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四章 突然的进化

第九十四章 突然的进化

  难道是我的火焰烧灼掉那股阴性的能量?
  
  我没有想到,我这个念头一动...我左胸的火莲忽然炙热到了极致,而且我还能感觉到在短短的几秒之内,它似乎在轻轻的摆动,如同一阵阵的微风轻轻的在吹动它。
  
  接着,我被强行的拖入了存思的世界,那一刻,我看见了一朵小小的火苗。
  
  和世俗的三色火焰不同,这朵埋藏在我灵魂心口深处的火焰,一亮起,就是那种血红的颜色,像一团跳跃的鲜血,却又不像是实质,仔细看去,似一团雾气般的存在,甚至还颗粒分明的感觉。
  
  在中心处,也不是世俗火焰那种焰心是红色的,而是一种异常美丽的青色,分明是很明艳的样子,却感觉它非但不炙热,而且是相当的冰冷。
  
  整团火焰,明明那么微小。
  
  在我看到的瞬间,却感觉它在我面前无线的放大,甚至化为了一双很小的手,在轻轻抚摸我的心口,我能感觉到某种怪异的情绪,带着欣喜,带着依恋,带着激动...所以如此的跳跃。
  
  那一刻,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这种体会。
  
  这一团火焰,连实质都没有,除了那青色的焰心,像正常的火焰形态,其它都像一团雾气,这种东西,会有自己的情绪?它是活的?
  
  我无法理解,这世界就算再奇怪,我还是觉得自己想象力有限,莫非那些神话都不是空穴来风?
  
  我的想法千回百转。
  
  但是,在下一刻,那团火焰就一下子散开了,一下子分解成了一片淡红色的雾气,开始在我的灵魂之中流动。
  
  我神奇的看见,这片淡红色的雾气其实每一个地方,仔细看去都是一朵朵淡红色的火焰在燃烧。
  
  我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有一种被温暖包围的舒适感觉,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而这片雾气在蔓延,所过之处,那股阴冷的力量如同遇到火焰的冰块,一下子就被消解,继而蒸腾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来这鲜红色,需要聚集起来才有啊。”我心中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忽然觉得这小火焰异常的可爱,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意,就像在看待一个可爱的小孩子。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情绪去对待一团火焰?
  
  然而,在那种灵魂被冻结的感觉逐渐消失以后,我一下子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在存思的世界中并没有时间的概念,一旦回答现实的世界,我看见的却是苟凯还站在我的不远处。
  
  那扁瓶中的紫色液体在快速的消失,而他如同癫痫一般的全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痉挛着...口中不停的发出痛苦的低吟。
  
  这?之前那个诡异的男子吞下这紫色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反应,难道这个苟凯是吞过头了吗?
  
  在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完全的排除那股阴冷的力量...身体还不能动弹自如,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要阻止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色的液体彻底的消失。
  
  在紫色液体终于完全消失的瞬间,苟凯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头,开始大声的嘶吼...整个人开始毫无意识一般的发疯,跳,倒下,跃起,跑动,再倒下,拼命的撞击着地面...仿佛这样才能让他好受一点儿。
  
  我带着莫名的情绪看着,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感。
  
  而终于,我体内那股阴冷的力量消失了...我的身体在那一刹那恢复了正常...而那团火焰并没有散去,而是变成了一团淡红色的雾气包裹着我的灵魂。
  
  我好像能感受到它的意志,也能感受到它现在的弱小。
  
  尽管是弱小,还想要保护住我灵魂的想法...我的内心有一些感动,却又顾不上感动。
  
  深深的危机感,让我觉得,如果还有机会的话,那就是现在...趁着现在苟凯还没有完全清醒之前,制服他。
  
  这样想着,我从地上一跃而起,接着风之力,真的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冲向了苟凯...在这个时候,苟凯还在发疯,对着屋子的墙壁拼命的冲撞,这一栋建筑是如此的坚固...却不想,在苟凯的冲撞之下,墙皮块块的剥落,露出了墙皮之下的青砖,甚至木柱...
  
