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八章 幼稚的大人

第九十八章 幼稚的大人

  我和童帝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身影之上。

  我对来人的感觉并不强烈,但也莫名的,不认为他那一句你们死定了,这句话是任何夸大其词的话,我知道来人很强。

  可是相比较于我,童帝的反应却强烈多了,他的脸色如临大敌之中还有一些绝望。

  他似乎想做点儿什么,一下子举起他的竹笛,掏出了他的蓝色笛膜,一会儿却又是把蓝色的笛膜放回了衣兜里,苦笑了一声。

  这完全不是童帝的做派,失去了他平日里的淡然,高傲,相反有些手足无措。

  想到这里,我竟然还有心情嘲笑的看了童帝一眼。至于吗?

  童帝自然是看见了我的目光,忽然就无奈的摇头,没好气的说到:“算了,叶正凌,你灵觉差劲儿,我不与你计较。我们遇见这个人怕是没有活路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他来这里,我就有预感。”

  “什么预感?”我诧异的问了一句。

  “预感来了一个强大的家伙。而我们两个加起来,在他的手下都毫无还手之力。”童帝简单的说到,说完目光又落在了那个身影之上。

  毫无还手之力,这么夸张?这让我忍不住打量的目光又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这个时候,小厅也弥漫着不知道从哪里涌来的雾气,薄薄淡淡的一层,让人一下子也看不清楚来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看见雾气中的一个身影。

  我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

  却不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我就感觉到一阵轻风拂面,接着腰腹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整个人就飘了起来,待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和坚硬地面的撞击感与摩擦感,扯动了我的伤口...连同刚才腰腹间的剧痛,让我忍不住低声的呻吟了一声。

  而且,这个时候,内里才传来翻江倒海的感觉,伴随着那股剧痛冲上来,让我一开口呻吟,就‘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比起啰嗦的苟凯,这个人果断多了。

  可是,我还来不及有多余的想法,就眼前一花,下一刻,我的脖子就传来了一阵窒息的感觉,双脚离地,我已经被来人提着衣领,整个人都被举了起来,而我却全身软软的用不上力。

  之前动用阵纹的虚弱已经来了,这是不可抗拒的反应。

  而这个动作,也勾起了我极度不好的感觉...我想起了forest吧里最后的一晚,陈重也是用同样的动作举起了我。

  想到这里,就感觉内心的巨大伤口像是被撕开了一般,又是沉痛又是难过,表现到脸上,却是毫无所谓的笑了,我也没有力气擦去嘴角的血迹,很直接的盯着来人开口了:“你们这些大妖怪,小妖怪,都喜欢用这个姿势吗?”

  越来越多的雾气涌进了这个小厅,可是如此的距离下,我已经能够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了。

  不算太高的身高,也就1米75的样子吧?有些瘦弱...脸色偏白,头发被定型的发胶弄到全部竖了起来。

  样子清秀,眉眼之间却长的有些凌厉,确切的说,他的眉毛长的和童帝有些像,都是那种斜飞入鬓的剑眉,不同的是,他的眼睛很大,看起来像个少年,不,整个人的神态五官,都像一个青涩的少年。

  却穿着一套非常成人化的西服,感觉有些怪怪的。

  我和他应该是敌人才对,不过这个人的样子,神态却莫名的并不让我那么讨厌。

  “你和那个小子竟然对我熟视无睹?!”在我看向他,并对他说了那么一句之后,他开口说的竟然是这个。

  意思是,他进来的时候,我和童帝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愤怒?

  他在开玩笑?有些幼稚的感觉?难道我和童帝被逼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要对他‘着紧上心’‘目光紧跟’才对?

  可是,我看他的眼中真的流露出了怒火,看样子不像是在对我开玩笑。

  在这个时候,我竟然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那涌进来的薄薄雾气,让人有一种昏昏入睡,甚至不知道如何思考的感觉...我相信这些雾气不是凭空而来,而这个人现在控制住了我,我希望童帝能够借机脱身。

  但下一刻,这个少年一样的人,忽然冲着童帝的方向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让我的瞳孔瞬间缩紧,这是什么样的咆哮声?绝对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而那种沧桑荒凉的感觉,就像来自于远古洪荒,天地初开一般。

  我无法形容,这种声音根本不可能会是这种少年样的妖怪能吼叫出来的吧?

