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混乱的局面

第九十六章 混乱的局面

  我心中虽然有怀疑,但在这种时刻,无论是我和童帝,都无暇分神去说一点儿什么?

  阵法的运转让我们获得了一个相对不会被打扰的时间。

  但同时,也让我们处于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剩下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而任何的变化,都可能让我和童帝万劫不复。

  所以,尽管已经伤痕累累,我还是在全力的支撑着。

  我身上的本命阵纹,就神奇在只要灵魂里未用尽,天地之力就会源源不绝,在这样的支撑下,我的身体至少不会感觉到疲惫。

  而灵魂力支撑三分钟是可以的吧?

  汗水从我的发端滴落,有一滴弄进了眼睛,我却为了挡住苟凯的一次攻击,根本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

  微微有些喘息,我也说不出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累心。

  可是,内心那种兴奋的,愤怒的,想要发泄的情绪却如同熊熊的烈火,让我根本就停不下来...我怀疑,这场打斗以后,我是否会整整的疲惫一个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童帝的乐曲还在继续,难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我莫名的情绪下,让我更加的‘狂热’,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澎’,我的一拳打在了苟凯的小腹上,苟凯如同一只虾米一般的蜷起了身体。

  这是第一次我的打击让苟凯表现出了明显的不能承受...我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情绪,而是异常疯狂的想要发泄,冲过去,对着苟凯又是疯狂的拳打脚踢,甚至发狂般的一口咬住了苟凯的肩膀。

  仿佛只有鲜血的刺激,才能让我的内心得到安宁。

  而此时的我,就像一个血人一般,全身都传来了鲜血那种独有的粘腻感,可我竟然觉得痛快!

  童帝的乐曲似乎进行了到了某一种高潮,笛声从悠扬变成了一种‘甜美’的安谧,那感觉就好像归家后的牧童,卸去了满身的疲惫,饭饱洗漱以后,被妈妈摸着头,在耳边轻哼着一曲小调,就要陷入沉沉的睡眠。

  原本是如此祥和的一曲,却让我的情绪到了疯狂的巅峰,撕咬,拳击,脚踢,撞击...任何的手段都被我如同发疯般的用上。

  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儿防守,完全不管自己的处境...进攻,进攻,只有疯狂的进攻!

  面对如此疯狂的我,苟凯那张已经妖化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畏惧的情绪...更多的却是压也压抑不住的困意,让人感觉下一秒仿佛他就能够睡过去。

  一开始,他还和我对攻。

  到后来,就变成了被动的防守。

  到现在,却是连防守都变得有些力不从心...好像被那种困倦所捆绑,思维都不能完全的集中了。

  如果是这种情况,我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和他‘游斗’,拖过最后的时间,可是我也愈发的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苟凯已经完全的不能还手了,而我已经完全的打疯了...在土行力量的支持之下,我原本就不知疲惫,而带着疯狂的每一拳,都是用尽了全力,苟凯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几乎我的每一拳,都会让他倒退好几步,甚至吐血...他仿佛也到了承受的极限。

  我应该做什么?我总觉得我应该做什么的?就好比,是不是趁着现在折断他的四肢,带走他什么的?

  可是,我根本停不下来,在情绪的牵引之中,我也冷静不下来去做这些事情。

  ‘呜...’童帝的一曲笛声,似乎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刻...最后的尾音却是一种陡然拔高,似乎不是竹笛能发出的声音,带着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让我的动作也猛地一僵。

  就像是正在喷发的火山口,陡然被一座天降的大山给堵住了一般。

  让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来的难受,至于苟凯却是更加的突兀的在我面前倒下了...随着苟凯倒下的那一声闷响,童帝的一曲终于结束。

  事情就是这样尘埃落定了吗?

