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五章 童帝的一曲

第九十五章 童帝的一曲

  我不知道怎么去阻止这场进化。
  
  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如此刻在我和童帝眼前发生的事情,是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变故,就像是一个导火索一般,正式引爆了什么。
  
  从此以后,一直被冰封的,沉淀下去的..都会破碎,继而翻腾起来。
  
  这种意义,好比是某场战争的第一声枪声一般,不是很伟大吗?
  
  想起这个,才让我哭笑不得...分明这种时刻,却一点儿都不激动人心,也不让人开心,倒是带来了无尽的惊吓。
  
  而可惜的是,现在的见证者,只有我有童帝两个人。
  
  我也知道,有时候也许会让时代会变化的事情,或者暗流汹涌的改变,并不都是每个人能见证的....就像江面下的漩涡一样,人们不知道它存在的时候,也许它已经悄然无息的消失。
  
  这样也未免太寂寞了吧?
  
  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我的拳头已经狠狠落在了苟凯的脸上...我在想象,这一张恐怖的狼脸被我砸烂的样子,在血花四溅中,他就顺利的倒下昏倒,然后事情就此结束...
  
  但现实却爱和人开玩笑,这一拳我是打在了苟凯的脸上。
  
  他却在癫狂之中还知道躲闪,我砸在了他的嘴角...而在最后一刻,他伸出了他的利爪,试图抓住我的手...由于力量很大,他并没有如愿,却在我的手臂上带起了三道深深的血痕,同时也卸掉了一部分力量。
  
  鲜血从苟凯的嘴角流出...似乎很惨,可我知道...这样力道的拳头,打飞他的两三颗牙齿,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我的拳头却传来了阵阵的疼痛,虽然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却已经告知了我一个事实,苟凯的身体,就包括头部也变得异常强悍了。
  
  他似乎还没有清醒。
  
  还在狠狠的嚎叫,之前的一切动作,似乎都是他的本能而已...
  
  这样的苟凯让我恐惧...而压抑的恐惧之下,不是退缩,就是爆怒...我彻底的愤怒了,在这一刻,我如同发疯一般的挥舞着拳头朝着苟凯砸去,那速度非常之快,并且全无章法。
  
  就像一个无助的人,明知道接下里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在事情发生以前,做着最后的拼命挣扎。
  
  在这样打击之下,苟凯只是嚎叫着,做着本能的躲闪,但这种本能的躲闪,并不能避开所有的打击...所以,我有很多攻击都是打在了苟凯的身上,让我无力的却是,他似乎能感觉到疼痛,也似乎会因此而退缩,做出身体的反应。
  
  可是,从始到终,他却没有任何受伤的表现,说明我对他的打击,能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以内。
  
  我应该要怎么办?在这个时候,我开始痛恨自己‘微弱’的灵魂力,让我不能接引更多的天地之力...而老天爷似乎喜欢把事情变得再糟糕一些,在我又踢出了一脚的时候,我的腿被苟凯抓住了。
  
  我抬头,对上的是他冰冷的双眸,此时哪还有什么癫狂的光芒?已经完全的清醒了...他咧着嘴,呲着牙..嘴角鼻尖都有被我的攻击打出的鲜血,就像一条受伤的狼在盯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紧缩了一下,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我无法去形容一个人面对一个妖怪的感觉,那是一种人类本能就有的恐惧,好像没有办法去克制。
  
  我能理解,在古代某一位厉害的将军打仗,一定要戴上一面妖魔的面具的原因了,至少我能理解他的敌人为什么感觉到这样的将军更让人畏惧...感觉对妖魔的恐惧,好像是人类灵魂深处留下的某种会传承的密码,一直不曾消散过。
  
  在上古的年代,发生过什么?
  
  《山海百妖录》,我想起这个名字,难道,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山海的世界...
  
