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涌动的迷雾

第九十七章 涌动的迷雾

  童帝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声音等同于呵斥了,像是运用了道家秘传的‘吼’功,声音如同滚雷一般在室内源源不绝,竟然还有些微的回音。
  
  道家吼功的神奇自是不需多说,不同的方式运用,自然有不同的效果。
  
  只不过我所在山门主修阵法,这些术法我也只是知道,并没有深入的修习过...没想到童帝竟然会这一手。
  
  但也看得出来,童帝此刻犹如强弩之末,也只是在强自支撑。
  
  想必这所谓的吼功,也只是配合他刚才那怪异的笛声,然后暂时的控制了苟凯吧?
  
  我的心中着急,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苟凯再没有反应,也就意味着我和童帝会功亏一篑了。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原本低垂着头,迷糊不清的苟凯却忽然猛地抬头,双眼依旧是失神的,却开始含糊不清的回答起童帝的问题。
  
  “我...我叫苟凯,我来自..来自朱家湾。”
  
  苟凯的声音是如此的含混,就像嘴里含着一个什么东西一般,而且越到最后声音越小,但也不妨碍离他最近的我,听见这句话以后,猛然的震惊。
  
  我愣住了,遥远的往事一下子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
  
  那神奇的榜单,榜单上记载的神秘朱家湾,那个不知道掩藏着什么秘密的村落,还有那座诡异的小山...自然,也有那个同样来自朱家湾的人——苟梓泽。
  
  想到这里,我在震惊之余,又情不自禁的苦笑,这是在做什么?
  
  原来辗转求来的答案,所谓的封印之地...在曾经的曾经,就如此的接近过?
  
  在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表达?童帝却是再次超前一步,又是一声带着呵斥的吼功:“朱家湾是什么地方?”
  
  苟凯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的神情,显然这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就算是用了这样的控制办法,也不能让他一下子痛快的说出。
  
  一丝鲜血缓缓的从童帝的嘴角流出,而童帝恍然未觉,倒是眼中的焦急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他无法再淡定。
  
  因为距离最终的答案只有半步之遥了...
  
  在此刻,外面的打斗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包括那轰鸣的雷声,也不知道从何时停止了..倒是一个清晰无比的脚步声,响彻在小厅的门外,正在一步一步接近我和童帝所在的小厅。
  
  不能再耽误了,我对童帝喊了一声:“这个问题不用问了,问别的。我知道朱家湾在哪里!”
  
  童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些许的疑问和挣扎,但他终究只是轻轻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开口问到:“那紫色的液体是什么?”
  
  这一次,童帝并没有运用道家的吼功了,因为我们的目的只是封印之地在哪儿?
  
  没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达到了目的,其余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在那时看来都是可有可无的...只是机会难得,问问也是可以的。
  
  我以为苟凯不会回答了,尽管我很好奇那紫色液体的事情,但此刻我的心思更重的,显然是放在从外面传来的那个脚步声上。
  
  可我没想到的时候,童帝的这句话刚落音,原本双眼都很迷糊的苟凯,却忽然兴奋了起来。
  
  尽管他仍是没有清醒的样子,但那兴奋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是最伟大的赐予,可以让我们回到最强大的形态...被封印的属于我们的一切,都将通过它,回归于我们。就包括,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的——妖术!它是我们回归于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助力,只有最强大的妖,才能得到它。”
  
  “妖术?”我和童帝同时吃惊的喊出了声,我只是吃惊于真的有这种东西?会让我想起西游记里边儿那些妖怪。
  
  而童帝在吃惊之余,还有了一丝忧虑,显然比起我来,他知道的更多。
  
  “这种强大的赐予,现在非常的稀少了...因为曾经浪费在了人的身上。人类,呵,人类脆弱的灵魂和身体怎么能承受它?并且完美的发挥它?它是属于我们妖的...它是为我们终将完全回归的那一天准备的。当然,我们也会得到更多的这种赐予,这个世界终究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祖先曾经失落的,这个世界!它们都将全部回归。”
  
  我和童帝的吃惊显然没有触动到苟凯,他在兴奋的大吼大叫,之前含混不清的话语,也变得分外清晰起来。
  
  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话,给我和童帝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我这个时候,才深刻的理解,为什么火聂家的所有人会在这个时代,有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如果一切真如苟凯所说,首当其中的,不就是我们猎妖人家族吗?
  
  而这一切,抛开家族来说,对于人类来说,不是太过‘恐怖’了一些吗?
  
  如果传说是真的,随着那些上古妖物消失的,同样还有那些上古的大能...曾经辉煌灿烂,充满了神秘谜题的时代!
  
  我和童帝在对望中,都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从对方的眼中都读出了一种叫大任在肩的压力。
  
  那个时候的双子,终究辗转到了这个时代,如果说不是命运?这一切与我们无关?谁又会相信。
  
  “只不过,我好恨呐!我们还没有回归,我还要以人类的形态在这个世间生活着...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这液体的反应是不可逆的,那个做出这个液体的,伟大的人,我们妖族唯一佩服的人,被一群可恶的道士杀掉了。现在,我变成了这副模样,这个模样已经变不回去了!”
  
  苟凯在持续的嘶吼着,好像说出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和童帝都同时摇头,显然不管是我还是他,都对于这件秘辛一无所知...但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在那一夜,那个诡异的男子要被逼到了那种地步,才肯服下那诡异的紫色液体,并且在服用之后的愤怒,原来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在这个时候,那个脚步声已经非常的接近了。
  
  童帝忽然开口打断了正在发疯的苟凯,再一次的动用吼功,大喊了一句:“说,是谁给你提供的这紫色液体?你的依靠到底是什么?”
  
  说完这句话以后,童帝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但必须要这样,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童帝无意中问的一个问题,和我们的未来是多么的息息相关了,而推论起来,苟凯从朱家湾那种‘毫无名气’的地方出来,短短时间内,如此嚣张的行事,肯定必有依靠。
  
  他的什么留学经历,从我们调查中就知道,完全是假的...原本,我们只是为了求得封印之地,对于他背后的势力是什么,并不是太重视,或者并不是要放在第一位的事情。
  
  但紫色液体的突兀出现改变了这种认知,傻子都能知道,苟凯能拥有紫色的液体是他背后的依靠提供给他的。
  
  那就与我和童帝...所以,就算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必要问个明白。
  
  童帝问出了这个问题以后,苟凯却不似刚才那么痛快了,在犹豫挣扎了将近一秒之后,才模糊的回答到:“A....”
  
  A什么?是一个字母,还是一个发音?我心中大急。
  
  我总觉得可能这个答案比封印之地还要重要很多倍...却在这个时候,我们所在小厅的大门被突兀一脚踢开了。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苟凯的话,我一回头,差点儿被飞舞的木屑给溅到了脸上,我一个低头,用手臂档了一下,那木屑却扎进了我的手臂。
  
  大门被踢碎了。
  
  由于一低头,我没有看清楚来人,抬头,却是看见童帝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一个带着一些玩世不恭的声音响彻在这个小厅:“啧啧啧,看看吧...你们把我的族人折磨成了什么样子?问出来什么了吗?两个家伙?没关系,问出来什么也无所谓,因为...”
  
  “你们死定了。”
  
  我沉默,忽然站起来,朝着后方跑了两步,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拣起了地上的本命阵印。
  
  这才抬头看向大门,大门之外的大厅,涌动着白色的,浓郁的雾气...一个身影就从这雾气中走来。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时间好快,后天就要大年三十了啊?结果,我还欠大家一章,我准备明天还了,这债不能带过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