  这就是纯粹的咆哮,没有任何阴冷的力量...却让我才平息下来的内俯再次的翻腾起来,从眼睛到耳朵,到鼻子...甚至整个大脑都有一种急剧发胀的感觉。

  我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而那种发胀的感觉,让我的眼耳口鼻都像要爆裂似的,一股发热的暖流缓缓的流出。

  这就是所谓的‘七窍流血’吗?再这样吼叫下去,我估计我的眼睛都会爆炸。

  好在这个时候,来人终于停止了吼叫...我终于有一种长舒一口气的感觉,死法有千百万种,可我不想被一个妖怪给‘吼’死,那样未免太憋屈了一点儿吧?

  不过,我这边稍微松了一口气,却从童帝那边传来了一声‘闷哼’的声音。

  我忍不住艰难的转头,看见的却是童帝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在喘息...他似乎擦觉到了我的目光,抬头...嘴角,七窍同样也是鲜血淋漓,似乎比我承受的还多。

  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苦涩,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虚弱的张了一下嘴,又是吐出一口鲜血。

  “在我的面前,最好不要搞任何的小动作。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谁?似乎很让那些家伙在意啊...可是,你们两个人身上却有让我不舒服的味道。”又一次被我和童帝‘熟视无睹’,来人似乎有些不舒服,赶紧又说了一句话,似乎想拉回我和童帝的注意力。

  我转头,斜眼看着他,他愤怒的耸了一下鼻子,咧着嘴,很不爽...嘴里却好笑的露出两颗虎牙。

  “小屁孩子。”我开口就这么说了一句,既然都是要死,为什么不刺激一下这个家伙,我死也不能让他爽快。

  “啊啊啊啊....”我这句话似乎把他刺激的厉害,他抓着我的手都愤怒的颤抖,口中发出了一阵毫无意义的咆哮,那呲牙咧嘴,小虎牙的样子,就像一个真的被激怒的孩子。

  “是啊,没想到会死在一个小屁孩子的手里。”似乎能够洞悉我的心事,童帝也异常默契的配合我说了一句。

  “哈哈哈...”我夸张的笑,却又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那来人被刺激的够呛,忽然一下子重重的把我扔在地上,我还没有落地之前,又感觉到吹起了一阵轻风,雾气涌动。

  接着,又听见童帝那边传来一声‘闷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我终于落到了地上,转头,看见的是那个人一脚踢飞了童帝,又冲了过去,狠狠的踩住了童帝。

  犹如赌气一般的大喊到:“我不是什么小屁孩子,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着,我是齐大人!请你们一字一句的听清楚,请叫我‘齐大人’。”

  真是太过幼稚的家伙啊...连情绪都不会掩饰,这样也能成为一个大人?可是,我的心里却不敢有半分的轻视...他当然能成为一个大人,就凭这一身本事,而我连他的任何一个动作都看不清楚。

  但似乎事情也没有到绝境,我脑中像是把握住了什么,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到:“请你也听清楚,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叫你什么‘齐大人’,你再厉害,也是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

  “是啊,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谁家的孩子被放出来了。”我的话刚落音,也传来了童帝用力嘶喊的声音。

  “啊...你们这两个臭家伙。”这个齐大人似乎抓狂了,异常焦躁的‘痛骂’了一声,接着...我感觉整个小厅之中的雾气都在疯狂的涌动,阵阵的轻风,变成了狂风在吹动,不时传来‘咚咚咚’的巨大声响,整个房间都在震动。

  这样过了半分钟以后,整个小厅才消停下来。

  飞扬的灰尘飘散,滚落的石块和杂物...混合着雾气,让整个房间更加的迷蒙...我和童帝忍不住呛的连声咳嗽。

  那个齐大人‘疯狂’的发泄,差点儿拆了整个房间。

  而终于消停以后,他却是抓住了苟凯...在我和童帝目瞪口呆的之下,一连扇了苟凯十几个耳光:“你给老子醒了...你个不争气的家伙,让齐大人我被两个臭家伙侮辱成小屁孩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这是在闹什么?我和苟凯都觉得这个齐大人行事太诡异了。

  但这种扇耳光的方法似乎真的有效,一直迷糊不清的苟凯,被这个齐大人给生生的扇醒了...似乎有些愤怒,竟然有人用这种侮辱性的方式来对自己,可下一刻,苟凯彻底的情形之后,眼中却流露出了极大的惶恐。

  一个翻身,就朝着那个齐大人跪下了。

  形势因为这个性格奇怪的齐大人出现,变得更加的不明了!


仐三说:
昨天对大家抱歉,洗完澡,说睡半个小时,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熬夜太多,一觉睡到天亮。惊吓了个半死,赶紧起来为大家更新。家里在忙碌,我解释了几句,是帮不上忙了,无论如何,把昨天的更新补上再说。