  这样的震撼与恐惧,让我几乎忘记疼痛,几乎我穿着的是一条白色的裤子...此刻,苟凯的利爪,深深的陷入了我腿上的肌肉里,鲜血流出,在白色的裤子上,慢慢的被晕染了一点点红色的痕迹。
  
  这样对持的几秒,我终于完全的反应过来,才感觉到血肉撕裂的痛苦瞬间冲上了大脑。
  
  我咬着牙,才压抑住了自己想要吼叫的反应,脖子上瞬间鼓起了粗大的青筋,在剧痛之中,我一个跃起,另外一条腿狠狠的朝着苟凯的胸口踢去...苟凯很是突然的放开了我..却抓破我的裤子,在我的腿上也抓住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我倒地落下,顾不得腿上的伤痛,又一跃而起,我见识到了,变身后,苟凯的速度...一条狼的反应速度,甚至更快。
  
  比起当年的苟梓泽,还要快上许多。
  
  而妖化后的苟凯,没有任何的废话...就是无声的朝着我冲来,我只能正面的迎击...我不能恐惧,更不能退缩...因为,我觉得如果这一次,我和童帝能够不死,能够成功的话,我以后可能要面对更多这样的事情。
  
  又是一次对撞,两个人在沉默无声之中,拳脚相加...陡然分开以后,苟凯只是略微的喘息,而我全身却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衣衫早就不成人形!
  
  我们力量相当,甚至我的力量要更强一些。
  
  可惜的是,他的反应速度比有了风之力的我还要快一些,他的身体比我要强悍,另外,他有利爪,而我没有...
  
  在我的速度只能勉强处于被动的防备之下,这种结果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要感谢师父从小让我学习武家的功夫。
  
  苟凯似乎恢复的很快,只是略微的喘息了几下,又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在不远处本命阵印,依旧在这白天,也散发着它独有的微光...或者,我应该利用它了?
  
  我有三次机会...这是兰萱告诉我的话,但三次以后,是能救,还是说三次就是极限,兰萱并没有给我说清楚...如果按照这种节奏打下去,我估计,我在苟凯的手下支撑不了三次才是真的。
  
  童帝说需要五分钟的时间。
  
  却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就发生了如此的变故...剩下的三分钟,我简直看不到希望在什么地方?如果在不动用本命阵印的前提下。
  
  这样想着,我再一次迎上苟凯的时候,我本能的朝着本命阵印之处慢慢退去...苟凯也是亦步亦趋的跟上。
  
  “叶正凌,撑下去,我要开始了...你一定要撑住。”一直沉默的童帝终于给了我一句话,结果却是让我苦笑不已,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撑下去?
  
  我还有第三道阵纹,火之阵纹...可惜的是,如今连苟凯的咆哮声都带着冲击的阴冷之力,我的灵魂靠着我的火焰防护,在这种情况下,我如何敢用火之阵纹?
  
  但没人有告诉我该怎么办?就包括童帝也是沉默了下去。
  
  我苦苦的支撑着,却是在这个时候,房间内再一次响起了一声悠扬的笛声...这里是‘肃杀’的战场,这笛声却真的悠扬,如同牧童夕归,那最是悠扬的牧笛声。
  
  这就是童帝,准备了那么久,想要吹奏的曲子吗?有什么效果?
  
  我的一个分神,苟凯的爪子朝着我的脸挥舞而来...如果我不躲开,我能预料到我的眼珠会被抓破..在仓皇之下,我只能举起手臂去档,却被这利爪抓到了还在微微渗血的伤口之上。
  
  那种剧痛,让我全身的肌肉都收缩了一下,我狂怒的抓住了苟凯的爪子,又一次的,拼命一般的用头朝着苟凯狠狠的撞去。
  
  ‘澎’的一声对撞,我和苟凯都各自倒退了几步...我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充满了某种勇气和疯狂想要发泄的心情...尽管疲惫,而充满了眩晕的感觉,我却没有半分想要暂停一下的意思。
  
  大吼了一声,竟然继续朝着苟凯冲了过去。
  
  已经和我打到了水深火热地步的苟凯,自然也毫不留情的迎上了,可是他的速度比起之前却变得慢了一些...他的眼中似乎流露出了一丝困意。
  
  我在情绪如此暴躁的情况下,哪里还会去思考许多?
  
  又是一场拳脚交加的对决...苟凯甚至用上了兽类才常用的‘撕咬’,在我的肩膀上带走了一丝血肉...可我却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越打越疯狂,如同吃了什么兴奋剂一般的不能停止。
  
  在这种疯狂之下,我似乎发挥的很好...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上一些,至少我还能支撑下去。
  
  而苟凯,却是好像速度越来越慢...我发现他的眼神偶尔会出现涣散的情况,眼中的困意已经越来越掩饰不住。
  
  童帝的乐曲声还在继续,悠扬中带着一丝丝归家的宁静....难道,这是乐曲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