  我的情绪开始渐渐的冷却,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全身的伤痛是多么的让人难以承受,在刚才的疯狂之下,我的灵魂里犹如流水一般的涌入阵纹之中,到这个时候,我才凭借着对阵纹的独有感应,发现中枢阵纹之中的灵魂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如果这样的疯狂再持续下去,我最多再支撑10秒,阵纹就会因为灵魂力的‘枯竭’而失去效果。

  而真要是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我面临的虚弱也会加倍...任何事情,就包括我这逆天的阵纹使用都是有代价的,而所谓的代价,就是来自身体和灵魂的虚弱。

  特别是油尽灯枯的情况下,不是正常的解除阵纹,这种虚弱会来的更加的强烈。

  似乎在以前聂焰是有办法去处理这种情况的,而我却是任何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陡然一身冷汗...是该感叹我自己太过幸运吗?我不敢耽误,开始掐动手诀,想要解除阵纹...还残存一些灵魂力,至少我还不至于处于全无依仗的境地。

  那么多的变故,我还岂敢相信有什么绝对的安全?

  却也是在这时,仿佛已经安静了许久的外边再次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而且是一片凌乱的声音。

  在这间全封闭的房间里,自然是看不到什么,我却听见天空有闪电划过的声音,接着是一阵阵翻滚的雷鸣...在这种天气下的下午,怎么可能会有落雷?在这样的镇子里,搞出这番动静,到底外面又发生了什么?

  很突兀的,小厅被关闭的门响起了一声大力的踢门声,让整个房间都轻微的颤抖。

  这样的变故让我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一下,看向童帝,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一下...但那踢门的声音也只是传来了那么一声,就又听见了激烈的打斗声,那个踢门的人好像被什么人给拖开了,然后又陷入了打斗。

  外面的情况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乱一些,我和童帝对望了一眼,如今苟凯算是被暂时的制服了。

  只能说是暂时,从苟凯不听的抽搐的身体来看,他根本就是在努力的摆脱这种压抑,谁也不知道苟凯什么时候就会从地上重新站起来,到那个时候,我自问除非动用本命阵印,否则根本就不能再和苟凯一战了!

  这样想着,我却没有立刻解除阵纹,而是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拿在了手里。

  我的目光很冰冷,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如此,那就先砸断他的四肢,把他变成废人,带走再说。

  “来不及了。”童帝似乎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忽然的摇头开口这么说了一句,我诧异的望向童帝,什么来不及了?难道除了这样,还有别的办法吗?

  童帝却看着我说到:“接下来,我动用秘法,你该做什么做什么,抓紧时间恢复吧。”

  除了这句话,我和童帝并没有多余的商量什么,我却是很干脆的丢下了手里的石块儿,盘膝坐下...掐动手诀,解除了阵纹的效果。

  在这个时候,童帝也没有闲着,他神色郑重的从自己的指尖再取了一滴颜色艳红的鲜血,抹在了他手中的竹笛上,然后再次横笛于嘴边。

  我是傻子,怕也知道,童帝所用的鲜血是精血,再次取血,让童帝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眼中也流露出了一种深深的疲惫。

  但他还是强打精神,从竹笛中吹出了几声怪异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在呼喊,催促,随着这个身体的响起,苟凯的身体有了一点儿反应...似乎像是要醒来,挣扎了几下,又终究没有醒来。

  我不知道童帝在做什么?望向他的时候,却看见他全身肌肉紧绷,整张脸也涨的通红,眉头紧皱,似乎十分吃力...却是不停的一声又一声吹响那怪异的声音...

  外面的打斗声,越加的激烈,而且不停的雷鸣声从天空传来,甚至连房屋都跟随着颤抖了一下,接着是瓦砾掉落的声音。

  ‘在搞什么?“我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了一句,连这种古建筑也破坏了,事后要如何收场?

  可是,还不容我多想,就趴在我面前不远处的苟凯陡然一下站了起来。

  难道他...?这样的想法让我也下意识从地上一跃而起,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且不说扯到了伤口的疼痛,身体的虚弱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发作了,我几乎连想要站稳都难。

  “说,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也在这个时候,童帝有些急促的问话声在房间里响起。

  我看着他,莫非是他?童帝却给了我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

  面对童帝的问话,苟凯站着的整个身体有些摇摇晃晃,嘴里也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嘀咕声,让人异常的着急。

  而童帝却是上前一句,又问了一句:“说,你是谁?来自哪里?”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等一会儿就为大家更新。在我的争取之下,更新时间终于能早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