  我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一把抓过苟凯,朝着他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拳。
  
  现在我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打晕他...可是,我看见的却是一张已经完全变形的脸,之前如果说苟凯的脸还有人形,只是多了点儿毛发,牙齿变得突出了一些。
  
  如今却是完全没有了人形,眼睛变得内陷,眼角上扬,如同一颗杏仁一般,却又狭长...可怕的是,眼白处变成了金黄而有些半透明的状态,就像一块琥珀,眼珠却变小了,并且处于眼白的上方。
  
  这是什么眼睛?当看见的第一眼,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只为他眼中那冰冷而毫无人性的眼神,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沉。
  
  这并不是唯一的变化,还有他的眉毛,开始无限的朝着中间聚拢,眉尾上扬,如同竖立起来挤在了额头的中央...
  
  他的嘴开始变得突出...或者说,根本就不是嘴发出了变化,而是牙龈骨那里开始无限的伸展...带动着整个嘴显得在向外突出...而他的牙齿已经彻底的发出了变化,尖牙变成了野兽一般的犬齿。
  
  对应的是,他脸上的毛发开始快速的生长,是灰黑色毛发,看样子就快要覆盖住整张脸,耳尖处也是...人类圆润的耳朵,竟然变成了有着尖角的,如同犬科动物,竖立的双耳。
  
  如果到这种程度,我还认不出这张脸像什么的话,我就是一个彻底的白痴了!
  
  这分明就是一张像极了狼的脸,虽然轮廓还依稀有人的轮廓....这么一张脸混合着额头被撞出的鲜血,显然极富视觉的冲击感...是那种恐惧的冲击感!
  
  我从内心感觉到某一种恐怖,因为苟凯的身体也在不听的发生变化...就那一种肌肉开始纠结,毛发开始生长,手指开始缩短,指甲却不断的生长,凝聚成利爪...
  
  人变成了一只像狼的东西?尽管我知道他是一只妖,我却并没有想过他会真的变成妖怪!!
  
  这难道就是聂焰的时期,妖的真实面目?难道古代那些奇形怪状的妖,甚至有画作留下来的东西,都是真的?真的...?
  
  我无法压抑内心那种恐惧的感觉,这不到半秒的瞬间,给我的冲击简直无法想象,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童帝一眼,我需要一点儿勇气,而人类群居的本性,注定了人类在极度恐慌的时候,需要看见同类,才能激发一点儿安全感。
  
  而与之对应的,是童帝同样恐惧的眼神,他也同样这样看着我。
  
  他的步罡似乎已经踏完,看他横笛在唇角的样子,我知道他也是正在要准备吹奏,却看见我拉过的苟凯的脸。
  
  ‘滴答’,时间在这个时候只是过去了一秒,我被冲击的却像是度过了漫长的很久,我几乎想要嘲笑自己...分明和很厉害的猎妖人聂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啊?为什么我会害怕成如此的模样?
  
  一个不愿意承认的答案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心底——妖怪,我看见了真正的妖怪。
  
  但已经战斗到了如此的地步,我还有什么退路吗?在那一刻,在我的刻意控制之下,中枢阵纹开始把大量的灵魂里调动入我的脊椎阵纹,一股股天地之力,随着灵魂里的涌入,开始大量的涌入我的身体。
  
  冲开了我一个又一个血窍,力量开始急剧的增长,爆发...但我却通过阵纹感应到,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临界点。
  
  一点点破碎的感觉从我的背部,脊椎处传来...不痛,只是那种针刺般的感觉,一点点湿意蔓延在我的背部...我根本不用看也知道,那是皮肤破裂,爆了颗颗的血珠。
  
  一切都在说明,这已经到了我承受的极限。
  
  可是我还没有安全感...苟凯开始咆哮,那种野兽的,属于狼的嚎叫....带着一股股冲击般的阴冷力量。
  
  似乎他不用刻意,就是正常的咆哮,都能带出这种阴冷的能量。
  
  我灵魂的火焰开始翻滚,燃烧...努力的驱逐这种阴冷的力量,却似乎因为弱小,只是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该死的紫色液体,究竟是什么啊?
  
  我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尽管只是短短不到三,四秒的时候,我举起了拳头,聚集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朝着苟凯的头狠狠的砸去...此刻,他的鼻子也在发生变化,鼻梁骨几乎都要消失了,却随着嘴的变化,变得很长,鼻头如此的明显。
  
  我知道,这一场惊天动地的进化就要接近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