要‘砸烂’它!
  
  ‘嗷呜...’可是,在这个时候,一声长嚎毫无征兆的响彻在这个房间。
  
  一股我不陌生的阴冷的力量,瞬间就撞向了我...只是一刻,我的灵魂就被冻结的感觉...
  
  我X,又来了...我怎么可以如此的粗心大意?我愤恨的想着,在那一夜,那个男人不也用的这一招吗?好像是什么阴冷的力量,冻结了我的灵魂..
  
  而在今天,我的力量因为阵纹的复苏而得以‘爆发’,可怜的是,我的灵魂根本就处在一种没有灵魂力的保护之下。
  
  我的灵魂力,全部都在阵纹的中枢转动...所以,苟凯一旦用出这一招,我瞬间就被‘冻结’了灵魂。
  
  灵魂被冻结,我的身体还如何能动?我整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感觉就像进入了‘植物人’的状态一般...我感觉这股冰冷的力量要先冻结的七魄,再冻结我的三魂。
  
  与其说是冻结,不如说是压制更加确切,我却没有灵魂力来反抗了...
  
  就趁着这个时候,苟凯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之前我疯狂的攻击,他站的有些摇摇欲坠,那癫狂的愤怒还留在他的眼中...他就这样看着我,用力的甩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又看了一眼童帝。
  
  我一直不知道童帝在做什么?却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听见了童帝开口说话的声音,又伴随着一声叹息。
  
  “叶正凌,你忘记了你的火焰吗?这种最粗浅的妖力运用,就让你成这样了吗?”
  
  我的火焰?童帝这一句提醒我,却也是提醒了苟凯,他忽然退了一步,似乎是在防备着我能突然站起来,又动作异常迅速的拉开衣袖,再次露出了那诡异的‘装置’,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把那个控制液体的开关开到了最大。
  
  而我,却是满心的迷茫,火焰?我的火焰,在这个时候又该怎么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